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九十六章 落幕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233  |  更新时间:2018-07-10 22:10:41 全文阅读

血枪无光,唯有枪尖闪烁着寒芒,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空中手持天戈的女子!

  胡齐头顶环绕的剑莲,关键时刻很有可能会拼着重伤以剑莲阻挡,成功几率不是很大,而和尚被倒扣在佛钵内,情况不明,再说佛门一向神秘,不知有没有什么后手,将目标定位和尚也不是最佳选择!

  只有靖仙宫的女子,此人杀心太重且极度狂傲,与一式枪诀硬憾,而且还全力以赴,虽然占据上风,但她的注意力却最是集中。

  此人,才是陆余最好的选择,也是最容易成功的偷袭对象!

  “哧!”

  血枪上的寒芒越来越凝聚,上面的光却也越来越暗,慢慢的消失了所有的光,变得幽深,像是一个血色的小点!

  某一刻,血枪上的凝聚到了极点,而天空上的枪影也即将接近尾声,迎来最后的一次强攻!

  “嘿……去吧,二式枪诀,为我斩下第一条鲜活的生命。”陆余在心里暗道!

  “哧!”

  二式枪诀无声无息的打出,这一次陆余没有松开血枪,只是将那一抹血光打了出去,将虚空撕裂出一条丝线!

  “不好!”

  天空中,女子突然感觉浑身汗毛倒立,一阵极度危险的气息将她笼罩,死亡……距离她是如此的近,让女子感到窒息。

  胡齐和和尚似乎也感觉到了,不过在感受到那一抹杀机的时候,二人却长出了一口气,震动的剑莲和佛钵也安静了下来,这道攻击既然不是针对他们二人,那就不需要担心。

  而被二式枪诀的锁定的女子却慌了,她知道自己大意了,只顾着来自上方的攻击,却忘了身后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敌人呢!

  “哧!”

  凝炼到极点的攻击瞬间到达女子的身后,直奔她的后心而去。

  在这个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她反而冷静了下来,以最后一道攻击抵挡住上方的枪影后,借着攻击的惯性她的身体与关键时刻猛然旁边扭了一下!

  “噗!”

  一阵仿佛被蚊子叮了一下的痛感在手臂上传来,而下一刻,痛感爆发,同时传出的还有手臂上的传来的炸开的声音!

  “唉……”

  看到这一幕,陆余暗道了一声可惜,还是让对方躲开了致命的一击,以一条手臂为代价换取了活下去的机会!

  不过令他惊讶的是,女子在手臂被洞穿后,竟然抬起天戈,直接将右臂齐肩斩下!

  ……

  一式枪诀的攻击结束了,胡齐头顶七座剑莲站在一处方位,看向了女子。

  佛钵也被掀开,和尚平安无事的走了出来,不过陆余却看到和尚手中有一点金光一闪而逝

  果然,这和尚还有后手。

  四人各站一处方位,目光全部看向了受重创的女子和她的手臂,眼中都带着一丝疑惑,就连陆余都感到不解!

  女子的手臂安静的躺在地上,一面只有细如发丝的小伤口,但另一边,却炸开了一个大洞。

  看到这一幕,胡齐和和尚的目光同时一凛,刚才那道攻击消散很不简单!

  靖仙宫的女子非常刚毅,哪怕失去了一条手臂,她的面上也没有太多的表情,除了一丝惋惜!

  “你为何要斩落手臂?”胡齐开口问道,和尚和陆余也看向了她,想要知道答案!

  “嘁……”

  面对他的询问,女子不仅没有回答,反而还给了他一个不屑的表情:“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想知道就自己试试!”

  女子的话令胡齐和和尚眉头紧皱,但更多的还是放心,女子如果告诉他们,他们反倒不敢相信。

  “看来他们也不是铁板一块啊!”陆余在心里暗暗想到!

  女子在说完这句话后,连手臂都不要了,直接转身离开:“小子,老娘记住你了!”

  陆余并没有阻拦的打算,因为他知道自己拦不住。

  女子走了,在他离开的时候,也带着了被陆人杰压制的险象环生的师弟和师妹,看来这趟浑水,她们是打算退出了。

  剩下的胡齐和和尚在对视了一眼后,竟然还没有离开的打算。

  “你……很不错,如果你能接下我这一击,我转身就走,从此不再掺和你与秦皇朝的事情!”胡齐平静的开口,他已经将陆余放在了和自己同等的高度!

  “好!”

  陆余并没有太过逞强,因为他体内的灵气已经消耗大半了!

  “既然这样,那你接好了!”胡齐眼中的神光越来越亮,他并没有太多的动作,而是将右手双指并剑,指向了头顶的七座剑莲,而后猛然向陆余挥动了过去!

  “轰隆隆!”

  七座剑莲横空,以极快的速度向陆余压了过去,威势惊天动地,带着破灭一切的气息,将虚空碾碎!

  “这是我现在所能打出的最强一击,看你如何接。”

  “啪!”

  陆余将血枪交到了左手,血枪在触碰到他手心的印记时,竟然颤抖了起来,非常的兴奋!

  “开!”

  来不及考虑那些,陆余直接挥枪,再次打出了二式枪诀,他会的强大枪法只有将招,只能以单体攻击最强的二式枪诀迎战!

  “哧!”

  枪诀绽放,他临时打出的一击竟丝毫不弱于刚才的全力一击,而且这一次,手心印记竟然没有吸收他的生命精华,枪诀所用的一切,全部由他手心的印记提供!

  “轰隆隆!”

  枪诀绽放,带着不可思议的无上伟力,直接将七座剑莲洞穿了酒做,直到最后一座剑莲,二者僵持了不下一盏茶的时间,终于双双破灭,于虚空中湮灭!

  “锵、锵、锵、锵……”

  剑莲全部破碎,化出了七柄神剑的本体,飞回胡齐的背后,插进了剑鞘中!

  “我胡齐认可你了,你有资格与我等平起平坐,日后再见,你我巅峰一战!”胡齐竟然笑了,而后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嘿……你现在都打不赢我,日后见面,恐怕你更没有机会了!”陆余开口,他但是有些欣赏这个男人了!

  “哈哈……拭目以待!”胡齐并未反驳,而是大笑着离开了!

  直到对方带着两名师弟离开,陆余才将目光看向了最后的和尚!

  “你是走呢,还是在战一场?”

  “阿弥陀佛,施主天姿过人,日后当飞池中之物,贫僧一介出家人,便不趟这趟浑水了,贫僧这就离开!”和尚双手合十,一脸出家人的慈悲表情,便要离开!

  “慢着,你说不打就不打?如果我执意要打呢?我今天还没杀人呢!”陆余冷声开口,眼中的杀意没有丝毫掩饰!

  “……”

  和尚愣了一下,不明白对方为何会抓着他不放,刚才那两人不是说走就走了?

  若是现在出手的话,哪怕他有底牌,也不能保证能去获胜,想了想,和尚再次宣佛号:“施主,贫僧以一个消息换取离开的机会可好?”

  “什么消息?价值怎么样?”

  “关于玉虚宫胡齐施主的消息!”和尚说道!

  “说说看,如果不能让我满意,这一战同样不可避免!!”陆余说道!

  “好吧,那请施主听听看,刚才施主不是说日后再见,也有战胜胡齐施主的把握么?其实不然,胡齐施主体内有他师尊布下的阴阳两道封印,封印了他一半的功力,如果解开的话,我们任何一人都不会是他的对手。”和尚说道!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离开时这么自信!”陆余喃喃自语,总算明白了对方的自信来自于何处!

  “敢问施主,这个消息可足够?”

  “够,你可以走了!”

  “多谢施主!”

  和尚躬身行礼后,便带着两个近乎被陆人杰打残的师弟离开了!

  至此,春城这里的敌人只剩下了火通一人,至于玉鼎宫剩下的唯一一名弟子,被陆人杰一刀就给砍了,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这种情况让火通面色发黑的同时,也不得不选择离开,只是他离开是眼中的怨毒誰都能看的出来!

  “还不服,老子不砍了你都对不起自己。”陆人杰拎着大刀就追了下去,吓的火通一阵疯狂的逃窜,他不得不逃,因为旁边还有一个陆余呢,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他还选择留下来动手,就和找死没什么区别了!

  直到所有人都离开,留下了两具尸体,小白才屁颠屁颠的跑了回来,识趣的凑到聂七斩旁边趴着,它很有眼力见,并没有打扰陆家兄弟的重逢!

  “二哥!”

  陆余直接和陆人杰抱在了一起,他们兄弟的此次重逢,太不容易了!

  “哈哈,三儿,你的容貌怎么没有变化啊。”陆人杰的怀抱很温暖,很有力,借着拥抱的机会,他偷偷的将湿润的眼角擦拭干净!

  誰也无法体会他心中的悲伤,当他从北极冰川出来,听到噩耗时,险些疯狂,如果不是想要替爷爷和弟弟收尸的执念一直拉着他,恐怕他已经疯了!

  “嘿嘿,没死透又活过来了。”陆余笑嘻嘻的说道,而后将自己如何死,又如何灵魂复活的事情向二哥解释了一遍!

  “竟然这么神奇?”陆人杰惊讶,却也在感叹当年爷爷将珠子放进弟弟的嘴里,如果不是珠子,恐怕他们兄弟就见不到了吧!

  “对了二哥,光说我了,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当年你进北极冰川我就被爷爷送走了,到底怎么回事!”

  “这事说来话长,一会再说吧,我看你的朋友快醒了!”陆人杰的实力要比陆余强上不止一筹,感觉自然敏锐,察觉到了聂七斩身上的波动!

  “介绍一下,我的大徒弟聂七斩!”陆余话音刚落,缭绕聂七斩身上的灵气风暴便开始散去,最终尽数被他吸入了体内!

  而他的修为,也稳稳的停在了第三境巅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