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一卷 初入警队
第51章 连夜排查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162  |  更新时间:2018-06-26 09:42:36 全文阅读

尸体腐败的速度受环境温度、死亡原因及个人体质影响极大。人体中,因回盲部容易积滞粪便,故死后该处发生腐败较早,产生硫化氢较多,所以尸绿首先出现于右下腹部。尸绿通常于第一昼夜末开始出现,然后逐渐扩大,向全腹部蔓延,进而扩延至全身。一般说来,尸体夏天腐败最快,右下腹开始出现尸绿,死后已超过24小时。尸体呈巨人观则已死亡3天以上。

而此时天气燥热,李友的尸体已经轻微腐败,全身已经出现尸绿,整个尸体开始肿胀膨1大,难以辨认其生前容貌。这种现象称为腐败巨人观。众人戴着胶皮手套,合力将李友的尸体装进尸袋,放进了车子,邵东开车载着武威往回赶,以便对尸体进行进一步的尸检。

出了门,看到围观的群众已经散的差不多了,而路志勇一直没走,就在路旁的草地边上席地而坐,看到众人出来,路志勇起身走了过来。

李铁一边帮忙往车上抬着尸体,一边对路志勇说道:“路书记,正好你没走,还要麻烦你,安排村里的干部24小时看守现场,我们勘查还没结束,等一会我还要找你了解点情况。”

路志勇客气道:“好,李警官,我来安排人,你们先忙,我在家等你,我就住在前面左转第一家。家里备了饭,你们等会过来吃。”

李铁带着王博对院外四周的泥地上仔细搜索,因为院墙上有攀爬痕迹,二人重点的搜索位置定在这里,然后向院外扩展范围搜索。

围观的群众很多,屋外的路上留下的杂乱足迹非常多,经过仔细比对,二人又在院外的泥路上,发现了很多枚波纹状足迹,虽说都不完整,但是和院内完整的立体足迹,形状大小基本一致。

王博分析道:“师傅,你看这些脚印杂乱,很难分辨出是现场围观的群众遗留下来的,还是嫌疑人遗留下来的。”

李铁说道:“脚印比较清晰,我认为很有可能是现场围观人员留下的,也就是说,凶手很可能就在现场围观的人员中。”

“我们逐个比对?”王博问道。

“凶手就是村里的人,我们要抓紧时间,走,现在去路书记家里,让路书记带我们排查。”李铁说道。

二人来到路志勇家,路志勇就在门前坐着等,路志勇的家是独门独院的普通砖瓦房,连围墙都没有,只是简单地用树枝在房屋的周围做了个栅栏。

看到二人来了,路志勇客气道:“赶紧进屋,一天没吃饭了吧,我让媳妇做了点家常便饭,二位警官随便吃点吧。”

李铁说道:“那就多谢你了,路书记。”

路志勇把二人让进了屋内,落座后,“两位警官,先喝点水。我让媳妇上菜。”路志勇倒了两杯水热情地招呼道。

“是这样,路书记,今天在现场围观的群众有很多,你能不能带着我们挨家挨户的走访,特别是下午在现场围观的青壮年,我们要调查一下。”李铁说。

“行,吃过饭,我带你们去。”路志勇说道。

说话间,菜就端上了桌,都是农村的特产,一盆烧土鸡,一盆红烧肉,两个凉菜。路志勇还拿出了一瓶白酒。

李铁说道:“酒就不喝了,我们还有工作没完成。”

“好,那你多吃点,小鸡和猪肉都是自己家养的,都是绿色食品,青菜也是地里种的,没上化肥的。”路志勇招呼道。

李铁也没客气,示意王博吃饭,一天没吃饭了,而且这种家养的土鸡确实很香,两人都吃了不少。

路志勇很高兴,不停的客气,让二人多吃点。

吃完饭,李铁从口袋里拿出了100块钱,放在了桌子上,路志勇一愣,起身生气道:“李警官,你这是干什么?”

李铁笑着说:“坐下,你先坐下听我说,我们警察是有制度的,这个钱你必须收下,不然我们就违反了纪律。”

“你这不是骂我吗?吃点家常便饭,还能收你钱吗?”路志勇着急的说道。

“路书记,你要理解我们,违反纪律的事,我们是不能做的。别客气了,我们时间紧迫,你赶紧带我们去走访群众。”李铁说。

“那好吧。”路志勇无奈的说道。

路志勇指路,三人一道挨家挨户的走访排查,走访的重点是李友临死前做过哪些事,遇到哪些人,有没有谈过恋爱或者与谁有过矛盾之类的,排查的重点放在家中有青壮年的住户,对20-45岁之间的青壮年男性进行逐个比对排查,主要比对脚上的鞋子和家中穿过的鞋子。

在这个近乎与世隔绝的村庄中,民风比较淳朴,而发生这样一起案件,令整个村庄的居民感到不安,所以大多数的住户都没有睡觉,大部分的村民都在串门,谈论着凶杀案的案情和自己的猜想。

路志勇是村上的书记,在村民眼里就是天大的官了,由路志勇带头敲门,介绍,在路志勇的配合下,排查走访非常顺利,基本上每户人家都能够很好的配合。

在排查中,发现了这种波纹状的足迹,来自于部队上一直配发的军用解放鞋,在我国解放初期很流行,生产解放鞋的厂子一直面向大众出售,这种鞋子在当今县城内,已经很少有人穿,因为在城里人眼中,这种鞋已经过时,而且非常老土。

但是在大王村中,这种鞋子依旧有很多人穿,因为这种胶底帆布鞋,便宜耐用,而且四季中除了非常寒冷的冬季以外,另外三季都可以穿。

而42码的解放鞋属于大众码,有不少的村民就是42码的鞋子,而村子上解放鞋的来源大都是在邻村的庙会上买的,12元一双,据悉,庙会上出售这种鞋子的店有三家。从现场的足迹来排查,显然难度很大。

经过大半夜的走访,有几个线索得到了李铁的重视,据认识李友的邻居说,李友这人比较花心,平时只有在收麦和过年的时候回家,但是因为在外打工挣了点钱,而且李友外貌英俊潇洒,所以村里的女青年都比较欣赏他,在这几年,李友谈过四五个女朋友,都是村里的女孩子。

最近两年,李友和一位叫做花花的女子有暧昧关系,而花花名义上的男朋友叫做钱彬彬。

在民风淳朴的大王村,花花这种行为是令全村上了年纪的人所不齿的,所以村里很多人都把这些事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从各个村民口中了解到:花花的男朋友钱彬彬家庭情况非常差,家中只有一位年迈的父亲卧床不起,钱彬彬放弃了在外的工作,在家照顾父亲,父亲常年服药,这样长久下来,家中积蓄全部花光还欠了不少外债,所以钱彬彬日常的花销就靠着花花接济。

而李友一家人都在外打工,收入不错,平时与花花保持着地下情,能够满足花花的花费和日常开销。

通过这些情况,李铁分析,杀人的动机有可能是争风吃醋,调查方向应该是情杀、仇杀为主,财杀为辅。

第一轮的重点走访结束后,路志勇极力要求李铁王博二人到自己家中休息,李铁想了想,就答应了。

第二日一早起床时,李铁在床头留下了100块钱,在路志勇家简单吃了点饭,邵东电话就打了过来。告知已经返回大王村。

三人碰面后,武威的电话也打了过来。

“李队,尸检结果出来了,和我们预料的情况一致,李友的死亡是左颈总动脉、左颈内静脉完全断离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根据死者胃内的容物判断,死亡时间就是在26号的夜间,我和东子分析了一路,东子说晚上回家做个总结,一会让他给你说说。”

“嗯,武大学者,你辛苦了。”

“甭客气了李队,就这样,有事再联系。”

邵东从怀中掏出了个笔记本,对照着说:“李队,我昨晚仔细的分析了一下,死者尸体所在的地点,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从卧室的被子上的刀口来看,死者应当是在熟睡中,或者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袭击,脖子上中了三刀,而凶手有两人,而且其中一人脚上有事先包好的布条或者袜子,两个凶手从围墙上翻到院内,再从窗户进入卧室,对嫌疑人实施杀害,是有一定预谋,并且具备一定的心理素质和反侦察经验,而死者当时身中三刀后,并没有立即死亡,而是下了床,来不及穿鞋,光着脚往外追赶凶手,凶手从大门拔开门栓,而后扬长而去,死者追到院中,由于失血过多,体力不支,倒地死亡。”

李铁边听边思索着,说道:“我们昨晚工作了大半夜,又得到了几个线索,从脚印来寻找嫌疑人,显然已经行不通,这个波纹状足迹来自于解放鞋,因为村里的青壮年男性,上百人都穿这种解放鞋,而且有不少人都是42码的脚。”

王博补充道:“我们得到线索,李狗蛋有个情人叫花花,花花有个男朋友叫钱彬彬,这个钱彬彬的父亲常年卧床,而钱彬彬为了照顾父亲,放弃了工作,所以家庭条件很差,平常就靠花花接济,而李狗蛋有不少积蓄,平常也没少给花花钱,所以我师傅打算从这方面入手。”

“对,现在我们就去钱彬彬的住处找他。”李铁说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