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一卷 初入警队
第42章 继续努力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200  |  更新时间:2018-06-21 19:23:31 全文阅读

案件依然没有进展,邵东无比郁闷,只要有空就把整个案件的所有询问笔录,讯问笔录,走访排查记录等翻出来研究,盼望能从中找到突破口,在办其他案件的时候,抽时间都要再翻看一下,王博劝他可以先放一放,但邵东依旧执着。

在邵东看来,这是出去参加一年进修后,第一次参与的重案,没想到就碰到了死结,心有不甘。

邵东依旧习惯性的翻阅314杀人案件卷宗,用各种办法进行多方位思路的假设,忽然有一句话引起了邵东的注意,在董庆华的询问笔录中,记录着这么一句话:“这两个废物罪有应得,还把尸体运到东郊的井里埋了,换成我,一把火给他们全烧了。”

邵东联想到董庆华的职业,就是殡葬服务业,邵东大胆猜想:周师会不会已经被董庆华谋杀后焚尸?

邵东精神一振,如果周师已经被董庆华谋杀,时间是在9月11号以后,因为按照周大伟的供述,9月11号当天,周师开车和他一起处理刘辉的尸体,那么周师的死亡时间是在什么时候呢,根据大部分见过周师的村民的口述,最后一次见到周师都是在9月中旬,邵东翻找着卷宗中走访村民的记录,通过对比,最后一次见到周师的村民是一个在县城上高中的男孩,据这位学生说,当天是周五,因为周末可以回家休息两天,所以印象深刻,而且当天还下着雨。

邵东将自己的推测汇报给师傅,请求继续调查。

由于此时一中队另有大案,比较缺人手,吴建国考虑了一下,对邵东说:“队里最近非常忙,1、2两组人的人手都缺,我暂时从2组协调人员,有想法你就继续查,有了进展我再跟进。”

邵东怕有疏漏,按照走访记录上的住址再次找到了目击者——高中生,确认了见到周师的时间就是周五,而且当天下着雨。

邵东又赶到县气象局寻求帮助,对于这样一起重大的命案,邵东想要得到更精准的消息。

出示身份说明来意后,从气象局的工作人员口中得知,G县气象信息系统存有详细的记录,9月份一个月里,只有三天是下雨天,其中一天是周五——9月13日。

这就说明,周师在9月13日在棚户区露面后,就此失踪不见,邵东感到,这个日期的查证,为寻找周师提供了一个时间节点,距离查明真相似乎越来越近。

那么这一天,会不会是周大伟潜入G县悄悄杀死周师后,连夜返回老家,邵东汇报师傅,请求师傅联系HLJ警方,查证9月13日当天,周大伟的具体动向。

然而反馈回来的信息,令邵东大失所望,经查证,周大伟当天在老家,不具备作案时间。

邵东分析到,既然周师不是周大伟所杀,那还有谁可能是凶手呢,根据掌握的情况来看,和周师有矛盾关联的,只有董庆华!

邵东决定,秘密查找董庆华谋杀周师的证据,只要董庆华真正做过,就不会不留下任何痕迹。

董庆华在G县,经营殡葬服务已经十几年,在西郊有一家店铺专门出手花圈、寿衣、纸人纸马等殡葬用品。

还有一辆灵车,负责运送尸体去殡仪馆火化。

邵东假设,董庆华对周师的骚扰不厌其烦,两人本身就有矛盾,后来周师到了丧心病狂的状态,雇佣了两个杀手对董庆华进行暗杀,还在董庆华车上安装炸弹,董庆华一气之下一不做二不休,找到周师后将其杀害,并利用职业便利,将周师火化,然后拿着周师的手机向通讯录中的人发送短信,造成一个周师外出躲债的假象。

这个假设存在合理性,但是破案不能只靠假设和推测,靠的是证据,董庆华是在什么地方杀的周师?虽说董庆华经常出入殡仪馆,但是在我们国家,尸体火化有着严格的程序规定,不是说谁都能随意拉着尸体去火化,证据究竟从哪里寻找?

邵东来到西郊董庆华开的店铺,对董庆华以及董庆华的妻子陶玉萍进行询问。

邵东到店里时,董庆华正在忙着招呼客人卖东西,正好董庆华的妻子陶玉萍也在,邵东和董庆华打了个招呼,客气道:“董哥,我找您和您妻子了解一下情况。”

“哎,好,邵警官,等我忙完的,有啥要问的让玉萍先跟你说,我一会过去。”董庆华说。

邵东点了点头,示意陶玉萍跟着,两人来到门外相对安静的地方,邵东掏出了记录本。

“陶姐,还得麻烦你,说说周师纠缠你的具体情况。”

陶玉萍看了看邵东的制服,似乎有点不自在,说道:“我和周师是同学,那时候就追我,我没同意,周师在我结婚后一直对我纠缠不休。”

邵东问:“那你有没有和他单独见过面?”

“没有,我有完整的家庭,为了孩子我也不能扯这个。”陶玉萍说。

“你最后一次见周师是在什么时候?”邵东问。

陶玉萍回忆了一下说道:“有大半年了,华子天天忙,那天我一个人在家,周师来我家使劲敲门,我没开,我打电话让华子回来了。”

“你在哪里工作?”邵东问。

“工作?我闲着在家,操持家务,接送个孩子什么的。华子挣的钱够花,所以……”陶玉萍说。

“这半年来,董庆华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邵东问,

陶玉萍想了想,说道:“吃饭睡觉干活,能有啥异常?”

“嗯,大姐谢谢你的配合。麻烦你叫董庆华过来一下,我和他单独聊聊。”邵东客气道。

陶玉萍一脸不情愿,慢吞吞的走到店门前,喊道:“华子,去,警官让你过去。”

董庆华正在给客人展示产品,听到陶玉萍喊他,就笑道:“玉萍,你帮我招呼一下客人。”说着就要把手中的殡葬器材递给陶玉萍。

陶玉萍推开董庆华,气呼呼走到屋内,对客人说道:“就这些,要就给钱,比来比去有啥意思,再漂亮的纸马烧了不还是一堆灰。”、

客人不乐意了,说道:“我买东西不能对比?我花钱当然想买好看的。殡葬店不是你一家,我还不买了。”说完转头就要走。

董庆华脸色一变,也没敢发作,对客人赔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客人理也不理转身走了。

董庆华转头对妻子说:“你这是干什么?”

陶玉萍一屁股坐下,翻着白眼看着董庆华,嘲讽道说道:“不干什么,我就这样,你看着办。”

董庆华叹了口气,走到门外,对邵东尴尬一笑道:“让你见笑了。”

经过询问,董庆华一口咬定自己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并没有对周师采取过任何违法的行为。

但是其妻陶玉萍的态度让邵东产生了怀疑,按照董庆华的供述,他和妻子陶玉萍的感情一直很好,并没有因为周师的纠缠产生过动摇,但是从陶玉萍对待董庆华的态度来看,根本不像感情很好的样子,陶玉萍似乎与很大怨气,言语间还对董庆华有一丝嘲讽。

邵东有一种直觉,董庆华肯定有问题,因为他太具备作案的条件了,几乎每天都要出入殡仪馆火化尸体。

邵东了解到,人死后要想进殡仪馆火化,第一步必须取得死亡证明。在医院死亡的,由医院出据死亡证明;在家因病死亡的,由村委会、居委会或派出所出据死亡证明;非常规原因死亡的,由公安部门出据死亡证明。

只要有证明,就可以活化,火化工并不会检验尸体。

如果董庆华杀了周师后,想伪装成正常死亡进行火化,只需要到村委会弄到死亡证明,也就是说,殡仪馆的火花记录中只要查到疑点,就可以找到证据。

这一切只是来源于邵东的直觉,这个时候邵东对自己的假设并没有把握,想证明假设,只有继续调查。

邵东赶到G县殡仪馆,根据走访得到的信息,周师是9月13日前后被杀,所以邵东找出了殡仪馆在9月13日前后10天内所有的火化记录。

邵东看着密密麻麻的人名,知道这次又是一个繁杂的比对过程,邵东做好了长期奋战的准备。

好在殡仪馆的制度很严,火化记录比较详细,有的还留有家属住址电话等等,记录本上的每一条记录还附带一张死亡证明的复印件。

G县属于人口大县,每天死亡火化的人数在30人左右,10天就是300人。由此可见工作量的庞大。

邵东剔除掉非正常死亡的人员,因为非正常死亡需要公安机关开具的死亡证明才能进行火化,要求非常严格,一般人是拿不到这种证明的,余下的人员名单逐个进行核实,通过打电话的方式询问死者家属,被火化的人,是不是名单上的死者本人。

没有留下电话的,邵东就按照记录上的地址,一个一个亲自去找,整个过程持续了一周。

在这一周,邵东饿了就买点面包随便吃几口,累了就在殡仪馆的休息室躺一会,就连殡仪馆的馆长都知道,这里来了个蓬头垢面的刑警。馆长吩咐手下给邵东送点开水水果之类的。

书上说,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只要用心做一件事,不半途而废,总有个好结果。

可通过一周的调查,结论让邵东很失望,通过对死者家属的询问,将近三百个死亡名单,全部是真实的,手续也是真实有效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