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二卷 市局重案五组
第95章 花岗镇大案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102  |  更新时间:2018-07-20 00:40:16 全文阅读

9月25日,C市花岗镇,清晨五点半,天刚蒙蒙亮。

镇口的桥头上,一位花岗镇的老农民骑着三轮车,后座上装得满满的蔬菜。

这位老大爷看起来年龄不小,至少有六十多岁了,虽说年龄不小,但是体力却不差,上桥就是上坡,老大爷站起身不停蹬着三轮,头上冒出细微的汗珠,脚下虎虎生风的蹬着脚蹬一圈又一圈,这得益于常年的体力劳动,他要将自家田地里收获的蔬菜运到C市的菜市场换点钱,补贴家用。

三轮车顺着桥头的下坡滑行到了路上,这是花岗镇通往C市的唯一大路,大路两旁都是庄稼地和菜地。

天色还早,路上很少有车和行人,老大爷缓了口气,开始靠着路边缓缓行驶着,大路两旁的田野中白雾蒙蒙,景色怡人,老大爷一边蹬着三轮一边欣赏着路旁的风景。

忽然,被路边的一只编织袋勾住了视线,老农看到田野中的小路上,扔着一只装化肥的编织袋,编织袋中塞的满满的,好像是有个大冬瓜。

老大爷拉住腿边的手闸将三轮停了下来,因为从去年开始猪肉价格涨了不少,花岗镇的农民都一窝蜂开始养猪,而最近很多农户的猪都生了病,有不少病死的猪肉,这些病猪肉也不允许买卖,没办法处理,有无良的农民就趁着夜晚的时候,把病猪肉扔到别人家的菜地中。

老大爷坐在三轮上喃喃道:“是死猪还是冬瓜呢?”老大爷有点老花眼,下了三轮走进看了看,“嗯?看着不像死猪,一定是谁的冬瓜掉了!嘿,运气不错,白捡了个大冬瓜!”

老大爷迫不及待的解开编织袋的绳子,往里一瞧,里面还裹着一层袋子,用手一摸,软乎乎的,根本不是大冬瓜,老大爷好奇的将里面的袋子倒了出来,伸手撕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冒了出来,老大爷后退了两步,甩着手,“真倒霉,捡到一袋子死猪肉。”

老大爷想了想,觉得不对劲,自己也养过不少猪,也杀过不少猪,对猪肉很熟悉,这个袋子里的肉不像是猪肉,因为猪皮非常粗糙,而袋子里的肉皮却非常细腻。

老大爷双手抓起袋子两个角,将里面的一大块肉倒了出来,仔细查看,有一片黑黑的毛,再仔细一看,忽然发现这黑毛两侧赫然是两个男性的乳tou,而刚刚发现的黑毛就是人的胸毛!“老天爷!这是个人那!”老农噗通一声跌坐在地,差点吓昏过去。

老大爷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两腿吓得瑟瑟发抖,三轮车也不骑了,一边往镇上跑一边喊着“来人呐!快来人呐!杀人了!”

两个小时后,邵东带五组众人紧急赶到,进行现场勘查。

案发地在花岗镇附近的乡道上,人烟稀少,路两边为田野和树林,乡道上偶尔有几处民居商店立在路边,显得十分孤寂。

邵东戴上手套,开始对编织袋和肉块进行检查,老大爷的判断没错,这确实不是一块猪肉,而是一段比较肥硕的男性躯干,头和四肢均被除去,看起来圆滚光滑,塞在编织袋中,从外观来看确实很像个大冬瓜。

邵东命令道:“博子章浩马思,以这个现场为基础,向公路两头和路边的草丛辐射,对周围仔细搜索,看看有没有另外的抛尸地点。”

三人领命而去,邵东和俞平站在尸体边观察着。

俞平道:“大东,你注意看,尸体身上的皮肤白皙,身上的肌肉也比较发达,但是却不像是体力劳动者的那种肌肉,而是通过健身运动和药物辅助练出的肌肉。”

邵东思索道:“那就是说死者生前的生活应该很安逸,很有可能不是这附近的农民。”

俞平道:“对,长期从事某种体力劳动和注重保养健身是有很大区别的。”

邵东点了点头,道:“通知武威吗?”

“他马上就到。”俞平道。

王博在远处喊道,“大东老俞,赶紧过来。”

邵东和俞平对视一眼,小跑着赶过去。

在菜地边有个干涸的小沟渠,王博等人在这沟渠里又有了新的发现。

依旧是一个很大的编织袋,里面装着一具一丝不挂的女性尸体,不同的是,这具尸体完整无缺,而且保存的非常完好,年龄30岁左右,死者长相普通,体态丰满,皮肤非常细腻白皙,双手细嫩没有一点老茧,可以看得出,死者生前很少参加体力劳动,也很少做家务,绝非一般的打工者。

法医武威满头大汗的赶到现场,对两具尸体进行了初步的尸检。

天已大亮,花岗镇以及附近的村民闻讯都跑来看热闹,现场附近的群众越来越多,无头裸尸的出现,附近居民在不安中互相讨论和猜测,各种传闻不胫而走。

邵东等人勘查完现场后,凑在一起分析案情。

马思道:“这条路附近我们已经搜索两遍,现场并没有发现男尸的头部和四肢。”

邵东道:“我们看到,男尸被肢解,而女性死者却完好无损,这是怎么回事呢?一般来说,凶手碎尸的动机是为了抛尸方便,或者对死者十分仇恨。”

俞平道:“反向思维一下,我们侦查案件,一般从死者的社会背景、家庭背景排查,而凶手如果和死者很熟悉,就会想办法隐藏死者的身份,由此可以判断,凶手应该是害怕我们查到死者的尸源后,通过对死者生前的各种背景调查,而找到凶手。”

王博道:“也就是说,凶手和男性死者有一定的联系,而和女性死者则没有往来?”

俞平道:“这只是一种推测。首先我们还是要找到尸源。”

章浩道:“这里不是第一现场,只是凶手的抛尸现场。”

邵东点了点头,“两名死者的身份不一般,我们回去先由马思拟定尸源寻找的公告,在本市公开寻找。”

武威将两具尸体进行尸检,两人死亡时间都在48小时之内,女性死者大约30岁左右,身高165cm。死亡原因为机械性致死,被击中头部,导致脑干严重受损,导致的窒息死亡。死者脚部五趾有些形变。经过反复分析,可以排除畸形和残疾的可能,死者从青春期开始就穿高跟鞋所致。双脚五趾并得特别拢,且向前倾,符合常穿高跟鞋的特点,而且女性死者没有遭受过性侵害。

人的头部如果遭受重物的击打致死不稀奇,奇怪的是,经过反复对死者脑部窗口的还原,威武得到一个惊人的结论:死者头部被重物击打,不是铁棍或者金属器具,而是用拳头!死者是被一拳打死的!

而男性死者大约40岁左右,身高约为185cm。由于缺少头部和躯干,全身没有任何创伤,武威又请教了几名经验丰富的老法医,经过多次检验,这位男性死者也是窒息死亡,由于没找到头部和躯干,鉴于同伴的鉴定结果,男性死者也很大可能是被一拳打死。

专案组众人得到这种尸检结论后,也是非常惊讶。

如果说,普通的女性被一拳重击打死或许算不得什么,但是男性死者是一位全身肌肉较为发达,而且人高马大孔武有力的壮汉,即便对于精通技击格斗的邵东来说,也不是容易的事。

邵东估摸了一下,对方是一名强壮的男子,你要说一拳打昏或者使其失去战斗力,这有可能,但是要说一拳直接打死,基本上不可能。

章浩是散打高手,他也同样认为,这种尸检结论或许存在一定的误差,但是武威再三表示,鉴定结果有很大的正确性。

王博好奇道:“不要说是一个肌肉发达的壮年男子,就算是一条稍微大点的猫狗,普通人能一拳打死吗?”

章浩伸出拳头向众人展示了一下,众人可以很直观的看出,章浩的拳头和普通人不一样,普通人攥紧的拳头,关节上的骨头是凸出的,而章浩长期对着沙袋打拳,整个拳头上凸出的骨头已经被渐渐磨平。

章浩介绍到:“我练习散打多年,经常打沙袋,五六年后,拳骨就会渐渐磨平,这个时候的拳劲是非常刚猛的,但是人的头骨是最坚硬的部位,要说一拳打死人,我是做不到。”

邵东道:“武威的技术,我还是非常认可的,能够有这种拳脚功夫的,绝对不是一般人,肯定是个武术高手,而且他杀人不用武器,说明对自己的拳脚功夫非常自信,应该是有过多次实战经验的武术家。”

俞平道:“如果尸源有了消息,排查范围就可以缩小了。针对有一定武术背景的人调查!”

马思道:“大东,我们的寻尸公告发布了,根本没人打电话。”

……

市局对此案非常重视,郭副局长马上通知各个派出所以及刑警大队,尽快在全市范围内全面铺开查找尸源的工作。

邵东经请示后向全市的辖区派出所发布了协查通报,寻找尸源,马思也向全市发布寻尸公告。

一条条信息反馈到了重案五组的办公室:“我们派出所没接到失踪报案!”“排查辖区后无人认识死者!”侦破工作一开始,便陷入了迷团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