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一卷 初入警队
第68章 擒敌拳VS缅甸拳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075  |  更新时间:2018-07-04 14:58:10 全文阅读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索吞在急速奔跑中,看到邵东隐入了山坡下方一个拐角处,索吞追到近前,在拐角处缓步据枪警戒,过了拐角对面竟然空无一人。

索吞只觉眼前黑影一闪,“呼”的一声,邵东在暗处从侧面一脚踢向索吞持枪的手臂。

索吞手臂被踢中,下意识扣下扳机,枪口向四周乱射“哒哒哒”。

邵东欺身跃起,挥拳猛击索吞太阳穴,索吞右手握枪,左手挥肘挡开,右腿顺势膝击邵东腹部,邵东侧身险险避开,身形一滞的瞬间,索吞再起右腿横踢,邵东伸双手在腹部一档,巨大的惯性令邵东后退三四步。

索吞右手据枪对准邵东,邵东速度极快左右挪腾闪躲,不断移动身体来到索吞近前,一把抓住索吞枪口,将枪口挪向一旁,索吞扣动扳机,“啪啪”空枪的声音响起。

邵东趁着索吞愣神的瞬间,“刷刷”两拳砸向索吞,嘴里喝问道:“没了子弹,你还是个啥?”

索吞灵活的避开拳锋,将枪往旁边一扔,摆出一个类似泰拳反架的起手式,冷冷道:“那就让你尝尝正宗的缅甸拳,里卫。”

邵东心里一惊,在部队的时候,曾听格斗教官提起过缅甸拳。

众所周知,泰拳以凶狠的腿法、凌厉的膝法、锐利的肘法闻名于世,然而大家对于泰拳欣赏赞誉、耳熟能详之余,很少有人能了解与其颇为接近,但实际规则更开放、打法更加凶狠的缅甸拳。

流传下来的缅甸拳,不讲究竞技规则,只讲究更快速的击倒对手,像古泰拳那样空手缠布,拳术中还有头撞和摔法,类似于街头打斗、生死实战的模式。

其凶狠的打法和过于开放的规则与现代体育格格不入。使得缅甸拳无法推广,至今在世界技击界中少有提及。

格斗教官说过,缅甸武术原称为“鼎”,分为徒手格斗和持械格斗两种。徒手格斗又分为“斌道”和“里卫”,“斌道”属于自卫拳,讲究的是先保护自己,再杀伤敌人,而“里卫”属于拼命拳,讲究的是进攻为主,猛打猛冲,即使遭受重击也要击倒对手。

邵东看了看身上的伤口,甩了甩手腕,摆出了“格斗式”,淡淡道:“来。”

索吞问道:“你这什么拳?”

邵东转念一想,部队上练习的擒敌拳,前身正是传统武术八极拳的改良版,便淡淡说道:“中国正宗的八极拳。对上你的缅甸拳,够给你面子了。来吧。”

索吞大怒,“刷!”一脚侧踢带着风声直奔邵东面门,“嘭!”邵东右臂挡住对方脚背,顿时感到右臂剧烈的疼痛,“刷!”,索吞又是一脚扫来,“嘭!”邵东伸出双手挡了一下,惯性令邵东横移三步,本来邵东左手臂、肩膀上就有刀伤,这时整个左手都有了麻木疼痛的感觉。

邵东开始反击,左手虚晃一拳直接砸向索吞,索吞抬右肘挡住,左肘直接横扫邵东面部,邵东身体下潜成弓形,颈部往左下方猛力甩了一下才堪堪避过,只感到索吞肘部扫过发梢。

邵东身体下潜几乎蹲下,右拳离地只有几公分,电光火石间蓄力握紧,利用腿部、腰部、大臂力量集于拳锋,由下至上猛勾索吞下巴。

索吞一击未中,料到邵东会趁己力竭之时反击,反而不闻不问,窜起半米高,右臂直举在空中停顿一秒,猛然砸下直奔邵东额头。

按照邵东一贯的格斗思路,对方会抬手挡下自己重拳,未料到索吞完全硬拼、没有防守的打法,造成了两败俱伤的局面。

“嘭!”两人几乎同时砸中对方,邵东头部遭到肘击,一时有点懵,坐在地上下意识晃着脑袋。

索吞下巴遭到重击,顿时口鼻窜血,歪倒在一旁。

五秒后,邵东勉力站起,左臂已经用不上力。

索吞坐在地上吐了口带血的唾沫,爬了起来。

邵东怒吼一声,继续冲上,连连挥动拳头,索吞没料到对方攻势如此之猛,连挡几下重拳,索吞一声大叫,挺胸准备硬抗邵东一拳,右肘直接砸向邵东额头。

邵东早有防备,侧身躲过,从侧面虚晃一拳,索吞无视拳锋,转身肘膝同时进攻,更加凶狠的冲上来。

邵东灵机一动,开始移动着步伐,始终将索吞保持在自己的腿部攻击范围之内,索吞的缅甸拳,杀招全部在肘部和膝部,虽说威力惊人,但是缺点也很明显,就是必须拉近距离发力。

而邵东的类似拳击的移动步伐,讲究的是攻防兼备,利用连续的扫踢、横踢撕开对手的防御。使之不能近身,这就限制了索吞的攻击锋芒。

“啪啪!”的声音响个不停,邵东一直用低扫、中扫来破坏索吞的平衡,并不敢使用高扫,那样的话动作太大,会露出破绽,对方的肘膝如果攻击到邵东要害部位,那绝对会一击必杀。

面对邵东的扫踢,索吞展现出了与其流派相称的反击方式。

索吞没有后退,而是用毫无脂肪如同铁棍一样的小腿来迎接邵东的低扫,还不时用下压的肘部来对抗邵东的中扫,依旧是硬碰硬的打法。

其中有两下中扫踢在了索吞的肘尖上,邵东立刻感觉到脚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使用腿法攻击比使用拳法耗费的体能多上几倍,而索吞也非常聪明,只是看准邵东扫踢的位置进行防御,以逸待劳。

邵东意识到不能无意义地催耗体力,扫踢的节奏开始放慢。

就在邵东放慢节奏的同时,索吞似乎看出了邵东的顾虑,毫不客气地近身用膝肘进行反攻。

在平时的训练中,如果说踢腿带着风声,并不稀奇,但是索吞的肘膝在共计时,邵东都感到有呼呼的破风声响起。缅甸拳中的分支“里卫”,的确不同一般。

索吞的肘膝刚猛犀利,并且起手的动作很小,速度极快。

“刷!”邵东往后刚躲开一记凌空肘击,索吞紧跟着的一记转身肘击就攻了过来,正砸在邵东左侧肩膀,邵东一直尽量避免左手再遭重击,还是没能如愿,此时左臂已经麻木没了知觉。

邵东暗叹,从技术上来说,索吞的确是一个无可挑剔的格斗家。但是,很可惜,索吞是个视法律为儿戏的人。到了这个时候,如果再心慈手软,就会非常危险了,

邵东左臂受到肘击,后退的时候,索吞忽然发难,身子猛地往前一蹿,右肘飞镖一般朝着邵东的喉咙砸去。邵东下意识往后一仰,肘尖从邵东面前一闪而过,邵东瞳孔放大,心头狂跳。

“索吞先生!”附近传来叫喊声和脚步声。

邵东一惊,转身就跑。

“亢亢!”“嗖嗖!”邵东身后传来子弹打在土地上的声音,邵东加速猛跑。

“索吞先生,别追了,我们抓到了这个,你看!”索吞的手下喊道。

索吞一看,老鹰和手下用手枪押着王博和另外两个游客。

“哈哈,怎么抓到的?”索吞大喜。

老鹰答道:“我在山上被那小子偷袭,醒过来的时候你们都不在,我出门一看,才知道索吞先生领人去追了,我就从正门开车下山了,山坡上碰到几个兄弟,我开车拉着他们一起在去城里的路上截,正好碰到这几个人,被我们抓住了。”

“嗯,你立大功了,事成之后有重赏。”

原来王博带着姚雪、陆雯雯三人一直跑在最前面,而身后还跟着被囚禁的五人,其中还有两个被索吞一伙打伤的伤员。

跑到临近市区的大路上,王博让姚雪、陆雯雯赶紧去报案,然后王博在路边等着身后的五人,没受伤的三个人很快跑了出来,王博依旧让他们先走,赶紧去市区报案。

等到两个伤员从山坡跑出来的时候,王博过去扶着他们,正准备往市区跑,就被开车来截的老鹰一伙赶到,用枪逼着,押了回来。

邵东跑到市区,找到一家商店,想打电话报警,摸了摸才发现身上的钱包都被索吞一伙搜走了。

无奈之下,在街上逛了一圈,终于看到两个穿着制服的人,邵东喊道我要报警。

这两人并不是警察,而是附近的保安,带着邵东来到了小勐拉的警察局。

在警察局的休息室,一位警官接待了邵东。

警官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我叫昂基。”

邵东和他握了握手,语速极快道:“我是中国游客,我叫邵东。我们旅行团的人,都被绑架了,就在郊区的山上,对方领头的叫索吞。我们一行十人,逃了出来,跑散了,我请求警方立即派人去找我的同伴。”

昂基看了看邵东受伤的右臂,说道:“不要着急,你还是先去医务室包扎一下,在你之前,已经有五人报案了。”

邵东起身道:“现在在哪?我要见他们。”

昂基带着邵东来到了小勐拉的一个小医院,医院门前有不少的警察在持枪警戒。看得出来缅甸的警方对此事也比较重视。

在医院内,邵东见到了逃出来的三个男子,还有姚雪和陆雯雯。

两位女士见到邵东,再也控制不住,大哭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