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二卷 市局重案五组
第82章 复杂的人性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212  |  更新时间:2018-07-12 23:41:27 全文阅读

果然不出众人所料,俞平对苏家别墅的搜查,获得了充足的证据,在卫生间的排水管道中发现了大量的血迹,在苏宏军的奔驰轿车中发现了作案凶器。

俞平一一提取了这些证据,并把证据交给了武威,经过DNA比对,苏家排水管中的血迹以及作案凶器上的血迹,和假山上的碎尸就是出自同一人。

邵东带马思对苏宏军突击审讯,王博带章浩对苏兰兰突击审讯。

审讯刚开始,面对强大的证据,苏宏军对杀人的事实供认不讳。

而苏兰兰则是紧张的胡言乱语,思维混乱,在拘留所独处两天后才渐渐平静下来。

经过了双方长达一周的交锋,多年前的真相细节才逐一被揭开。

在此期间,还有另外几人主动过来自首,这些人与本案或多或少的有牵连。

这个案件虽说破获的过程不是非常困难,但是案件中的故事却非常复杂,发人深省。

我们将时间倒退到沈德才的美国公司出现危机的那年。

沈德才和苏兰兰两人的婚姻本来就不般配,因为苏兰兰的性格比较软弱温柔,凡事都由沈德才当家做主,两人结婚后,沈德才渐渐露出了隐藏的真实面目,性格偏激、狂妄自大,而且脾气非常坏,对待苏兰兰动辄破口大骂,甚至动手。

每次两人吵架,都是以苏兰兰认输认错而结束,苏兰兰虽说嘴上不敢说,心里也是渐渐对丈夫失去信任。

有很多次,苏兰兰被丈夫打骂,都吓得女儿小娇痛哭不已,对于沈德才的恶劣本性,从小环境就非常优越的苏兰兰具有本能的厌恶。

虽说苏兰兰性格软弱,但是并不是说其他方面就没有能力,能来美国学习先进的美容技术,自然也不是无知的妇女。

终于有一天,苏兰兰爆发了,再也不甘忍受沈德才的粗暴行为,带着女儿偷偷回国了,就住在C市的娘家,还用父母给的钱开了一家不大的美容店,打算和丈夫的矛盾采取冷处理的方法。而沈德才则是在美国继续挣扎着经商,企图把公司局面扭转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苏兰兰遇到了前男友郑彦刚,苏兰兰和郑彦刚本来就是同学,具有深厚的感情基础,当年两人曾经发展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后来因为感情上的一些误会才闹了分手,苏兰兰因为伤心难过才打算去美国学习美容技术,顺便调节一下心情。

而就在苏兰兰去美国的这些年,郑彦刚非常后悔,想起以前和苏兰兰相处的点点滴滴,内心满是愧疚,但是远隔重洋,郑彦刚也没有机会解释。

现如今再次见到苏兰兰,郑彦刚心情非常激动,拉住苏兰兰就喃喃说道:“兰兰,你过的好么?你知道我这些年怎么过的?我时时刻刻都在想你,我非常后悔当年的决定,感谢老天又让我遇到了你,这次我绝对不会放弃你,兰兰,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么?”

苏兰兰面对郑彦刚也是感慨颇多,眼眶微红的说道:“大刚,对不起,我现在已经结婚,有了个女儿,我们不可能了,忘了我吧!”

郑彦刚猛的缩了手,道:“对不起,我心情太激动了,现在我应该称呼你为苏女士了,你放心,爱一个人是不需要任何回报的,尽管我们做不成夫妻,但是我们还是朋友,不是么?”

苏兰兰擦了擦眼泪,道:“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郑彦刚为人很正直,得知了苏兰兰已经结婚,并没有继续纠缠,而是非常绅士的表示,我们还可以是好朋友。

巧合的是,郑彦刚在C市也是从事的美容行业,唯一的不同就是郑彦刚学习的是韩国的微整技术,这在当年可是非常新潮的事物。

听说苏兰兰也在C市开了美容店,郑彦刚便以朋友的身份提供了不少的帮助,这也令苏兰兰的美容店生意越来越好。

苏兰兰和郑彦刚本来就是相恋多年的情侣,隔了几年后,再次相处,并没有任何陌生的感觉,一切言语举止都很默契,时间久了,两人都有点和好的意思。

在苏兰兰眼中,郑彦刚具有绅士般的气质,而且很有才华,对待美容行业有着独到的见解,而且很多举措都非常实用。为人谦逊,进退有度,对自己的女儿小娇也是喜欢的不得了,经常买一些玩具送给小娇。

而自己的丈夫沈德才则是自私狭隘,行为粗暴。苏兰兰暗暗后悔当初的决定,草率的和一个恶魔般的男人结了婚。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在郑彦刚看来,虽说苏兰兰已经结了婚还有了女儿,但是在郑彦刚眼里,苏兰兰一直都是很高尚的存在,永远那么温婉漂亮。

苏兰兰告诉自己,不能陷进去,自己还有家庭有孩子,如果自己不顾一切和郑彦刚在一起,那么女儿怎么办,小娇不能从小就没有爸爸。

两人都在无比纠结中,沈德才回国了,找到苏兰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一切的确如沈德业说供述的那样,沈德才和苏兰兰二人密谋骗保,将沈德才的弟弟沈德友骗到做过手脚的车上,以意外事故来骗取保险公司的赔偿。

随后,苏兰兰认尸,要求火化遗体,车辆也做了销毁。

在大众面前,沈德才已经死亡,本人自然不能露面,就去了国内比较偏远的地方四处躲藏,打算在外地躲个三年五年,等事情平静下来,再去老家P市下面的小县城找人买个户口,就可以恢复身份,然后他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

而美国的保险公司付给继承人的赔偿金,在沈德才的指示下,200万交给了父母养老,另外300多万则让妻子拿着做生意,开办美容机构。

沈德才去了非常偏远的北方小城,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而苏兰兰则以寡妇身份在C市做起了生意。

至此,两人的生活发生了戏剧化的改变。

苏兰兰的父亲苏宏军是个大企业家,做的是健身器材的生意,而苏兰兰手里有了资本,依靠父亲的人脉和郑彦刚的帮助下,美容店生意越来越好。

苏兰兰注册了商标,开始在C市继续找位置开第二家店,准备大干一番。

郑彦刚对苏兰兰一直深情款款,在苏兰兰的丈夫沈德才去世之前,一直同苏兰兰保持着距离,因为郑彦刚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

而苏兰兰的丈夫出了意外,郑彦刚认为男未婚女未嫁,大好的青春为什么不追求自己的幸福呢。

郑彦刚开始对苏兰兰展开疯狂的追求,每天无微不至的关怀,接送苏兰兰上下班,做到了事无巨细,苏兰兰内心中本来就对郑彦刚非常有好感,时间一久,自然被郑彦刚深深的感动。

这天苏兰兰给连锁店的员工搞会餐,郑彦刚也参加了。

在席间,屋内的灯光暗了下来,郑彦刚突然半跪在地上,从怀中掏出戒指,向苏兰兰说道:“兰兰,之前都是我的错,我无法忘记你,这辈子我非你不娶,让我们在一起好么?我愿意做小娇的父亲,我保证,对你对小娇,绝无半点保留。我会让你们幸福一生,相信我好吗?”

周围的同事也跟着起哄道:“答应他!”“答应他!”

苏兰兰心里非常纠结,因为自己的丈夫是假死,虽说从法律上来说,自己是单身,但是如果丈夫回来,到时候很难解释。

在同时的大声撮合下,苏兰兰没办法,看着郑彦刚动情的眼神,内心五味杂陈,只能无奈的接受了。

后来的日子,苏兰兰生意越做越好,而郑彦刚对外也以苏兰兰的未婚夫自居,苏兰兰在享受事业成功和甜蜜爱情的同时,每当想起在外躲藏的丈夫,内心充满了痛苦和纠结。

而沈德才的日子过得异常难熬,没有身份,一个人在漂泊,沈德才先是去了偏远的一个死人煤矿,每天暗无天日的活着,害怕被警察发现,也不敢主动给家里打电话。

只是实在忍不住的情况下,间隔几个月才敢给妻子打一次电话,还要跑到几十公里以外的镇子上。

沈德才呆的地方人员复杂,而且民风彪悍,虽说沈德才有不少钱,但是根本不敢乱花,怕被人发现后抢劫,就是这个时候的习惯导致,他买衣服,必须买有暗袋的,又来藏一些贵重的物品或者钱财。

尽管无比小心,他还是在一次去公共浴池洗澡中,被人盯上了。

这个人看到了沈德才衣服暗袋中藏有不少大钞,又注意到沈德才似乎很怕人,一般来说,在这种煤矿打工的这种眼神飘忽,衣衫高档却非常脏的人,肯定是逃犯,就算丢了东西也不敢报警。

这人便在沈德才洗澡的时候,偷了他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

沈德才洗完澡,发现身上东西全没了,左右看了看,没说话,穿上衣服就走了,小偷在一旁暗暗得意。

沈德才不敢在此地逗留,又开始逃亡,在街上、车站、码头,遇到警察、军人等等,只要是穿制服的,他一律躲着走。

于是他决定,装扮成叫花子,把衣服全部弄脏,找了个木棍充作拐杖,背了个破包,开始没有目的的行走,一般是去偏远的小城,住在城镇的最低等的旅馆,因为这种旅馆一般不要身份证,五块钱八块钱就可以住上一晚,沈德才绝大部分时间都躺在旅馆房间里一动不动,饿了就吃点旅馆的假冒品牌的方便面,刻了就喝自来水,这样的生活,整整持续了四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