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更新时间:2018-05-17 07:08:33字数:4522

陈童轻快的到了家,把包一丢,拉好了所有的窗帘,就去洗澡了,虽然在健身中心洗了,但她只认为那只是为了换衣服,并没有完全洗干净,所以回到家洗澡,才是真正的洗澡,温水冲着,想冲多久就冲多久,只有在洗澡时才是自由的,空间才是属于自己的,在洗澡时,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完全无人瞎猜想,冲了半个小时才出来,吹干头发,拿了手提电脑,往床上一躺,看看新闻八卦,好笑的哈哈大笑,看到刷存在的,无奈的摇摇头号,十一点了,闭眼睡吧,带上眼罩,入睡吧.......她很享受一个人的世界,她已经习惯一个人,她没有时间孤独,因为她没有时间想,孤独是有钱人也有时间的人的事。

这个过程书生全程跟随,全程近距离观看,这个女人,岁月到底留给她什么了,唯一让人遗憾的是,这么年轻就已经有白头发了,还好她的皮肤细嫩光滑,有点白头发也不觉得,陈童只有年底回去才染一次头发.因为染色物质含有致癌特.陈童不喜欢摆弄的花花哨哨.书生在整个过程如同在欣赏一副不完美的画,她是那么真实,那么有力量,那么让人不可拒绝,待陈童穿上衣服,你就感觉不到了,因为那是她在社会上行走的面具.必须拒人于千里之外,必须能先把握住说话的权力,不容亵渎。

“高兴,这个案例,不应该呀,这个叫贾光的,应该是仁国十三年后才死哟,怎么就提前来了?”

理事回来就问高兴,讲明今天巡视的白事。

“理事,不要急,我来查下”书手双手向外,拔来拔去,如同仁国使用触摸屏一样。

“理事,这是众愤引起的意外,也就是说,没有人能容忍这个人的存在了,他的父母也不能容忍了,他若能活着,这个冬天他的父母会冻死。”

“阴国也有意外,看来,没能力,意外无处不在呀!”吴栋材默念到。

“吴栋材,你详细讲讲吧”书生的声音很轻松,没有以往的严肃。

“这个贾光,生前做孽, 在村子里没钱了就爱小偷小摸,偷鸡摸狗,村里的鸡鸭牛羊,都是他偷去换钱的目标, 反正只要能卖钱就偷去卖,这些都不重要,偷不到就打父母,要求父母给钱,他父母趁他去外省玩,(其实是到外面偷)把以前的烂房子拆了,盖新房,窗户还没有装好,他回来后,抢了装窗户的钱,出去喝酒兜风,车是朋友的,他自己喝醉了,硬要开,速度太快,栏杆被撞翻,殃及了朋友受了重伤,自己却被甩出车外死了.

此事故被镇子里无数个人确认是实事后,全镇人载歌载舞,敲锣打鼓欢庆这一时刻,气氛由白事变成了喜事,村上有人又开始养鸡养鸭了,也可以大胆养牛羊了.吴栋材慢慢的学着书生说话的节奏来讲话,声音虽然不好听,但是别人听的懂。

“那这个余孽快来报道了,他的阳寿应该是三十九岁,可是现在他才二十六岁,你们出去后,知道什么是”喜丧”了吧?这个年轻人太出格了,这种人处理起来要特别小心,因为……”理事特别交特给书生。

“理事,我明白”高兴点头称是。一个阳寿不尽的人,会想尽一切办法,去伤害无辜,这在阴国时有发生,不过现在有高兴,这些有小算盘的阴魂大多逃不出去,网和制度就是一道墙,除非你生来是黑客。

“啃老一条还不够,还要要去偷抢,偷抢还够,还要打父母.....喝母亲血长大的人,做了这等不孝的事,罪有应得”冤伯叹道。

“白发送黑发,是多痛,现在竟然成了庆祝丧事了,父母无脸面对后人呀,能否对面?能否坚强活下去?看他们父母呀”冤伯一开口,下面讲话的人都息火了,因为众多阴魂里,有百分之七十的人没有为父母尽到孝道,有些人就是活到七老八十也没有用心的对过父母,吴栋材是最有感触的,他自己的妈没有享他一天福,现在还要帮他带小孩。

吴栋材有点明白了,为什么要把外巡的事例讲给这些已经死去的人听,第一,在这个不见天日,与世隔绝的世界里,需要有共同的谈话资料,第二,各项事例中可圈可点的,需要检讨的,需要引进学习的.......,第三,看着进来的,做个镜子,再来对照出去的.......,就是说托生也要找个好样板。

吴栋才想:出去一定托生个靠脸吃饭的男人,稍微有点能力就行了。

“理事,贾光进来后请吴栋材学习着审讯处理吧!”书生有意无意总把吴栋材推上去。

“这样?你都在忙什么,”理事问。

“理事,进,出,新生,三大系统,需要新模式才能维护,如有诡计者来破解,阴国必大乱。还有提前进入阴国,如有疏漏,会后患无穷。”书生悄声对着理事耳朵讲。

“嗯,那你费心了,这件事你全程跟进吧。”这确实是件重大的事情。

“你,还有手脚,怎么就总是去偷人呢,”吴栋材笨拙的问贾光。

“我没有偷人,偷人的事,我不做。我是偷东西,偷值钱的东西”贾光轻松的说。

“那为什么还要打父母呢?”

“他们生了我,又不给钱我用,为什么生我?”贾光狡辩道。

“他是不是需要好好伺候?”理事听完贾光说的话,对四位拍打手讲。

在三素堂里有四位拍打手,帮着吴栋材拍打贾光,贾光身上吊满了管子和线,他的每一根神经都是痛的,表情已经不能自己了,吴栋材看不到,他能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万幸呀。刚来的人身上还有股阳气,是拍打手最中意的美食,可抵在阴国生活十年,吴栋材来时,没有人愿意嗅他身上的味,更不愿意靠近他,其实他现在在这里也是多余的,不会审,也不会打,在三素堂受罪的人,就是把最难受的罪,全部受一遍,再来个大满贯。他什么也帮不上忙,只在旁边嘟嘟囔囔 。此时贾光已经疼晕过去一次了,四位拍打手,边休息边讲:好久没有大动筋骨了,这种余罪之人,刚好排上用场。

书生又在陈童洗澡这个点,来到了陈童的家,他愿意无时无刻这样看着陈童,不管他做什么,上厕所他也跟着、,陈童一如往常,奔去浴室,书生轻轻把手放在陈童的手上,随着她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搓澡,抹沐浴乳, 抚摸,陈童两只手向后一背,抓后背,一会又象抓痒痒一样,白嫩的皮肤立刻红红的,书生顺势拥抱着陈童,如同久违了的爱人,没是亲热,只是互相包容的拥抱......抱着这个柔软的身躯,没有要犯罪的冲动,只有无尽的爱怜.

陈童觉得好奇怪,洗了澡就要倒头睡了,书生依在陈童旁边,看着熟睡的她,想去吻她,亲她,想要抱着她入睡,书生站起来,把头低下来,把嘴唇印在陈童的嘴唇上,久久不想移开,柔软,生动,温暖.

“我要重新好好爱你”书生在陈童的左边耳朵讲完,又到陈童的右边耳朵讲,讲完后轻抚陈章的脸,好似有多少话要讲,又不知讲什么?

“姐,同你讲,我恋爱了”花朵满脸的幸福。

“我先同你讲的,你先帮我保密”花朵的眼睛要瞇成一条缝了.

“真的有照片吗?帅吗?是外省人吗?”

“姐,你怎么这么世俗,什么外省人,外省人的,你也是外省人呀”

“我,因为你们本地人不是会排外吗?”陈童不想回应了,花朵已经被爱的迷晕汤药灌的差不多了,估计那男孩讲什么,她都会这样:听你的,爱死你了。看着花朵的表情,只能说:女孩,只要你正在爱,就无药可救.”陈童看着已经深陷的女孩说:“好吧,不说废话,祝你顺利拿下。”

陈童这段时间的睡眠很好,睡的很沉,因为一睡着,书生就依在旁边,亲吻她的唇,抚摸她的脸,总是那么柔,那么轻,那么的自然,如同陈童就是他一辈子爱人。

“我要重新好好爱你”总是讲两次,两边耳朵都讲,他相信陈童一定听得见。

陈童早上从不赖床的,这段时间一到起床总是呆在床上不想动,如同不想读书的小孩,想在被窝里在缠绵一会。

吴栋材这段时间总是碰不到书生,书生肯定在忙什么大事,不然理事也没有监督早课了,而是协理来监督.吴栋材想着,只要能出去转转的就好了,近段时间,新来了几位女士天天在谈什么贺涵,万能的美男子,冤伯就插不上话了,围在女人旁边只着急。

旁边一位资深的写手水军开腔了:”这世界没有万能,只有刚好需要,贺涵好看,不实用,如同伍迪.艾伦,有钱有面,人也不差,可是同每一位妻子都不长久的,而且还是和自己的养女乱搞,优秀人士的性格缺陷是隐藏起来的,凡人是看不出来的,只有长久相处才能发现,比如:乐尚,情感大师,自己却结三次,离三次,说明什么,婚姻是需要智慧,情商,和激情才能维持的。”

吴栋材一听,这话好话自己的老婆也讲过,还讲自己不成熟,不理性,他不仅自己问自己:“在性格方面是不是太自我了?”

“讲讲吧,讲讲你给那位明星写的最多,都写什么?专写他们做慈善吗?他们都同那些男人交过男女朋友?他们几天啪啪一次?”女人位一下子围到新来的写手身边。

写手一脸的得意,估计他要猖狂一阵子。

陈童这两天口腔上火,牙龈红肿,不想吃东西,只能喝水,她自己都不想闻自己的口气,晚上刷牙时,特意刷了两次,觉得很无聊,用牙刷顶上鄂,来回刷,突然她的牙刷支在那里,动不得了,似曾听到:”我来帮你吧”,然后牙刷莫名的被拿掉,就有人一下子吻住她的唇,舌头绕过她的牙床,她的上鄂,她的舌根,她如同被钉子钉在那里了一样,动也不能动,不知什么时候停的,只有少男少女恋爱时才能吻的这么温柔,这么激情,自己能感觉到心脏已经狂跳不止了,陈童已经无法正常呼吸,一下跑出浴室,在厅里到时寻找:”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吴栋材不要吓我,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眼泪也不停的流,她想理清楚,但又不知道,理什么? 虽然这个吻这么唯美,但也恐怖不是吗,她浑身发抖:”吴栋材,你知我不信神,不信邪,更不信鬼,我会等待你来的,你要带我走,就明说吧!”

“不要怕,我是来赎罪的,我要重新好好爱你,生前没有做到的,在阴间要受到惩罚,还不如现在来补偿。”

“那你说,你是吴栋材的魂吗”

“我们已经故去的人,是不能报姓名的”

“那让我怎么相信你?”

“从结婚到现在,我都没有给你买戒指,婚纱照是你自己付的钱。”

陈童惊住了,人鬼情未了吗?

“做人时,你都做不好,成为鬼你能为我做什么?我不想再陷入你的花言巧语里了,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不需要你再来哄我了。”陈童有点慌了,想尽快把他赶走。

“你不用慌,我不会伤害你,更不会伤害我们的女儿,你可以慢慢接受我,如同我们恋爱时一样,明天你的牙龈就会好的,我先走了。”但还是自做主张的紧紧抱了一下陈童。

陈童呆在那里,想问什么?还没有来得及:他如何进来的,如何出去的?他为什么会出车祸? 对了,声音不对呀,难道成为阴鬼后,声音会改变?这么动人的声音,讲话的语调更是不同,这不可能,不过他刚讲到从结婚到现在,没有买戒指,婚纱照是我自己付的钱,这些都是对的”,陈童绝对不能信,她是无神论者,可就在刚刚已经发生了.明天他还会来吗?

陈童灵机一动用笔写下:妈妈叫什么?姐姐叫什么?弟弟叫什么? 第一次爱爱是发生在那里? 两个女儿的生日? 陈童的心因紧张而变的毫无头绪,她害怕又急切的盼望,明晚的到来。

白天的时间如同磨豆腐,让人在磨磨叽叽中熬过来,只有花朵是最开心。

全然不管陈童的六神无主。

“姐,你没有觉得我变漂亮了,恋爱中的女孩是不是很美呢?”花朵边哼哼就走开了。

“喂,男朋友是那位呀?是天上掉下来的?”陈童有点烦燥了,不过她的口腔炎确实好了,中午吃了很多呢,但是陈童还是不信邪的,她在外面漂泊的岁月,内心强大是她永远的定神针,“我就要回去看看你能回答我什么问题?”在游泳馆,她不停看时间,终于到点了,她急匆匆赶回去。

在厅里面转了一圈,又去房间里,看到自己写的那张纸条:父亲早逝(他自己加上去的),妈妈:***,姐姐:***,弟弟:***,大女儿:吴诗,二女儿:吴画。第一次:在我朋友新购买的两米的大床上,陈童静静的看着,这个世界真的有还债的吗?真的有冤魂来还债吗?她猛的一个踉跄,顺着墙坐下来,而这一切,书生就在旁边看着。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当月亮升起》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当月亮升起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六章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当月亮升起”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