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二卷 市局重案五组
第81章 情感经历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18-07-11 12:44:20 全文阅读

邵东静静的听着沈德业的叙述,六年前的往事一幕幕被揭开。

沈德业越说越激动,不停的抽烟。

“当年我大哥在美国陷入困境,又绝不愿承认失败,想自杀又不舍得女人小娇,便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骗保,在美国一家保险公司投了一笔很高赔偿额度的保险,然后以回国筹款为借口找个时机自杀,美国的保险公司非常讲究信誉,这些钱一定会赔给妻子苏兰兰,这样的话妻子拿到这笔钱,就可以回国内干自己的事业,女儿小娇将来才能有更好的生活,决定后,大哥便找妻子谈,但是苏兰兰明白这是违法,一旦发现就要坐牢,大哥非常着急,对妻子说:这事我自己干不了,我死以后你还要以妻子的身份出面去领取保险赔偿,你不做的话,我们一家都是死路一条,这样牺牲我一个人,能保证你和小娇脱离困境、,你也不需要做太多,只要在国内我死后,立即要求火化,就会死无对证,远隔重洋,美国保险公司也无法拆穿,苏兰兰本身是个弱女子,还是非常犹豫,我大哥又劝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犹豫什么,我们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我也不想活了,但是我想让你和女儿好起来,只有钱,才能保证女儿以后的生活质量,不然的话,女儿也要跟着我们受苦!说到女儿,苏兰兰终于痛哭着同意了。就在我大哥筹备计划的时候,给我打了越洋电话,我把二哥的事情告诉了大哥,大哥知道后,思考了很久,下了很大的决心,这个决心就是让二哥来做替死鬼,大哥说,他不该死,该死的是二哥,整天啥都不干,有点钱就是赌,这样的人活着也是个祸害,大哥便和妻子苏兰兰商量后,苏兰兰这次抱着侥幸心理同意的很快,因为丈夫不用自杀,大哥回国后,就准备了一辆轿车,在轿车上做了一些手脚,约了二哥沈德友出来,两人吃饭过程中,苏兰兰打电话给大哥说女儿病重,大哥装作很慌张的样子往机场赶,到了机场,大哥嘱咐二哥把车开回去,自己有急事要坐飞机先走,装作很匆忙,把手机钱包等物品忘在了车上,二哥开着车就从机场高速往家里走,因为事先大哥在车上动了手脚,车子半路上就发生了车祸,瞬间烧起了大火,火被扑灭后,人已经烧成一团黑炭,因为大哥的钱包手机等物品都在现场,所以警方认定死者就是沈德才,警方联系了我们家属,并出具了事故鉴定书,鉴定结果是单方意外事故。后来我们全家都以为大哥死了,二哥失踪了,后来苏兰兰将美国的公司申请破产,几经折手后就得到了不到100万的人民币,赔偿金拿到了500多万,这些钱,留给我父母200万养老,其余的都由苏兰兰继承,这些都是一个月前我大哥告诉我的。”

邵东:“你大哥外面隐藏了六年,一个月前突然露面去找你,不会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些事情吧?”

沈德业:“我大哥找我,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走投无路了,据大哥说,苏兰兰有了新欢,大哥想挽回家庭,这六年来,大哥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煎熬,特别想女儿,听着大哥想挽回家庭的想法,我始终记得以前大哥对我的好,于是我主动要求陪着大哥去C市当说客,以求挽回苏兰兰的心。”

邵东问道:“你把后来去C市的经过详细说一下。”

沈德业:“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些年大哥和大嫂苏兰兰之间发生过什么,我就给苏兰兰打了个电话,当时我说,大嫂,我和大哥15号坐飞机去C市,咱们两家好好谈谈,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这些年我们相处的不是挺好,小娇又懂事。没想到苏兰兰异常激动的说道,你不要来,我求你们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好不好?德业,你不要插手我和德才的事,你根本不知道内情。我听着这话就很生气,因为大哥离开这些年,我从没有一天把大嫂当外人,一直有空就去看大嫂和小娇,我生气的对苏兰兰说,嫂子,我是一定会去的,你有什么话和我大哥当面说清楚。然后苏兰兰就语气很激烈的大吼不要来,我大哥就接过电话和他吵了起来,大哥说如果不能在一起,就揭穿当年两人一起骗保的违法行为,大不了大家一起坐牢,两人吵了很久才挂断电话,我当时劝了劝大哥,第二天就和大哥一起坐飞机去了C市。”

邵东皱眉问道:“你大哥没有身份证,怎么买的飞机票?”

沈德业答道:“我大哥已经用钱买到了一个乡下暴毙男子的身份证,已经用了半年。”

邵东道:“怪不得我们查询机票记录,你是单人乘客。你接着说后来呢?”

沈德业:“2月15日当天下午我和大哥下了飞机就一起去了苏家的别墅,但是苏兰兰以公司有事为由,把我俩晾在了那里,我们无奈,只好先走,我大哥在外以黑户的身份漂泊多年,所以行事非常小心,连住宿都没和我住在一起,自己找了个私人旅馆住下了,大哥让我自己找地方住,我则去了居家娱乐会所。大哥打来电话说苏兰兰答应和他谈了,我要跟着一起,大哥不让,说是他俩先单独谈谈,我就在会所休息等着大哥,本想晚上一起吃饭,没想到一直等不到大哥的电话,到了晚上十二点我就给大哥打电话,大哥挂掉后给我发了个短信。你看看内容。”

沈德业说着把手机拿了出来按了几下,递给了邵东。

邵东接过手机,看着上面短信中写道:“弟,不要联系我了,因为我的身份违法。我已经和你大嫂谈妥,我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去外地一趟,这期间假如警察找你,你一定要装作一切都不知道。切记,不要相信警察。等我回来见面再说!这个号码不用了,等我在外面稳定下来,会换一个新的号码联系你。保重!”

沈德业:“就是因为这个短信,我才一直没向你们说明情况,而昨晚我想了很久,我通过一个C市的熟人才了解到,C市的碎尸案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而你那天给我看的面部复原的照片,很像我们哥仨的长相,我这才决定向你们坦白,因为我已经确定,公园里的碎尸肯定就是我大哥,不知道苏家雇佣了什么样的人,能下如此狠手。”

邵东将手机收了起来,道:“这个先放在我这,你仔细想想,你大哥和你在一起的这些时间,有没有透露和苏兰兰究竟有什么矛盾?”

沈德业:“大哥没有说细节,只是提到了苏兰兰有了新欢。”

邵东起身道:“感谢你的配合。最近不要离开P市,你要随时准备接受警方的再次询问。”

沈德业:“好,邵警官,希望你们能找出凶手,让我大哥瞑目!”

邵东道:“放心吧,这个案子很快就会真相大白,有问题我们会再联系你。”

邵东和俞平通电话,大致分析对比了一下两人的口供逻辑性和真实性。

俞平:“大东,沈家有重大嫌疑,同时买黑色垃圾袋、剔骨刀、大铁锤的男子就是苏兰兰的父亲——苏宏军!”

邵东:“老俞,案情有突破性进展,这边的沈德业交代了,我马上带人赶回C市,你立即派人抓捕苏兰兰以及其父苏宏军,并申请搜查令对苏家别墅进行细致的搜查,特别是地下室之类的阴暗、隐蔽的角落,事不宜迟。”

邵东向P市刘支队道别,感谢P市警方这些日子提供的协助。

然后带人乘坐最早的一期航班,回到了C市。

刚下飞机,就接到了俞平的电话。

俞平:“大东,苏兰兰准备逃跑,被我们按住了。”

邵东:“具体怎么回事?”

俞平:“本来,苏兰兰和其父苏宏军都是重点嫌疑人,本来可以采取强制措施拘留的,但是局领导考虑到苏宏军的身份,就对二人采用了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措施,如果我们调查中取得了足够的证据,再对二人实施抓捕,没想到苏兰兰不打自招,在上次传讯后,我们就让她回去了,但是我们的侦查员一直在24小时监视她,今天早上,苏兰兰背着行李坐上出租车就去了机场,她根本不知道我们的人还在后面跟着,在她卖票的时候,就被我们的人带了回来,现在就在市局呢,苏宏军倒是爽快,听说女儿被带回了市局,自己就跟着来了,现在都在滞留室呆着呢。”

邵东喜道:“看来案子快要水落石出了,对苏家的搜查令申请到吗?”

俞平:“已经申请道了,我们现在正在去苏家别墅的路上。一会就到。”

“嗯,我在市局等你们。”邵东挂断了电话,带人坐上出租车就往市局赶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