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九十三章 由死而生、由生而死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210  |  更新时间:2018-07-09 11:11:51 全文阅读

春城外的战火并没有影响内城内,封印的力量很强,连声音都无法穿透,使得封印内和封印外就像是两个世界。

  城中的陆余依然在接受神秘珠子中的记忆,记忆很庞大,也很驳杂,那是一个少年的生活轨迹,从生到死,甚至连他死后的事情都有记载!

  大军围城,以一城的鲜血为少年陪葬,他也看到了那个雄姿英发的老人,虽然上了年纪,但依旧虎威如山,直到他看到了已经失去声息的少年,老人那如山般的脊梁终于弯了。

  可哪怕他的身躯弯了,也承载着属下的信任,甘愿陪他赴死。

  记忆直到天罚的降临,这天罚根本就是一杆血枪所导致的,血枪刺穿了白玉棺椁,钉在了少年手心上,带着一座城池埋入了地下!

  记忆到此便结束了……

  而当记忆结束的时候,陆余的眸子终于恢复了清明,变得更加灵动了,连他的容貌都再一次恢复到了十二岁多点,不到十三岁的样子。

  眼角有泪,还没有干,棺椁中的少年已经随风消散,消失的无影无踪,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仿佛他存在的意义便是等着陆余的到来,将这份原本就属于他的记忆还给他!

  “爷爷……”

  陆余哭了,他知道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就是自己,是那颗神秘的珠子带着他的还没死透的灵魂转生,让他活了第二世。

  他疯了是的向城墙上跑去,终于看到了记忆中的背影,那是他的爷爷陆北海,哪怕已经化成了雕像,依旧伟岸的背影,在老人的面前,是一个仙人,他的爷爷……杀仙了!

  “爷爷!”

  陆余慢慢的走到了化成雕像的陆北海面前,爷爷的眼睛依旧睁的很大,却已经看不到了瞳孔,被灰色的类似石屑的东西遮住了。

  雕像栩栩如生,连老人被风吹起的胡须都定格住了,上面还带着斑斑血迹,他的手中还握着杀仙的兵器!

  “砰!”

  陆余跪了下去,眼泪止不住的流下,用力的想爷爷磕了三个响头!

  “爷爷,对不起,是孙儿不孝!”陆余哭的很伤心,仅仅磕了三个头,父母就红了!

  他站了起来,伸出了手,想要摸一下爷爷的容颜!

  可是当他的手碰到爷爷脸的时候,却突然有一阵风吹了过来!

  “呼……”

  风吹得并不强烈,却带着冥冥之中的规则,这一切,老人身上的灰败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不止是陆北海,所有人,包括整座城池都褪去了灰败,向正常的状态转化。

  “爷爷!”

  这一幕太过神奇,陆余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他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爷爷能活过来?

  春城的变化不仅落在陆余的眼中,在城外大战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到了,不由自主的停手!

  所有人都在看着眼前不可置信的一幕,这是神迹,唯有神才能拥有这样的力量!

  陆人杰如同有感应般,一眼就看到了城墙上的那两道熟悉的身影!

  “爷爷,余儿……”

  他哭了,这个比铁还要坚硬的汉子哭了,从他听说爷爷和余儿的死信后,他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疯狂的境地,哪怕一人独战七名强者,也从来没皱过一次眉头,他的心里有信念,他要为爷爷和弟弟收尸!

  可惜他的声音根本无法穿透封印,只能远远的看着城墙让的那两道身影!

  整个春城都活了,被规则之力逆转生死。

  陆余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老人,他要亲眼看到爷爷活过来!

  终于,老人的眼中多了一抹神采,然后目光便落下了陆余的身上。

  陆北海的眼中充斥着不可置信!

  “孙儿,你没死!”

  陆北海真的活了,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十二年前天罚的那一刻!

  “爷爷……”

  陆余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着扑进了爷爷的怀里,无论前生还是今世,他都没有成年,终究还是个孩子!

  “哈哈……我的孙儿没死!”陆北海开怀大笑,老泪纵横!

  不止是他活了,春城内所有被天罚埋葬时还活着的人都活了过来,包括城里城外的北海军!

  一时间,整座春城都充满了色彩!

  然而在下一刻,陆北海便怔住了,春城没如海的欢呼声同时戛然而止,静的有些渗人!

  “爷爷?”

  陆余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连忙从爷爷怀里挣脱,便看到了让他险些疯狂的一幕。

  爷爷的身体竟然在变得虚幻,从脚下开始一点点的消失,如同被分解般!

  “不,不要,怎么会这样……”陆余彻底的慌了。

  城外的陆人杰也慌了,口中发出凄厉的吼声:“爷爷,不要啊……”

  “孙儿,别哭!”

  陆北海虽然也有些不甘,但心里却很知足,因为他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孙儿没有消失的迹象。

  值了,一切都值了,能再看一眼活着的孙儿,足够了!

  城外的陆人杰在疯狂的大吼着,拼命的想要冲破封印,可任他如何疯狂也无济于事,只能激起一丝涟漪而已!

  如同拥有血脉感应般,城墙上的陆北海和陆余竟然同时转头向陆人杰的方向看了过去!

  “人杰……”

  “二哥……”

  他们都认出了那个几近疯狂的人影!

  “哈哈哈……”

  这一刻,陆北海还最后的一丝不甘和遗憾都没有了,原来他的三个孙儿还有两个活在世上,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消息了。

  “哈哈,贼老天,今天老子很开心,就不骂你了,谢谢了!”陆北海真的太开心了!

  “爷爷……”陆余依旧在哭!

  “好了孩子,让爷爷和你的叔叔伯伯们说几句话吧!”陆北海揉了揉孙儿的脑袋,这是他以前最喜欢的动作!

  时间不多了,所有人都已经消失到了腰部位置。

  陆余知道爷爷心中的愧疚,对于甘愿陪他赴死的袍泽的愧疚,哪怕他再想和爷爷多说几句话,也必须要让步,他不想让爷爷带着愧疚离开!

  陆余退开了距离,站在旁边陪伴着爷爷!

  陆北海笑着点了点头,走到了城墙边缘,目光从城外看到城里转了一圈,还有许多的袍泽他看不到,但他的心却看到了!

  春城很静,现在活过来的大多数都是当年没死的北海军,他们都在看着城墙上的老人,眼中虽有遗憾和不甘,却唯独没有埋怨!

  其他不是北海军的只有少数一部分,他们都是其余三大元帅当年的属下,他们已经被吓破了胆,远远的聚在了一堆,远离北海军,既然还要死一次,他们也不想和这群疯子死一起了。

  “众位兄弟!”

  陆北海的声音很洪亮,他是喊着说出了这句话,远远的传了出去,所有人都能听得到,因为这里太静了!

  “兄弟们,我陆北海欠你们的。”他的身体深深的弯了下去,这一礼,是他欠兄弟的。

  春城依然很静,并没有普通人之间的你一道歉,那边就来了句没关系。

  军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你道歉,我就接着,只要我肯接受你的道歉,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不需要那些虚伪的客套话!

  陆北海的一礼行了很久才起身,当他起来的时候,眼中的愧疚已经消失,再次恢复了当年的英姿!

  “兄弟们,我们是什么?”

  “北海军!”声音整齐而洪亮!

  “我们北海军的口号是什么?”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好,现在告诉我,你们怕死吗?”

  “不怕!”

  “好兄弟!”

  陆北海的眼中迸射出难以直视的神光,此时所有人都只剩下了一颗头颅,当依旧难掩冲霄的铁血气息!

  陆北海继续大喊:“兄弟们,我们手上的鲜血太多太多了,肯定上不了天堂,那就跟着我下地狱吧!”

  “哈哈……”众人大笑,虽然这个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但就是让人想笑!

  “兄弟们,哪怕下地狱也别害怕,都等着我,等着我将你们一个个的都找到,待我们兄弟重聚之时,便是北海军在地狱重建之时,死又如何,下地狱又如何?死后我也能带着你们征战地狱,掀了他阎王的宝座,让我们兄弟也坐上一坐!”

  “吼……北海军,北海军,北海军……”所有人都被陆北海的一番话给感染了,齐声喊着北海军。

  如此热血沸腾的一幕将所有人都感染了,包括远处不属于北海军的一群人。

  他们的心里同时升起一个想法:“这才是真正的冠绝三军,这才是真正的威望,在他的手下当兵,肯定会很自豪吧。”

  可惜,他们不是北海军,永远也体会不到北海军的那种情谊!

  ……

  消失了,所有人都消失了,只留下一座恢复了生机的空城和陆余一人!

  陆余的眼角依然有泪,但他却在笑,口中念出了他在一本书中看到的诗词!

  “今日断头又如何,一生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他以此诗为爷爷送行,为北海军送行。

  由生而其容易,由死而生却无比的艰难,陆余的复活即是巧合也是幸运。

  “爷爷,你英灵不远,孙儿向你保证,定灭了这秦皇朝。”陆余已经平静了下来,通过之前的记忆,他知道自己的其有很大的可能就是秦皇朝所为,目的便是断了陆家的根!

  当一切都结束之后,陆余转身看向了十多年没有见过的二哥,二哥的年纪已经三十多了,而他却还是当年死时的容貌。

  “嗖!”

  陆余的身体直接跃下了城池,封印外的情况他已经看的一清二楚,既然已经被逼到了这个份上,那就先取一些利息吧!

  仙门?他早晚要打上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