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二卷 市局重案五组
第85章 解不开的死结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230  |  更新时间:2018-07-20 00:04:32 全文阅读

沈德才出门走后,越想越生气,觉得自己实在太亏了,当初冒着巨大的风险杀死自己的弟弟,毕竟是自己一个妈的亲弟弟,这几年夜里经常做噩梦,时刻遭受着良心的谴责。

而妻子苏兰兰拿着自己卖命的钱,现在生意做得很大,资产已经上千万,开着豪车住着别墅,而且还有了新欢。

而拿出300万就想把自己打发走,门都没有,按照沈德才的逻辑,苏兰兰的一切,都应该属于他的,没有他当初骗保的钱,就没有如今苏兰兰的辉煌。

沈德才嫉妒的心理愈发强烈,恨得咬牙切齿,把心一横,你不让我好,那大家就都别好好过了。

既然苏兰兰现在风光无比,自己也要过的一样快乐,不然都对不起这四年吃的苦。

有了这个打算,也就不再躲藏,虽说自己现在还是黑户,一旦被发现肯定要坐牢。

但是沈德才下了决心,快活一天是一天。

300万根本就不够花,沈德才先去了名牌专卖店,买了两套高级服装加上名牌手表、手机。这一下就花了将近50万,又到4S店全款买了一辆奥迪车,又是50万。

沈德才心里已经扭曲,要用这些来弥补自己四年来遭受的苦难,他灵机一动,打电话给P市帮人办理证件的那个同乡。

同乡还是以查的严为借口推辞,沈德才直接问道,我要办户口10万行不?不行?那就15万?20万?

这个同乡还是禁不住金钱诱惑,让沈德才尽快去一趟。

沈德才开着新买的奥迪,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行头,前往P市乡下,金钱的力量的确很大,20万一逃出来,没费什么劲就弄到了一个新的身份,户口本、身份证齐全。

这也是后来沈德才和沈德业一同坐飞机去C市,警方只查到沈德业是单人出行的原因。

有了合法的身份,沈德才开始初入高级酒店、夜总会,每天狂嫖滥赌,大把花钱。骄奢淫、逸夜夜笙歌。

这样一来,300万很快就挥霍一空,没钱了怎么办?向苏兰兰要啊。

沈德才打电话给苏兰兰,“我是德才。”

一听是沈德才,苏兰兰的头都大了:“嗯?!你有什么事?”

沈德才阴阳怪气的说道:“什么事?苏兰兰我告诉你,那这点钱就想把我打发走,你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你现在资产上千万,你老爸的企业价值上亿,你觉得当初我们一起骗保,这件见不得人的事,值多少钱?”

苏兰兰气道:“德才,你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两清!”

沈德才语气一变,恶狠狠道:“你愿意两清,我同意吗?不想拿钱也行,我现在钱花光了一无所有,烂命一条无所谓,我现在就去公安局自首,要死大家一起死!我就看你进了牢房,你的那个野男人还要不要你?反正我就这个态度,你看着办,给句准话,钱你给还是不给?”

苏兰兰长叹一口气,“你想要多少这事才能结束?”

沈德才道:“一千万!拿给我,我立即就消失。”

苏兰兰考虑了很久也没说话,沈德才催促道:“给不给,说句话,不给我马上去自首!”

苏兰兰心里一急,道:“别……”

沈德才笑道:“哼哼,我就知道你舍不得那个野男人。”

苏兰兰质问道:“你真舍得让女儿从小就没有父母?”

沈德才威胁道:“哈,我都这样了,我还在乎什么?我自首之前先把小娇掐死,省的她以后受苦!”

苏兰兰喘着粗气说道:“你给我点时间,我现在真没有那么多,让我凑凑,凑够了我打你电话。”

沈德才哈哈一笑道:“那就谢谢了,苏女士!”

苏兰兰不想再麻烦父亲了,父亲年龄大了,让老人过几天安稳日子吧。

郑彦刚最近一直在家,苏兰兰非常害怕郑彦刚发现,要去凑钱还要瞒着他,便偷偷从各个连锁店抽调资金,几个销售不错的店,除了仅留的一点勉强维持的流动资金,其余的钱全部抽走,存入一张银行卡。

三天后,苏兰兰把沈德才约在一家偏僻的咖啡馆,将银行卡交给了他。

苏兰兰郑重说道:“这些钱,几乎相当于我的所有资金了,全部都给你,希望你能遵守诺言,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沈德才道:“呵呵行,钱那,你真是个好东西,可以让我的老婆背叛我,而我拿着这些钱,也可以去找别人的老婆。苏女士,祝你过的开心。”

半年后,沈德才的一千万又祸害没了,因为他最近迷上了牌九,自从有了钱,身边多了不少狐朋狗友,这些人觉得沈德才是个冤大头,就找他玩牌九,一来二去也不知道怎么输的,钱很快就没了。

没钱了怎么办?有摇钱树啊,沈德才变本加厉,继续找苏兰兰要钱。

还是约在上次的咖啡馆,苏兰兰看着沈德才半天说不出话来。

“钱呢?再给我拿一千万。”沈德才面目表情的说道。

苏兰兰道:“上次给你的钱呢?半年就没了?”

沈德才干脆的说道:“少废话,给不给,不给我就自首了。”

苏兰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德才,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没有钱了,我的几家店资金抽空,这半年来几乎运转不下去了。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我们也共同生活过几年,还有个乖巧的女儿,你就放过我吧!我求你!”

沈德才皱眉道:“你手机给我。”苏兰兰不知所以,掏出手机递了过去。

沈德才翻看着苏兰兰的手机通讯录和通话记录,联系最多的一个人名字是“刚”,他调出这个姓名下的电话号码,放在苏兰兰面前问道:“这个刚,就是你的野男人把,挺亲密啊,每天打这么多电话?我想见见他,看看他究竟有什么魅力让你这么迷恋?你告诉我,是不是他?”

苏兰兰点头道:“是!求你放过我们!”

沈德才看着手机,依旧面无表情,“不给钱也行,你要想过平静日子不是不可能,你和那个野男人分手,我回来跟你还有小娇咱们三个好好过日子,你知道我的头脑,做生意不会比你差,你给我的一千万,我很快就翻倍给你赚回来!”

苏兰兰一听,一股恶气直冲脑门,两眼直发黑,险些晕了过去。

“你跪着也没用,我就这么打算的,你自己选择吧。”沈德才说完将手机扔给苏兰兰,就开始抽烟。

苏兰兰拿起手机,无奈的起身,动作僵硬的就往外走。沈德才也不拦着,就远远跟在后面。

不知不觉间,苏兰兰脑袋空空,下意识的走回了自己家,而沈德才就躲在别墅的拐角处。

正巧,这时郑彦刚接小娇刚回到家门口,平时郑彦刚对待小娇就非常好,两人相处融洽,感情很好,小娇潜意识中已经将郑彦刚当成了自己的爸爸。

沈德才在墙角处,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女儿和郑彦刚交谈玩耍的声音,也听到了小娇喊郑彦刚爸爸,沈德才恶向胆边生,抓起路旁的碎砖头就要拼命。

转念一想,不行,如果真把郑彦刚杀了,自己更是没有任何退路了。

如果把真相告诉郑彦刚,岂不是更好,郑彦刚外表斯斯文文,肯定会被这种事吓跑,没有了这个阻碍,到时候自己很自然的就可以回去和妻女团聚。

苏兰兰回到家,脑袋像炸了一般嗡嗡乱想,在郑彦刚面前还要装作无事,心里难受便早早上床睡了。

第二天,苏兰兰找到了父亲,将这些天发生的事向父亲坦白。

“沈德才还要钱,我实在是没有钱了,而且就算给了他钱,以后他挥霍完了,还会来要,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爸!”

与此同时,沈德才也将电话打到了郑彦刚的手机上,将发生的一切详细了告诉了郑彦刚,并威胁到:“你的爱人是一个罪犯,你如果不想惹一身骚,就赶紧离开苏兰兰。”郑彦刚听后大怒,便给苏兰兰打电话,要当面对质。

得知苏兰兰正在其父苏宏军家,郑彦刚急忙赶过去。

三人碰面,苏宏军立即关紧了大门,将两人叫到内室。

郑彦刚非常生气的质问道:“兰兰,我接到沈德才的电话,他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是一个罪犯?”苏兰兰嘴唇动了动,还没等开口,苏宏军挥手道:“是!他说的是真的,但是你知不知道,兰兰性格软弱,一直都是被胁迫的,而且沈德才制造车祸骗保,杀的是自己的亲弟弟,现在回过头来,一直对兰兰敲诈勒索,兰兰因为对你有感情,害怕你知道真相后离开,所以一直没敢告诉你,第一次,兰兰给了他300万,第二次,他向兰兰索要一千万,答应以后两不相欠,兰兰把自己的公司资金几乎抽空了给他,可后来呢,现在又找到兰兰,还要一千万,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年前,你出差那几天,沈德才把兰兰打的鼻青脸肿,这些兰兰都不敢告诉你,你知道吗?”

苏宏军刚开口,苏兰兰就开始痛哭不止,郑彦刚问道:“兰兰,这一切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事情发展到这里,郑彦刚知道了前因后果,苏兰兰心中的结也打开了,反而舒畅了许多,“我……不敢告诉你,因为当初沈德才骗保,我毕竟也是从犯,我害怕失去你。”

郑彦刚抱着苏兰兰也哭了起来,苏宏军看着女儿的模样也不禁老泪纵横,苏兰兰这些天的委屈在这瞬间释放,几人越哭越大声,直到最后三人抱头痛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