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二卷 市局重案五组
第86章 泥足深陷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111  |  更新时间:2018-07-13 22:36:52 全文阅读

从性格上来说,苏兰兰比一般人都要软弱很多,遭到恐吓就六神无主,完全按照沈德才的意愿来办,这就导致沈德才得寸进尺,愈发嚣张。

苏兰兰的父亲苏宏军就不一样了,虽说年过六旬,但他是军人出身,做事情雷厉风行,经历过多年的商界打拼,苏宏军的经历丰富、思维活跃,而且敢于孤注一掷。

三人哭过,苏宏军对苏兰兰教训道:“沈德才如果再死缠烂打的要钱,你一分钱不要给他,这几天你就住在我这,他再找你,然后通知我,我和他谈谈。你们俩都回去,这事情先这么着,容我自己考虑一下。”

苏兰兰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也不回自己的别墅了,平时就按照正常的时间上班,下班了就到父母的住处吃饭休息。

平静了没有三天,沈德才见硬的不成,开始卖惨,每天到苏兰兰的美容连锁公司里去闹,还以苏兰兰的丈夫自居,搞得苏兰兰很多下属都不明所以,苏兰兰也非常尴尬。

这天,临近下班的时间,沈德才又去了苏兰兰上班的地方,正好郑彦刚也在。

沈德才流里流气的上下看着郑彦刚,“呦,这不是那个小白脸吗?你干啥?找我媳妇有事?”

“你什么意思?”郑彦刚问道。

沈德才身体强壮,郑彦刚有点胆怯的后退了一步,“呵呵,你问我?我来接我媳妇,你呢?你找谁?小白脸先生?”

正在这时,苏兰兰出门了,看到二人都在明显一愣,然后道:“彦刚,我们走!”

沈德才一把抓住苏兰兰的手,笑道:“哎呦,媳妇,你下班了,我来接你,我们去吃韩国料理,你不是最爱吃那个了……”

苏兰兰一把甩开沈德才,道:“你干什么,走开。”

郑彦刚也把苏兰兰护在身后,沈德才一把抓住郑彦刚的领子,恶狠狠道:“你算哪根葱?滚开。”重重一推,将郑彦刚推倒在地。

公司里的同事都走了出来,大家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苏老板好像陷入了三角恋的纠纷,想拉又不敢拉,同事中有几个年轻小伙,怕苏老板挨打,护在她身前。

论武力,郑彦刚的确不是沈德才对手,被沈德才踩住胸口爬不起来。

苏兰兰气急败坏,哭喊着冲向沈德才,“我跟你拼了!”

沈德才猛的一推,“滚一边去吧。”苏兰兰哪里是他的对手,一下就坐倒在地呜呜大哭。

沈德才指着郑彦刚对周围的人说道:“哎,各位,都看看啊,我是苏兰兰的丈夫,也是小娇的爸爸,而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小白脸先生,妄图侵占我家的财产,属于第三者插足。”

同事中有个和苏兰兰关系不错的女士弱弱的问了一句:“兰兰老公不是出意外了吗?”

沈德才又指着苏兰兰道:“那是个误会,我根本没死,你不信你问问她,我是不是小娇的爸爸?”

同事扶着苏兰兰起来,她咬着嘴唇,怒道:“你闹够了没?沈德才,我是不可能在给你钱的,你只管天天这样耍赖,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再给你一分钱!”

说完走向郑彦刚,将他从地上扶起来,两人转身就走,沈德才异常尴尬,看了看周围的人也没有理他,垂头丧气的走了。

来回这么折腾几次,苏兰兰遵从父亲的嘱咐,咬紧牙关就是不给钱,沈德才也没了办法,就独自一人在宾馆住了一年多。

习惯了挥金如土的日子,猛的一下跌入谷底,连吃饭都成问题,渐渐地,沈德才开始有点后悔了:就是正常人的生活自己也再难奢求,天下之大,哪里是我容身之所,因为自己的所做作为已经让苏兰兰伤透了心。

日子总是要过,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沈德才又去找苏兰兰,可这个时候,苏兰兰根本连理都不理他,逼得急了,苏兰兰就是冷冷看着他,一句话不说。

沈德才左思右想,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小弟沈德业出面劝慰苏兰兰。

因为沈德业和苏兰兰关系一直都不错,在自己躲藏这几年,沈德业和他大哥可不一样,性格忠厚老实,对待大嫂尊敬有加,即便他认为哥哥已经去世,但是对大嫂还是从没忽略过,平时只要有空就来C市看望苏兰兰母女,而苏兰兰对沈德业也非常信任,现如今只有让沈德业来C市帮忙劝说一下,苏兰兰看在女儿的面子上,或许就原谅自己了,这样三人团聚,以后就能一起生活,自己也脱离了现在无家可归的遭遇。

想到这些,沈德才便乘坐回P市的飞机,去找弟弟沈德业。

沈德才的出现让弟弟沈德业吓得不轻,因为当年大哥去世自己到过现场,后来送进火葬场的火化炉中也是亲眼目睹,这下沈德才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不是活见鬼吗?

沈德业惊讶的张大了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沈德才拉着弟弟的手坐下,将事情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但是隐去了策划谋杀沈德友的细节,只说是意外巧合。

沈德业当时心情激动,根本来不及思索细节就相信了大哥,后来警方找到他,他一再考虑,才觉察到这一切不可能那么巧合,很大的概率是来自于大哥的周密计划。

沈德才表示,非常希望和兰兰小娇团圆,沈德业接话道:“大哥,你放心,这些年来我和大嫂小娇一起相处的很好,我和你一起去找他,为了你也为了小娇,大嫂是个好人,不会这么执迷不悟,我好好劝劝她,应该没问题。我先给大嫂打个电话。”

沈德业拨通苏兰兰的电话后,没想到苏兰兰反应非常激烈,大声吼叫着不要二人来打扰她的生活,吼声让沈德业一头雾水,沈德才抢过电话和苏兰兰越吵越凶,沈德才吼道:如果不能答应重新在一起生活,就来个鱼死网破,大家都别活了,苏兰兰挂断了电话。

沈德业劝慰了哥哥几句,两人决定第二天就动身,一道前往C市。

而苏兰兰和沈德才在电话中大吵一通后,约了郑彦刚一道去了父亲家,将沈家兄弟二人的通话内容如实告诉了父亲和男友。

苏宏军听后大怒,“这沈家是疯了,老大欺负我女儿这么多年,现在老小又来了,这是拿我们苏家当软柿子捏了,真以为我苏宏军是好惹的?”

郑彦刚叹气道:“如果他当初真的死了,那该多好!兰兰都被他折磨的快疯了。”

苏兰兰六神无主道“爸,彦刚,我到底该怎么办?”

良久,苏宏军终于做下决定,淡淡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退无可退,不是鱼死就是网破,没什么好争论了,干脆弄死这个杂碎。”

郑彦刚听后一怔,苏兰兰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

苏宏军做了决定后,似乎全身充满了力量,目光凌冽,思维慎密的分析道:“我来动手!从法律上来说,既然沈德才已经死亡,只要将这个家伙杀掉,尸体处理好,警方根本无法得知尸体的来源,因为从户籍上来说,这个人根本不存在!所以案件就无法侦破,退一万步说,就算被警方查清楚来龙去脉,我都60多岁了,也活不了几年了,换了这个杂碎,值了!”

苏兰兰哭道:“爸,这样不行!”

郑彦刚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内心是非常害怕的,也劝道:“是啊,叔,这太疯狂了。”

苏宏军对女儿道:“如果不杀了他,最后的结果无非是通过警方解决,沈德才固然要坐牢,你觉得你能逃得掉吗?骗了500万的保险费用,这就是跨国诈骗案了,你坐牢了,小娇怎么办?父母都没了,这肯定不行,为了你下半生的幸福,就是被警察抓住我也认了。”

苏兰兰非常了解父亲的性格,一旦做出决定后,劝是没有用的,这点谁也无法改变,便大哭起来。

苏宏军道:“彦刚,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回去吧,今天的事,你什么都不知道。”

郑彦刚道:“叔,虽说我现在和兰兰还没结婚,但是我确定这辈子是非她不娶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袖手旁观!”

苏宏军道:“人命关天,事情结束后,如果没问题,我会让兰兰嫁给你,但是现在你必须走!”

郑彦刚坚持道:“我郑彦刚虽然是个文弱书生,但是也是男人,就算你们俩一起,也不是沈德才的对手,多个人多一份力量吧。”

苏宏军想了想,说道:“那这样,你帮我找几个社会上的混子,我单独和他们联系,其余的事你不用管了,你也什么都不知道!”郑彦刚点头答应。

郑彦刚走后,苏宏军道:“在这里肯定不行,这附近都是邻居,容易被人发现,你把沈德才约到你住的别墅去,那里独门独户,一切都方便些。”

苏兰兰性格本来就软弱,没有主见,父亲说什么都答应。

郑彦刚通过朋友联系了两个社会上的混混,以两千元和两条中华烟的价码,雇佣了这两个人,将二人的手机号码告诉了苏宏军。

这两个混混还以为就是普通的民间纠纷,两人去了站脚助威,最多踹两脚,就可以每人拿到一千块和一条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