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一卷 初入警队
第72章再战索吞(二)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119  |  更新时间:2018-07-06 14:01:01 全文阅读

邵东本以为,按照自己在部队的训练水平,任何人遭受这两下重击都会倒地不起,没想到索吞的抗打击能力如此强悍,居然只是倒退几步,稳了稳身体,便恢复如常。

索吞表情僵硬,缅甸拳刚猛迅捷,一往无前,邵东不断思索应敌之策,散打格斗术灵活巧妙。

索吞向前冲来,邵东以逸待劳,保持距离,利用步伐的灵活性,从侧面攻击,不再与索吞硬拼,

邵东出低扫踢向索吞的下盘,索吞抬高左脚,用左小腿挡住邵东的攻击,邵东收回右脚,改正踹攻向索吞的腹部。

索吞不退反进迎上硬扛一脚,双手抓住邵东右腿,欺身上前。

“嘭!”起左手勾拳猛击邵东下巴,邵东重心不稳闪避不及,正中右脸,顿时邵东感到头晕脑胀,口中泛起一股血腥味,胸中翻腾,差点就吐了出来。

邵东想到中枪的师傅和王博所遭受的折磨,心中怒火翻腾,强忍恶心,硬生生地将血腥味吞回肚子。

右手握拳猛然勾出,“嘭!”拳头砸在索吞的下巴上,索吞的半边脸立马肿起来。

邵东右脚挣脱索吞的双手,肩膀上的旧伤疼痛一阵阵传来,邵东痛得冷汗直流。

索吞进入了完全忘我的状态,摆出了一个标准的泰拳拳架,双拳举起,收腰含腹,以正身位面对邵东,前脚虚点。此刻的索吞似乎并不急着进攻,而是有节奏的慢慢移动着自己的步伐,浑身上下都很放松。

邵东很清楚,索吞此刻看似放松,实则在伺机找寻空档发动进攻。

索吞一旦抓到机会,铁棍般的腿部膝击就会猛攻上来。

邵东放低了重心,采用警戒式,同时也随着索吞转换步法。开始不停的出左拳虚晃着,诱使索吞出招。

索吞似乎冷静了下来,不再一味的快攻快打,时刻保持着一个蓄势待发的架势。

邵东不敢贸然近身。只求灵活躲避后伺机击中对方要害,随着邵东不断的出拳虚晃,索吞身形晃动,“嘭!”一个灵巧的前蹬踹在了邵东肚子上。

这一脚速度极快,但是力量并不重,只是一个试探性攻击的腿法,用以破坏邵东的重心。

邵东知道索吞肯定会有后手,随着索吞的目光所致,如同触电般的低头并且直接后退了一步!

“呼”一记凌厉的高扫踢如同铁棒一样从邵东脑袋上面抡了过去。

邵东后背冷汗直流,这一腿的力量太大,隐隐有破风声,而且起腿的动作没有破绽,先是用左腿进行试探性的攻击,在邵东重心不稳的刹那,起右腿重击,若不是邵东及时预见到了索吞目光指向的细微动作,被这一腿扫道头上,邵东当场就要被击昏。

邵东往后一退的同时,索吞乘势而进,一记飞膝就进跟着顶了上去。邵东大吼一声,竖双臂挡下了索吞的冲膝,硬生生被索吞整个身体的冲力贯出三步远。

邵东企图稳住重心未果,便试图翻滚到一旁躲避索吞的连击,索吞开始用脚对着地上翻滚的邵东不停狠踹,邵东翻身躲开,一个鲤鱼打挺站起,几乎同时索吞紧接着一记低扫狠狠的砍在了邵东的大腿上,邵东站立不稳,翻倒在地。

索吞的低扫极其毒辣,具有强烈的穿透性,邵东大腿的肌肉立刻传来了一阵剧痛,邵东咬着牙翻身,再次一个鲤鱼打挺站起,索吞再次起腿高扫直奔邵东面门。

邵东不再犹豫,屈身猛的往前一冲,拉近了距离,索吞见状立刻收腿,企图双手钳住邵东肩膀,施展缅甸拳的内卫技术膝击法。

邵东想起在部队上,格斗教官说过的话,“不要拘泥于一种形式,能够击倒对方就是最好的武术”。

邵东脑洞大开,在索吞抓住邵东肩膀的同时,邵东伸左手扣住索吞左腕,右手抬起,靠在索吞的肩膀上,在转身的同时把索吞的身体拉到了邵东的后背右侧,然后腰上发力猛的转身。

邵东的整个身体卷着索吞一起飞了出去,“嘭!”在空中转了一圈两人几乎同时落地,邵东重重的砸在索吞身上,这是典型的散打格斗中的摔法。

这个摔法看上去狼狈不堪,但是非常具有实用性,因为两人以这样的姿势落地之后,索吞的左臂已经被邵东所控制住并压在身下。

邵东迅速的调整了适合发力的姿势,伸出右臂从索吞的左肩上经颈下绕过,然后紧抱住索吞的右肩和颈部,左手和右手同时合力,索吞顿时痛的不自觉的大叫。

这招就是巴西柔术中的经典控制-——袈裟固。

索吞立刻挣扎起来,两脚蹬地,整个身体不停的转圈,企图挣脱邵东的控制。

求生的潜能使索吞力量暴增,邵东只能跟着他在地上不停的打转。

这样来回挣扎了十几秒,邵东感觉体能被大量的消耗,控制力越来越弱。

索吞双脚蹬地,身体忽然猛的抬起,把邵东掀了起来,挣脱了控制。

索吞脱离控制后,屈膝就要站起来,邵东连忙猛扑过去,拽住索吞的肩膀用全身的力量往下压,同时把双腿都盘在了索吞的腰部。

索吞体力和意志力已经超越了普通武者的范畴,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武术家。

索吞疯狂的怒吼,脖颈部和面部青筋毕现,竟然带着邵东整个身体的力量缓缓站起。

邵东伸右臂绕过了索吞的颈部,用内侧腕部贴紧其喉部,右手从索吞的右肩上伸出和左手扣紧。

身体重心下沉,上体向索吞头的后部用力压,迫使索吞头部前屈。

邵东要紧牙关,两手用力向后猛拉。

这招就是巴西柔术中的降服控制——断头台。

随着颈部动脉和气管处的巨大压力,索吞无力的瘫倒了下去,整个身体向后仰压在了邵东的身上。

邵东用双腿牢牢的盘住索吞,双手紧扣,做出耸肩的动作,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地面状态.

邵东开始催化剩余的体能,咬牙加大手臂的绞杀力度,此刻脑海中空无一物,索吞的挣扎和喘息、周围的一切声音都仿佛无声电影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邵东看到昂基和郭副局长带领大队警察赶来,思想猛的放松下来,一阵沉沉的倦意袭来,缓缓闭上了眼。

西双版纳,景洪市人民医院。

邵东打着营养药,迷迷糊糊的醒来之后,第一眼就看到姚雪坐在床边,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发出。

“你醒了!”姚雪眼眶微红慌忙跑去叫护士。

邵东眼神有点呆滞,定了定神,嗓音沙哑的问道:“小雪,这,这是哪儿?我躺这儿多长时间了?”

“躺着别动,护士马上来了。”姚雪道。

一名护士进来后,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说道:“先喝点牛奶,过半小时之后再吃饭,你这是大量透支体力造成的短暂昏厥,而且全身有多处的外伤,手臂上还有未痊愈的刀伤,需要好好静养一段时间。”

姚雪递过一小瓶牛奶,邵东边喝边问:“我师傅怎么样了?博子怎么样了?”

“你师傅腿部中枪,已经做完手术了,王博也是多处外伤在治疗,都没有生命危险。”

“人质都救了?”

“嗯,全部救出来了,你可以放心了吧,你能不能关心一下你自己,你看你伤的?都昏迷一天一夜了。”姚雪撇嘴道。

“嗯……我没事。”邵东笑道。

“不过还是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王博的师傅,李队长,在送王博去医院的路上晕倒了,经过医生检查,是胃癌。”

“这个我听师傅说了,但是具体情况不太了解,我现在要去看看。”邵东说着就要下床。脚刚抬起就疼的龇牙咧嘴。

姚雪扶着邵东道:“不行,护士说了,你必须休息,你们领导都在医院,一会该来看你了。”

“那……我坐会吧。”邵东道。

姚雪将病床上的枕头垫起来,邵东坐卧着,轻声道:“小雪,你记得不,上次在医院,也是你这么照顾我,刚刚我醒来的时候,恍惚又回到了那时候。如果不是我住院,我们可能也就不会相识到相知。”

“但愿你还是少住院,真是让我担心死了。”姚雪道。

“嗯,等我这次好了,我打算……我还是先和你谈谈一个严肃的话题,你看我家庭条件不好,工作又忙而且还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是呢,我喜欢你……我会努力让你过上幸福的日子,虽然我可能没有太多时间陪你,其实我心里一直都很挂念你,我觉得吧,爱情是两厢情愿的事情,我不愿意勉强你,我这人对待感情有点木讷,不善于表达,所以今天我想开诚布公的和你谈谈,如果你愿意,我们回去就见家长,订婚。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姚雪沉默了一下,说道:“这件事我也考虑很久,因为你的工作忙,我也和你生过气,但是自从在缅甸,我们被绑架的那天晚上,你挺身而出为我所做的一切,我非常感动,在面临生死的瞬间,你能冒死挡在我前面,对于你刚刚说的工作忙,家庭条件不好,这些又算得了什么,我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不会奢求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求有一个真心对我的人。但是,你这个求婚是不是有点太不正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