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警队男儿 > 第一卷 初入警队
第4章 夜晚遇到袭击
作者:夜行人  |  字数:3286  |  更新时间:2018-06-18 23:40:04 全文阅读

王博和众人都不太熟,有点腼腆,端起酒杯站起来说道:“我喝完,你们随意,以后还要哥几个多照顾。在部队上东哥就照顾我,这回来后不是东哥的帮助,我也考不上警察,所以东哥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众人都站起身喝完了杯中酒。

“坐下,都坐!别搞得这么见外,肩膀平齐都是兄弟,时间早着呢,咱慢慢处!”邵东说。

“东哥说的对,慢慢处!”张彬彬认真的说。

“光子,你也没啥正事,你知道我弟弟小北现在在工地,我不能看着他一辈子干工地,咱哥几个都留意一下有没有合适的买卖,一起干。大家的问题都解决了。”邵东皱眉思索着说道。

“行啊!你前途有了,我们也要有自己的事干,如有有门道,我也不愿意干违法的事。”张光说道。

“你这么一说,我倒有个路子。”王博插话道。

“跑上海的大客线路,我有个朋友想转手,这个玩意挺来钱。”王博停顿了一下。

“一台大巴加上线路,价格挺贵,我也没那么多钱,就没细问,回头我打听打听。”王博没把话说死。

“跑车……,这生意不错啊,干吗要转让?还是谨慎点,问清楚的好。博子你上上心。”邵东光说道。

“恩,我具体问清楚给你打电话!”王博说。

“行!我过几天和王博一起要去培训了,等我回来好好合计合计。”邵东说。

“我觉得这个可以,挺来钱。”张彬彬说道。

“OK,就这么定了,革命道路携手前行!”邵东举杯。

邵东心情大好,和众人痛饮,不多时,众人说话舌头都大了,都多了。

张光一直唱着国歌,毛孩打着拍子,邵东看着眼前的情景笑了。

王博一直叨叨着,让众人给他介绍对象,他说他单身二十三年,还没拉过女孩的手。“有合适的一定不要忘了兄弟!”

众人稀里糊涂的答应,不过应该没人记得他说了啥。

一直聊到晚上十一点左右,众人才相互搀扶着出门,张彬彬车也不开了,晚上就在邵东家里住。

第四章、邵东遇袭

这时天已经很冷了,邵东和张彬彬两人冻得有点哆嗦,都快步小跑着回家,走到棚户区巷口,张彬彬去墙角撒尿,邵东点了一根烟站路边等。

巷内忽然亮起了刺眼的大灯,照的邵东一眯眼,一台金杯大面包上窜下了六七个人,最前面一人手里拎着一根棒球棍,迎面走向邵东,其余众人快步围上。

“人民子弟兵!听说你很能打?”领头这人大概30岁左右,尖嘴猴腮,满脸的疙瘩。

邵东酒醒了一大半,问道:“认错人了吧?”大脑快速运转思索着对策。

周三身后一人吼道:“三哥,就是他!”

邵东仔细看着这人,依稀记得这人就是那天火车站偷钱包的花衬衫。

“认错人?火车站我两个兄弟是不是你打的?记住!我叫周三,今天就废了你,给我兄弟报仇!”周三说着拎着棒球棍向邵东打来。

邵东瞬间反应过来,高喊了一声:“彬彬!跑!”喊话的同时,左手挡着棒球棍,抬右腿对着周三的裤裆一个前蹬。

周三根本没想到邵东还敢先动手。“给我打!”周三棒球棍脱手,捂着裤裆咬牙吼道。无数的拳脚砸向邵东,叫骂声响成一片。

张彬彬撒完尿往回走,半路听到叫骂声,看到一群人斗殴,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邵东的呼喊后,撒丫子掉头就跑,边跑边掏出手机打报警电话

人群涌上的瞬间,邵东已经扑向捂着裤裆的周三,邵东也不管旁边人怎么打自己,只盯着周三一人,因为人实在太多,功夫再好,这时候也施展不开。

扑向周三的一刹那,伸左手抓住周三脖领子往下一拉,低着头闭着眼右手拳头对着脸狠掏。一群人从背后拳打脚踢,邵东旧伤未愈,后脑伤口崩开鲜血直流。弯着腰低着头的周三嘴里一直不干不净的骂着。

邵东听到周三的骂声,怒火中烧,头上背上还挨了无数重击,感觉自己要晕倒,奋力把周三推倒,扑了上去,身体拱起,用肘对着头和脸一直砸,“嘎嘣”一声,邵东感到右臂一阵酥麻。

邵东晃了晃脑袋,咬牙继续砸。拳头大的血点子迸溅,人群呼啦一声,瞬间退后。

邵东身下的周三口齿不清的大喊道:“嗷!别打了,姥姥的!停!别打了!”捂着嘴,吐出了两颗带血的牙。

邵东摇摇欲坠的站起身,对方无一人敢前进一步,众人扶起周三。周三鼻孔窜血,含糊不清的说道:“这次就是给你个教训,以后少管闲事!走!”几人扶着周三钻进了一辆面包车。

五分钟左右,四周响起了警报声,一队警察下车,领头的正是吴所长。

邵东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一掏口袋,山寨手机也被踹碎了,浑身像散了架,胃里酒水直翻,转头吐了一口,晕了过去。

吴所长安排警员送邵东去医院,看着现场,忽然发现路边一块遗落的钱包,吴所长走到近前捡起,从钱包里翻出身份证和一个租房合同,身份证人名是周三,租房合同的地点是青竹巷。

吴所拿着钱包思考了一下,对身旁的警员喊道:“1、2两组上车,跟我走,1组地点青竹巷。2组先对附近医院进行排查。目标叫周三,就是刚刚行凶的主犯。”

二十分钟后,东郊医院急诊室,张光、张彬彬、王博赶到。

两名警察,正在医院照顾着邵东。

其中一名警察说道:“你们都是伤者的朋友吧,不要紧张,没有生命危险,让医生同志给你说。”

“轻微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住几天院吧!”医生说道。

“不会有后遗症吧?”张光问道。

“这种情况只要听从医嘱,一般不会有后遗症!”医生说道。

“那谢谢你了!医生!”张光说道。

“警官同志,这个是我朋友,具体怎么回事啊?”王博问道。

“啊,我知道你,你是城北派出所的小博吧,别激动,先治伤,一会吴所过来再说。”警察说道。

过了有两个小时左右,吴所赶来,安排两位警员回派出所帮忙录口供。

吴所询问了一下邵东的伤势,对张光等三人说道:

“这次事件是打击报复,这个主犯叫周三,是火车站扒窃的流窜团伙头目,你这个朋友小邵因为在火车站见义勇为,得罪了他们,所以他们来实施报复,我从现场找到了周三遗留的线索,得知了这伙人的住处,刚刚在青竹巷附近的诊所抓获了周三,这次他们这伙人,肯定没有好下场,证据确凿,法律不会轻饶这种恶人!”

“你们照顾好小邵,医药费会由肇事者承担,至于周三的伤,小邵这个算是正当防卫,这恶人咎由自取,我们调查取证后,公安机关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卷。明天我会过来找小邵了解情况,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你们记一下我的电话。”吴所长说完给众人留了号码。

三人答谢了吴所长后,看着邵东,都挺难过,三人谁也没睡觉,在病房陪着邵东。

邵东半躺在床上,拿出张彬彬给的诺基亚1100,换上了自己的旧卡,找出充电器插在床头充电,给母亲拨了个电话,说放松放松,在战友家住着玩两天,让母亲放心。

吴所第二天一早就来到邵东的病房。进行了一系列的取证,询问。

吴所长说道:“上次你在火车站见义勇为,两个贼从拘留所出来后,对你实施报复,事实和证据基本调查清楚了,周三也抓住了,这一次这伙人肯定要判,太嚣张了,我早就想收拾他们了,这帮人很狡猾,居无定所,住的地方都是租的郊区房子。”

“你现在就安心养伤,把费用票据保留好,检察院公诉的时候可以附带民事赔偿,医药费误工费这些都会赔给你。”

吴所长刚走,手机响起,邵东一看姚雪打电话来了。

“喂喂喂,当兵的,怎么一直关机?”姚雪说道。

“我,我……在医院!”邵东很犹豫。

“咋了?在哪家医院?我现在过去?快说!”姚雪性子很急。

“啊……我在那个……东郊医院。”邵东说。

“好!我现在去。”姚雪挂断电话急匆匆的出门去拦出租车。

20分钟后,姚雪到了东郊医院,从医生口中打听到邵东的病房,风风火火跑了过去。

邵东正在忐忑不安中,姚雪推门进来,一看邵东的模样,眉头就皱了起来。

大声说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伤成了这样?”

“我没事,呵呵。”邵东头上包着绷带有点不好意思。

“还没事,到底咋了啊?”姚雪撇着嘴。

这时,王博来送饭,推门看到有个漂亮女生,结结巴巴的问道:“东子,这是?”

“这个,就是那天火车站的姑娘。”邵东说到。

“喂小胖子,你告诉我邵东到底咋了?”姚雪问。

“啊……哦,东子被那帮小偷盯上了,报复他啊,晚上回家路上截住打的!”“不过没事,东哥武功高强,一个人把他们都打跑了。”

“也就是我没在,我如果在,东哥不会受伤的!”王博吹着牛。

“你这毛病是改不了了!”邵东叹气说道。“看见头发长的就走不动!”。

姚雪皱着眉头,看着邵东,心里很不是滋味。

“还不是为了我受伤么,你也不告诉我一声,这事因我而起,我不能不管不问吧!”姚雪说。

“我真没事,真的!”邵东不知道如何安慰。

“那我看看你伤哪儿了?”姚雪摸着邵东额头上的绷带。

邵东不好意思的躲避:“真没事!真没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