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爱君哪管世间谤

五八 点化

更新时间:2018-05-17 08:55:23字数:3353

薛艺点了点头,接着说道:“魏大人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说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只有对不起你了。这句话我也不太明白,回头我也要问他。魏大人说,要派人出来找你,只能派玄甲军与朱衫军的将士——”

梁青与雪君听了,心下不由得暗自赞道:“魏大哥的法子,当真是绝了。”

薛艺接着说道:“太子殿下对魏大人,从来都是言听计从,所以魏大人话一出口,太子殿下立即下令,命令玄甲军与朱衫军将士共六千余人,全部换上便衣,分组到全国寻找你的下落。”

梁青听了大惊,问道:“太子当真将玄甲军与朱衫军全派出来了?”

李世宁道:“那还有假?不仅如此,他还将晋阳大军中所有认识你的人都派出来了,总计可能有上万人吧。而且,他还听从了魏大人的建议,派了一队使者,到西域去了呢。”

梁青脸面朝天,叹道:“太子此情此义,让梁青如何敢受?如何报答?”

薛艺道:“圣上对你好,太子对你更好,这份情义,你如何推托?听我一句话,跟我回长安去,接下这个差事,率军平定江南,一来报答了圣上与太子对你的恩情,二来也可让自己青史留名,何乐而不为呢?”

梁青道:“薛大哥,世宁妹子,不是我不愿意报答太子的恩情,只是我不太注重名节,青史能不能留名,我并不在乎。而且,平定江南,是以全国之力对抗江南一隅,任谁率军,也必胜无疑,也不一定非要我出马。譬如魏大哥,如果他领兵平定江南,可能效果比我好上一千倍,再如齐王,或如薛大哥你。即使是世宁妹子,也可领兵南下,到时候青史留名,岂不把历代女将全比下去了?”

李世宁脸上一红,说道:“梁大哥莫要拿我取笑。”

雪君笑道:“青哥哥不是取笑你,以你的能力,领兵南下,平定江南,易如反掌。你不妨一试。”

李世宁道:“好呀,你们夫妻两个联手来取笑我,羞也不羞?”

一句话,说得雪君脸上也红了起来。

薛艺道:“梁青兄弟,男儿就应该保家卫国,为民出力。你这一身的功夫,岂能终老于泉林之中?”

梁青道:“薛大哥,世宁妹子,不瞒你们二位,我不想回去,主要是因为我以前在战场上杀人太多,手上沾满了鲜血,所以,我不想再带兵打仗,再不想杀人。希望你们能体谅我的苦衷。”

薛艺道:“一将功成万骨枯,古往今来,做将军的,哪一个不是双手上鲜血累累?”

梁青道:“话是如此。但我天生便不是一个做将军的材料,我不想杀人,更不想踏着别人的尸骨去当官。那些杀人做官的事情,留待想做的人去做好了。”

众人皆黯然。李世宁道:“咱们四人今日重逢,本是件高兴事,何必让这些伤感之事,扫了我们的雅兴?梁大哥想不想回去,由他自己拿主意吧,我们不去逼他。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共同举杯,一醉方休。梁大哥与雪君姐姐既然不愿意回去,咱们以后再见面的机会便少了,我们何不趁这有限的时光,举杯痛饮?”

三人听了,都举起杯来,一杯接着一杯地连饮起来。就连平日里不胜酒力的雪君,也没有丝毫犹豫,逢劝便喝,举杯便干。不一会儿,四人都已酩酊大醉。

第二日,四人清醒过来时,天已过午。梁青与雪君向二人辞行,薛艺道:“酒逢知己千杯少,你们二人已决定离开,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才能重逢。梁青兄弟性格潇洒,快意江湖,自是不缺知己酒友,但我身在官场,就不可能有那么多的知心朋友了。你就算可怜我一下,再陪我醉一场,如何?”

一席话,只说得梁青热血沸腾,大叫道:“好,我今日便与薛大哥再来个一醉方休。”

四人又开了席,李世宁因昨日喝多了,再喝反胃,不敢再举酒杯,雪君也不劝她,只是看着二人比拼酒力,没过多久,梁青与薛艺二人便已不省人事。雪君看着一桌狼藉,心中总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努力去想,却又不得要领。

天色已晚,雪君与李世宁用尽了力气,才将薛王二人扶进房去睡了。雪君睡不着,起身坐在窗台上看星星。看着看着,眼前的星星却变得一片模糊,脑海中只剩下对未来生活的憧憬:梁青已亲口说出,要退出官场,这是真的么?远离官场后,该到哪里生活呢?百花谷?杭州城?还是梁青的山东老家?或是找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种点地,养点鸡,过普通百姓的生活?

时节已近深秋,三更已过,天气已相当寒冷,但雪君内力深厚,也未觉得冷。她只是呆呆地坐着、想着,不知不觉中渐渐进入了梦乡。在梦中,她看到了自己养的数十只鸡鸭,及荷锄归来的梁青,更让她感到幸福的是,梁青身后竟然还跟着五六个小男孩,与梁青长得一个模样,只是身材小些。

“我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儿子?”雪君自问了一下,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因为她在迷迷糊糊之中,忽然听到了不远处的屋顶上有一声微响,似乎是有人向这边来了。

雪君坐直了身子,凝神细看,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向梁青所住的房间快速奔来。雪君知道梁青酒醉未醒,如若让这人进入他的房间,后果不堪设想。想到此处,雪君轻身跳出窗外,窜上屋顶,拦住来人。借着微弱的月光,雪君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正是那个被梁青抓住、从而被捕快擒住的少年连秋。

连秋正急奔间,忽见眼前一白衣少女拦住去路,吃了一惊,低声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拦住小爷的路?”当日雪君未出手,因此连秋不认识她。

雪君问道:“你不是被捕快带走了么?怎么这么快便被放出来了?”

连秋脸上傲气一现,说道:“那些官府的破牢,怎么囚得住小爷?我想进便进,想走便走,谁能奈我何。”

雪君笑道:“你被人抓住手腕,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还在这里大言不惭。”

连秋脸上一红,幸亏天黑,雪君看不清。连秋道:“小爷一时疏忽,才中了那人的诡计,今日小爷来,不为别的,只要与他再比试一次。”

“抓你那人,是我的丈夫,他说你武功太低,根本不值得他出手,让我来打发了你。”雪君道:“我听说你从不欺负老弱,平生只做劫富济贫的营生,年经虽小,却有侠盗的美名,因此我不忍伤了你的性命。听我一句劝,现在天下太平,只要肯出力,便能混碗饭吃,何必去偷去抢,留下一个身后骂名?”

连秋道:“我年纪虽小,却也明白一个道理:没有人天生便愿意去偷去抢,我们之所以做贼,还不都是被官府逼的。”

雪君道:“你说的那是大隋,现在是大唐了,不一样了。”

连秋道:“你说得好听,我却不信,天下的乌鸦,还不是一般黑?大隋灭亡了,大唐的官员便变好么?”

雪君道:“那依你说,你怎样才肯相信?”

连秋道:“我从来不与女人动手,不过今天可以为你破例一次,你只要赢了我,我便相信你的话是真的。”

雪君哑然失笑,说道:“好,我便与你比上一比。希望你不要食言。咱们怎么比试?我年纪比你大,由你来出题吧。”

连秋见雪君虽比自己大了几岁,便充其量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就算学过功夫,一个文弱少女,武功又能高到哪里?想到此节,说道:“我们来比轻功。咱们两个从这里开始比试,到前面城隍庙停止,谁先到谁算赢,怎么样?”

雪君道:“好。”正欲抬步,忽然头脑中灵光一闪,浑身打了一个机灵:连秋以城隍庙为终点,会不会有什么诡计?如果他在庙中约下了帮手,然后将自己引了过去,结果会怎样?论武功自己倒不怕,但这些自小便在江湖中久混的人,下三滥的手段非同小可,自己万一不小心,中了他们的诡计,后果会是什么?而且,自己与他一比试,如果中了他的调虎离山之计,青哥哥又酒醉未醒——想到此处,雪君不禁有些后怕,便话已出口,自己也不便再改,怎么办?

情急之中,雪君忽然想到了当日梁青出手抓住连秋的情形,自己虽然内力比梁青稍逊一筹,但轻功却也相当,何不依样行事?雪君正思考间,连秋已窜出半丈有余,雪君不及细想,纵身两个起落,已落到连秋面前。连秋一愣,他没想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少女,轻功竟精妙如斯,比之当日抓住自己的梁青,竟有过之而无不及。

连秋脑中思绪翻转,脚下却不停步,他忽地向左转身,将雪君抛在身后,谁知他刚迈出两步,雪君又已站在他面前。如此三四次,每一次都是他刚一动身,雪君便已超越他前进的脚步。

连秋知道自己远不是雪君的对手,索性停下脚步,直直地看着雪君。雪君笑盈盈地站在他面前,一袭白衣在无边的黑夜中,更显得飘逸绝伦,凌晨的雾气慢慢地升了上来,弥漫在雪君的周围,将她衬托得仿佛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忽然间,连秋心中大彻大悟,跪倒在屋顶上,双手合什,虔诚地说道:“小子连秋,年纪幼小,误入歧途,今日得观世音菩萨点化,今后定当弃恶从善,重新做人。”说着,深深地跪了下去。

雪君笑道:“我可不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我名叫雪君。小兄弟,你若能真心悔过,我让青哥哥和他们说一声,免去了你的罪责,还你一个清白之身。不过,从今往后,可不能再做恶。”

连秋道:“多谢师父教诲,连秋一定改过。”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蝶缘英雄录》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蝶缘英雄录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五八 点化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蝶缘英雄录”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