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丹山 > 正文
第十章 墨柳
作者:别字仙君  |  字数:2231  |  更新时间:2018-05-17 04:32:20 全文阅读

第十章 墨柳

  1

  回到家,叶楠洗过澡,耳边就传来了师父的传音:“送饭的到了。”

  此前,叶楠已听师父说过,族长已下令由族内供应自己家里的饭食。

  果然,院门被敲响了,叶楠向院门走去。

  “我要一份叶族各村的户籍册。”师父毫不客气,再次传音道。

  一辆马车已经停在门外,黄村村长正站在马车前,向叶楠笑道:“叶楠,族长下令,你家以后一切所需,皆由族内供应。这是今晚的酒饭。”平时能言善道的村长,如今说话却是毕恭毕敬,像是在和元婴强者说话。

  “多谢村长。”叶楠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勉强应付。不过他知道多说也是无益,索性也就不客气了:“村长,我想要一份山阴镇各村的户籍册。”

  “好,这没问题,回头我先把咱们黄村的送来。”村长心里虽有些奇怪,却还是满口答应道。

  “有劳村长。”

  “在哪个屋里吃饭?”村长命人把食盒端下马车。

  “放厢房就成。”

  “还有别的事没有?”

  “没有了,多谢村长。”

  “那我先回去了,要是有什么事你就隔着墙喊你四爷一声,能做到的我们一定做到。”

  “辛苦辛苦!”

  “回见。”村长和其余来人就这么走了,叶楠的四爷也回了东院。

  除了多谢,叶楠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叶楠拜师之后,和周围人的身份地位似乎完全不一样了。叶楠虽不想这样,一时却也无力改变,也许他应该适应这一切,却不知需要多久。

  叶族提供的饭食,颇为丰盛,当晚师徒二人不免都喝了几杯酒。

  叶楠家里虽小,东屋西屋还是有的,师徒二人正好一人一屋。当晚,叶楠睡得很香。连日来,他的生活可以说是大起大落,如今终于得到安宁,睡的不香才怪。

  2

  梦,重复的梦。

  在回石城的路上,叶楠一次次遇到埋伏,一次次被包围……

  叶楠一次次被人用剑举在空中搅杀,却始终没有死。

  在梦里,叶楠被关进了石城大牢。

  石城的大牢,无比黑暗。

  黑暗中,叶楠师父那自负的面孔若隐若现,他的手里拿着一本书:“墨柳图,虽不是招式,却隐藏着长空七剑的精义。你从长空一窥里学到的披风剑,虽是长空七剑中的第一剑,剑法却十分粗陋,如今正好与之印证,弥补不足。记住,披风剑不仅仅是剑法,还可以是鞭法……”

  渐渐地,师父的身影不见了,师父的声音也听不到了。

  只剩下那本书,扉页上写着:练气长空。

  下面便是那棵墨柳,万千枝条上一片叶子也没有,似乎在风中狂舞。

  不知为何,书也不见了,天地间一片黑暗,叶楠却能清楚地看到那棵高大的墨柳伫立于天地间。

  忽然下起了雪,很快地,天地一片银白。

  墨柳,像画在雪地上一般,世间只剩下黑与白。

  狂风西至,万千柳枝被吹向一边,狂舞起来,纷纷折断……

  “不是冬天。”叶楠被埋在断枝堆里,否定了之前的猜想。

  于是,冬天过去了。

  春风又绿江南岸。

  吹面不寒杨柳风。

  又是春夜,那棵墨柳,依然墨绿着,依然没有长出叶子。枝节上的芽苞,像无数虫卵。忽然间,雷电交加,狂风忽至,万千枝条在夜空中狂舞起来……

  天亮了,春光明媚,墨柳垂下万条丝绦,上面生满了芽叶。也许,那不是叶子,而是春雷击破了昨夜的虫卵,让里面的小虫飞了出来,围着枝条嗡嗡嘤嘤。

  “不是春天。”叶楠站在树下若有所思道。

  春天如此短暂,夏天来了,墨柳上生满了墨绿的叶子,在岸边垂下万千钓丝。

  又是黑夜,所有的叶子全部隐藏在夜色中,似乎消失了。

  骤雨忽至,雷电交加,却没有风。天上的闪电,像万千枝条狂舞着……

  “也不是夏天。”叶楠居然看见,闪电上长出了叶子。

  夏去秋来,雁字排开。

  秋水共长天一色。

  岸上落叶纷飞,层林尽染,似乎披上了嫁衣。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秋天也是如此。秋风,是季节的行刑官,大风西来,那棵墨柳瞬间狂舞起来,褪尽了所有的叶子。

  “这还是秋天吗?”叶楠裹紧了身上的单衣。

  不错,这是冬天。

  大河上下,千里冰封。

  墨柳静默在河岸上,叶楠静默在墨柳树下。

  冰面此起彼伏的开裂声,隐隐犹如雷鸣,冰面上的万千裂纹,似在舞动……

  3

  天亮了,叶楠醒了。

  师父不在屋中,也不在家,应该是外出寻找师叔去了。

  “这真的是披风剑的精义吗?”残梦依稀,叶楠从储物袋里掏出练气长空,对照着扉页上的墨柳图,努力想从梦里寻些披风剑的痕迹,却又似乎什么也想不起来。

  “算了,想揣摩披风剑的精义,岂是一朝一夕的事。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把长空一窥的功法完善成练气长空。”

  叶楠翻开册子,一页页翻看起来。

  随着书页一页页翻开,叶楠的眼睛越眯越紧,他到现在才知道,自己一年多来所修习的长空一窥,本应该是这么博大精深。

  还好,叶楠有长空一窥的底子,练气长空并不难学,午后,叶楠已可以大致依照练气长空的法门吐纳。

  邻里间鸡犬相闻,并未影响他吸纳灵气。街巷里的贩卖声,空中的鸟鸣,清明时节的雨,似乎都成了他所吸纳灵气的一部分。

  当日,师父至晚方归。

  4

  “出去的这么早?”次日,叶楠早上起来的时候,屋里同样没人,师父又出去了。不过,叶楠却眼睛一亮。

  屋里的桌子上,多了一个拇指大的小玉瓶。瓶下压着纸张,那是师父的留言:夺天丹,可用温水冲服。

  这是师父留给叶楠的。

  “夺天丹?有什么功效?”叶楠拍开瓶口封蜡。

  叶楠手心里,多了个黄豆粒大的黑色丹药。

  师父是天尊山术法流弟子,炼丹自不在话下,留颗丹药也很正常。

  然而,叶楠从小到大却从未吃过任何丹药。

  他前几天吃过锦尾鼠内丹,那感觉,让叶楠始终无法忘记。

  “夺天丹吃下去会是什么感觉?”

  叶楠端起碗,把丹药放进嘴里,然后喝了口水,仰起脖子。

  上次他吃锦尾鼠内丹的时候,内丹入口即化。而这夺天丹,却有点难以下咽,有股辛辣的味道。

  上次吃过锦尾鼠内丹,他的修为立即飞升到筑基阶段,那速度,那力量,至今难忘。

  可现在,什么感觉也没有。

  “应该是见效慢吧。”叶楠盘膝而坐,吐纳起来。

  不知不觉,叶楠进入物我两忘之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