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一卷 初入警队
第60章 十五年前的恩怨(二)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176  |  更新时间:2018-07-04 23:50:13 全文阅读

众人议论纷纷的离开,张飞扬木然站在原地。还有人并未走远,在附近看着。

“李排长,我真没拿你的钱。”

“嗯,飞扬,你看这样,你把钱拿出来,我在队列前给大家说,是我自己弄丢了,这样既保全了你的面子,也处理了这件事,你看怎么样?”李排长问道。

“我真没拿,不信你可以搜身,我宿舍的行李你也可以随便搜。”张飞扬激动的说。

李排长脸色一变道:“好好,你要这么说就算了,行,也没多少钱,去吧,一会吃饭了。”说完转身就走。张飞扬对着李排长的背影说道:“我真没拿。”李排长头也没回。

张飞扬木然回到宿舍,宿舍的众人仿佛遇到鬼一般,一个一个都飞快的走了。

张飞扬坐在床上,左思右想也没有好办法,外面响起晚饭的军号声,张飞扬只能跑去集合。

走在路上,张飞扬隐隐约约的听到身后似乎又人议论,“就是他,二班的小偷。”“跟这种人离远点。”张飞扬感觉脊背直冒凉气。

在吃饭时,本来一个班十人坐在一起有点挤,但是今天不一样了,张飞扬两边的战友都离的他远远的,

左右两边都空出了一个板凳的位置,张飞扬非常尴尬,没吃几口就回宿舍了。

和张飞扬睡上下铺的叫松松,也是一个厂里的工人,两人身份地位都差不多,一开始的时候两人很能聊得来,但是自从发生了这件事,松松好像也对自己有了误解。

这天晚上,松松在宿舍看书,张飞扬看到宿舍没有别人,便对松松说道:“松松,你信我,我真没拿排长的钱。”

松松笑道:“信,我知道你没拿。”

“你真信?”

“信,我们二班所有人都信。呵呵”松松说完就出去了,张飞扬握紧了拳头。

整整两天,张飞扬都在压抑和痛苦中度过,张飞扬心道,也就20天的训练,已经过了一半,咬牙坚持到结束训练,自己回厂里就没事了。

这天晚上,张飞扬孤零零的一个人回宿舍,刚推开门,宿舍里其余九人都在,一拥而上将张飞扬围住,张飞扬一退再退靠在了墙上,众人依依不饶还是围了上来。

“怎……怎么了?”张飞扬面色僵硬的道。

班里一个叫建伟的最先动手,“啪!”一个耳光扇在张飞扬脸上。咬牙喝问道:“还敢偷!”

“嘭!”不知是谁一脚揣了过来,张飞扬闷哼一声,捂着肚子说道:“我没有!”

同宿舍的小辉的质问道:“你特么还嘴硬,把钱拿出来!”

张飞扬看着人群中,松松也在,急切的望向松松,轻声道:“松松,怎么回事,谁又丢钱了?”

“建伟包里的2000多,小辉的800多,你拿出来吧,拿出来就没事了。”松松说。

“可是,我真没拿啊……”张飞扬忍不住眼泪流了下来。

建伟吼道:“吗的,老子有的是钱,钱不要了,老子弄死你。”一脚踹向张飞扬,众人一哄而上,挤不到前面的就找机会从人缝中猛踹。张飞扬抱着头蜷缩在墙角里。

“咚!”“咚!”“哐!”宿舍里响起拳脚砸在身上的闷响。张飞扬一声不吭的硬抗着,也不知打了多久,张飞扬感觉天旋地转。

建伟拉着张飞扬的脖领子一把拽起,对着张飞扬的脸一字一句道:“你到底拿不拿出来?不拿出来报警,然后报告给你单位、家人,让你好好丢丢人。”

张飞扬鼻孔窜血,眼眶发青,烂泥般耷拉着脑袋,喃喃道:“我真没拿。求你们别打了。真的不是……”还没等张飞扬说完,不知是谁一脚又踹了上来,将张飞扬踹倒在地。

建伟用手一拦,说道:“别打,看我的。”

建伟拉开裤子的拉链,对旁边的人笑道:“按住他。我给小偷解解渴。”

小辉用脚巴拉了一下张飞扬,张飞扬转头一看,就要挣扎,小辉一脚踩住张飞扬的额头,“你们几个踩著他。别让他动。”小辉说道。

旁边几人都用脚踩住张飞扬的胳膊、腿、躯干,张飞扬被打的浑身无力,挣扎了几次没有作用。

建伟对着张飞扬的脸撒了一泡尿,张飞扬满脸怒火,咬着牙,面部的肌肉都变了形。

等建伟撒完了尿,小辉推了建伟一把笑道:“该我了,哈哈。”

正在这时,有人喊了一声,“排……排长好。”

众人转头一看,李排长进屋了,顿时都立正站直了。

“你们干什么呢这是?”李排长怒道。

建伟指了指地上的张飞扬,装作很委屈的说道:“报告排长,他偷了我2000多块钱,还偷了小辉的800多。”

李排长走到张飞扬跟前,屈身想要把张飞扬扶起来,猛的后退一步,“这啥味道?”

“建伟,把他弄起来,再怎么说也不能打人,懂不?”李排长道。

“是,是,排长,不打人。”建伟笑着把张飞扬扶了起来。

李排长问张飞扬:“没事吧?”张飞扬的目光木然的直视前方没说话。

“都收拾收拾,准备熄灯,不准在打架了,再让我发现,让你们武装越野十公里!”李排长背手边走边说道。

“是。”“是。”“李排长慢走。”

“嘭!”建伟关了了宿舍门,缓步走到张飞扬跟前,一把将张飞扬拽倒。

众人都围了过来,小辉笑道:“该我倒茶给小偷喝了。”

这重复发生的一幕并没有不同,唯一的不同是张飞扬也没有用手遮脸,任由小辉的侮辱,眼睛木然无神。

小辉完事后,似乎也感觉有点没意思,便招呼众人散了,准备洗漱睡觉。

张飞扬爬了起来,用袖子擦了擦脸,沉声道:“我要杀了你们!”

建伟惊讶的走了过去道:“我靠?要翻天?来,你杀,杀了我。”

张飞扬目光木然的看着建伟,建伟笑道:“不杀?不杀我睡觉了。小偷同志。”

张飞扬没再说一句话,蜷缩在地上躺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李排长来到二班的宿舍,将张飞扬叫到民兵训练基地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坐着两个警察,警察问清楚了事情经过,进行了一番调查,由于证据不足,只是让民兵训练队进行内部调查处理。

张飞扬回到宿舍,看着周围战友冷漠的目光,默默背着行李离开了民兵训练基地。

张飞扬回到印刷厂,厂长通知张飞扬去他那里一趟。

厂长对张飞扬说:“民兵训练基地的李排长打电话通知厂里了,你在民兵训练基地偷窃的事,厂里已经研究决定了,你已经被开除了,在外面手脚不干净,厂里不敢留你,你去吧。”

张飞扬也没争辩,转头就走,刚出了厂门,“张飞扬站住!”张飞扬的女友小玉就追了上来。

“小玉。”张飞扬一笑。

“嗯……我叫你,只是想告诉你,我俩还是算了,我们不合适,我是不会找一个……贼做男朋友的。你好好保重吧。再见。”小玉转身就走。

张飞扬脸上笑容凝固,喊道:“小玉!小玉!”小玉头也不回的走了。

张飞扬不知所措,没有目标的在大街上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自己的家。

推开房门,自己的父亲老张在屋里看电视,看到张飞扬进来,老张猛的起身吼道:“你给我滚!我们老张家没有你这样的子孙!”

“爸!我怎么了?”张飞扬委屈道。

“你还给我装?你们训练基地的领导都告诉我了,赶紧滚!我们老张家不留贼!”老张怒吼道。

张飞扬惨笑一声,转身就走。“嘭!”身后响起愤怒的关门声。

“后来张飞扬在街上流浪了好几天,张飞扬的姐姐给了他点钱,在郊外租了个房子,又找了个活,在私人的小企业里打工,这个时候张飞扬苟延残喘的活着,就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杀掉所有当事人,屈辱只能用鲜血来洗刷!于是张飞扬除了上班领薪水,能保证自己不被饿死,开始从侧面调查曾经侮辱过他的人,住址和家庭情况之类的,其余时间全部训练,研究杀人的技能,在郊区的出租屋,整夜整夜的做体能,研究反侦察的方法,一年后,张飞扬开始第一次的报复,就是当初第一个动手的人建伟,张飞扬蒙面带着头套、手套、鞋套,深夜潜入建伟家中,天太黑,对着床头模糊的人影颈部猛刺三刀,杀了这人后,才发现建伟睡在旁边,而刚刚杀死的是个女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两刀刺喉就把建伟也杀了,潜逃后,在郊外的出租房,张飞扬放声大笑,那种杀人的感觉让他沉醉,无可言喻的快感传遍全身,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可惜的是,在杀了几个当事人之后,李排长和二班的志勇就失踪了,本来按照张飞扬的计划,班里殴打他的这些人,属于开胃菜,李排长属于正餐,要再最后杀,可惜的是,自从李排长失踪一直没能杀掉他。如果当时李排长不这么自私,秉公处理,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如果李排长看到众人围殴张飞扬,及时制止的话,这一切也不会发生,如果事后李排长不大张旗鼓的报警、报告印刷厂的领导,这一切更不会发生,李排长不该死吗?啊?不该吗?”

黑衣人无比激动的大声狂笑,王博肃声问道:“你就是张飞扬!?李排长就是李永清!?小龙就是李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