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一卷 初入警队
第61章 最后的下场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161  |  更新时间:2018-07-05 00:02:03 全文阅读

“哈哈,你们出动这么多人保护一个人渣,值得吗?我问问你们值得吗?”黑衣人表情狰狞的问道。

王博出声问道:“那个钱,到底是谁偷的?”

黑衣人喃喃道:“我当时也很想知道是谁偷的,后来我觉得呢,是谁偷的都不重要了。”

“是李龙龙偷的,就是李排长的儿子小龙,我杀建伟的时候一刀没刺死,他向我求饶,我就问他,当初我说要杀死你,现在我来了,你服不服,建伟看到他旁边的女子的惨状就尿裤子了,他说一切都是误会,后来丢钱的事弄清楚了,是李排长的儿子小龙偷的,这小孩迷上了游戏机,班里丢的钱也是他偷的,让我放他一条生路,我笑了,我就问他,谁特么放我一条生路了,一刀封喉。”

众人沉默了许久,邵东狐疑道:“不对,有问题,人数上不对,你们班当时都有哪些人?”

黑衣人数着手指淡淡道:“大德、潘冬冬、罗松松、伟强、张奇、小辉、明安、路志勇、还有个叫……建伟,对,就这些。”

“韩楼镇汤庄村的韩海唐是不是你杀的?”邵东问道。

“韩楼镇,汤庄村……想起来了,那是张奇的家,我当时一打听才知道张奇出车祸死了,没办法,只能杀他老婆孩子了。”

李铁怒道:“他老婆孩子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下这么狠的手?”

“哈哈,张奇如果活着,我还想问问他,我当年没有得罪他,他为什么下这么狠的手?”黑衣人淡淡道。

邵东拿过王博手中的笔录和卷宗对比着,问道:“大德是潘文德吧?”

“对。”

“伟强是常伟强吧。”

“对。”

“小辉是陈琪辉?明安是李明安?”

“是,是,别问了,都是我杀的,我也没什么好争辩的,只求速死。”

“潘冬冬?你也杀了?”

“是啊,杀了。”

邵东翻着卷宗对李铁小声道:“李队,卷宗里没有叫潘冬冬的。”

李铁沉声问道:“张飞扬,你是怎么杀害潘冬冬的?”

“嗯?你们警察没调查?还能怎么杀?当然用刀杀的。我练了这些年的短刀术,还能用什么杀?”

“在什么地点杀害的潘冬冬?”

“呵呵,你们是不是还没发现这个案子,得了,算我送给你们的礼物,让你们立个功,去南郊的宋家楼路,路旁的大树下面,就挖到潘冬冬了。”

“哪棵树?”

“嗯……时间太长,我记不太清了,反正你们有的是时间,慢慢挖呗。”

王博怒道:“你老实点!”

黑衣人看起来很轻松,淡淡道:“警官,你看看,我还要怎么老实,你觉得我像骗你吗?到这个时候了,我也没想着活命。”

邵东愤然问道:“就算当初你受到诬陷,无比委屈,但是那些妇女儿童都是无辜的吧,过了十几年了你又杀害李友、路志勇夫妇?”

“那是他们该死!”黑衣人傲然道。

“你是怎么找到他们的?”邵东问。

“哈哈,都是天意啊天意,我从杀了第一个人开始,就和家里断了来往,但是我有个姐姐,从小就和我关系很好,当初被厂里开除,我爸赶我走,我离家后,是我姐姐给我钱,让我租了房子,我很感激他,所以这些年来,我和姐姐一直来往很密切,那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有个外甥女,就是我姐姐的女儿,叫张小花,在一次吃饭的时候,姐姐告诉我张小花谈了个对象,叫李友,挺有钱,我就说哪天领来让我看看,外甥女就把她手机上的合影给我看了看,我一看,你们猜是谁,就是当年李伟良的儿子小龙,这家伙,改名有什么用,化成灰我都认识他,我问清楚了情况,告诉外甥女千万不要和他继续谈恋爱,然后我问外甥女李友现在在哪,外甥女说李友老家在大王村,但是现在在外地,我就郑重的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一定通知我,外甥女以为我是想见见李友,给她把把关,便答应了,我就开始准备工具和短刀,这些年我身体一直锻炼,功夫都没放下,终于有天外甥女告诉我说李友回来了,傍晚就到大王村,我按照外甥女给的地址去探了几次路,看到李友后,从面容动作来看,确认就是小龙无疑,掌握了他家附近的地形以及逃跑路线,深夜就过去了,可能是我年纪大了,功夫有退步,刺了两刀都没中要害,小龙从卧室逃到院内,被我追上按住脸拿刀顶住,我问小龙,记不记得我了,他说记得,让我饶了他,我就问他,当年偷钱的事是不是你,他全承认了,他说他爹带他躲了这些年,还是没逃过去,我就问他,和你爹一起跑路的有没有一个叫路志勇的,他说有,路志勇就是大王村村长,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将他一刀刺死了。”

王博说道:“然后你就开始计划杀害路书记。”

“对,当年也没少侮辱我,二班的全体全部杀光,一个都不能留,你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我全说。”张飞扬冷静的说道。

这样的审讯众人还是第一次遇到,众人都在脑补着当年的往事。

李铁拿起卷宗道:“别急,你先说说你的姓名年龄家庭住址。”

“我就是张飞扬,年龄38,家庭住址不固定,经常换地方,都是租的比较偏远的房子。”

“交代你第一次杀人的经过。”李铁道。

“第一次?就是杀建伟,在建设路什么小区我忘了,当时杀了建伟和跟他睡一起的一个女的,第一次有点紧张,一开始还杀错人了……。”

张飞扬开始一件一件的交代罪行,可以看得出,他此时心情很放松,非常清醒的知道自己即将的下场。

李铁向何局汇报了案件侦破的情况,何局指出要加大审讯力度,力争短期内将案件彻底突破,要对犯罪嫌疑人加强看管力度,确保不发生任何问题,让老百姓切实感受到我局打击犯罪的力度和实效。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押着张飞扬一一指认现场,引起众多群众围观,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然后认定作案手法、找出作案工具等各项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在张飞扬落网后一直关押在县看守所,很快检察院便批准逮捕。G县公安局局长何书坤面向社会发布通告,宣布连环杀人案告破。

一年后张飞扬案在C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C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一楼大审判法庭公开宣判被告人张飞扬故意杀人一案。

被告人张飞扬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另判决被告人张飞扬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物质损失。张飞扬面无表情当庭表示不上诉。

行刑前,按照惯例,张飞扬和父母见最后一面。

沉默许久的张飞扬在见到父母时,终于崩溃,眼泪哗哗的流。

隔着铁栏,张飞扬母亲满面泪痕道:“飞扬,妈没教育好你啊!”

“爸!妈!下辈子,下辈子我再孝顺你们。”

“下辈子,可别再干这样的事了。”

张飞扬父亲捂着脸,眼泪直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给二老磕头了。”张飞扬用头咣咣的撞着铁栏杆,被民警拉住。

“唉!”张飞扬父亲重重的叹气。

“爸!我错了!”张飞扬情绪失控道。

“知道错了,晚了啊!来世做个好人吧。”张飞扬父亲转身而去,不忍再看。

值得一提的是,李永清妻子因为爱子被杀,精神受到重大刺激,疯了,住进了精神病院,李永清再得知凶手伏法后,在出租房喝了满满一瓶的安眠药,尸体被发现的时候都已经腐烂。

这个案件到此就算画上了句号,张飞扬罪行累累,死不足惜。

张飞扬杀人,具有明显的报复动机,观念形成是一个不容易被察觉的心理过程,将近20年前的事情从现实层面上来说已然了结,然而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这一事件所造成的影响才刚刚开始,其后的很多年,可以说都是当年事件部分当事人家属心理发展的一个过程,也可以说是从观念到行动,从因到果的一个时间历程,在这个时间历程里因为种种现实原因,张飞扬从最初的心理失衡并没有得到恢复,相反,从时间纵深各个人生大事件上来看,这种失衡一直在加剧,当事人就会在外界刺激下以极端方式结束这种倾斜,洗刷当年耻辱的同时也重新拿回了个人曾经失去的尊严。

而从影像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张飞扬20岁时所亲历深刻的心理阴影,现场情形会一直以画面印象保留在他的记忆中,这个画面印象所传递的信息就是血腥,暴力,以及隐藏其后的解决问题的观念与方法——弱肉强食,以暴制暴。

弱肉强食的丛林中,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公平,其实是不可能存在的。所有人的不安全感带来的后果只有一个:所有人与所有人为敌。没有安宁,没有平等,没有人能够在这样的世界中自由的生活。

现代社会不是野蛮社会,同态复仇早已随着法治文明的崛起成为走进历史的尘埃,个体对个体的正义早已被法律对所有人的正义所替代。基于证据和事实的法律判断才是现代社会对于任何不法行为应有的态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