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二卷 市局重案五组
第90章 “袁氏四侠”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488  |  更新时间:2018-07-16 01:30:15 全文阅读

邵东将回收手机的店老板二胖带回市局,俞平和章浩开始对袁老二展开审讯,审讯开始没多久,二胖就交代了经过,这部手机是二胖以800元的价格从袁老二手中收来的。

袁老二老家住在C市下面的桃花镇,这人在C市比较有名,这个有名并不是好名声,而是恶名远播,袁老二兄弟三人,全家的职业就是混社会,在袁家这个职业是世袭制,三兄弟的父亲老袁也是打架斗殴帮人和事,混了大半辈子。

9月6日晚,袁老二带着这部手机到店里来找二胖,袁老二自称,在牌桌上有人输急眼,把手机抵押给他的,他也用不着,就找二胖换点钱花。

据二胖交代,他和袁老二只是见过几面,两人并不熟悉,因为袁老二恶名远播,在C市大家都知道他坐过牢,打架斗殴偷抢爬拿无恶不作。

二胖当时有点担心,害怕手机是偷来的,袁老二信誓旦旦的保证,说手机是正路来的,保证没问题。

二胖把价格压得很低,本来这种新款手机,要三千多块才能买得到,二手的也在两千多,二胖只给了袁老二八百块。

即便是袁老二偷来的,一般也不会有事,但是二胖不知道这是闷棍帮杀人抢劫所得。

重案五组的众人在办公室讨论案情。

章浩道:“二胖说只收过这么一部没有发票的手机,这肯定没说实话,像他这种店,说白了就是靠着收点赃物才能赚钱。”

俞平笑道:“这都是小事,交给派出所继续追查就行,这家伙说不知道是抢劫的赃物,这点我觉得是真的,因为二胖不会傻到拿死者的手机随便打电话。”

邵东道:“这个袁老二的具体资料,马思,你进户籍网调出来。”

马思道:“正在打印。”

袁老二一家非常有意思,父亲叫袁猛,兄弟三人身份证上的名字就叫袁大、袁二、袁三。一家人都是地痞流氓,对外自称“袁氏四侠”。

父亲袁猛在年轻的时候就经常入狱,出狱不到半年,保准再次被抓进去。几乎一大半的时间就在监狱里度过,年龄大了后,三个儿子替父从军开始作恶,而袁猛打架斗殴参与的少了,开始了另一个追求:好色,因为袁猛最近因为强奸未遂被判五年,刚入狱一年多。

袁老二就是袁二,此人深得父亲真传,15岁的时候就展现出很强的天赋,因为打架斗殴被学校开除,开除后更是无法无天,好勇斗狠,在一次斗殴中致人轻伤,当时由于未成年,只是被治安拘留,出了拘留所,根本不悔改,继续作恶,而后又被拘留多次。

18岁,袁二因为盗窃罪和故意伤害罪,被公安机关逮捕,被判有期徒刑五年。

对袁二来说,进监狱等于是进修学习了,在监狱里他认识了不少同道中人,混的如鱼得水,做了牢头,最后由于表现优异还被减了半年刑期。

出狱后,袁二啸聚了一帮人,这其中大部分是在狱中认识的,还有一部分是来投靠袁二的,这伙人无恶不作,在C市的水果蔬菜大市场强买强卖,企图从中渔利。

袁二为首的团伙哄抬物价,有不听从的店主,非打即骂,大市场的店主大部分都是敢怒不敢言,也有年轻气盛的店主不听袁二的,就被袁二带人恐吓一顿,再不听动手就打,在一次争端中,将一位批发蔬菜的店主打成重伤,而后潜逃不知所终。

俞平找来了这个案件的卷宗,当时殴打店主共有三人,袁二为首,另有两个打手,一个叫张云龙,一个叫杨宝明,两人都是袁二的狱友,也是有名的地痞二流子,在C市的恶名仅次于“袁氏四侠”。

王博道:“这个袁老二有重大嫌疑,将人打成重伤在逃,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找到他们。”

章浩提议道:“在袁老二家里布控?”

俞平道:“这个案子我知道,半年前我也参与了排查,我们也多次传讯方红玉,但是这个女人装疯卖傻,根本不配合,后来在袁老二家和他妻子方红玉家都进行了布控,但是袁老二非常狡猾,根本没露过面,再后来方红玉也失踪了,我们怀疑她是去找袁老二了,这夫妻俩现在很可能就在一起生活。”

邵东想了想,说道:“大家注意看,从袁老二的履历来说,从15岁就经常进拘留所,有很丰富的反侦察经验,自从闷棍帮第一起案子出现到现在,我市警察几乎全体出动佩枪巡逻,还没能阻止袁老二团伙在警察眼皮子底下继续作案,这就说明袁老二具有很强的反侦察经验,而且狂妄自大,根本不怕警察。反而有点示威的意思。”

王博问道:“袁老二手下的另外两人呢?”

俞平道:“张云龙是孤儿,杨宝明从小父亲去世,母亲职业是做保姆,就住在雇主家,对杨宝明失望透顶,母子关系淡薄,基本上没啥联系。”

马思道:“跟袁老二接触过的警察很多,一致反映袁老二此人非常聪明,善于察言观色,在监狱中想要过的舒服,靠的就是为人处世,很显然,袁老二做的不错,不然不会做了牢头又减刑。”

众人做了大量分析,但是对如何找到袁老二的藏身之处,还是没有一点头绪,办公室里烟雾缭绕,邵东心中如同压了一块巨石,无比烦闷,但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王博接起,脸色一变。

放下电话,王博道:“石头街首饰店,刚刚发生抢劫案!”

邵东将烟头一扔,起身道:“走!”

这家首饰店并不大,门口挂着金银回收的牌子,下午两点半,当时首饰店老板李兵一个人在店里坐着看书,根本没注意到有人掐手捏脚的走了进来,抡起斧子,一下就把李兵砸的昏倒在地。

首饰店内价值五万余元的金银首饰被歹徒抢走,现场只遗留下一把斧头,其它没有任何痕迹,与一系列的闷棍案如出一辙。

据石头街的两名巡警反映,两人在案发前十分钟才刚刚从这家店门口巡逻而过,可见歹徒的胆量极大,而且心理素质过硬。

李兵已经被120拉走进行抢救,邵东让俞平带着马思对现场进行勘察,自己带着王博赶往医院。

在抢救室门口,邵东王博二人等了三个小时,医生才从里面出来,据医生介绍,李兵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是伤势较重,已经昏迷,不能说话。

邵东问道:“我们想对李军进行询问。这对我们警方非常重要!”

医生道:“现在肯定不行,我们还要观察,看他什么时候能够醒来,而且我们也无法确定具体的时间,只能看病人恢复的效果。”

对医生道了谢,邵东决定就在这里等着。

期间俞平打来电话,凶手遗落在现场的斧头上面没有发现指纹,凶手作案时一定是戴有手套,而且现场遗留的足迹来看,凶手穿的应该是布鞋,这种布鞋全市很多人都穿,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一夜过去,被害人李兵醒来过一次,不到一分钟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上午,医生告诉邵东,可以进行短暂的询问,时间不能超过五分钟。

邵东和王博进了病房,李兵躺在病床上嘴唇发白,看起来非常虚弱。

邵东拿出了证件,示意自己的身份,李兵点了点头,邵东问道:“看清楚砸你的人是谁了么?”在一旁站着的医生示意邵东小声点。

李兵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手动了动,作出握笔的动作,

王博会意,赶忙找来纸和笔,交到李兵手中,李兵非常吃力的在纸上写下了几个字,还没写完又昏了过去,邵东看了看医生,医生小声对邵东说:“这是因为病人有事要交代,才屡次醒过来,这下恐怕要昏迷很久,不过像这种情况,病人醒来后,很快慢慢就回恢复。”

邵东点了点头“谢谢你。”,拿起李兵受伤的纸条,只见上面写道:店——最下抽屉——80克——凶手赵。

邵东对王博说:“走,去李兵店里!”

在李兵首饰店的办公桌最下面的抽屉中,邵东找到了一叠收据。

李兵的店做的是金银回收和出售,每次有生意,就用这种收据,手续比较齐备,上面记载着每一笔生意,出售的金银首饰的规格和重量,以及出售人的身份证复印件和签名,还有收购人李兵的签名,从没使用的收据本来看,这种收据一式两联,由出售人和收购人各持一份。

邵东找到了一条记录,9月5日,有个叫赵晓辉的人,在店里出售了一根80克重的金链子。李兵特意让警方找出这个收据,而且根据李兵写下的字,基本上可以认定,这个赵晓辉就是把李兵砸倒并抢走财物的歹徒。

邵东立即打电话给马思,让他用电脑上公安网,查找赵晓辉此人的资料。

消息很快反馈过来,赵晓辉,男20岁,C市桃花镇人。

王博道:“桃花镇?袁老二老家也是桃花镇人,这两人会不会是一伙的?”

邵东道:“别想了,我们现在就去桃花镇,找这个赵晓辉!”

驱车来到桃花镇,镇上派出所的民警带着邵东二人很快来到赵晓辉的家,找到了他。

派出所民警问道:“你最近有没有去过市里,当过一条金项链。”

赵晓辉“我最近半年都没去过市里,这点所有镇里的人都可以作证。警察同志,你看我,像是能戴的起金项链的人吗?”

王博拿出赵晓辉的身份证复印件和买卖收据,追问道:“那这个你怎么解释?”

赵晓辉看了半天,摸着脑袋疑惑道:“这个上面确实是我的身份证。”

王博道:“那你身份证呢?拿出来我看看。”

赵晓辉开始在屋里翻找,十分钟后,皱着眉头,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去年,袁老英雄来家,说是参加一个有奖活动,给了我二十块钱,把我的身份证借走了,一直到现在都没还!”

王博哭笑不得问道:“谁是袁老英雄?”

赵晓辉道:“袁家当家的,大名叫……袁猛。”

王博问:“为什么叫袁老英雄?”

赵晓辉理所当然的道:“袁家人谁敢惹,他们自称袁氏四侠,他让别人这么叫,谁敢不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