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云天行 > 离飞炎
序章 年少不知愁滋味
作者:key心远  |  字数:4760  |  更新时间:2018-11-27 14:29:34 全文阅读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一名男子身着一袭淡蓝色的衣裳,腰间佩着一柄长剑,踏着山间的丛丛草木,嗅着迟于山下而来的桃花香,缓缓爬上了这飞炎峰。

飞炎峰本只是一座无名山,只因几十年前,有一名为飞炎门的门派在此落地生根,此山也随之得名。与这看似燥热的名字恰巧相反,飞炎峰上极为清凉,微风夹带着花香,吹拂过一个人的脸颊,轻柔舒适的感觉令人感到心旷神怡。

那男子一步一步踏上山来,眼神中流露出几分怀念之情,喃喃自语道:“虽说山下风光无限,不过还真是怀念,这飞炎峰上的一切。”

渐渐的,一个石门的轮廓慢慢出现在了视野中,随后,变得愈发清晰可见。男子微微抬起头,看着石门上雕刻的“飞炎门”三个字,露出了会心的笑容,随后踏着步子上前。

石门下站了两名青年,身着红白交织的衣裳,似乎是守门弟子。眼见着那男子走来,两人一同上前,拦住了男子的行进步伐,问道:“这位少侠,前来造访我飞炎门,敢问有何贵干?”

男子看着这两个陌生的面孔,脸上笑意更浓。他双手抱拳作揖,轻声说道:“在下飞炎门林杰。两位师弟可否放行?”

两名青年愣了片刻,随后,惊讶地齐声感叹道:“林杰师兄?”

江湖总是很大,因此常年有着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门派。而飞炎门也不是什么江湖里的大宗门,但这些年来却出了一位当代江湖的青年俊杰,那便是林杰。

虽然林杰常年不在飞炎门内,但大家或多或少都曾听过关于林杰的事迹。他曾凭一己之力连剿了十一座山贼山寨,也曾随江湖正派一同攻打一些邪派,并且大放异彩。并且林杰这人为人亲和,在江湖中结交了不少好友,也曾与他们把酒临风,在江湖留下了不少风流佳话。许多人选择加入这飞炎门,也是因为曾或多或少听说了些林杰的事迹,并对其产生了深深的憧憬向往之情,才选择了与其相同的门派。

因此,此番林杰归来,许多未曾见过林杰一面的人,都对其产生了深深的好奇之心。哪怕林杰是去会见飞炎门掌门,众人还是躲在林杰所在的大厅外,偷偷窥视着他们。

“不愧是林师兄,生得一表人才,还风度翩翩,当真是吾辈之楷模。”有人在外面一边看着,一边忍不住咂嘴惊叹。自然,也不免有人泼冷水说道:“想想就行了,林师兄只会是你的楷模,但你永远不会是林师兄那样子。”

“呿!”

大厅内林杰看着飞炎门的掌门,对其作揖,轻声喊了一声:“师父。”

掌门看着自己这大半年未曾得见的徒弟,眼中流露出几丝欣慰。他看着林杰,问道:“此番下山,收获如何?实力可有所精进?”

林杰面上流露出一抹笑容,在掌门面前站定了身子。而后,他将右手紧握成拳,身上一股气势攀升,紧接着,在他的右手手背上,接连浮现出了五个红色的火焰标记。

大厅外有些眼尖的人一时遏制不住,大声惊呼:“五印武者。”众人听到后,又均是忍不住发出了“哇”的赞叹声。掌门听着这群弟子的声音,一脸无奈的样子,对着窗外的弟子们喊道:“有时间在这里惊叹,还不如赶紧去练练武,你们啊,好好努力一点一样也做得到的。”

窗外的弟子们嬉笑着,但也不再继续发出声音。掌门说得好像此事稀疏平常一样,但实际上他们心里也清楚,成为一名五印武师,光靠努力是绝对做不到的,还极其依赖他们的天赋,以及各种机遇。

这偌大的江湖,各门各派,心法内功都有所不同,但说到底,终究练的还是武学内力。而每当一个人将内力修炼到一定境界时,就会在手背上凝出一道印记来,这印记,或为莲花,或为坚冰,或为法印,或为火焰。各门各派的武学内功不同,印记也各有所不同,但不变的是,印记的数量,代表着一个人的实力。从一印,到五印,数量愈多,也就代表着实力愈强。而当一个武者的印记到了五印时,接下来的武学境界,又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层次。不过对于五印之后的境界,掌门从未告诉他们,只是让他们不要好高骛远,一步一步慢慢来。飞炎门的弟子们倒是也乖巧,从未多问此事。

说回当下,林杰对着掌门行礼作揖,轻声说道:“弟子此番还将那作恶江湖已久的翻海蛟捉拿归案,没有辱没飞炎门的名号。”那“翻海蛟”,也是在江湖里成名已久的恶盗,只因他水性甚好,而且同样有着五印武者的实力,因此这些年来倒也成了江湖里一个棘手的人物。

掌门看着面前的林杰,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随后拍了拍林杰的肩膀,说道:“说什么辱没不辱没名号,杰儿你一直都是我们飞炎门的骄傲。何况你这番举动,已经给我们飞炎门长脸了。”

掌门顿了片刻,随后接着说道:“这大半年来辛苦你了,既已回来了,便好好休息一番吧。你的房间始终给你留着,这半年来也有人时时去打扫,你大可直接去睡上一会儿。”

林杰没有应允,反倒是说道:“师父,弟子许久不曾在山门中,现在也不觉疲倦,想在这山门里多走走看看。”

掌门看着林杰,轻声笑骂了一句:“行了行了,你这混小子,还骗我什么想在山门里多走走看看。我还不知道你和韩云那小子亲近?你是想现在赶紧去和他多聊几句吧?”林杰被戳穿真实目的也不觉尴尬,只是抿嘴微微一笑。

掌门坐在大厅的椅子上,抿了一口茶,轻声说道:“去吧,那小子,也只有你管得了了。”

林杰点点头,随后走了出去。掌门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感慨地说了一声:“终究还是少年心性啊。”

飞炎峰是一座临海的山峰,虽说距离海面有上百丈,但站在山顶时,依然可以看清壮观的海面。

而在飞炎峰后山,有一大片平坦的草地。那片草地三面悬崖临海,草地中央,却长了一棵参天大树。此等壮观的景色,纵使找遍整个大陆,恐怕也再难找到一处。此地可以说是飞炎峰上风景最好的地方,许多弟子闲暇之余,都喜欢到这里来看看。

林杰踏着随风飘扬的青青绿草漫步而来,衣袂随风飘飘。这一片草地上此时几乎不见人影,大多弟子基本都在前山练武场习武,没工夫跑到这里来。唯有那棵参天大树下,躺着一个懒洋洋的人影。林杰远远地看到了他,一脸无奈的样子,随后慢步走了过去,控制着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响。

他与那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后者看起来似乎仍未察觉的样子。这一刻,林杰忽然气势大涨,三两步缩短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而后右脚高举就要踢下。

地上的身影忽然向着右边翻滚了一圈,随后腾身而起,反手便是一拳袭来。林杰出拳抵抗,双拳在空中相撞,感受着那人的气劲,林杰不忧反喜,喊了一声:“不错,再来。”

那人另一只手再度化拳而出,林杰则见招拆招,或是出拳相抗,亦或是侧身躲闪,但林杰的眼神,看起来明显在寻找着机会反击。两人这一拳又一拳打了约莫四五十个来回,最终林杰找到个机会,忽然俯下身子,躲过了那人的一拳,随后他右手握拳,蓄势而出,直冲那人的胸口。

忽然,林杰的右拳在空中停滞,距离那人的胸口只有不到一寸的距离。而那人的双手也停在了空中,距离林杰的后背,则有足足一尺。

两人就这样僵了一会儿,而后林杰绕过那人的双手,站了起来,面带一抹笑容说道:“有些进步,但,韩云你还是不行。”

“呿。”那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背靠着大树。他看起来约莫十七八岁,依然是一副少年模样,相比起林杰脸上欢悦的笑容,那人脸上则洋溢着慵懒的神态。他坐在地上,也不看林杰一眼,轻声说道:“回来了?”

“该做的事都做完了,也就该回来了。”林杰坐在韩云身边,从怀里掏出了一本书,递给韩云。韩云接过书,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问道:“什么啊?”

“从那叫‘翻海蛟’的人身上找到的,看了一眼,是一些呼吸吐纳的心得,他或许就是练了这个,所以水性才那么好。”林杰说道,“虽说飞炎峰上,也没有江水河流,但是你练练,调整下自己的呼吸吐纳,对自己练武也总是有些好处的。”

“无趣。”韩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却依然将这书放在了自己怀中。这些年来,林杰时常会下山去江湖里历练一番,而每次他历练回来,都会给韩云带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韩云也知道林杰是关心他,所以哪怕嘴上不饶人,他还是会将林杰的东西都收下。林杰看着他那样子,轻轻地笑了一声,随后,同样懒洋洋地躺了下去。

他与韩云都是被这飞炎门掌门所捡回来的弃婴。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自然亲密。要说这山上的诸多弟子,林杰最关心的,大概也是韩云。

他看了一眼韩云,轻声问道:“你是不是实力也精进了些?”韩云没有说话,只是懒懒地举起手来,紧握成拳,他的手背上,竟也凝出了四道火焰的印记。这实力,已经是一些江湖里许多无名无派资质平庸的人一辈子所能达到的顶点,哪怕是在这飞炎门的弟子中,韩云的实力也是能排在前列的,但韩云倒是一点得意的感觉都没有,只是又将手无力地垂下,闭上眼休息。

他性子懒散,对于这些个练武之事,有兴趣,但没有坚持下去的决心。每次被掌门师父叫着练武他总是左躲右闪,哪怕掌门气得暴跳如雷,他也绝不去乖乖练武,那副场景,看着着实令人哭笑不得。但即便如此,韩云都能有四印武者的实力,他的天赋,倒是可见一斑。

不过……林杰心里也明白,韩云一直待在这飞炎峰上,从未有过与人死斗的经历,因此论起经验来,要比江湖里的四印武者差太多太多,真要碰到山下同境界的四印武者,他很难占得什么优势。

因此,林杰躺在草地上看着大树粗壮的枝干,以及更远处湛蓝的晴空时,忍不住轻声说了句:“你就不打算下山去看看吗?”

“你又问这个问题了。”韩云无奈地说道,“山上和山下,有什么区别呢。山下有人,山上也有,山下有花,山上亦有,山下有飞鸟走兽,山上也能找到。山下有的山上都能有,那为何要下山呢?”

“你还是太天真了。”林杰无奈地说道,“这山下的很多东西,山上都没有。”

“比如,这山下,还有江湖。”林杰轻声说着,而双眼却依然看着远处的青空,“韩云,你若不下山走一遭,永远也不知道,这江湖有多精彩。”

韩云默默无言,林杰便接着说道:“这世间,远不止我们飞炎门,更有许许多多的门派。且不说那闻名江湖已久的三大派,丐帮、禅宗以及道教,近些年来那只收女弟子的落花宫,也隐隐有欲与江湖大家一争天下的势头,那落花宫的门派势力不仅越来越浩大,她们那落花宫宗主也同样不容小觑。她虽然只有二十余岁,但实力恐怕可以与老一代的江湖人士一较高低。”

“还有那制作草药的百草宗,制作兵器的百炼庄,只收燕姓弟子的燕庄,看起来虽然只是些小门派,但却成了这江湖中不可或缺的存在。”

“这些还只是这片东陆的门派,唉,师弟你可记得我曾和你说过的,东陆的西边,还有一大片名为西土的地方。东陆和西土间,被一条大河所隔开,这也导致西土有着和东陆完全不一样的风情。西土同样有着许许多多的门派,虽然那些门派大多都不入主流,甚至有许多邪派,但,也是这江湖里不容小视的一股势力。”

“而在这片土地之外,最北的地方,还有一片冰洋。冰洋上,有一大片用铁链连起来的船只,那还有着所谓的北水南家。虽然他们鲜少踏足这片土地,却也因此而被大家所好奇,那究竟是怎样的势力。”

“北方有北水,南方也有南蛮。那虽然是一片未开化的土地,可是也有着凶猛无比的蛮族。他们有多强悍,你只有目睹过以后才会知道。”

“除了他们这些宗门门派,还有许许多多云游在江湖的侠士隐者,哪怕只有一人,他们的名号说出来,却依然能让天下人为之一惊。”

“这些宗门,还有这些人,一同构成这偌大的江湖,韩云你难道就……”说到动情处的林杰直接坐了起来,面露兴奋之意地看向韩云。可他所见的,却是后者倚靠在那大树树干上,歪着头,双眼紧闭,气息均匀地呼吸着。似乎,韩云已经入睡了。

林杰的声音戛然而止,而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说了声:“罢了,罢了。”随后,他再度躺下。

他看向身边的韩云,而后,还是忍不住轻声说了一句:“但不论如何,总有一日,你也会不得已下山,而后踏入这个江湖的。”

他也不管韩云是否能听见。说完这句话之后,林杰躺在草地上,缓缓闭上双眼。

或许是因为舟车劳顿,林杰还是很快就陷入了熟睡中。而后,韩云慢慢张开了双眼,脸上还是挂着那慵懒的神态。

“不得已而踏入这江湖吗……”韩云反复咀嚼这句话,最终,还是发出了一声轻笑。

少年不知愁滋味。这些事对于韩云而言,尚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

他所想的,只是趁着现在春日正好,懒散而又惬意地睡上一会儿。至于那些明日事,权且留到明日再谈吧。

韩云再度闭上双眼,而后也进入了梦乡。

key心远
作者的话

更改后的序章没有太多变化,主要修改了一些设定,和自己当初忘了的细节= =正文第一章开始前面的主线故事会变得有所不同了,各位大大敬请期待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