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八十八章 死城、雕像、热泪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668  |  更新时间:2018-07-08 09:08:55 全文阅读

大海的语言表达能力并不是很强,所讲述的内容也并不精彩,但越是这样,听在耳中就越真实!

  血淋淋的场景就像发生在陆人杰的眼前,三儿的死亡令屠夫陆北海失去了理智,以春城一城鲜血为三儿陪葬,人头滚滚……鲜血染红了一座古老的城池。

  他又讲述了春城如何被天罚埋葬,与事后所发生的一切!

  十二年前陆北海的所作所为,震动了整座秦皇朝,五十万大军围剿北海城,让被称为北海之墙的北海城埋葬在了战火中。

  更有天下杀陆这一人神共愤的壮举自秦皇朝传出,普天之下,但凡陆姓,一律杀无赦,因为陆北海的原因,秦皇朝的陆姓之人被杀绝了!

  此计当时被人称为绝户计划,也许有些陆姓之人逃过了一劫,但即便逃过一劫也是改名换姓,大部分人都在这一役中失去了性命!

  “呼……”

  北风刮的更急了,直入骨髓,让人发自心底的感到寒冷,大海是个五十多岁的汉子,说到动情处,他的眼泪像断了线的风筝,噼里啪啦的掉落!

  “呜呜……当年北海城的最后一战,我回家探亲了,当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归来时,就是这个样子了,我虽然心有滔天怒火,但又能做什么呢?”这么多年,他心中的愧疚都快要将自己给憋死了,但他是北海城的军人,这个身份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然会连累自己的家人!

  听完大海的无数,陆人杰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压的他快喘不过气来了,心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这件事说不上谁对谁错,陆北海因为孙儿的身死也引怒一城,以一城鲜血为其陪葬,哪怕是为了三而,也终归是错多对少,有些过了!

  可是秦皇朝的所作所为又能对多少呢?让北海城陪葬就可以了,但他还是下达了天下杀陆的命令,到底有多少无辜之人受到牵连他不知道,但只会比春城的人多,绝不会少。

  “砰!”

  大地无端的炸开,数里外顽强存活的几棵青松炸开,飞来三块巨大的木桩落在陆人杰面前!

  “你走吧,平静的过好你的晚年,不要在为这件事而愧疚了,你是北海军幸存下来的种子,一定要安享晚年!”陆人杰开口,带着一丝欣慰、带着一丝祈求,他的目光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是誰,为何我对你会没有丝毫戒备?”大海满心的疑惑,十多年了,这件事除了家人外,他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而今天却不由自主的将一切都说了出来,这让他更加好奇此人的身份了!

  “我?”

  陆人杰嘴角带着一抹苦涩,带着一抹悲伤:“一个不孝子而已!”

  “砰!”

  话音落下,面前的三根木桩直接炸开!

  “哧!”

  大刀斩出,快速将一块块不规则的木块切割成木板,眨眼间便组成两口棺椁落在地上!

  这一幕太过神奇,令一旁的大海目瞪口呆!

  陆人杰将两口棺椁叠在了一起,扛在了肩膀上,湿木打造的两口棺椁在他手中就像是玩具般,丝毫感觉不到重量,而后迈开大步向前走去,左肩两个棺椁,右手倒提着大刀,拖在地上,将地面犁出一道沟壑,像一道疤痕般刺眼!

  “你到底是谁?你要去哪里?”看着即将消失的背影,大海再次忍不住开口!

  扛棺男子的身体停顿了一下,他的目光比刀还锋利,看向了春城的方向,轻轻开口:“不肖子孙陆人杰,去春城大墓为爷爷和弟弟收尸。”

  话音落下,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目瞪口呆的大海独自在风中凌乱!

  “陆人杰,他是二少爷,怪不得这么熟悉,可是……元帅不是说二少爷死在了北极冰川吗?”

  ……

  陆人杰扛着两口棺椁出发,赶往春城,为爷爷和弟弟收尸。

  另一边,陆余也在马不停蹄的向春城进发,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就是春城。

  不过在到达春城前,他再一次被人给截住了。

  拦住他的是一只小股的巡逻士兵,百人左右,他们披战甲,跨战马,长刀出鞘,将陆余一行团团围了起来!

  “唰!”

  百夫长从战马身侧抽出三张折叠起来的画像,仔细对比一番后,便兴奋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撞大运了,这三张画像虽然是文圣楼发出的,上面却盖着朝廷的官印。

  这是三张通缉画像,通缉两人一马,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一个戴面具的神秘男子和一匹肥胖的白马!

  白发苍苍的老人和画像并不像,画像上的人似乎更苍老一些,皮肤充满褶皱,暗淡无光,但眼前的这个人看起来也就百岁左右的年纪,并没有画像上那么苍老,但长相却很相似。

  画像上的肥胖白马也与眼前的这匹马不一样,那优美而充满力感的线条,任何人看到都会感叹一声,绝世名驹,又岂是画像上这匹肥马能比的?

  最像的还是这个戴着地狱判官面具的人,无论是身材还是穿着都与画像一般无二!

  这三张悬赏令上写着只要提供画像上两人一马的任何一条线索,便赏金万两,若能抓住人,无论是人还是马,按个算,一个五十万两!

  这是一笔天大的财富,会让任何人为之疯狂的一笔财富,没有人能够拒绝!

  而今日,这百名巡逻士兵看到了希望,其实又何止是希望?在他们看来,这是一笔送到手的财富,伸手便可抓住!

  “你们两人,还有马匹马,跟我走!”百夫长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陆余!

  “嘿,果然有手段,竟然能够调动朝廷的力量!”陆余嗤笑,他猜也猜到了这是文圣楼的手笔,对方还真的不死心啊,竟然追到了这里!

  “你在说什么?”百夫长见对方不仅没有听他话的意思,还在那里喃喃自语!

  “嘁……”

  陆余撇了撇嘴,懒得跟这种小喽啰废话,看向旁边的徒弟说道:“开路!”

  “嗖!”

  聂七斩似乎早就蓄势待发,身体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噗!”

  一颗还充斥着激动情绪的头颅飞起,扬起了一连串的血光,那是这支队伍的头领、百夫长!

  他的思想还停留了兴奋中没有醒来,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便已失去了声息!

  聂七斩的杀戮并没有停止,这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锋利的指甲撕裂出一道道森冷的黑光,将一颗颗大好的头颅斩落马下!

  陆余的面色十分平静,这点杀戮已经不能让他的心漾起丝毫的波澜,魔性已经释放,便不会收回,凡是对他有歹意之人都要接受他的复仇,任何人都不例外!

  云南王府、文圣楼、玉鼎宫、玉虚宫等没有任何人例外,他现在之所以没有明确的表现出来是因为他现在实力不足,当他的实力有一天强大到足以扭转乾坤的时候,他们都要为昔日的所为付出代价!

  一面倒的杀戮仅仅持续了片刻便停止了,地面上已经倒了一地的无头尸体,一百具,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将地面都染红了,战马倒是一个没少,只是有些骚乱而已!

  “走!”

  陆余依然很平静,踩在被鲜血浸湿的泥泞大地上,血腥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很刺鼻。

  百人队伍的死亡并没有引起任何的风波,也没人发现他们的凭空消失!

  而当陆余看到一片连绵无尽的垂柳时,他心中呼唤突然多了一抹慌乱,这种感觉来的有些莫名其妙,似乎前面有让他为之害怕的事情在等着他!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在呼唤我!”将心底的慌乱压下,他终于迈开了步伐,进入了连绵无尽的杨柳林。

  风轻轻的吹动,吹动漫天杨柳哗啦啦作响,很有规律,带着潮湿之意和淡淡的涩香。

  “呼……”

  深吸一口气,会有一股沁人心脾的味道,让人通体舒畅!

  他前行的步伐并不快,因为心底的慌乱让他有些畏惧,甚至连他掌心的印记都在微微发热。

  “所有的一切,都能在这里找到答案吗?”他不知道!

  ……

  很快,杨柳堤便到了尽头,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是,前方竟然是一片空地,什么都没有,但陆余知道,呼唤他的东西就是从这片空地上传出来的,也就是说……这里面有东西在等着他!

  “哒、哒、哒……”

  陆余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慢慢走出了杨柳堤,但越是靠近这片空地,他心中的呼唤就越强烈,手心印记就越滚烫,他的手都快被烧熟了!

  “嗡!”

  突然,一缕颤动的感觉突然从面前传来,让他感觉自己似乎穿透了什么东西,很像是一层无形的膜!

  “砰!”

  在他身后,小白和聂七斩并没有跟上来,被什么东西给拦住了!

  希律律!

  小白不甘心,抬起蹄子便向前方踢去!

  “砰!”

  无形的虚空竟然传出一道虚空涟漪,化作波纹漩涡将小白的蹄子挡了下来!

  “小白,别激动,你和七斩在这里等我!”陆余连忙阻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里的呼唤对自己没有恶意,而这层无形,类似封印般的膜似乎只让他自己进来!

  听到他的话,小白才放弃了努力,安静的陪聂七斩在外面等候!

  “这里到底有什么?是什么在召唤我?”陆余的心跳在加快,头颅有些许的疼痛!

  “哒哒哒……”

  漫步走在这片空旷的寂静大地上,只有他的脚步声在回想,连风声都消失了!

  “砰!”

  突然,大地莫名其妙的震动了一下,这一次的震动让陆余的心差点从嗓子眼蹦出来!

  不等他思考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大地便再次震动了一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整个大地都在塌陷,从他所站的位置开始,一直到不知多远的地面,占据了整个空旷的大地,全部在坍塌!

  在大地坍塌的同时,还有东西在从地下升起,太庞大了,庞大的让陆余感到一阵压抑!

  “轰隆隆!”

  天翻地覆,这是真正的天翻地覆,如同世界末日般,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化着。

  就在陆余目瞪口呆的表情中,一座恢宏无比的灰色城池从地下升起,不止是一座城池,还有雕塑,很多很多的雕塑。

  当一切都平静下来后,一座死城安静的矗立在他的面前!

  陆余傻眼了,这座城池他在上一次的昏迷中看到过,死城、雕塑,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正是因为那次的昏迷,才让他的心底有了呼唤,才让他不辞艰辛的来到了这里!

  雕塑栩栩如生,鬼斧神工的手法任誰见到都会惊叹不已。

  但此时的陆余却并没有感到惊叹,因为他的心底突然升起了无尽的悲伤情绪,一行热泪不知不觉的从他眼角滑落。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但眼泪就是不受他控制的在滴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