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一卷 初入警队
第20章 现场勘查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222  |  更新时间:2018-06-10 16:18:43 全文阅读

“红河公园附近很偏僻,附近也没有监控,这尸体在河水中浸泡,水流又急,蛛丝马迹的证据很难留住。”李铁说。

“看来只能通过媒体找找看,电视台,广播电台都发通报。看打扮,死者身份不是普通老百姓,应该不难找。”吴建国说。

“身上没有钱包,这点很不正常啊。”邵东说。

“走,去尸检室找小武。”吴建国说。

四人来到尸检室,武威把尸检报告递给吴建国,说道:“死者男,30岁左右,身高175cm,体重70kg,双眼突出,嘴唇青紫,窒息征象明显。颈部有扼痕,是导致死者死亡的原因。”

“死亡时间?”吴建国问。

“尸体泡水时间不长,死亡时间应该是昨晚7-9点间。”武威说。

“红河公园肯定不是第一现场,这是凶手杀了人后,将尸体抛到河中的。老李,你去联系媒体发布尸源信息,尽快找到尸源。”吴建国说。

“是。”李铁说。

刑警一队办公室,吴建国掏出一包玉溪烟,对邵东说道:“小邵,来一根?”

邵东接过烟说道:“师傅,少抽点吧,您一天要抽两包了吧。”

“习惯了,干我们这行,累,累了就想抽一支。这个还是你小子给我买的,我自己可抽不起这个,五块的红梅就行。”吴建国笑着说道。

话音落,手机响起,吴建国掏出手机一看是指挥中心打来的。

“吴队,我是指挥中心,昨天的寻尸信息发布后,有几名群众打来了举报电话,都说认识死者。”

“嗯,你继续说。”

“死者经常出没在一家KTV,举报的群众有的是这家KTV的保安,有的是KTV卖酒的姑娘,死者叫亮哥,大家都这么叫他,姓名不详,因为挥金如土,所以比较惹眼。”

“哪家KTV?”

“欢歌笑语。”

“好,谢谢你。”

吴建国挂了电话,对邵东说:“找到线索了,死者最近经常去ktv玩,咱们现在就去。”

吴建国拿着车钥匙,边走边问:“会开车吧?”

“会,部队上学过。”邵东说。

吴建国把钥匙递给邵东说:“你来开,去欢歌笑语KTV。”

“欢歌笑语?师傅,这个KTV的内保经理是我发小。”邵东说。

“哦?先上车,你打电话联系,看看他在不在。”吴建国说。

二人上了车,邵东坐在驾驶位掏出手机给毛孩打电话。

“东哥。”毛孩接起电话。

“毛孩,你在店里吗?”邵东问。

“在,这么了东哥,你要来玩吗?”毛孩说。

“有事找你了解个情况,你在店里等着我。”邵东说。

“好的,你到了直接进来,我在保安室等你。”毛孩说。

挂断电话,邵东发动了桑塔纳轿车,踩离合挂挡,送手刹一气呵成,桑塔纳轿车稳稳的起步。

吴建国看在眼里,随意的问道:“呦,技术可以,部队上学的?”

“是的师傅。”邵东说。

“对了,小邵,你哪个部队退役的?”吴建国问。

“边疆武警,特勤中队。”邵东说。

“你小子可以啊,我就说吗,特种部队出来的,素质的确可以。”吴建国说。

轿车平稳的停在欢歌笑语KTV的停车场。二人下车大步走进KTV。

刚进门,“欢迎光临。”迎宾的姑娘喊道。“两位先生,请问是开包厢还是找人?”

“我找毛孩,你们内保休息室在哪?”邵东问。

“这边请。”姑娘伸手说道。

二人走进内保休息室,毛孩和两个内保在坐着聊天。看到邵东来到,站起身说道:“来了东哥,这是有事?”

“嗯,找你了解一下情况,这位是我的师傅,吴警官。”邵东介绍道。

“您好,吴警官。邵东是我哥,有事您尽管吩咐。”毛孩说。

屋内的两位内保一看毛孩有客人,起身告辞,关上了门。

“是这样,我们发现了一具尸体,有群众反映,这人经常在你家玩耍,你看看照片,见没见过这个人。”吴建国边说边掏出了照片递给了毛孩。

“这不是亮哥吗,我见过,前段时间经常来。”毛孩说。

“哦?你具体说说,这人大名叫什么?”吴建国问。

“不是本地人,大家都是叫他亮哥,大名倒是不清楚,我想想,他们每次来都是四五个人一起,要消费几千块。”毛孩说。

“你仔细回忆一下具体情况。”吴建国说。

“他们每次来,都是四五个人,听口音应该是南方人,看样子非常有钱,开着一辆宝马车。”毛孩说。

“宝马车?车牌记得不?”吴建国问。

“没印象,对了,我们店门口停车场有监控!”毛孩说。

“行,我车上有介绍信和调取证据通知书,小邵你在这等着。”吴建国说。

“不用,监控我管的,我就能调。”毛孩说。

“嗯,我们警察办案要合理合法,手续齐全,你等会就行。”吴建国说。

“那也好。”毛孩说。

吴建国回来时拿了三个手续,人民JC证、公安部门介绍信、调取证据通知书,出示给毛孩看了看。三人去了监控室。

毛孩通过回忆的大概时间,从电脑里点开录像开始快进寻找。

“找到了,看,车来了,关车门的这个人,你看看,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毛孩说。

“放大,慢慢放大。”邵东说。

“是,就是他。小邵,车牌号记一下。”吴建国说。

毛孩找来了纸和笔,邵东把车牌号记录下来。

吴建国拍了拍邵东说道:“走,去车管所。”

“毛孩同志,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东哥,吴警官,再见。”毛孩说。

“嗯,回头联系。”邵东挥了挥手。

吴建国带着邵东来到车管所,通过车管所同事调取车牌信息,找到了车主姓名电话住址。详细信息邵东用笔记录了下来。

车主叫马玉,名字中没带亮,32岁,本县人,父亲是公司老总,做建材生意,子承父业,马玉就在父亲旗下的公司当经理。

吴建国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二人在拉面馆简单的吃了饭。

吴建国说道:“打电话联系马玉,看看今晚能不能见面。”

邵东照着车管所查到的马玉电话打了过去。

“你好哪位?”对方说。

“我是县局刑警队,你是马玉吧?”邵东说。

“对,什么事?”马玉说。

“你是不是有一台车牌号为XX09566的宝马牌轿车?”邵东说。

“对,怎么了?”马玉说。

“你现在方便不?我们需要找你了解一些情况。”邵东说。

“现在?我在陪客户吃饭,明天行不?”马玉说。

“我们可以等你,你在哪里吃饭,我们去等你吃完。”邵东说。

“哦?到底什么事?”马玉说。

“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就是有个案子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邵东说。

“嗯……那行,你们来吧,我在鸿宴楼,你们到了打电话我就下去。”马玉说。

“好,谢谢你,我们现在就过去。”邵东挂断电话。

邵东对吴建国说道:“师傅,他在鸿宴楼。”

“上车,鸿宴楼我知道。我给你指路。”吴建国说。

邵东开车载着吴建国驱车前往鸿宴楼,邵东把车停在鸿宴楼的停车场。

吴建国带着邵东去了鸿宴楼的大厅,坐在休息处的沙发上,邵东给马玉打了电话说已经到楼下了,马玉让邵东稍等一会,马上下来。

不大一会,一位穿着得体、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子走到休息区,对吴建国二人说道:“是两位找我吧,我是马玉,二位警官有何贵干?”

吴建国起身说道:“我是刑警队吴建国,我们来找你了解一些情况。”

“乐意效劳,警官请说。”马玉说着拿出了一个写满外语的金属烟盒,打开后递到二人近前道:“二位,抽一支?”

吴建国推了推马玉的手道:“谢谢,我们不抽烟。你先坐下。”

邵东拿出死者的相片递给马玉说道:“马先生,这个人你认识不?”

马玉看了看照片,面色惊恐,张大了嘴激动的说道:“这,这,这不是亮子吗?”

“通过我们调查,你和死者经常在一起,我们找你了解一下死者情况。”邵东说。

马玉胸口起伏不定,靠在沙发上,瞪大了眼,愣了一秒钟,缓缓说道:“我是做建材生意的,这人是我的合作伙伴,叫王玉亮。”

“具体点,不要急,慢慢说。”吴建国说。

“我们都叫他亮子,他老家fj的,父母都在老家,亮子在我们这做生意,也算定居了。我们前段时间有个合作的项目,所以经常在一起玩,你们不会怀疑是我杀的人吧?”马玉说。

“小伙子,你别激动,你回忆一下,王玉亮有什么好朋友么?”吴建国安慰道。

“好朋友?好像不多,我算一个,不过只能算生意上的朋友吧,亮子是外地人,也没结婚,本地也没啥朋友,天天忙生意,要说女朋友,倒是不少,亮子做生意很精明,赚了点钱,自然不缺少女朋友,他这人就这个特点,好色。”马玉说。

“通过你的了解,王玉亮和谁有矛盾吗?”吴建国问。

“他这人性格很好,除了好色,很少和人有矛盾。”马玉说。

“你们认识多久了?”吴建国问。

“大概半年吧,半年前,有个工程项目的建材,我和亮子合伙拿下的,最近工程一结束,我们就各忙各的了,没想到……。”马玉还没说完就被吴建国打断。

“先别感慨,你有王玉亮的住址吗?”吴建国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