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二卷 市局重案五组
第79章 一人死亡两次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279  |  更新时间:2018-07-10 21:20:34 全文阅读

在P市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很快就提取了沈德友儿子的DNA,由王博带回C市交给武威比对。

在与此同时,邵东通知C市的三位专案组成员俞平章浩马思飞往P市,连同P市警力一起,对沈德业进行24小时监视,邵东让刘云抽调来的干警对沈德业的亲朋好友秘密走访调查。

侦查员返回的情报让专案组更加怀疑,因为沈德业这些日子一直心神不宁,表现出烦躁不安的情绪。

根据对沈德业人际关系的排查,此人在P市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叫唐安国,唐安国此人的职业是国税局的职员,属于国家公务员,在单位口碑很好,为人实在,工作积极,当侦查员通过国税局领导找到此人说明来意后,唐安国便答应协助警方调查。

据唐安国说,他和沈德业属于那种非常亲密的朋友关系,而沈德业的亲戚朋友他基本上都认识。

自从沈德业的大哥沈德才去世后,并没有听说沈家有财产方面的纠纷,不过这也可能是沈德业不想让家丑外扬,但是沈德业和大哥的关系的确很好,近几年经常去C市看望大嫂苏兰兰。

当说道苏兰兰此人,唐安国异常感慨,苏兰兰也是美籍华人,是个外貌出色、家庭条件非常好的女人,这个家庭条件好,并不是因为丈夫沈德才在美国有公司。而是苏兰兰自己是商界的女强人,在C市开了十几家连锁的美容机构,家里住的是独栋别墅,有好几辆豪车。

这样优秀的女子却要忍受丧夫之痛,当年沈德才出事的时候,两人的女儿才4岁,苏兰兰独自一人忙于经商、撑起家庭,还要把孩子拉扯大,的确令人感慨。

得到这些信息,邵东决定让唐安国到C市,针对俞平甄别出的100多名60岁以上在超市购买黑色垃圾袋的人。让唐安国对着监控录像逐个辨认。

专案组认为,本案中同沈德业肯定有有关系,就算沈德业没有作案时间,也有可能唆使他人行凶,那么凶手肯定和沈德业认识,而唐安国自称沈德业所有的亲戚朋友他都认识,自然可以让唐安国来辨别一下,这一百多人中有没有沈德业的熟人。

邵东让俞平和章浩带着唐安国乘坐飞机去C市市局,调出监控录像,让唐安国辨认。自己则带人继续对沈德业的人际关系进行排查。

另一头,武威对沈德友儿子的DNA比对结果也出来了,令人大吃一惊。

通过比对,结果是属于亲缘关系,却不是亲子关系。

死者DNA却同沈德友的儿子有着很高的相似度,这种相似度说明两人具有血缘关系,却不是父子关系。

邵东和武威聊了聊,唯一的可能是,2月16日在公园发现的碎尸,是已经死了6年之久的老大沈德才!

怀疑尸体是美国籍华人沈德才以后,邵东立即带人去了C市苏兰兰家,提取了沈德才女儿小娇的DNA样本。

武威加班继续对DNA进行对比,DNA鉴定表明,两人是亲子关系,死者就是沈德才。

这岂不是大怪事!

沈德才早在6年前就因为车祸死于P市的高速公路,连尸体都火化了。

专案组去了各个单位查询当年的记录,一切手续完善合法。

P市的交警也出具了事故鉴定书,而死亡证明、火化证明一应俱全,还获得了美国保险公司的理赔金。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人无论如何不可能死两次,沈家三兄弟的长相非常接近,死在高速公路上的一定不是沈德才!

就在这时,俞平带唐国强辨认监控也取得了很重要的发现。

唐安国指着电脑上一个60多岁的老人说道:“这人我知道,是德业的大哥德才的老岳父!”

俞平问道:“你怎么知道?”

唐安国答道:“这人叫苏宏军,是苏兰兰的父亲,苏兰兰虽说是商界女强人,但是他父亲更了不得,在C市是非常有名的民营企业家,经营着一家大型的健身用品公司,而我和德业关系一直不错,他大哥德才生前,我们也经常一起去德才家里喝酒,见过德才的岳父几次,因为老人是个名人,我自然和他多聊了几句。这个监控虽然有点模糊,但是我一眼就能认出来是他,你注意看看,因为这个老人当过兵,走路的姿势神态很特别。”

俞平道:“你提供的这个线索很重要,感谢你的配合。”

根据唐安国提供的线索,俞平又来到超市以及五金店再次核实。

超市的监控和购买记录显示苏宏军当天共购买了大量垃圾袋,两家五金店的店员都能记得住曾有一位老人来到店里买过一把剔骨刀,又来到另一家店里买了一把砸墙的长柄大铁锤。

通过分析,很显然,苏宏军和沈德业,有一定作案的嫌疑,会不会是他们联手杀了谁?

可惜,这一点点嫌疑不足以证明什么,甚至不足以开拘传证,要想突破还需要继续调查。

俞平和邵东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分析案情,最后决定从几个方面同时入手,针对苏兰兰和沈德业,两地同时询问了解,考虑到苏宏军的企业家背景,暗中对C市的苏兰兰父女展开人际关系调查。

根据居家娱乐会所的监控录像显示,沈德业2月15日晚间入住,那么掌握其白天的行踪就非常重要,俞平继续对沈德业当日白天的动向进行调查。

邵东正准备再次前往沈德业家中,正面询问,没想到的是,还没等邵东动身,沈德业电话就打来了,说是有情况报告。

邵东在P市市局的临时办公室接待了沈德业。

邵东掏出烟盒给沈德业让了一支,“坐,说说有什么情况要反映。”

沈德业点了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你们在C市发现的碎尸,就是我大哥沈德才。”

邵东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大哥沈德才不是在6年前的意外中去世了吗?如果这次死的是你大哥沈德才,那么当年在高速车祸中,被活活烧死的是谁?”

沈德业:“那是我二哥沈德友。”

邵东:“你不说你二哥在上海打工吗?你详细说说。”

沈德业:“我第一次告诉你的那些,其实是有保留的,我觉得既然我大哥都死了,我要赶紧告诉你一些隐情,凶手很可能就是苏兰兰雇凶杀人。”

邵东:“你从头说,慢慢说,理清思路。”

沈德业:“六十年代末,我大哥沈德才出生于P市农村,你也知道,农民只有种地才是主要收入,当时我们家里条件很艰苦,我们兄弟三人从小很多时候都吃不饱饭,家里每个人都是营养不良,都得过轻微的佝偻病,但是吃不饱归吃不饱,农活还是要干的,不然就不是吃不饱饭那么简单,那个年月是要饿死人的,我大哥比较能吃苦,帮助家里干过不少农活,所以身上也留下很多伤口。老父亲看他聪明又能干,就咬牙供他读书,我大哥很争气,后来考上了一所大学的外语系,专门学英语。家里也没有太多钱供大哥念书,大哥就半工半读,后来大学毕业后,就去了美国留学,基本上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自己打工挣出来的。”

邵东:“这些上次你都说过。”

沈德业:“那就从我大哥开公司以后说起,大哥挣到钱以后,不断的寄钱回家,80年代末,我们家的条件也一下子好了起来,不过,中国人在美国做生意要受到很多的限制,而且美国绿卡也很难拿到,当初也可能是为了居留权,大哥同一个美国国籍的华人刘亚丽结婚,几年后,顺利的拿到了美国国籍,并且生了两个孩子。大哥当初结婚主要就是为了拿到美国国籍,和这个女子的感情并不深,而且大哥的脾气比较暴躁,为人固执而且十分好强,大部分女子都接受不了他,入籍以后,大哥很快同刘亚丽离婚了,而且两个孩子一个都不要,全部给了刘亚丽,从此,我大哥沈德才就成了美国公民,生意也越做越大,逐步从小公司发展成大的电器公司,市值达到三四千万人民币。我大哥公司上了轨道,也有了空闲时间,便在美国境内旅游,在旅行中遇到了一个中国女孩,这个女孩非常漂亮,未婚,比大哥小七八岁,这个女孩就是我后来的大嫂苏兰兰,苏兰兰来美国也是旅行,异国遇故人,自然比较亲密。两人聊得很投机,大哥非常欣赏苏兰兰的优雅气质和漂亮的外表,就开始追她。苏兰兰的父亲在国内是个比较有名的民营企业家,家庭条件非常优越,当初两人相遇的时候,苏兰兰是在失恋中,在国内交往多年的男友强行要求分手,苏兰兰来美国,一来是想去一家著名的学校学习美容技术,二来也是因为想摆脱失恋的痛苦,苏兰兰本身外貌优秀,更难得的是有一种谁也无法模仿的高雅气质,让我大哥非常动心,按道理来讲,虽说我大哥是穷苦出身,但这个时候也算是成功人士,而苏兰兰则是企业家的大小姐,两人应该算得上门当户对很般配,但是两人从小接受家庭熏陶的气质是无法改变的。不过,这是在国外,这一切也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因为大家都是无依无靠的外来人,苏兰兰的家庭背景在美国就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了,更何况就两人现在在美国的地位来说,苏兰兰只不过是个旅者,而且签证到期后很快就要回国,我大哥则是美国的正规公民,又拥有自己的公司,也许是出于寂寞或者出于爱情,苏兰兰就接受了我大哥的追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