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起江东
作者:茶叔  |  字数:3688  |  更新时间:2018-11-21 09:31:37 全文阅读

夕阳的余辉撒落在庐江城中的一座宅院里,院中的少年盘坐在古琴前,双手平覆在琴弦之上。他的手指早已停了下来,然而院中似有琴音尤未断绝,余音袅袅间不绝如缕。

“瑜儿,今日可曾记得看书?”院中话音刚落,少年便见两个丫鬟扶着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子从后堂处走了出来。

“母亲,”少年应道,他站起身来迎了上去,从丫鬟们的手中扶过母亲纪氏的手,“书已经看完了,孩儿是见这春光浪漫,便想以琴音和之。”

这少年唇红齿白,虽年岁十五,但身姿颇为长壮。两个丫鬟跟在纪氏的身后,不时的偷偷朝少年打量,眉眼间似有几分爱慕。

“你父亲赴洛阳上任时,曾嘱咐我对你严加看管,莫让这琴误了你的前程,”少年的母亲虽然嘴上是在数落着他,然而眼神中却满是溺爱。她出生士族大家,嫁于周瑜之父周异之后便只得这一子,十几年来一直养在身边甚是疼爱。

此前周异被朝廷封为洛阳令后,赴任时曾打算将周瑜带去,不过因纪氏不舍,便只得将其留在庐江家中。

周家是当地大族,周瑜堂祖父周景、堂叔周忠都曾官居太尉之职,其父周异也在洛阳令的任上。家族的富贵虽不言而喻,但周瑜却不似许多大户人家的子弟那样纨绔,他从小便很懂事,且谦逊好学,懂进退知分寸,兼其精音律,时江东就有“曲有误周郎顾”之语。

“母亲教诲得是,”周瑜陪在纪氏的身旁,随她在家中庭院间走动。

两个丫鬟将周瑜留在院中的古琴抱起,跟在身后。她们对这位小公子的习惯十分了解,知道过会说不定他还会弹上一曲。丫鬟们每日的兴趣便是闲暇时能偷偷听小公子弹上一曲,在她们看来,只要一张古琴摆在面前,小公子便能流水传湘浦,悲风过洞庭。

纪氏拉着周瑜闲聊了一会,突然想起件事来,“瑜儿,上次你去寿春拜访过的那位伯符公子可还记得?”

“当然记得,”听纪氏提到孙策,周瑜一下子就想起来自己在寿春的这位好友。孙策之父孙坚和周家是世交,而且孙策之母吴氏和自己母亲也关系甚好。

“伯符之父孙文台如今正欲赴洛阳讨伐董卓,上次你去寿春之时,就邀其家人来庐江居住,昨日我已得了他家人的消息,他们不日便可抵达庐江。”纪氏说道,“你需择一良日过去拜会一下。”

“伯符一家来庐江,可有落脚之处?”周瑜很关心自己的这位好友,两人同岁,且均少年有志、英达夙成,在寿春时便一见如故,推诚相待。

“若是没有,能否将路南大宅送与他们?”周瑜刚问完就想到孙策一家来庐江肯定来不及落实住的地方,于是想也不想便提出将家里的另一处宅院让出去。

“善,”纪氏点了点头,对周瑜的提议十分满意。

纪氏在庭院中走了一会,身子便有些告乏,她让丫鬟扶着自己回屋小歇,临走时又叮嘱了周瑜一句要勤勉好学。

等纪氏走后,周瑜坐在院中有些发呆,他从袖子里拿出一页残卷,将它重新放在眼前打量起来。残卷上空无一字,但是周瑜却从上面看到了自己和一些人的影子。

想起昨天夜间的那个梦,这位聪慧的少年郎一时之间也不得其解。

周瑜清晰地记得梦中有一位自称南华仙人的巫族后人带着族中圣物“女娲天书”来到人间,他研习天书之后炼就了一身通天彻地的本领。大道初成之时,南华仙人将天下气运推演了一番,得出天下即将三分,之后复归一统的结论。

根据此结论,南华仙人耗尽自己的心力著成“三国志”一书,等待“天命之子”出现的时候,就将书交给他,让他去结束这乱世。

“三国志”书成,南华仙人便闭关隐居,之后他的二弟子于吉觊觎书中记载的神功术法,在抢夺书的时候,“三国志”被毁,残卷则散落于神州各地。

梦境到了这里的时候便已经接近尾声,迷迷糊糊中周瑜只感觉到一页残卷朝自己飘来,他伸出手去接住残卷。梦醒了,周瑜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突然发现自己手里正捏着一个东西。

借着床前的月光,他看到手里的东西赫然就是梦中朝自己飘来的天书残卷。

这件离奇的事在周瑜的心中引起了不小的波澜,后半夜里他再也无法入睡,脑海中尽是那位南华仙人的身影,还有他寄希望去结束的这个乱世。

早间起来,周瑜本打算将这个梦告诉自己的母亲纪氏,不过想到母亲的性格,周瑜知道她定会告诉自己说“子不语怪力乱神”。

放弃了这个念头之后,周瑜的心却静不下来,他只得找来古琴,想通过音律让自己恢复平静。

此刻周瑜又把残卷拿在手里,残卷上仍旧空无一字,不过他突然看到孙策的影子出现在了残卷上,心下一惊时差点叫出声来。

残卷上的孙策已是青年模样,他的身边赫然也是青年模样的自己,周瑜在残卷里看到两人骑马并肩,举义军而下江东,舟师所过,乱世重归太平。

“这……,难道就是我和伯符的将来?”周瑜呆呆地望着残卷,不知道自己已是天书中选定的其中一位天命之人。

数日后孙策一家人抵达庐江,周瑜带着下人前去迎接,并将自己家在路南的大宅送给他们居住。帮孙家安顿下来之后,周瑜被留了下来,见孙策从后堂请出他的母亲吴氏,便赶紧上前去拜见。

“孙周两家乃是世交,我出阁之前与你母亲也是至交好友,上次在寿春时便见你与我儿伯符一见如故,今日再见你这少年郎,我甚是欢喜。”吴氏望着周瑜面带笑意,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和自己大儿子同岁,不仅面如冠玉而且知书达理,她也愿意自己的儿子多结交这样的青年才俊。

“公瑾,自寿春一别,为兄甚是想念,今日我俩把酒言欢,不醉不归。”孙策容貌俊美,也是性格阔达之人,他这性格很对周瑜的胃口。见孙策相邀,周瑜一口就应承了下来。两人拜过吴氏,便携手而出。

孙策开始安排下人准备酒宴,席间觥筹交错,周瑜便问起孙策的志向。

“我的志向,便是在这乱世中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做一个像父亲一样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孙策提及志向,浑身上下都是豪迈之气,“数年之前,父亲应中郎将朱儁之荐为佐军司马攻打黄巾,如今转战洛阳讨伐董卓,数载未曾归家,我知道他是一个以救黎民于水火为己任的男人,虽然他没有怎么陪过我们这些家人,但是我一直为他自豪。”

“伯符,我也有此志向,他日你若举兵,我定当追随你左右,”周瑜说道,他被孙策的豪迈之情所感染,心里也生出建功立业之心。

“父亲此前总是为朝廷惋惜,他说汉室暗弱,最难过的莫过于这些忠于朝廷的臣子,”想到在外面征战数载未曾归家的父亲以及如今朝廷当中的乱局,孙策叹道,“黄巾初平,宦官之乱又起,大将军以袁绍计,招并州董卓兵马入京,然董卓未至,大将军却招宦官毒手。”

“董卓入京后废少帝,立陈留王,随即各地群雄起兵,打出讨董的旗号,家父从长沙赶往鲁阳与袁术汇合,如今正和张咨、王睿等人战于南阳。”孙策继续说道,他这些情况都是此前从孙坚派人送回的书信中了解到的,“讨董联军畏惧董卓军势,又自惜羽毛,大军屯于虎牢关外驻足不前,我看那诸侯当中大多各怀异心,只有曹孟德和父亲是决心讨董之人。朝堂之上群鸦四起,朽木为官禽兽食禄,痛哉痛哉。”

“伯符,勿要心忧,”见孙策和他父亲一样心系国家和万民,面对昏庸的朝廷而有心无力时,周瑜也感同身受,不过有了前几天那个晚上梦境中的际遇以及怀里的残卷,他此刻的心情已经平静了很多。

那份残卷似乎给他指明了一条道路,更重要的是,在有了方向和目标之后,周瑜的潜意识当中也开始将平定乱世当作己任,他的心里开始有了一个执念,那就是要去实现那页残卷上曾出现过的画面。

“自董卓起,群雄已渐成逐鹿之势,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我观那十八路诸侯,正如伯符所言,他们大多自惜羽毛,心怀鬼胎,不愿奋起为朝廷用命。袁绍虽为盟主,其他人比之则名微而众寡,然夫未有心系天下的气度。诸侯之中,定有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周瑜的一番话正说到了孙策的心里,正所谓一个能成就大事的英雄,他必定也有与之能力所匹配的心胸,而只有如此,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去追随他。孙策想到跟随在自己父亲身边的那些老将,深以为然。

“公瑾你坐于家中,却知天下事,实在让人佩服,”孙策心悦诚服地朝周瑜举起了盛装着酒水的碗,向他敬了一下,“他日我若起兵,公瑾可有教我?”

“窃料之,汉室不可复兴。”周瑜将碗中的酒水一饮而尽,他自己出身在朝廷官员之家,这句话说得就有些大逆不道了。

周瑜注视着孙策的眼睛,想看看自己这位至交好友的反应。

“愿闻其详,”孙策的神色十分平静,他虽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忠于汉室,但是又不像父亲那样愚忠。“位卑不敢忘国忧,民间疾苦心中留”就是孙策当下心中的真实写照。

“今汉室倾危,四方云扰,关东诸侯林立,然几无报国之心。伯符你若举义兵解苍生于倒悬,为兄长计,惟有扫平江东,于外成鼎足之势,以观天下之衅。北方诚多务也,因其多务,剿除黄祖,进伐刘表,竟长江所及,据而有之。”周瑜将自己这几天根据天书残页领会出的心得说了出来,不过他也有所保留,那句“然后建号帝王以图天下,此高帝之业”并未说出口。

“善,”周瑜的高论让孙策对于国家未来的局势一下子豁然开朗,他面露喜色道,“今尽力一方,即冀以辅汉尔。”

两人端在手里的盛着酒的碗再次碰撞到一起时,周瑜放在怀中的那页残卷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它像似已经完成了自己为“天命之人”指点方向的任务,功成之后就回归于冥冥之中。

时过数年,孙策于兴平二年举兵,周瑜得到他的消息之后立刻带兵响应,他追随孙策破刘繇、捉王朗、逐刘勋、败黄祖,终于一统江东。

少年周瑜因为十五岁时的那个梦而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他兑现了当初为好友孙策做出的平定江东的承诺,又于数年后帮助孙权在赤壁用一场大火烧出了乱世当中短暂的一段太平岁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