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二卷 市局重案五组
第111章心理暗示(一)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006  |  更新时间:2018-07-26 22:09:35 全文阅读

民警道:“你这点小伤,你们还都是熟人,把问题解决好不就行了,非要都进拘留所?”

汪虎正色:“那不行!作为警察,你要严格执法,怎么能无视法律尊严!”

民警气笑了,“那你说怎么办?”

“我验伤,该谁的责任拘留谁,我私闯民宅,你拘留我,我认罚。我在熟睡中,被郭凯用凶器差点砸死,这故意杀人罪,总不能就这么算了!”汪虎道。

“就你这点伤,也就是殴打他人,但是你非法入侵他人住宅,主人有权利控制你的行为!”民警道。

郭青山越听越乱,脑子里嗡嗡响,叹道:“行了行了,我服了,我真服了。警官,对不起,我们自己协调解决,谢谢了。”

郭青山将民警送走后,噗通一声跪在汪虎跟前道:“我服了,求你饶了我!”郭凯连忙将哥哥拉起道:“哥,你干什么啊?”

汪虎笑了笑,转身走进卧室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笑道:“郭大夫,做饭的时候别忘了添双筷!”

郭青山和郭凯两人你看我我看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兄弟两人不做饭,汪虎饿急了自己在家里找吃的,或者自己去厨房做饭,而两兄弟只要做饭,汪虎坐下就吃,烟抽完了,就打电话让小卖部送,还不忘对送烟的人说一句:“郭青山付钱。”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打也打不过,谈也没得谈,郭青山兄弟二人实在没办法,就离开了家,留下汪虎一个人,这一走就是两个月,为了躲避汪虎,一家人都去了亲戚家借宿。

汪虎饿极了,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连储蓄罐里的零钱都没放过,在翻找中,从衣柜的最下层,汪虎发现了非常值钱的东西——老房契。

汪虎拿了房契去房产局咨询,工作人员告诉他,这种老房契没有所有人具名而且年代很久,但是依然具有法律效力,凭借老房契可以到房管局办理房产证。

汪虎大喜,在C市张贴广告,在古木镇以及附近的村庄宣传,最后将房子以12万的价格出售给了一个外地人。

郭青山躲了两个多月,估摸着汪虎该走了,就先回来探探情况,没想到自己家里住着外地人,几番解释才搞明白,汪虎将自家的老宅子卖给了外地人,而且人家有正规且合法的手续。

郭青山胸口犹如缀着一块大石头,愤怒之下,病倒了,本来美满的家庭,现在搞成了郭青山和妻子弟弟在亲戚家借助,郭青山还病的高烧不退。妻子也没办法工作,只能照顾她。郭凯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镇上的书记生过一次大病,被郭青山治愈,从那时候开始书记就和郭青山关系不错,听说郭青山将房子都赔给了汪虎,就到郭青山亲戚家找他了解情况,郭青山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书记,并让书记帮忙给他挽回声誉,书记回到古木镇,对不明真相的民众解释了事情的缘由,郭青山一直为人不错,镇上的很多居民便联合起来要一起去探望郭青山,后来,在书记的带领下,镇上来了一大帮人,这些人都是郭青山的朋友或者曾经生病被郭青山治愈的人。

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曾经遭受过汪虎的讹诈和欺辱,汪虎给古木镇带来的不幸实在太多,每个人心中有压抑了很久,他们也想借着这个机会相互安慰,声讨汪虎。

郭青山在生病期间考虑过很久,已经胸有成竹,郭青山是大学生,上大学的时候主修的就是心理学,郭青山有个秘密武器。

在郭青山亲戚的住宅中,提起汪虎,来探望他的这些村民无一不是咬牙痛骂,众人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汪虎死有余辜。

等众人说完,郭青山笑着问道:“你们真的这么认为?”

众人七嘴八舌道:“这还有什么怀疑,谁不恨他!”“郭大夫,你还能笑得出来?”“杀了他都不解恨,要给他碎尸万段!”“杀人不偿命,我早就宰了他!”

郭青山正色道:“这有何难?”

书记一愣,道:“咋说?”

众人一听也是猛的一愣,都不说话了,仔细听郭青山的办法。

郭青山道:““杀人偿命,这谁都明白,但是我有一个办法,让汪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而且任何人都不要负责!”

书记疑惑道:“这从何说起?听着那么玄乎?”

郭青山道:“但是这件事需要大家配合,你们只要按照我说的办就行了!”

郭青山是大学生,人也实在,古木镇的居民包括书记都对他非常信任。书记道:“行,郭大夫,你说吧,我们都听你的!只要汪虎没了,就是为咱们镇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三个月后,郭青山回到了古木镇镇医院上班,在医院附近租了房,郭凯也跟着哥哥一起住。

汪虎知道已经把郭青山的血吸的差不多了,也没去找他麻烦。

郭凯碰到汪虎,依然叫虎哥,而且很热情的让烟,这让汪虎很受用,一切似乎都恢复了正常。

这天,郭青山下班去镇上找了书记,两人关上门谈了一会,郭青山就回家了。

隔日中午,汪虎叼着烟从夏夏的出租屋出来,习惯性的来到自己的御用食堂——小饭店,毕竟这里的老板已经驯服,不给钱也不需要费口舌,而且这家小饭店的饭菜味道不错。

一进门汪虎就嚷嚷道:“米饭,红烧肉,再来一叠凉菜,两瓶啤酒!”

老板热情的道:“哎,虎哥来了,我马上给你弄,嗯?虎哥,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蜡黄蜡黄的?”

汪虎揉了揉眼道:“别扯淡,赶紧弄吃的来,饿死了。”

“好嘞好嘞马上来。”老板道。

汪虎疑惑道,自己往常来吃饭,老板都是脸色难看,今天怎么这么热情?自己脸色真的很难看?夏夏刚才好像也是这么说的。汪虎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扭了两下腰,感觉没问题,自语道:“靠,好好的。”

胡吃海喝了一番起身就走,“虎哥,您慢走。”老板客气道。

汪虎疑惑道:“呵呵,今天怎么了?有喜事?”边说边走,走到一家理发店跟前,汪虎跑进去对着镜子照了照,“没事啊,这些人净胡扯,脸色正常。”

汪虎一路溜达来到了田大壮家,敲了半天门,田大壮也不开,汪虎一屁股坐在门口,不走了。

正无聊呢,书记溜达着来了,“虎子,坐地上干啥?咦?虎子,你咋了?”

汪虎楞道:“啥咋了?”

书记道:“你自己照镜子看看,脸发黄,嗯,不是,还发白,有空去医院瞧瞧吧!”

汪虎心里有点开始不安了,自己没感觉有啥不正常啊,算了,不在这坐了,赶紧找个镜子仔细看看。

汪虎开始去镇上找有镜子的店家,打算好好看看自己脸色究竟怎么了。

感觉越来越怪异,因为平时遇见他都躲着走的人,好像也不怕他了,都围过来打招呼,而且很多人打过招呼都神乎其神的说道四个字:脸色不对。

汪虎最后再遇到打招呼的直接骂道:“都滚蛋,是不是合伙调戏老子!”然而汪虎越来越不由自己,因为几乎每个人遇到他,都这么问。

汪虎心里开始动摇,在镇上一家服装店,找了个穿衣镜照着,左看右看,看了半个小时,他越来越发现自己脸色的确有问题,但是好像也没有众人说的那么不堪,怎么又感觉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

汪虎越照镜子越疑惑,一双手来来回回摸了无数次的脸,越摸越不对劲,怎么感觉自己身上也不如原来那么舒服了,哪里有问题自己也说不上来。

“去他妈的,没事!”汪虎大骂一声,去夏夏的出租屋睡觉去了。

汪虎躺在床上越想越害怕,摸了摸背后,手上全是汗,我怎么出虚汗了?

就这样,汪虎折腾到半夜也没睡着,夏夏回来后,看到汪虎也反常的问道:“你怎么了?生病了?看你虚的。”

“你说什么屁话,我好好的!”汪虎道。“镜子!镜子!这破房子连个镜子都没有,赶紧给我!”

“哦。”夏夏从包里拿出了圆镜,汪虎照着镜子一直问:“你看看,你看看,我脸色正常的吧?”

“正常啊,来我仔细看看……嗯,不太好,有点病恹恹的。”夏夏道。

“你他吗……”汪虎心里开始焦虑不安,一晚上也没睡着。

第二天,汪虎早早就出门,他向让别人注意到他,看看他脸色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意外的是,很多镇上的人依旧说他的脸色不对,是不是生了病。

“我没病!”汪虎对自己道。

一个星期后,汪虎的状况已经是如坐针毡,百爪挠心,现在他已经在潜意识中认为自己的确得了病,而且是非常严重的病。表面上依旧强撑着对自己说“我没病!手脚麻利,头脑灵活,哪里来的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