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二卷 市局重案五组
第78章 亲情纠葛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087  |  更新时间:2018-07-10 17:32:39 全文阅读

邵东问道:“你大哥遭遇意外去世我知道,你二哥沈德友现在在哪里呢?”

沈德业:“我二哥沈德友以前是在P市做小生意的,自从我大哥车祸去世后,我二哥悲伤过度,就离开了P市去了上海闯荡,这几年一直没回家。连过年都没回家,二哥的孩子一直是我父母带着。”

邵东:“你没想过找你二哥吗?在外面闯荡也不能连父母孩子都不要了吧?走了这些年,连电话都没打过一个吗?”

沈德业:“没有,我们一家老小,从来也没有接到过二哥的电话,后来我们也专门去找过,但是没有结果。”

邵东:“你和你二哥的感情怎么样?”

沈德业:“还可以吧,其实要说感情,我和大哥的感情最深厚,大哥死后,我也经常去看看嫂子和侄女。”

邵东:“你好像对你二哥不是很关心,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

沈德业:“我大哥的死,对二哥打击很大,精神方面可能有问题了,本来在家也不愁吃喝,非要出去闯荡,我也劝不住他。要说不关心是不可能的,毕竟我俩是一个娘的兄弟,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再说了,我也不是没找过,上海那么大,想找一个人真是太难了。”

邵东和王博对视了一眼,按照沈德业所说,二哥沈德友一直失踪,那么死者会不会是沈德业的二哥呢?

邵东接着问道:“据我所知,你大哥是美籍华人对不对?”

沈德业:“对,我大哥依靠自己的努力,将我们沈家带到了市里。”

邵东:“你详细说说你大哥的故事吧。”

说起大哥,沈德业陷入了痛苦之中,六年的时间并没有把悲伤冲散,反而越来越重,沈德才眼睛有点湿润,缓缓说道:“我们沈家上三代都是农民,从小我们哥仨就在沈沟村(P市下属的小村庄)长大,家里条件比较艰苦,我大哥沈德才性格很要强,比较上进,从小就非常努力勤奋,上学的时候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而且利用课余时间做工,补贴学费和生活费,而我和二哥就没有这种天赋,都是高中毕业就下学了,靠着打工生存,而我大哥学习成绩出色,去了美国留学,在美国是半工半读,在一家电器公司打工,我大哥很有心计,在打工的过程中接触了不少商家和客户,又对其中的流程比较在意,所以留学毕业后,就专职做起了电器推销,那段日子是我大哥最苦的时候,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拼搏,非常的不容易,可能老天对勤奋的人总会偏看一眼,我大哥拿着挣来的薪水做本钱,开了一家很小的电器公司,主要经营一些小的电子产品,凭着自己打工得来的经验以及客户对他的信任,生意越做越好,慢慢的公司上了规模,最好的时候资产有三四千万,大哥有了钱之后,也很照顾家里父母和两个弟弟,在P市买了房子,把家里人都接了过来。”

邵东:“你大哥去世的时候,有一笔保险赔偿金对不对?”

沈德业:“对,价值500万人民币,依照法律,200万留给了我大嫂苏兰兰和他的女儿,另外300万则留给了我们的父母养老。”

邵东:“这个钱,没留给你们兄弟俩一点吗?”

沈德业:“我大哥平时对我们兄弟不错,这个钱就算给我,我们也不能要,这钱算是大哥的卖命钱了,我怎么忍心拿。”

邵东将几张照片放在沈德业面前道:“16日,我们在C市西城公园的假山上发现碎尸,死者的面部已经被砍的无法辨认,但是我们通过技术手段对颅骨进行面部复原,这个是复原后的三维模型照片,而且死者衬衫内袋中,我们找到了上次那张飞机票,这个事情你怎么解释?”

沈德业看到照片后非常震惊,因为上面的模样和自己太像了,沈德业看了看邵东,似乎有点怀疑邵东的叙述,过了良久,才说道:“这个我没办法解释,我现在生活的很好,我也不会做坏事,你们如果怀疑我,尽管可以调查,我没做亏心事,自然不怕警察的任何调查。”

虽说邵东非常怀疑沈德业,苦于没抓到有用的证据,一时也无法继续将沈德业滞留在警察局,因为法律规定,传唤持续的时间不得超过十二小时。如果案情特别重大传唤持续的时间最多也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邵东知道,就算把沈德业滞留二十四小时也问不出什么结果,现阶段只有想办法找线索和证据。

邵东和王博二人苦于案情没有进展的时候,俞平打来电话,在C市排查作案工具取得一定的突破。

通过对现场抛尸的黑色塑料垃圾袋的分析,确认是C市一家大型超市卖出的。

而这种黑塑料袋,超市每天都要出售很大数量,尽管这家超市装有监控探头,但是也无从查起。

而对五金店中购买剔骨刀和铁锤的人有二百多人,而五金店中大多数没有监控,要找到购买这两种作案物品的人更是难上加难。

意外的是,俞平在一家五金店的排查过程中,有一条线索引起了俞平的注意。

这家店的售货员是一名年轻小伙,据小伙说,2月15日之前的几天,具体哪天他也记不清楚,有一位非常奇怪的客人来店里买东西,一般买铁锤或者剔骨刀的人,都是妇女或者从事劳动业的男性,但是这个客人却与众不同,是个看起来六十多岁老爷子,穿戴打扮一看就不是普通老百姓,一看就像是大老板,司机开着一辆奔驰轿车停在店门口,老爷子到店里直接就问有没有砸墙的大铁锤和剁排骨的厚背大菜刀,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当时店里厚背大菜刀缺货,老爷子只买了一把大铁锤,就坐上奔驰走了。

而后俞平带人去了卖黑垃圾袋的超市,调了监控录像,通过大量筛选,反复分析,俞平发现,一个月以来,60岁以上的男子购买黑色垃圾袋的有100多人。

尽管缩小了排查范围,但是想从这上百人中找出线索,也属大海捞针,几乎是不可能的。

邵东得到这些线索后认为,沈德业或多或少和案件有关系,希望让沈德业从这100多人中辨认,其中有没有人和他有过交集。

邵东和王博又来到了沈德业家中,希望沈德业配合警方,这次却遭到了沈德业的严词拒绝,“我没工夫天天跟你们玩这些游戏,我有孩子有家庭,现在让我去C市,我根本没时间,很抱歉,我无法配合。”

在沈德业家中,邵东一直和沈德业交涉,而王博四处观察,发现了一些细节。

由于沈德业拒不配合,二人只得离去,刚出门,王博就道:“东哥,你发现没有?我们第一次来沈德业家,家中收拾的井井有条,打扫的干干净净,这次呢?乱七八糟,就连吃过的方便面塑料碗还在桌子上,这就说明沈德业心里有鬼。”

邵东道:“嗯,我也知道沈德业肯定有事瞒着我们警方,现在我们不能再来自讨没趣,要找到有力的证据,让沈德业自己交代。”

“东哥,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死者会不会是失踪的沈德友呢?”王博道。

邵东边思索边快速说着:“我也这么想过,非常有可能,我们假设,老大沈德才意外死亡,得到一笔保险赔偿,三兄弟三家人因为这笔财产产生经济纠纷,从沈德业经常去看望嫂子苏兰兰来看,苏兰兰和沈德业关系一直不错,会不会是因为沈德友想分赔偿款,而苏兰兰为了保住手中的巨款,联络同自己一向很好的小弟沈德业,将老二沈德友骗到南京以后杀害,当然,这一切只是假设,我们来慢慢验证。”

王博想了想道:“要验证这个推论很简单,首先我们提取沈德友的儿子的DNA,然后同尸体的DNA进行比对。不就行了?”

邵东决定道:“对,我们去市局,让P市警察协助,对沈德友的儿子做DNA提取。”

DNA比对中,可以检测出亲缘关系和亲子关系。准确率达到99.99%.

利用DNA进行亲子鉴定,只要作十几至几十个DNA位点作检测,如果全部一样,就可以确定亲子关系,如果有3个以上的位点不同,则可排除亲子关系。

而亲缘鉴定,是通过对其Y染色体STR进行检测分析,验证两者的Y染色体分型是否一致,如果完全一致的话就能确定两者之间存在亲缘关系。

邵东和王博来到市局后,从公安户籍网上,调出了沈德友的照片,从体型来看也是比较胖,非常符合死者身上脂肪比较多的特点,邵东和王博讨论后,一致怀疑死者就是沈德友,因为一个成年男子,凭空就消失不见了,这肯定不符合逻辑,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内幕。

邵东一边联系C市取得死者DNA样本,一边连同P市警方一起,对沈德友的儿子进行DNA提取。争取尽早取得样本,尽快送回C市交给武威比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