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一卷 初入警队
第32章 生死对决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127  |  更新时间:2018-06-16 19:26:57 全文阅读

仓库正门,吴建国伸手接过身后于大亮手中的扩音器,对着仓库大声喊道:“孙志,你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走出来,投降是你唯一的出路,你有妻儿父女,为你的父母想想,为你的妻子孩子想想,你罪不至死,再负隅顽抗就是死路一条。”

屋内传来一声野兽般的狂吼:“啊……”夹杂着两声枪响。“亢亢”孙志又开了两枪。

“声音很闷,建筑内部被改装过,屋内还有套间。”李铁说。

吴建国命令道:“破门组,检查催,泪弹,准备破门。”李铁手里拽着一根撬棍,王博、郑成龙、于大亮跟在身后,每人腰间携带一枚催,泪弹,手中都持有铁棍,长柄铁锤等工具。

众人屈身快步跑到仓库门旁两侧,侧着身体开始用工具破门,兵兵乓乓的声音响起,仓库的外门是木头的,锁是家用的防盗锁,几锤下去,房门被铁锤砸出了个洞,但是锁还在,王博拿铁棍对准锁的位置连捅几棍,把防盗锁捅得掉落在地。屋内乌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李铁拿强光手电往里照了照,屋内走廊上空无一人。

何书坤在一旁皱眉看着现场情况,对吴建国说道:“扔催,泪弹试试,逼他出来。没有效果再进入屋内,尽量减少我们同志受伤的可能。”

吴建国点了点头,对李铁做了个扔催,泪弹的手势,李铁等四人掏出腰间的催,泪弹,从门缝中扔了进去,等待片刻,催,泪弹产生的烟从木门的破洞中飘出几缕,门口的四人感到不适,慢慢眼泪开始往下掉,咳嗽了起来。

吴建国看在眼中,用手势示意众人躲避一下,过了十分钟左右,吴建国用扩音喇叭喊道:“孙志,继续抵抗是没有意义的,你唯一的出路就是……”话音未落,“亢”又是一声枪响。

孙志闷声喊道:“谁进来谁死!”

何书坤对吴建国说道:“不用等了,行动。”

吴建国点了点头,掏出手机打给张明远。

“喂吴队,怎么打起手机了?”张明远问。

“我们的对讲机是单工的,这些回去再解释,情况紧急,电话别挂,你那边小邵准备的怎么样了?”吴建国语速极快的说。

“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下令了,破窗进入,一秒钟就能办到。”张明远说。

“你听着电话,让邵东等我口令。我们从前门攻入,你们从后窗攻入。”吴建国说。

“好的吴队。”张明远拿着手机对邵东说道:“准备好,等吴队口令,吴队让动,你立马破窗进入。”邵东穿着防暴队提供的防弹衣,一手持枪,一手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吴建国把手机开成免提塞进上衣口袋,用手势示意李铁等人继续拿工具砸门,噼里啪啦砸了一分钟左右,木门已经碎裂大半,吴建国扔掉扩音器,抽出手枪,屈身走到门侧,低头对着装手机的上衣口袋说道:“小邵,听我命令。进!”话音落,一脚踹开房门,低头冲了进去,身后众人连忙跟上。

另一头,张明远听到吴建国的口令,对邵东一挥手。

邵东早已准备妥当,头戴强光照明灯,张明远借给邵东一把七九微,冲,邵东打开了保险,双手持枪,站在距离窗户五米外。

防暴队两名队员抡起大铁锤,对着窗子砸了下去,铁锤砸下的一瞬间,窗户的木框和玻璃碎了大半,邵东一个助跑,身体如炮弹般砸了进去,一个侧身翻滚,稳稳蹲在屋内。

头上的强光灯一照,邵东才明白屋内的情况,这间仓库原本是储存粮食的,空间非常大,被人重新砌墙隔开,改造成了一个大房间,房间内摆着桌子沙发,还有一个大桌子,应该是平常充作会议室和娱乐室来用。大房间四角还隔出了四个小房间,屋内装修精致,和仓库的外表看起来很不符。

仓库前门破门组破开的房门,是仓库的大门,要想从前门进入建筑内部,还有两扇门,所以催,泪弹基本没取到什么作用。

而自己从后窗进入,直接就进入到了建筑内部的大房间,屋内漆黑一片,邵东缓步走动,左右观察,并没发现一人。

“亢亢”两颗子弹射了过来,邵东下意识卧倒的同时,感到腹部如遭重锤击打一般,循枪声转身,模糊看到有个人影一闪,邵东举枪就打,“哒哒”两发点射,人影屈身一个翻滚,隐入家具后。

邵东知道如果不是防弹衣在身,此时已经身受重伤。看着对方标准的战术动作,知道遇到了行家,连忙关掉了头上的强光灯,换个位置找掩体躲避。

这时,邵东听到了大房子外,有人用工具砸门的声音,知道是正门的师傅带人突击,遇到了困难,被铁门挡在了外面。

张明远刚准备从窗户往屋内进,就到屋内响起枪声,起身一个箭步跃起,进了屋内。

“别进来!”邵东大声吼道,然而已经来不及。

“亢”一声枪响,邵东听到一声闷哼,起身对着刚刚开枪的大概位置,移动中“哒哒哒”三发点射,一手托起地上张明远的肩膀,另一手持枪“哒哒”又是两枪,将张明远拖到安全处,按灭张明远头上的强光灯,问道:“伤哪了?”

“腿,小腿。”张明远面色痛苦,龇牙咧嘴的说道。

邵东帮着张明远把鞋子袜子脱了下来,用袜子打结勒紧了伤口上部。

“噗通”一声,又有人翻窗进入,“亢”枪响,“嗷!”一声哀嚎。

“说了别进来!张队,用你对讲机喊,快!”邵东吼道。

张明远脸色苍白,拿出对讲机喊道:“我是张明远,命令防暴队全体退后,对方枪法非常好,爬窗就是活靶子。”

扔下对讲机,张明远道:“我是阴沟里翻船了,弟弟,这货当过兵,看心理素质,很可能参加过实战,你小心点。”

邵东点了点头,随后速度极快的起身点射压制,然后把受伤的防暴队员,拖到了安全地方。

邵东距离孙志有十几米,大房子中间除了一个大会议桌和几把椅子,没有任何掩体,所以邵东一直没敢往前冲,十几米的距离,在冲锋路上就是孙志的活靶子,孙志经验丰富,在沙发和家具中不停变换藏身的位置。

两人对射了几枪,谁也没伤到谁,邵东掏出弹夹换上,张明远也缓过了一口气,持七九微,冲躲在沙发后向孙志射击。

仓库大门口“咣当咣当”的声音一直传来,孙志对自己的据点很舍得下本钱,厚厚的铁门用普通的工具很难打开。

僵持了十几分钟,邵东感觉小腹隐隐作痛,勉力支撑着身体,观察孙志藏身的位置,根据孙志的开枪频率和次数,邵东知道对方用的是仿造的五四式,而且是双枪,如果是每枪一个满弹夹一共16发,孙志应该没有子弹了,有没有备用的弹夹,谁也不敢保证,所以邵东还是不敢轻易冲锋。

忽然间,孙志如兔子一般窜出,对着角落中的一个亮着的小房子移动了过去,邵东举枪射击,孙志连翻带滚逃入了小屋。

这时,邵东有很大的把握对方已经没有子弹,双手持枪起身,小跑着跟了过去。

邵东来到小屋门外,房间内日光灯大亮,但是里面毫无动静,邵东额头冒汗,脚步缓慢进入,双手端枪,慢慢打开房门。

“刷”门后一阵风声传来,邵东来不及反应,下意识闪身抬枪格挡,“嘭”的一声闷响,邵东感觉大臂一阵酥麻,眼前又一闪,有物体迎头砸来,举枪再挡,“嘭”一声脆响砸到枪身上,虎口巨震,微,冲脱手而出。

邵东后退两步,额头直冒冷汗,这才看清楚孙志,只见孙志双眼通红,表情狰狞的双手握着一把一米多长大铁锤,邵东认识这种大铁锤,小时候在棚户区看大人宰牛,就是用的这种大铁锤,对着牛头砸一下,牛就昏死过去任人宰割。

邵东深深吸了一口气,甩了甩手臂,两脚前后开立,两膝微弯,双手握拳左手前、右手后护住面门,收腹夹肘,呈经典的“格斗式”站立,双眼平静直视孙志。

赤手空拳、受了伤的邵东,维护法律尊严的、头铁的邵东,面对失去理智、手持大铁锤的孙志,无视法律尊严的、头一样铁的孙志。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孙志看了看邵东摆出的格斗式,嘴角不屑的笑了笑,双手高举大铁锤对着邵东迎头砸了过来。铁锤带着风声眼看就要砸中邵东额头。

邵东一动未动,铁锤砸下的瞬间,右腿向左后方撤步,一侧身躲过,“噔”一声闷响,大锤在地上擦出了火星,在孙志身体重心前倾、力竭的一刹那,从侧面对准孙志小腿关节处一个侧踹,孙志一个踉跄。

孙志欺身挥锤再砸,“噔”又是一声闷响,邵东左腿向右后方撤步,再次侧身躲过,顺势弯腰,右脚划地,对着孙志扫了个半圆,孙志不及躲避,“噗通”一声,被邵东的扫堂腿扫倒在地,大铁锤脱手掉落。邵东乘胜追击,上步对着孙志的头部踢去,孙志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起右脚横踢,脚背带着风声直奔邵东面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