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九十一章 三千道士下终南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442  |  更新时间:2018-07-09 18:09:15 全文阅读

秦政的态度已经很明确,想不出办法来就在这金銮殿撅着,誰也不能走,稍微年轻点的还好一些,但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臣可就熬不住了。

  他们身子骨脆不说,平日享福享惯了,什么事都有人伺候着,就算上朝,除了在这金銮殿内站一会之外,其他时候都是坐车出行。

  所以,秦政才闭上眼睛不足一柱香的时间,便有老臣开口了!

  “启禀国主,老臣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开口的是辈分极高的老丞相,平日是不用上朝的,今天也不知道抽了哪们子邪风,偏偏就来上朝了,还偏偏遇上了这么个事。

  老丞相大智若愚,在诸臣间是除了名的,看到他开口,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了曙光!

  秦政将眼睛睁开,在看到老丞相的时候还愣了一下:“爱卿,你什么时候来的?”

  “……”

  老丞相嘴角抽搐,心道、敢情国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不过他可不能表现出任何的不满,连忙躬身道:“启禀国主,老臣一早就来了,眼见国主有烦心事,老臣倒是有个主意。”

  “说来听听!”对于老丞相,秦政还是十分信任的,虽然有对方有很多观点让他这个国主都不满意,甚至是暴跳如雷,但最后的事实都证明老丞相的观点是正确的,这一点,哪怕国主不说,却也深感佩服。

  现在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只有老丞相能想出办法,可见其智慧。

  “在说之前,臣希望无论说什么,国主都不要怪罪老臣,不然老臣就不说了。”资格老就是有力度,敢很国主讨价还价,整个朝堂也就老丞相敢如此了!

  “你个老东西,又跟我来这套!”国主笑了,并没有生气,继而说道:“朕准了,说吧。”

  “是!”

  得了国主的应承后,老丞相的面色逐渐变的严肃,这种表情,让秦政有些讶异,是什么提议能让老丞相这般郑重?

  “国主,既然战争已经迫在眉睫,眼下朝堂无人可用,也许……您可以将他放出来了。”老丞相平静的说道!

  “他,誰?”

  满朝堂的大臣们都一脸的疑惑,不明吧老丞相口中的他是谁!

  唯有秦政死死的盯着不卑不亢的老丞相,半天都没有开口!

  “国主,已经到这个时候了,您还在计较当年的事情吗?难道……”

  “闭嘴!”

  秦政“噌”的一声站了起来,眼中闪烁着强烈的怒火。

  “国主!”

  老丞相并没有闭嘴,反而是激动的高呼了一声国主,二人的目光都注视这彼此,秦政的眼中是怒火,老丞相的眼中则是悲伤。

  一众大臣面面相觑,连大声喘气都不敢,害怕惊扰但两人。

  二人对视了很久很久,最终,国主颓然的坐了下去,似乎全身的力量都被抽干了:“老墨,你去跟他说吧,如果他愿意替朕出征大月氏,朕……恕他无罪,此战之后,还其自由。”

  “国主圣明!”

  老丞相竟然向国主跪了下去,混浊的老泪再也控制不住。

  “退朝吧,朕累了……”

  ……

  云南地界,原春城旧址。

  陆余并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因为他现在已经走进了庞大的城池中。

  城内的雕像更多,一个挨着一个,持兵器而立的士兵雕像,尸首分离的雕像,太多了,一眼根本看不到尽头!

  此时的陆余像是魔怔了,心底的呼唤更加强烈了,拉着他的身体沿着街道向里面走去,越走心中的呼唤越重。

  街道很长,但总有尽头,当魔怔的陆余走到街道的尽头时,终于见到了一座恢宏无比的庞大府邸。

  这里的雕像最多,密密麻麻的将整座府邸都围住了,敞开的灰色大门上挂着一排灯笼,虽然已经弥漫上了一层灰败的物质,灰扑扑的,但仍然能够看到上面清晰的“囍”字,应该是正在办喜事时出现了意外,全部都葬下了。

  陆余的眼神已经变得迷茫,没有了色彩,愣愣的迈步走上了府邸的台阶。

  “哒”、“哒”、“哒”……

  他的脚步迈的很慢,却很坚定,迈步走进了府邸!

  “嗡!”

  他刚刚走进府邸,一阵刺眼到极致的光芒猛然绽放,光芒太炽盛了,让人无法直视,但这炽盛的光在蔓延到陆余面前时,却瞬间变得柔和。

  下一刻,整个天空都黑暗了下来,无尽雷霆凭空出现,化作雷霆天幕,上连九天,下接幽冥,一柄血色长枪于万丈雷海中浮现,沐浴在雷霆中,发出通天彻地的锋锐气息,如欲刺破几天!

  这种惊天动地的场面除了陆余以外没有任何人能看到,是无形的。

  陆余被雷海笼罩,现在雷海中、通天彻地的百丈长枪之下,在他的面前,一口白玉棺椁平静的摆在地上。

  棺中躺着一具栩栩如生的尸体,尸体并没有化成雕像,仿佛只是睡着了,很安详,嘴角还带着一丝笑容!

  他的口中含着一枚发光的珠子,一杆长枪钉透了玉棺,刺在棺中人的左手心上,血色的长枪也在放光,将棺中尸体的容貌映照的无比清晰!

  他竟然与陆余长的一模一样,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陆余平静的站在白玉棺椁前,迷茫的眼神恢复了一丝神采,似乎是在挣扎,想从迷茫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可是足足半刻钟过去了,他还是没有清醒过来!

  他虽然没有清醒,却伸手抓向刺头棺椁的长枪!

  “嗡!”

  当他的手触碰到长枪的一瞬间,长枪陡然剧烈的颤动了起来,它似乎拥有着自己的情绪,颤动则是因为激动所导致。

  不止是长枪在颤动,棺中尸体口中含着的珠子也在放光,然后竟然慢慢的飞了起来!

  珠子逐渐变的透明,一道道影像在上面快速的转换着,场景变幻的速度很快,让人目不暇接,就像是时光机,能够映现人的记忆。

  这一切的发生陆余都不知道,他的自我意识还没有恢复过来。

  锵!

  某一刻,他抓在长枪上的手陡然发力,“锵”的一声,直接将长枪从白玉棺椁上拔了出来,直到此时,长枪的样子才算彻底暴露。

  长枪通体为淡银色,却有一道道宛如血管般的血色丝线弥漫,若细看的话,也会发现那根本不是血色丝线,而是一行行神秘的符号,枪长九尺九寸,尖有三棱,蕴含着极致的洞穿之力。

  在长枪被拔出的瞬间,沐浴雷海的血色长枪迅速溃散,化作一道流光注入陆余手中的长枪之上,万丈雷海随即消失,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还有棺中飞起的神秘珠子,带着不断映照出的记忆从长枪刺出的孔洞中飞了出来,没入陆余的眉心!

  “嗡!”

  陆余的眉心光芒大放,珠子上应召的回忆在这一刻,全部向他的脑海中烙印了过去。

  在陆余不断融合着记忆的时候,其手握的血色长枪也安静了下来。

  ……

  中原大地上,一道扛棺的男子浑身浴血,行走在这片混乱的土地上,那都是敌人的血。

  陆人杰早已出了北域,踏进了云南地界,一路而来,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了他的大刀之下!

  陆人杰的身份暴露,因为他从没想过要隐瞒什么,他穿过了大军的围剿,突破了修士的劫杀,却没有任何人能够拦下他的脚步,所有敌人都在大刀下化成了枉死的冤魂!

  在北极冰川的磨砺,培养了他无比坚韧的意志,现在……他要去为爷爷和弟弟收尸,誰也无法阻止,誰阻誰死!

  普通人已经无法阻止他的步伐,只有修士,各大仙门都得到了秦政的请求,派出了精锐弟子下山,他们的任务都是一致的,斩杀两个姓陆之人!

  ……

  在这个天下大乱的岁月,没有一处是净土,哪怕是清净的佛门,也卷入了这场战争中,没有任何人、任何势力可以独善其身!

  修行界中有一条明文规定,修士若没有特殊理由,绝不允许掺和进普通人的战争中,胆敢触犯,便会受到所有仙门势力的追杀。

  而此次战争的爆发,似乎有些不一样,很多修士都掺入了其中,而各大仙门却都没有发声,甚至连最起码的态度都没有,这就不得不让人感到费解了,难道这一次,仙门也要来一场战争?

  一切的猜测都需要时间的证明,各大仙门间究竟打着什么样的主意没人知道,但答案总有浮出水面的一天!

  就在这一日,在中原遍地花开,鼎盛到极点的佛门向全天下发出了声明。

  佛门不染尘世之乌烟,为净土之地,在这个爆发战争的年代,关闭山门,绝不插手任何战争,但佛门的尊严不容亵渎,若有人敢挑衅佛门,必将遭受佛门的强势镇压!

  也是在佛门发声闭世的同一时间……

  终南山,一个罕有人迹的破山之巅,一座没落的道观前,却汇聚了上百名道士,都背着长剑或拂尘,平静的站着,四周还不断有的道士赶来,有白发苍苍的老道士,也有十二三岁的小道士。

  他们的穿着很朴素,都穿着一身普通的道袍,还有几名老道士身上的道袍已经打了一层的补丁。

  这里是道士的聚集地,所有来此的道士都保持着安静,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当黄昏即将来临的时候,已经不再有道士赶来,而这座破旧的道观前,已经汇聚了三千之数的道士!

  “嗖”

  一柄飞剑在天际逬现,将昏暗的黄昏起来一道曙光,眨眼间便落在道观前的空地前,虚空悬浮着,一行字慢慢的从长剑上浮现,烙印在虚空中!

  “值此乱世,凡道门之徒尽数下山,不参与战争,只保护普通人,避免无辜之人遭受战争的牵连!”这便是字迹的全部内容!

  “无量天尊!”三千道士向虚空悬浮的长剑躬身,而后没有丝毫犹豫,全部转身下了终南山!

  这三千道士,已经是中原道门的全部力量,盛世天下,很少有人见过他们的身影,甚至连他们的名号都极少听说。

  但在这个乱世来临,各大仙门态度不明,佛门封闭山门之际,所有的道士都毅然的下了山,不为争霸天下,不为功名利禄,只为保护无辜之人。

  佛门盛世开门,乱世归隐。

  道门乱世下山,盛世归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