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二卷 市局重案五组
第88章 敲闷棍的凶手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063  |  更新时间:2018-07-17 15:31:58 全文阅读

碎尸案的侦破,其中的案发过程让邵东在感慨之余,也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这起案件是邵东调来市局侦办的第一起恶性案件,市局乃至省厅都非常重视,郭副局长曾立下军令状,不破此案就地辞职,现在将案件顺利破获,对于以侦破重案为己任的五组来说,算是开了个好头。

对于邵东来说,他不喜欢基层干警那种千篇一律的工作,当警察就要办大案,敢于面对挑战。

对于社会上很多有钱人来说,无法理解邵东这种追求,领着微薄的薪水,却要每日加班,破不完的刑事案件,面对凶穷极恶的歹徒,很多时候都有生命危险,就连警队内也有很多这种牢骚

虽说邵东年龄不大,但是在警察这个职业来说,也算是个有一定经验的老刑警了,邵东经常对王博说:我只是棚户区农民的孩子,没有关系没有路子,靠自己的努力成就梦想,这辈子没想过升官发财,我只不过时刻提醒自己,不忘初心。

每个人在童年都有过梦想,长大了要做警察、老师、科学家、航空员等等,长大后,很多人把梦想埋在心底,只是偶尔怀念一下儿时曾经的那份天真,又有多少人能不忘初心。

上午,郭副局长打来电话,让邵东去他办公室一趟。

邵东敲了两下门,威严的声音传来“进!”

邵东开门进去,笔直站在郭副局长办公桌前,“郭局,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来,大东,先坐下,慢慢聊。抽一支?”郭副局长拿起桌上的烟盒递给邵东接着说道:“这个碎尸案,我是顶着巨大的压力,交给你五组,你没给我丢脸,很快的破获了案件。我没看错你!”郭副局长缓缓说道。

邵东笑了笑,“郭局,谢谢你的肯定。”

“叫你来,不是专门表扬你的,还有任务交给你,你先看看吧。”郭副局长拿出一个厚厚的档案袋,交给了邵东。“不急,你慢慢看,看完我们讨论一下。”

邵东开始翻看卷宗,一共有三十多起案件,作案手段简单粗暴——打闷棍。

凶手先是盯梢路人,确定合适的抢劫对象,然后在行人稀少的隐蔽路段,用铁棍、砖头等凶器从背后突然袭击,砸人后脑,是死是活听天由命,然后翻遍全身将所有值钱的东西带走。

这种采取打闷棍作案的方式对社会危害非常大,

第一:机会非常多,整个城市到处都是行人,凶手可以随时作案,而且这种作案手法耗时非常短,下手顺利的话几十秒就可以完成,打倒后洗劫完毕,起身就跑。等到有人发现报案,民警赶来,凶手早就跑的踪影全无。

第二:市民即便有所警惕,也是防不胜防。如果凶手从正面抢劫,遇到身体强壮的男子,还有反抗的可能。但打闷棍是偷袭,目标就是后脑,被劫者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打晕或者直接打死。

第三:打闷棍的致死致伤极高。大家都知道后脑很脆弱,后脑脑干所在部位直接连接脊椎,脊椎神经支配人类运动。在现代各项搏击运动中都不允许击打后脑,因为后脑遭受重击,会对脑干造成破坏,造成晕厥,瘫痪或死亡。凶手下手时就算控制力道,一棍下去也很容易造成严重颅脑损伤,即便不死也是重度脑震荡甚至成为植物人。这比遭遇持刀抢劫,被捅一刀还可怕。

这种作案手法不属于涉枪涉暴力的重大刑事案件,但是社会危害及为巨大,很容易大面积造成民众的不安恐慌的心理。

郭副局长介绍道:“案件的时间从5月初到9月底连续发生,打死打伤多名无辜路人,现在已经造成全市人人自危,很多学校害怕承担责任,都停课了。你有什么看法可以说说。”

邵东边看边说:“郭局,这种案子有个共同点,就是排查比较困难,因为难以缩小排查范围。”

邵东和郭副局长针对这些案子聊了很久,谈到作案动机,两人都认为从几个目标群体入手,第一就是生活困难的下岗工人,90年代中旬,C市按照国家的政策,开始对国有企业进行精简裁员,就是大众口中所称的“下岗”,国有企业下岗职工增多,是经济发展多年积累的深层次矛盾的综合反映,也造就了一大批找不到工作,吃不上饭的人群。当时很多单位都给下岗工人一定的金钱补助,这些单位的工人就可以吃几年的老本,而有些单位效益差,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分配给下岗工人,于是这些单位的下岗工人生活就成问题,特别是对于一些双职工的家庭,两人都在国有企业或者工厂上班,同时下岗造成了生活失去了希望。下岗工人的大量出现,造成了很多的社会矛盾,这种影响一直延伸到千禧年后,大量的城市工人失业,被迫从事一些体力活,苦活累活,原本这些工作只有农民进城才愿意做,这又导致了C市周边大量的农民失去了工作,第二就是两劳释放人员,这类人找工作更难,哪个单位、企业或者个人都不愿意雇佣一个劳改犯吧,因为现在的劳务市场,根本不缺劳动力,老实本分守法的公民找工作都不容易,更何况是劳改犯。

这样一来,失业工人、农民和一些坐过牢的两劳释放人员的生存艰难,为了生存,只能寻求一些违法的手段,导致C市治安恶化。

而这种敲闷棍的凶手,很有可能就存在于这些人员当中,因为如此恶劣的手法,根本抢不到多少钱,路人随身携带的现金和财物最多不过几千块,为了这点钱,却要丢掉性命。

邵东逐个的看着案发的详细经过,最早发生的一起案件在5月8日,傍晚七点多,城东爱民小区一个居民被袭击,受害者为女性张某,35岁,民警接到报案受害者已经被送进医院,受害者后脑被铁棍砸出了凹陷,已经昏迷,正在医院抢救。

笔录中,受害人的丈夫钱某:“我接到邻居王大爷电话的时候还在上班,邻居告诉我说老婆被人打了,让我赶紧来医院,我赶忙问是怎么回事,王大爷告诉我,是听到我媳妇喊救命才出门查看到的,当时我媳妇就躺在进楼道的阁楼处,当时我老婆很清醒,对王大爷说是被人用铁棍砸到了后脑,昏了过去,醒来之后就赶紧喊救命。”

民警问道:“身上财物和现金有没有丢失?”

钱某:“我老婆脖子上带的一根白金项链没了,手上的结婚钻戒也没了,背的包包也不见了,包包中海油钱包、身份证、银行卡等等,一般来说我老婆包里都有几百块的现金。”

民警又来到张某的住处现场勘查,在张某被偷袭的楼道外,发现了凶器,是一根直径两厘米左右,长一米多点的铁棍,铁棍外面包着破布,证明凶手害怕将指纹遗留。

民警推测,凶手应该是单人作案,跟踪张某到楼道附近,看到周围没有人,就在进楼道的阁楼中采取了偷袭,然后将昏倒的张某洗劫一空后逃窜。

凶手虽说留下了作案工具,但是对民警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这种铁棍很常见,各个工地、建材的店里都可以弄得到,而且凶手很可能戴着手套,包裹凶器的破布上也没发现有指纹。

张某被袭击,并没有看到凶手的长相,当铁棍击打后脑的一瞬就晕了过去,根本来不及反应,而张某居住的小区属于90年代建成的老式小区,并没有监控。

邵东问:“郭局,这个张某后来抢救过来吗?”

郭副局长道:“我们的民警最近去看望过他,当时法医鉴定为重度脑震荡,万幸的是抢救了过来,现在还在恢复期,不过留下了后遗症,脑子反应多少有点迟钝。当时我们都以为这只是偶发事件,没想到后来有一系列的这种案件发生。”

邵东接着往下看卷宗,5月15日晚上十点,城西派出所接到报案,富民社区有人被歹徒击晕后抢劫。

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往现场,围观群众已经拨打了120,将受害者送往医院抢救。

根据现场的社区工作人员反映,受害者家住富民社区东大街三号楼二层,21岁,姓李,刚刚大学毕业。

女孩是在家门口被偷袭的,地上还掉落着女孩的家里钥匙,从现场来看,是女孩回到家,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被盯梢已久的凶手袭击倒地。

经女孩家人确认,女孩脖子上的金项链,耳朵上的金耳环和随身背的包都被凶手劫走,包内的现金不超过500元。

楼上的邻居向警察说了当时的经过,邻居听到楼下一声尖叫,感到情况不对,就下楼查看,这才发现女孩躺在血泊中,便拨打了110。

民警赶到医院,只看到女孩的家属都在抹着眼泪,而女孩的父母哭声简直惨绝人寰,医生告知民警,女孩在送到医院的时候呼吸停止,已经没有了抢救的可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