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英雄
作者:洛神雨  |  字数:3878  |  更新时间:2018-05-14 19:02:01 全文阅读

汉献帝初平三年冬,袁瓒之争火烧连绵,最终以袁绍手下大将麴义率军覆灭白马义而告终。

这里战火纷飞,遍地一片伏尸。远方,嘶喊声、惨叫声连绵不绝。

白雪茫茫,本是素白一片的雪地,到了如今,却是被那刺红的鲜血染尽。

风雪中,一名白袍将军独身骑着白马,在一座山丘上瞭望着这一幕人间惨境。

在他的手中,一条红绫随风而飘扬,他的心绪也随着这条红绫的飘荡,飘到了远外。

白袍将军手提长枪,缓缓闭上了眼睛,轻声自语。

“天地寂寥中,同为可怜人。我垂无限泪,滚滚大江流......”

满幕战火之中,他好像看到铜炉上煨着一锅红枣莲子汤。清香像是弥漫了整个秋。白袍将士化作少年郎,赤着脚走在满地红叶中,慢慢地啜饮着一杯琥珀色的美酒。

战喊声此起彼伏,白袍将士仿若没有听闻。他的思绪早已飞回到十年前一个美丽的秋夜。那一天晚上是他永远都忘不了的。

他永远也忘不了,永远也忘不了的。忘不了...那名坐在一块长满绿苔的石上,那一袭红衣如秋色、那美丽的女子。

过了许久,白袍将士缓缓睁开了眼睛,从腰间解下了那装在皮壶中的烈酒,仰头而起、烈酒如同一汪江水滚滚入喉。

烈酒温喉,驱散了这冬中寒意。在这火热迷离之中,他的思绪再次飘向了远方,再次回到了十年前。

 ......

 ......

 天地卧席红叶稠。那大约是在一个深秋。

 那年秋天来的稍早,枫叶早早落满整座山谷,为这座山谷披上了一层艳丽的红衣。

 一名少年坐着一块大石上,仰头喝着美酒。

 说来也是好笑,这少年不过十二三岁的模样,却是说话极为老成。

 “都说常山赵子龙义薄云天,浑身是胆,傲为一代战魂。怎得轮我落在他的身上,却是落得体弱多病之身。别说那一杆百斤银枪,就连一把十斤利剑也提不起来。”

 “莫非是传送之时出了差错?导致魂魄落的不是赵子龙身上?”少年喃喃开口,嚼动着口中酒液,又是觉得嚼之无物,便直接吞咽了下去。只是一张脸上满是愁苦。

 少年并不是这个年代的人,来自于遥远的未来。只是他并记得为何会来到这里。只记得这个时代因时空错乱,那义薄云天的赵子龙英年早逝。虚降魂此中,再起武神赵子龙之名。若是失败,那将天地大乱。而他将成为千古罪人。这罪名他可担不得。

 “可是,我现在的名字...的确是赵云,字子龙。而我的师尊也是汉末名将童渊。这并没有出错。但为何,我常年体弱多病?靠喝着苦药过活?”

 在少年沉思之时,一股尖锐的劲气破空袭来。以他微弱功夫,又如何躲开,更别说此时他深陷沉思之中,对四方之事没有任何警觉。

 这道劲气已近在咫尺,但他却依旧没有察觉。直至这道劲气击中了他的额头,从石块上重重摔落了下去,头朝大地弄了个灰头土脸后才反应过来。若不是这枫叶多层覆裹,定要摔坏不可了。

 “是谁!”少年摔得眼冒金星,正要破口大骂。却是听得大风浩浩起长天,一道爽朗的笑声飘至而来,只不过这笑声十分悦耳动听,是女人的笑声。

 这道笑声如一缕春水,那心中的火苗刚刚燃起,便瞬息被扑灭。

 少年艰难的爬起,过了许久才缓过神来,拍着衣裳中的灰尘站起,随后抬头。

 不远处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一团焰火缓缓从前方那枫树后走出。一个美如烈火般的红衣女子,随着远处的秋风飘了过来。

 少年凝视着她,心弦已像琴弦一样不停的颤动。

他在前世见过不少世间所谓的美人,但在此女面前无非是微光遇烈火,不可争锋。

 烈火,的确如火。

 如歌,的确如歌。

 女子一袭红衣如火,随风飘动、于是烈火而起。她站在这天地之中,她的美丝毫不弱于这一席秋色。

 她的声音宛如歌,袅袅余音像是化作了琴音,可以带动世间所有的音旋。于是烈火如歌。

 “你这少年倒是有趣,你才多大?就想提起百斤银枪?再说瞧你这瘦弱的模样,能拿得起重剑才怪。”

 红衣女子一双美眸微微眯起,脸上尽是笑意,只是这笑意中多了几分逗弄之意。

 少年依旧看着这名女子,看了很久。直至被额头上的痛意扰醒,这才想了想道:“我现在的确瘦弱多病,但在今后定能成为一名能让天下美人梦中所梦中,心中所系挂的大英雄!就算是你,也一定会爱上我。”

 “咦?倒是有趣,没想到你少年还有志向,我倒是想瞧一瞧你这壮志今后可否凌云。”红衣女子再次眯起眼睛,红唇微张道:“不过嘛,你想成为大英雄,还得看看你的潜力。呐~少年、要不要跟我过上几招?”

 少年听言,脸上的笑容瞬间停固住,仿开始变得有点勉强。尴尬笑道:“这就不用了。你这般年纪与我过招,不就摆明要欺负小孩?”

 红衣女子直视着她,道:“不就是不敢?为何不直说?”

 少年脸色顿时通红,想绕开这个话题。于是道:“这里是百凤谷,你来这作甚?若是被我师傅看到了,定直接赶你出去不可。”

 红衣女子眯起的眼睛瞬间睁开,有些闪亮。笑道:“你的师傅是不是童渊、童老先生?若是的话...那正好不过了!我早就听闻童老先生的那百鸟朝凤枪法是天下一绝,所以慕名而来,想学得几招。”

 少年听言也是噗呲一笑,道:“你说你一个女子,还是这等绝世大美人,为何非要武刀弄枪?学学那琴棋书画多好,最不济也可以在家刺刺绣花。”

 红衣女子眉头一挑,冷冷笑道:“谁说女子便不可习武?我练就这一身武艺,自是要报效朝廷!”

 “哦?”

 “如今董卓挟天子以令诸侯,不可与其争锋。今朝风云涌动,我汉室危矣。生逢乱世,自是要护家守国。若是这世间再多几位心系天下的英雄,担上将率军伐卓、清君侧,拨乌烟,则汉室兴矣!”

 语落,忽听到一声笑意。少年大笑而起道:“你说我壮志凌云,但跟你比起来、却是有如鸿毛轻矣。我倒是想看看你这红衣巾帼又如何在今后飘荡苍宇,平这乱世,让汉室再兴!”

 少年又摇了摇头道,故作老气横秋。道:“我师傅已经无意收徒,但是嘛、我可以求师傅收你为记名弟子。能学得几招,还是得看你自己的天份了。”

 语落,红衣女子美眸再次眯起,喜悦而来,笑起清铃。连这附在枫叶中的秋霜也要在笑声中融化了。

 “将来,你一定会是大英雄的。”女子的笑着开口。

 笑声悠悠如云流,经久不休。她的脸,她的笑。在少年的眼里,是极美极美的,美的让少年尝到了那一见钟情的味道。

  ......

  ......

 童渊最终还是拗不过少年的苦苦哀求,答应收这红衣女子为记名弟子。

 百鸟朝凤枪法自是传男不授女。童渊曾身为北地枪王,一身功夫天下无双,却是对汉室心灰意冷。这才归隐世间。得知女子之意时也是心被感触。破例传授枪法传承。

 一日又是一日。一月又是又是一月。转眼过了三个秋。

 弹指三年,少年不再是瘦弱之身。在常年与红衣女子的练招之下渐渐强壮了起来。那十斤重剑如笔挥洒自如。

 曾经的少年终于成了一名少年,壮志凌云的少年。在红衣女子的常日熏陶之下,竟也有了上马征战沙场平定乱世之心。

 只是他的武功依旧算不上是高手,那百鸟朝凤枪法也只是摸得了皮毛。就算是过了三年,在红衣女子一杆长枪下也坚持不了五十来回。

 这又是一个秋。

 此时已至暮夜,在这山谷之处红叶落得正满。凉风袭来,卷起漫天火红,如同火烧天际。

 少年盘膝坐在大石上,他微笑着拂去落在身上的枫叶。信手拈来了一片、轻轻揉碎,红光点点缀如星辰、洋洋洒洒向着四处飘散开来。

 在他的手上握着一杯琥珀色的葡萄美酒,酒中叶渣点点,似组成了一幅星幕。

 此时,少年拿着酒慢慢啜饮,酒意早已袭身,脸色微红。

 下方铜炉上煨着一锅红枣莲子汤,沸水滚的正冒,清香弥漫了整个山谷。在那堆火烧的正烈,焰火映红了另一团火。

 红衣女子在这堆火篝的对面,坐在一块长满绿苔的石上同样饮着美酒。火光之下那张被酒意侵红的人是多么的动人。

 红衣愁绪,一杯酒很快见底。夜风徐来,吹的那一袭红衣飘响。

 在这风中,少年听到了红衣女子的呢喃。

 “少年,你过来下。”

 少年笑着从山石中一跃跳出。握着杯酒、赤裸着双脚、慢慢品尝着杯中滋味,走在红叶织成的毯子中,来到红衣女子的面前。

没等少年开口,红衣女子眸中闪起波动。有一丝哀愁被她隐藏在眸底深处。

“少年,我来百凤谷已有三个年头。如今我已经学得百鸟朝凤枪,也该走了。”

是谁的心有些不舍。又是谁在尽力隐藏心中的哀伤。

少年张了张口,却不知道如何面对离别。他张了张口,手中的杯酒却是被自己凑到了嘴中。

酒是香甜,滋味却涩苦。少年沉默了半响,勉强笑道:“你要去哪?”

“去战场。”红衣女子叹了一声,只是说了三个字。

少年沉默了半响,最终还是借着酒意,说出了曾经在第一次见到红衣女子时,想说出的言语。

“等你从战场回来,就嫁给我可好?”

红衣女子笑了起来,不知是那酒意侵袭的红意,还是心中的羞意,让她脸色更红。

  “你才多大?我可是比你大了整整十岁!”

  “你别笑,我是认真的。”少年凝视着红衣女子,一字一字认真的开口。

  “那好,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就卸了战甲,身着红衣嫁给你。”红衣女子愣了许久,最终还是点头道。

这道言语便是春风,吹散了少年的心中的悲愁。

“若是你回不来,那就算换做我上这战场,替你了却你未做到的事。”

  “这可说好了。少年,我该走了!你可要乖乖等着我回来。你这身子哪里受的住那战火。”

   红衣如火燎燃,向着远方连烧而去。只有马蹄之声跃腾而起,从响到轻,从近到远,最终消失在耳旁。

......

一年,又是一年。这秋又换了一个秋。

只是这再也是两个人的秋。当年皎兮明月,也作圆缺。

少年变作了青年,曾经的稚意早已褪去,如今是那姿颜雄伟的八尺男儿。

只是红衣女子最终还是没有回来,留给少年的只有曾经她替换下来的一袭红衣。

故人已去天边楼,七年孤襟迎秋风。点滴心上烟波愁,执念醇厚如浓酒。

白袍将士睁开了眼睛,仰头再喝烈酒,身下马蹄已声响彻十里云霄,纵起跃长空。

是谁单骑杀文丑,一枪挑麴义?

是那盖世英雄!

冬雪飘起万里,白袍呼响。借着这风,手中红绫像是燃起十里焰火。

少年凌云壮志,白袍将士盖世气冲。乱世英雄起,可是为了盖世功名千古颂?

不是的,少年为的只是承诺。白袍将士只是想伴她一起平定乱世,让这巾帼梦不灭。

曾经的少年。要与她在这战场中,生死相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