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证道传奇 > 第一卷 混沌初开
第五章 这个人是谁呀,他怎么哭了?
作者:鸡不汤  |  字数:4142  |  更新时间:2018-05-17 08:46:55 全文阅读

第五章 这个人是谁呀,他怎么哭了?

苻出云的府邸出云府坐落在飞云峰西侧的一处矮崖——云海崖上。云海崖与飞云峰顶的落差相差二十丈有余,但因为飞云峰海拔高耸,所以即使在云海崖上的出云府,也终年隐于云层薄雾之中,从峰顶望去,整个府邸若隐若现,恍若仙境。

日常里,云海崖和峰顶之间的上下往来只有两个途经可供选择,一是因为飞云峰上的禁制导致不能御剑飞行的缘故,所以只能通过生长在崖壁上的粗壮藤蔓攀援上下,当然,若是乐观地看待,虽然通过这种途径往来往往容易换来一身酸痛,可也算得上是一种身体素质上的修行;第二种途径则是如苻出云这类已经修为有成的阁中长老前辈,面对区区二十余丈的落差,对于他们来说便是易如反掌,只需运起天地原气佐助,纵深一跃,自可自由往来。

所以来到崖前,苻出云扶住杨平,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更是未给杨平任何心理准备的时间,纵身便往崖下跳去,饶是已经有过御剑飞行经验的杨平,看着脚底的虚空和毫无着力的下落,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

云海崖上,出云府前,苻出云的几位弟子知道自己的师父即将归来,所以早早便在门前恭候,等见到苻出云带着一个小孩儿的身影出现,便赶紧一一上前拜见。

“爹爹,您回来啦。”几位弟子的身后,顺着声音钻出一位十分讨喜可人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穿过人群,径直向苻出云飞奔过来。

见过阁主林逸之之后原本情绪有些不佳的苻出云见状,顿时喜上眉梢,蹲下身子,伸手就将小女孩抱在怀里,然后轻轻捏了捏小女孩儿的鼻子,柔声问道:“梦楠乖,爹爹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听师哥师姐的话呀?”

“有呀,梦楠不仅自己听话,梦楠还能监督师哥师姐练功呢!”叫梦楠的小女孩一脸得意,然后将头靠在苻出云的肩上,双手紧紧地抱住了爹爹的脖子。

杨平看着正在自己眼前发生的这幕温馨,双眸中精光闪烁,十分羡慕。多年前,他也曾这样躲在爹娘的怀里撒娇,可是短短数年,杨平与爹娘之间,竟已是天人永隔,眼前的这种温馨,却在梦中都再难企及了。

叫梦楠的女孩正是苻出云的独女,今年刚满八岁,自小便生得眉清目秀,杏眼桃腮,煞是好看,如今再添上那副飞扬得意的神采,隐隐然杨平还能从中看出几分李雨的模样。杨平望着苻梦楠有些出神,他想,应该是长得讨喜的女孩儿都有几分相像吧,只是可惜不知道现在李雨怎么样了。想到此处,杨平心中触动,眼眶也便红了起来。

“爹爹,这个人是谁呀,他怎么哭了?”沉浸在幸福中的苻梦楠终于发现了呆呆地等在苻出云身旁的杨平。

“这是杨平哥哥。”苻出云把女儿放到杨平身前,蹲着身子把杨平介绍给他,“以后就让杨平哥哥陪你玩耍好吗?”

“好,太好了!爹爹,你都不知道,师哥师姐们总嫌我小,都不愿意陪我玩儿,马婧姐姐又离得远,也不容易见着。”苻梦楠突然有了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小伙伴可以日日陪着玩耍,顿时兴奋起来,然后就像怀璧在身般有恃无恐,努力睁大双眼装出恶狠狠的样子将恭候在旁的几位师哥师姐瞪了一圈,而她的师哥师姐们,则十分宠溺地配合出一副惊恐模样。

“师哥师姐要练功,哪有时间陪你整日调皮呢。”苻出云刮了刮女儿的鼻子,笑盈盈说道,“走吧,我们先回家。”

苻出云牵起苻梦楠的小手,苻梦楠也主动地握住杨平,三人朝着出云府的府门走去,一众弟子也紧跟在后,鱼贯而入。

出云府内,因为所有弟子都已经出来等待苻出云,所以此刻显得异常消肃冷清,几十间屋子空空荡荡,十分寂寥。

“这里好多空房子呀?”初来匝道的杨平面对这番景象特别好奇,心中的疑惑也就脱口而出。

杨平的疑惑突然把重逢的喜悦气氛弄得压抑低沉,即使在苻梦楠的眼神里,也少了几分之前的灵动。众人只顾低头行路不再言语。

杨平见气氛怪异无人作答,抿抿嘴唇也不敢再问。

其实杨平有所不知,出云府里也曾经人丁兴旺热闹非凡。府内的这几十间院落,曾经住满了苻出云的弟子,更兼苻出云夫妇对待徒弟十分亲近宽仁,于是不论练功修行还是坐而论道,亦或者只是平常的嬉戏打闹,曾经的这里总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

只是可惜几年前应对烛龙的一场大战,整个紫光阁中的精英徒众损失惨重,而作为其中佼佼一脉的出云府,身负艰巨众人之后更是伤亡殆尽,就连苻出云的妻子张若雨,也在那场大战中不幸殒命,大战过后,仅余下大弟子李明恩、三弟子陶正和曾经最小的女弟子席莫愁。若不是一年前刚好碰上十年一期的考核,且在放宽条件之后新晋了一些辅峰别院的弟子,今日杨平所见的出云府,恐怕只会更加萧条冷清。

“走吧,先去正堂。”压抑的氛围里,苻出云打破沉寂。

出云府的正堂原本叫做永慈堂,但在妻子殒命之后,苻出云便以妻子的名字将其重新命名,以示纪念。

如雨堂坐落在出云府的正中,堂屋两侧分别是弟子们居住的卧房,堂后才是苻出云一家生活的院落。

如雨堂内,设置也十分简单,堂壁正中,挂着紫光阁创始祖师欧阳靖阁主的画像,画像两侧,则是一副对联,对联曰:“天统原气地统原形水统原精合三原而有象,上则福国中则福民下则福物降万福以无疆”。画像之前的八仙桌上,摆放着三牲贡品和一个香鼎,香鼎上,三柱拇指粗细的熏香燃放着缕缕青烟。

苻出云走到八仙桌旁的椅子上坐定下来,女儿苻梦楠则知趣地站在了他的身旁,弟子们按照入府先后顺序侧立两边,只剩下杨平一人呆立在堂前正中无所适从,紧张兮兮的他一时间不知所措,只好盯着自己的鞋面发呆。

“为师不在这几日,府中一切可是安好?”坐定之后,苻出云问向人首的大弟子李明恩。

“府中无事,一切安好。”李明恩毕恭毕敬地答道。

“你们几个的修行呢,为师不在,没有偷懒吧?”

“不敢懈怠。”众弟子齐声回答。

“有我看着,他们不敢偷懒的。”苻梦楠也适时邀功。

女儿的天真让苻出云稍显宽慰,因此口中的语气也不再严苛:“修真炼道不进则退,你们可不能因为已经升入主峰成了主峰的关门弟子,便认为大事已定从而开始懈怠。修真一途,从未有登峰造极一说,修为的精进,也只在日积月累。为师从严要求你们,也只是希望你们每一个都不负之前的心血,能够学有所成,造化天下,守护万民。”

“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好了,这些老生常谈就不再跟你们念叨了。”苻出云冲杨平招招手,把他叫到跟前继续说道,“为师此次下山,途中巧遇杨平,这孩子虽说资质并不特别出众,但与为师颇为有缘,所以为师决定破例将其收为我们出云府的新弟子,明日一早就进行拜师仪式。杨平出身农家,之前从未接触过修真一途,今日之后,你们这些当师兄师姐的,可一定要对他多多耐心指导。”

“明恩。”苻出云介绍完杨平,又逐一继续安排道,“过会儿,你就先带着小平熟悉一下咱们府里的环境,陶正、席莫愁,你们也给杨平收拾间舒适些的屋子,再准备些换洗衣物,小平随我只身前来,身无长物,所以日常的用度,都要给他留心准备。然后其他人,就随为师到堂前的操场,让为师要考教一下你们这几日的修行成果。”

“爹爹,我也要跟大师兄一起带杨平哥哥熟悉环境。”苻梦楠见父亲为大家一一安排了事项却唯独把自己剩下,于是不愿被遗落的她便立刻自告奋勇。

苻出云会心一笑:“好,你也去。”

苻梦楠获得父亲的首肯,小手立即抓起杨平的手臂,抢先从如雨堂内雀跃出去。

******

出云府的格局非常简单,但因为苻梦楠的关系,由她带着杨平四处兜兜转转,倒让简单的府邸走出回廊婉转的味道,而原本作为导引参观的主角李明恩也在苻梦楠面前成了无所事事的跟班,于是只好微笑地随在他们身后,看着活泼好动的苻梦楠不至于让她到处乱跑。

“杨平哥哥,我跟你说呀,在咱们府里面,我最喜欢后山的树林了,因为那里有好多的小动物呀,不仅有可爱的小动物,还有一种会走路的树呢,以前马婧姐姐来,常常陪我一起去玩呢。”苻梦楠并不介绍府内的环境,反而不断向杨平灌输自己的喜好。

“会走路的树?”见识短浅的杨平感觉不可思议,仔细一想觉得应该只是童言无忌,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实在想象不出树还能行走。

“对呀,不过它们走得太慢,而且一到晚上就扎根睡觉了。”苻梦楠继续兴致勃勃,”杨平哥哥,要不我现在就带你去后山看看吧。”

杨平也有些好奇,看苻梦楠煞有介事的表现,所谓会走路的树并不像一时的童言,反而更像确有其事,于是便准备答应下来。

“等一下,小师妹。”见苻梦楠又要借机往后山跑,李明恩赶紧拦下他们,找了个由头说道,“小师妹,杨师弟今天刚刚回来,还没带他去看过他的房间呢,不如我们先带他去房间看看,以后要玩,小师弟有的是时间陪你呢。”

“那好吧。”苻梦楠嘟着嘴想了半天,“真扫兴。其实我知道,你们就是不想让我尽兴去玩。”

“不是的,梦楠妹妹,今天我也有点累了呢。”杨平十分知趣,“下次你再带我去好不好?”

“好吧。不过后山还有许多好玩的呢。”

苻梦楠总归只是个小孩子,翻脸像翻书,一会儿便雨过天晴了。而对于杨平的善解人意,李明恩也向他投来了赞许感激的目光。

“那我们走吧,先去看看陶师弟他们帮小师弟的房间准备得怎么样了。”

于是在李明恩的带领下,一行三人便转往府内弟子们居住的卧房走去。

从他们目前所在的位置前往居住的卧房,刚好要从堂前操场走过,此刻,苻出云正在考教徒弟们的修为。

紫光阁的功法,修炼的无非就是对天地原气的驾御之术。原气吸纳入体,再经四肢百骸运转最后注入丹田,此为内御。储存在丹田内的原气,成为施展各类功法咒决的力量源泉。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种方式,此方原气并不入体,而是考验修习之人对体外原气的驾御能力,聚合、弥散、升天、遁地,种种情形不一而足,所以才能隔空取物御剑凌空,此为外御。此两种御气之术互相配合,内外促进,成就了凡人眼中的神仙大能。这两种手段,紫光阁的门人皆是必学,而两种之中,又以外御手法最容易考教,只需查看修习之人所能隔空控制物体的重量,便知外御实力之一二,间接也反映出此人的内御能力。所以今日苻出云对徒弟们的考教,也正在外御一途。

于是操场上,石墩、兵器,以及各类重物,在参加考教的几人的比划下,上下翻演,俄而疾驰,俄而又是突然立定,带出的呼呼风声,将操场渲染地十分热闹。杨平从旁经过,看到眼前的情景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心中更是艳羡不已。杨平偷偷琢磨,如果自己也有这样的神通,那么哪里还能受到马明的欺负,小磊和小雨也更不会因此走散。

“小磊,小雨,你们在哪儿?”

杨平触景生情想得出神,竟然丝毫没有留意此刻操场中的一个巨大实心铁球,正脱离了控制向他疾驰而来。

(新人新书新开张,如果觉得本书还能入眼,也恳请各位书友的支持,收藏、推荐、月票,来者不拒,不胜感激惶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