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二卷 市局重案五组
第116章 难缠的对手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122  |  更新时间:2018-07-28 21:51:29 全文阅读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运钞车被劫,我实在是无法在一天之内凑足赎金,我是真不想你们警方插手。”

朱厚照非常认真的说道:“于我而言,三千万能换我孩子平安,我觉得值了。”

对于朱厚照的说法,邵东不知怎么劝说,只能尴尬的说道:“朱先生,您这是不相信我们警方的办案能力啊。”

朱厚照摇了摇头,说道:“不对,我并不是怀疑警方的能力,实在是因为我孩子对我太重要了,就好比您孩子被人劫持了,对方向您勒索三百块,您不会犹豫一样。”

不能说朱厚照的做法或者说他的说法不对,因为他的比喻实在是太形象了。

一个身家百亿的大富豪,自然瞧不上三千万这点儿零碎,歹徒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儿才敢下手的。

等下,邵东仿佛抓到了什么东西,但是感觉又是那么的模糊。

绑匪真的断定了受害者不会报案么?朱厚照家财万贯,在整个C市都排的上号。

不对!十数年前李超人之子被世纪大盗绑架后勒索了十数亿的现金,为什么这个绑匪只勒索了足有百亿身家的朱厚照三千万?

这从朱厚照的身家来看,是不是少了些?

邵东也犹豫了,他实在想不通这里面的弯弯道道。

一般来说,这种巨额绑架案都是团伙作案,而且,如果团伙人数多了,三千万还真不够分,而且还是选择了这么大一块肥肉!

按理说,像朱厚照这样的土豪,绑架了他的儿子,勒索个一两亿,应该问题也不大,但绑匪怎么就只要了三千万?而且是开口就三千万,不怕人家讨价还价?

想不出个所以然,邵东看到技术科的同事在忙活,便问道:“勒索电话有没有查到。”

正在检测技术手段的同事听到这刚上任的副局长问话,急忙站起身说道:“了解到案发后我们就和通讯公司联系了,他们说有消息直接发邮件。”

说着,这个同事就蹲下拿起一个笔记本噼里啪啦的敲打了一番,没多久,就抱着笔记本走了过来,说道:“有了,就是这个。”

邵东和王刚闻言,一到看了起来。

当看到通讯公司发过来的通话记录和缴费记录以后,两人都有些头大。

他们不约而同的发现这个案件很复杂,甚至对手很狡猾。

因为这个电话号码的注册时间在一年多以前,除了办了一个流量套餐之外,没有任何的通话记录,唯一的通话记录就是前天打到朱厚照办公室和昨天打的一个手机号码。

很显然,这个手机号码一定是朱厚照的私人号码。

这个发现更一步的加深了邵东的疑惑。

如果这是绑匪刻意为之,那就说明他准备这个绑架案已经长达一年之久。

一年的准备,足以说明这起绑架案是经过精心策划的,甚至做了很多种预算,换句话说,他是在信心十足之后,才进行犯案的。

“张兵,你马上查查这个号码的户主。”王刚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急忙吩咐了一句。

张兵,也就是刚刚的那个同事,听到王刚的话后,又是一番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

要说在这个大数据年代,警方的办案方式倒真是变得简单快捷了许多,很多事情都不用像以往那般跑断腿都未必能找到答案。

在张兵忙活的同时,邵东也陷入了沉思,他发现,不管是朱厚照孩子的绑架案,还是今早发生的运钞车被劫案,都有着一种共通点。

就是两个案子的嫌疑人都同样的谨慎,小心,而且自我隐藏意识很强。

从犯罪手法上来看,似乎两个案件的凶手是同一种人,但从犯罪逻辑上来说,这两个案件分明是两伙人而为。

邵东有个习惯,想不通的问题会先放下,是以,当即就转移思绪,问道:“朱先生,像你们这种家庭,孩子上学放学没有安排司机接送么?”

朱厚照不知道邵东仅仅只是为了转移自己思绪,以为这和他儿子的案件有关,也是立马解释道:“本来我老婆的意思是给儿子安排一个司机,但是我想他都这么大了,不能总生活在我们的庇护下,希望他独立一些,而且我儿子也一直没有在公众面前曝光过,加上学校离家也不远,也就让他锻炼一番,哎……”

看得出来,朱厚照很后悔自己的安排。

但邵东对此,并不怎么在意,他在意的是犯罪嫌疑人是怎么确定究竟谁是朱厚照孩子的。

在之前朱厚照的话语中,他发现了一个问题。

既然朱厚照的孩子从没在公众视线中曝光过,那么说一般人也无法得知朱厚照孩子的情况。

要知道在国内现有的绑架案案例中,熟人犯案占有相当大的比例。

邵东在想,朱厚照孩子的绑架案会不会是熟人所为?因为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朱厚照的孩子是谁,连目标都不清楚,还怎么绑架?

因为这种疑惑,邵东又问道:“朱先生,不知道您近一年里有没有和亲朋好友发生过矛盾?”

朱厚照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没有。”

“我们家老朱为人很是和善,从不与人发生口角。”一直没说话的朱太太也是进一步解释到。

邵东点了点头,又打量了一番少有言语的朱太太,问道:“那您和什么人有过矛盾么?”

朱太太是一个相当文静的中年女人,听到邵东的话后,急忙摇头,十分肯定的说道:“没有。”

“我太太喜欢安静,一般很少出门,都是一个人在家进行创作。”朱厚照也跟着解释了一句。

当然,朱厚照要是不解释的话,谁也没想到,朱太太竟然是当下一位非常畅销的畅销小说作家。

但邵东依然更倾向于熟人作案,正在他准备再次发问的时候,朱厚照的手机响了起来。

朱厚照拿起电话,看了邵东等人一眼,很显然,一定是朱厚照发现了电话是绑匪打来的。

邵东一等人急忙拿起了监控设备,然后示意朱厚照接通电话。

“你好,我是朱厚照。”

这是朱厚照接电话说的第一句话,看得出来,这应该是他的习惯。

邵东等人从监控中听到绑匪询问赎金是否已经准备好了,在邵东等人的点头示意后,朱厚照才告诉绑匪赎金已经安排妥当。

正当朱厚照准备问在哪里交接赎金的时候,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对方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放下电话,朱厚照焦急的问了一句。

摇了摇头,邵东说道:“应该不是,从刚刚的通话来看,绑匪用了变音器,而且问题十分简单干脆,他应该是担心你报警了,然后警方跟踪他的电话信号。”

想了一下,邵东说道:“你回拨一下,看看他是不是已经关机了?”

朱厚照闻言照做,很快,他失望的点了点头,然后疑惑的说道:“那你说绑匪会不会知道我已经报警,因此而撕票伤害我孩子?”

“不会。”邵东说道:“从种种迹象来看,这个绑匪是个小心谨慎的家伙,他做这些无外乎是为了规避风险而已,换句话说,不管你报警没报警,他都会这么做,因为这是他早就设计好的剧本,他会一直按照他的剧本演下去。

当然,就算他真的确定你已经报警了,他最多只是临时更换一个剧本而已,或者说,他早就计划了第二个剧本,毕竟不管是谁,但凡做了这样的事,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为了钱,在钱没到手之前,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也就是说,只要他没拿到钱,你孩子暂时至少是安全的。”

虽然这些年邵东没有办过绑架案,但常言道一通百通。

在犯罪心理学上,所有的犯罪分子其实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犯罪目的。

只要犯罪分子的犯罪目的还没有达到,他们就不会停止犯罪,这是惯性!

当然,也有极少数犯罪分子会在察觉到危险的时候,及时停止自己的犯罪,继续隐藏起来,等待下一次的犯罪时机。

不过这样的犯罪分子其实并不多,当今社会,主要还是以激情,冲动犯罪为主,精心策划的蓄意犯罪终究只是少数。

就在这个时候朱厚照的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一瞬间就牵动了所有人的心。

在邵东等人做好了技术准备之后,朱厚照接通了电话。

“你好,我是朱厚照。”万年如一的开场白。

通过监听,那个用了变声器的声音再一次传了过来。

“带上赎金,一路朝着城外开车,我会再通知你。”

和之前一样,说完一句话就挂了电话,跟着关机。

不得不说,这个绑匪是一个很谨慎的人,邵东瞅了一眼负责技术监控的小张,小张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两次通话时间都太短,无法跟踪到具体位置。”

一般而言,在绑架案中,警方都会让受害者家属尽量和绑匪拖延时间,但是在这起案件中,绑匪根本就没有给受害者任何拖延的机会,每次都是一句话就切断了通话,似乎一点儿不担心受害者耍花样。

单从这方面来看,绑匪是一个心理素质过硬,做事儿干脆直接,且充分自信的人。

做为一个有经验的刑警,邵东很清楚遇到一个这样的对手是有多难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