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一卷 初入警队
第7章 回忆往事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062  |  更新时间:2018-06-25 00:18:00 全文阅读

吴彪说:毛孩你会扫地擦桌子不,毛孩点点头,吴彪说:那你帮我打扫卫生,我管你饭吃。毛孩求之不得,吴彪从录像厅的沙发底下找了一件破军大衣给毛孩穿。

毛孩就在录像厅打扫卫生,就这样吴彪没有赶他走,让他给顾客端茶递水下挂面,帮忙卖烟卖零食。毛孩勤快肯吃苦,吴彪告诉毛孩,可以自己煮面吃,睡录像厅沙发,但是没有工资。

后来街机风靡全国,“恐龙快打”,“街头霸王”“侍魂”之类。

吴彪把录像厅的录像机和沙发撤了,重新刷了大白,托人从外地运回了一批游戏机,在门口用一大块红色的布帘子遮住门,门头上挂了个牌子“彪子游戏室”。

毛孩在游戏室打扫卫生,擦拭机器,卖币卖烟,吴总每天傍晚拿着机器的钥匙,来收钱对账。毛孩可以自己吃方便面,也可以拿点零钱吃附近的小吃,过夜就在游戏厅打地铺,吴总的旧衣服也给几件,还是没有工资。

过了半年,吴彪又托人从外地运回了一批游戏机,“超级大满贯”,“扑克机”“皇冠列车”。在当年着实坑了不少人的血汗钱,所以一直生意不错。赚到了一笔原始积累,在90年代中期就开上了桑塔纳。毛孩依旧在这里干活,可以吃饱并且饭里有肉了。

后来赶上严打,市里一纸文件,所有的有赌博性质的游戏机全部查封,啥关系都不好使。吴彪不得已只能关了游戏厅。

吴彪在当时,意识绝对是超前的,继续找机会扩大优势,所以吴总的实力领先其他同行很多。

九七,九八年左右,吴彪在棚户区对面的街口,开了县城第一家电脑游戏室,20台电脑,当时并没有网络,装满了单机游戏,“红色警戒”,“三国群英传”,“仙剑奇侠传”等等。

这在当时是十分高端的娱乐项目,新颖的玩法吸引了一大批忠实粉丝,有钱去玩,没钱也要去站着看。毛孩继续在电脑室干活,吴彪安排了餐馆定点送快餐给毛孩吃,还买了个钢丝床,有包夜通宵的就锁门睡觉,每月给毛孩200的工资。这时候的毛孩看起来已经和正常人一样了,至少衣服干净了。

后来有了网络,吴彪的电脑游戏室改成了网吧,生意也越做越大。机器越加越多。吴彪也从大家口中的“彪子”变成了吴老板

就在网吧如雨后春笋般开业的时候,吴彪把网吧转让了,在县城最繁华的闹市租了个五层楼的门店,开了县城最高档的KTV叫做“欢歌笑语”,生意火爆。紧跟着在地势繁华的地段又开了两家,并且注册了公司,请了职业经理人。

吴老板名声在外,手里有钱有人。做了甩手大老板,每天开着一辆霸道,拉着小老婆,找朋友喝酒唱歌打麻将。

毛孩在“欢歌笑语”KTV做了领班,手下有20几个服务员。吴彪租了套房,让毛孩和服务员住宿,毛孩吃穿不愁,还有比较高的工资,很体面了。

邵东遇到毛孩是在邵东初三毕业那年,天上飘着雨,邵东和几个发小路过游戏厅。

在游戏厅门口一帮初中生围着毛孩踢,因为毛孩长相奇特,坏孩子经常拿他当靶子踢。

这次的原因就是这帮初中生没钱还想打游戏,问毛孩要游戏币,毛孩没给,因为吴彪每天来查账,币和钱对不上账,要担责任。

邵东最看不惯欺负弱者,就和张光等人一起连打带骂把这帮初中生赶跑了,邵东还给毛孩买了一个煎饼,张光还给了毛孩一根烟。

邵东告诉毛孩,有人犯贱欺负毛孩就叫他,他就住棚户区里面瓦房第二栋,毛孩嘴上不说,心里无限感激,因为有生以来第一次受到尊重。

此后邵东经常从家里带些锅巴,面条给毛孩吃,邵东母亲得知这个苦命的孩子,让邵东把家里自己的旧衣服给毛孩穿,邵东也经常去游戏厅找毛孩聊天。毛孩平常很少说话,只有见了邵东才会滔滔不绝。

后来毛孩领到了人生第一次工资200元,毛孩要请邵东吃饭,邵东也没推辞,俩人要了两碗拉面,一碟土豆肉丝,一碟红烧大肠,还要了一瓶二锅头,俩人喝着喝着,毛孩眼泪就流下来了,邵东问你咋了,毛孩说这酒真辣!

邵东入伍后,毛孩和张光经常去邵东家里看望邵东的母亲和弟弟,每次去都带一堆牛奶、水果之类的。

毛孩自身的经历悲惨,所以为人处世比同龄人要老练的多,在ktv工作,形形色色的人都见过,看尽了人间百态,但是毛孩总是对别人说一句话——吴总是我恩人,是我老板,这没毛病,但东子永远是我哥。

毛孩静静的说着:“从你当兵走没多久,吴总就成立了公司,我顺理成章的成了领班,所以现在状况我挺满足,像我这种没爹没娘的孩子,这样就挺好了。”

“哥,张光、张彬彬虽说也是咱发小,我还是跟你的感情最深,因为到今天我都忘不掉,那次我被一帮学生围着我,骂我怪胎,你赶跑那些坏人,拉我起来给我买饭吃。这个情景在我的记忆中太深刻了。”

“你当兵这几年,张光没少受罪,最初是在网吧打工,我和张彬彬也给他找过活干,但是他性格太要强,总觉得没面子,后来跟社会上的盲流瞎混,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总之一句话,死要面子活受罪。”

邵东静静的听毛孩说完,思索了一下说道:“总这样下去不行,要想想办法了,不然这样下去光哥会越陷越深。”

“这都是后话,你身份比较特殊,你就不要管了,我先托人问问情况。”毛孩停顿了一下:“我记得上次你那个战友,胖子王博,说的有个什么买卖,我那天喝大了记不太清,你问问,等这次光光哥出来,咱们找彬彬商量一下吧,大伙出出主义。”

“哎,对!我记得王博说有个班线车要卖,干这个可以,正好我想让我弟弟辞掉工地的活,找点买卖干,光子干这个也合适。”邵东有了精神,对毛孩说道:“给我跟烟。”

毛孩点了根烟插在邵东的嘴上,说道:“你问问吧,我先撤,托人打听打听光光的案子,电话联系。”

“行,啥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等光子出来我给他赔罪。”邵东说道。

毛孩走后,邵东就给王博打了电话,刚接通,王博兴奋的声音传来:“东子,东哥,我现在可威风了,转正了,身份不一样了,以前一起进队的协警员,现在都叫我王队,哈哈,我带队抓了个罪犯,正在审呢。”

邵东听了哭笑不得,心想这货又吹牛呢,第一天实习,所长能让你带队么。邵东笑着说:“威武霸气啊王队,让你打听的买卖,王队放心上了么?都等你消息呢?”

王博说:“哦……记得记得,班车,对吧,五哥的班车,人家等咱的信呢,车肯定要卖,你看哪天有空去看看呗。”

邵东说:“嗯,我给小北和彬彬他们说一声,定个时间去看看。”

“好,到时候通知我一声就行了,对了东哥,我们所长通知我了,被抽调进反扒队了。”王博笑着问道。

“太好了,我也被抽调进反扒队了,后天去报到。”邵东说。

“哈哈,你也去的话更好了。后天就见面了。”王博乐了。

“行,后天见。”邵东说。

邵东挂了电话,饭也没吃,简单洗了洗就躺床上休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刚想给毛孩打电话,手机就响了,毛孩语速极快的说道:“喂,东哥,我托人问了,情况不严重,光光哥没动手,属于站脚助威的,说是承担什么民事责任,打架的双方也和解了,可能要罚款500,交了罚款最迟明早应该就出来了。”

“嗯,那我就放心了,罚款的钱我出,你去接他,直接接我这里来。我给他解释。”邵东安心了。

“我有钱,我一会去给他交罚款,钱不钱的明天见面再说。”毛孩说。

“钱一定我出,不然我心里不舒服。”邵东说。

“好,东哥,明天见。”毛孩挂了电话。

邵东得知张光没出大事,心里总算放下了,回过神才觉得肚子饿极了,翻开手机看了看时间,都半夜11点多了,母亲和弟弟早就睡了,邵东掐手捏脚的去厨房找了点剩饭,简单吃了几口,回屋睡觉了。

隔日,邵东也像往常一样,早早起来锻炼,正在做俯卧撑,毛孩打来电话说到:“东哥,处罚结果出来了,就是罚款五百,没拘留,有人证明光光哥当时没动手。

邵东缓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毛孩说:“我现在去接他了,一会我把他交给你,你俩谈,我找个借口避开。不然光光哥该尴尬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好面子。”

“好,好,你来吧,我先想想咋说。”邵东挂了电话。

邵东回忆起小时候,和张光一起度过的日子,无限感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