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二卷 市局重案五组
第84章 噩梦的开始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053  |  更新时间:2018-07-12 17:32:17 全文阅读

苏兰兰内心感觉十分委屈,但是又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在父亲的再三追问之下,哭着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父亲。

苏宏军越听越惊讶,气的浑身发抖,本来已经戒了好多年的烟,这个时候又找出了一盒,抽个不停。

“女儿啊!你怎么如此糊涂,这可是关系到你身家性命的大事啊!当初咱们家又不是到了吃不上的地步,当初你和德才结婚,我就不喜欢这个女婿,因为你老爸我经历过太多事了,看人很准,这个沈德才性格狭隘,自私自负,论脑子,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当初我和你妈都不同意,你一意孤行,我们当父母的也没有办法阻拦,你婚后受气挨打,你不告诉我们,好,你有主见,你自己处理,可是你倒是处理好啊!你忍受不了他,你也完全可以带着小娇同他离婚,更何况沈德才公司破产,养不起你和小娇,你也不能听他的,做出这样违法的事,你知道如果警察追查下来,就算我们将钱退回去,你也是肯定要坐牢的,更可怕的是沈德才,连自己的弟弟都能杀,你惹上了这么个祸害,现在怎么办?啊?你告诉我怎么办?”苏宏军越说越激动,夹着烟的手不停的发抖。

苏兰兰掩面痛哭,小娇听到外公的大吼,也吓得哭了起来。

苏宏军唉声叹气,考虑了很久,甩掉手中的烟头,起身道:“离婚,你和沈德才离婚,你向公安局自首,请求从轻处理吧。”说完就要走。

苏兰兰一把抓住父亲的衣服,哇的一声又哭了。“爸!”

苏宏军气的一跺脚,“唉!”

苏兰兰公司打来电话有急事需要处理,临走时,苏宏军望向女儿道:“小娇留下,你带着不方便,这几天让你妈照顾她。”

小娇乖巧的向外公走去,苏兰兰没吭声,一个人去了公司。

这一天,对苏兰兰来说异常难熬,工作时心不在焉,一想起沈德才在家里就心烦意乱,晚上,苏兰兰拖到很晚才回家。

屋里没有灯光,苏兰兰以为沈德才睡觉了,暗暗放心,拿出钥匙开了门。

“啊!”一转身,吓得惊叫起来,客厅沙发上沈德才全身只穿了一个裤衩,一声不吭的抽着烟。

沈德才道:“我让你给我买的衣服呢?”

苏兰兰慌乱的说道:“对不起,衣服,我……公司太忙了,我忘记了,我明天一早就给你买。”

沈德才将烟头狠狠按灭,瞪着眼走到苏兰兰近前,贴着苏兰兰脸说道:“你还当我是你老公吗?这四年来,我在外面受尽折磨,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死了?你是不是准备结婚了?”

“没……没有!”苏兰兰非常害怕,强作镇定的打开了灯。

沈德才拿起茶几上的一张照片,恶狠狠甩在苏兰兰脸上,骂道:“你个忘恩负义的玩意,老子冒死弄到这些钱,让你和小娇能过得好一点,老子当了四年乞丐,就换来这么个玩意?”

苏兰兰心里一紧,这张照片是自己和郑彦刚的合照,背景是动物园,两人亲密的依偎在一起,笑的很灿烂。

沈德才抓住苏兰兰的头发,将她拉到自己面前,脸贴脸的吼道:“就你这个猪脑子,还想骗我?这个家里到处都是男子住过的痕迹,你告诉我没有?”

苏兰兰勉强狡辩道:“真没有,那只是朋友。”

沈德才松开手,苦笑道:“朋友?呵呵,苏兰兰,你真有本事,朋友都可以带回家同床共枕,好!很好,你告诉我是朋友,那我就当是朋友,那我俩算什么关系呢?我是你什么人?你告诉我?说啊!”

苏兰兰哭着回答道:“我……你是我……丈夫。”

沈德才阴阳怪的笑道:“呵呵,很好,你还记得有我这个丈夫!那你是不是该尽点妻子的义务?”

沈德才说完一把将苏兰兰推倒在沙发上,“啊!你干什么?”苏兰兰挣扎着喊道。

沈德才掐着苏兰兰的下巴,恶狠狠道:“干什么?我四年没见你了,你说我要干什么?我就干点夫妻该干的那点事!”

苏兰兰用力的推着沈德才,但是瘦弱的苏兰兰怎么是沈德才的对手,被按在沙发上动弹不得,“啊……!你!……起来,别碰我!”

苏兰兰用尽全身力气,一脚将沈德才蹬开。

“你个臭婊子!”沈德才一个耳光扇了过去,接着攥起拳头,噼里啪啦打向苏兰兰。

一开始苏兰兰还反抗着、躲避着,沈德才眼珠子通红,似乎为了发泄这四年受到的委屈,苏兰兰渐渐全身脱力,任由沈德才的拳头打在自己身上。

沈德才粗暴的将苏兰兰衣服撕破……。整个过程苏兰兰目光发直,再没有一丝反抗。

沈德才心满意足的回到卧室,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苏兰兰哭累了,就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过了一夜。

早上,苏兰兰起身去洗脸,对着镜子看到自己满脸伤痕,眼眶淤青,公司是没办法去了,下属如果见到自己伤成这样肯定要问,自己根本无法解释,可是这种事又能找谁倾诉,谁又能告诉自己该怎么办?苏兰兰第一个想到的还是父亲。

到了父亲的住处,苏宏军看到女儿青肿的双眼,就猜到了怎么回事。气的大发雷霆,心中又爱又恨,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不可能不管。

沈红军冲动的道:“沈德才打的吧?我去找他!我就想问问他到底想干什么?”

“爸!你不能去,你去了这事情更麻烦。”苏兰兰道。

沈红军只觉得胸口一阵阵发闷,着急道:“那怎么办?这样下去日子还怎么过?”

苏兰兰拉着父亲坐下,哭着说道:“我想了一夜,我的确有责任,因为沈德才毕竟是为了我们娘俩才想出的这个办法,四年前,沈德才临走的时候说过,拿到赔偿款后,除了给他父母的200万,另外300万让我拿着做生意,现在这个情况,我把这些钱全部给他还不行吗?如果他嫌少,我还可以多给点,只求他不要再来打扰我。”

沈红军来回琢磨了一下,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尽量和他谈妥,能用钱解决最好,如果你没那么多钱,我给你拿,赶紧把这件事弄清楚,越拖越麻烦。就算你把所有的钱包括你现在的公司都给他,我一样可以养活你和小娇!”

苏兰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和他摊牌。”

苏宏军转头去卧室翻找,拿出了跌打酒,关切道:“还疼吗孩子?”

上午,苏兰兰带着墨镜去银行办了一张卡,存进了300万人民币。

拿着银行卡,又在街上给沈德才买了两套衣服,回了家。

客厅的电视剧开着,沈德才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抽烟,苏兰兰将衣服扔在沙发上,“给你买的衣服。”沈德才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苏兰兰从包里掏出银行卡,小心翼翼的说道:“这里是三百万,密码是小娇的生日。”

“什么?”沈德才正试着衣服,忽然脸色一变。

苏兰兰鼓起勇气道:“你别着急,这个钱是当初保险公司赔偿的钱,一共是300万,你这几年吃了不少苦,这也是你应该得到的,你拿着这些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至于女儿小娇,我会好好照顾的她……”

还没等苏兰兰说完,沈德才一把掐住苏兰兰的脖子,恶狠狠道:“你如意算盘打得不错,你想用这点钱就把我打发走对吧?”

苏兰兰哭了起来,从几年前两人认识到现在,苏兰兰从来都不敢喝丈夫顶撞,这次却一反常态的强硬了起来:“我实在是没办法和你一起过了!我真的受不了,只求你能放过我!”

沈德才一个耳光扇了过去“啪!”苏兰兰脸上映出一片巴掌印。

“你知道我这些年受的什么苦吗?有钱不敢花,被人偷被人抢也不敢报警,睡桥洞、睡公园,睡那种最便宜的旅馆,装扮成乞丐四处流浪?”越说越生气,又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苏兰兰彻底爆发了,瘫坐在地上吼道:“你打死我吧!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能跟你过了!我从跟你结婚,挨了你多少打?作为男人,一言不合就动手,我苏兰兰打心眼里瞧不起你!”

沈德才从来没想过苏兰兰会有今天这样的举动,因为她一直以来都表现的很弱势,看着苏兰兰宁死不服的态度,沈德才意识到和她的婚姻关系肯定没救了。

虽说沈德才经常对苏兰兰非打即骂,但是内心里一直爱着苏兰兰,此刻也有点心灰意冷的想法,又想到苏兰兰还有别的男人,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利索的穿上苏兰兰刚买的衣服,拿起桌上的银行卡,摔门而去。

苏兰兰坐在地上,看着沈德才离去的背影,想到沈德才刚刚所说的在外面受了多少苦,也觉得自己对不起沈德才,同时内心中另一个声音也在庆幸,终于摆脱了他,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令苏兰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才只是噩梦的开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