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五万大军的围剿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393  |  更新时间:2018-07-04 09:24:14 全文阅读

一柄火红色的长剑,散发着出无上伟力,将虚空都刺出了一道道涟漪,一圈圈波纹如有行质般扩散向四周,周围的热量在提高,将空气灼烧到扭曲!

  控制长剑的三兄弟面色有些苍白,此剑即便是他们三人合力,也仅能勉强催动。

  对面……

  陆余的面色前所未有的郑重,呼啸的灵气全部被左手的长枪印记吸了过去,经手心印记流转一圈后,流淌出无比锋锐的灵气,就像是一柄柄小型的枪所组成,首尾相连,涌入银枪内!

  “哧!”

  一点寒芒亮起,只有枪尖一点有光,如一组结阵般璀璨,正道光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小,仿佛拥有着洞穿一切的力量!

  某一刻,当剑与枪的力量凝聚到极限时……

  “破空剑,天梭!”

  “二式枪诀!”

  两道蕴含着绝对自信的声音同时响起,剑与枪同时激射而出,一闪而逝,当他们再次出现时,便已经触碰在了一起,剑尖与枪尖完美的撞在了一起!

  这是剑与枪的争锋,剑……为百兵之首,乃兵器中的君子,而枪……则为兵中凶者,乃兵器中仅次于霸者刀的存在!

  凡枪有所成有所成者,皆为一夫当关、勇而无畏之人,凶戾滔天!

  火红色的长剑燃烧着灼热的烈焰,声势显得很浩大、磅礴,而长枪则看起来平平无奇,唯有一点寒芒闪烁,却如寒星闪烁,摄人神魂!

  “嗡!”

  两柄兵器都在颤抖,眼下这两件兵器所比的便是使用者的灵气浑厚程度,任何一方若是后力不继,便预示着败亡!

  岨擎三兄弟的脸上有冷汗滑落,这毕竟不是他们的兵器,勉强催动已经是他们的极限,现在出现僵持的情况是他们所没有预料到的,但事已至此,他们已无退路,只能任由长剑如鲸鱼吸水般吸收着体内的灵气!

  而另一边,虽然银枪是陆余自己的兵器,但他的劣势却很明显,一对三……怎么算都不合适!

  随着时间的推移,僵持的时间延长,他体内的灵气已经接近干涸!

  “唉……终究还是免不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终究要发生了!

  “哧!”

  手心长枪印记闪烁,在灵气枯竭的时候,他开始吸收陆余体内的肉身精华,丝丝缕缕的精华气息从他的四肢百骸间被吸出,向手心汇聚而去!

  长枪已经打了出去,在与长剑对峙,但与陆余却有着一丝联系,在支撑着银枪!

  陆余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着,最明显的就是他的一头黑发变得雪白,他的皮肤在干瘪。

  以他如今的身体强度,仅仅是眨眼间,他的身体状态便达到了百岁高龄,而这还不如极限!

  他当年第一次被印记吸收血肉精华时,年纪到了九十岁便已到迟暮之年,而这一次,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到了百岁,但身体却没有散发出腐朽的气息,也就是说,他的生命在变长!

  “轰!”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枪剑对峙的局面突然有了变化,一道惊天炸响传开,带着一股肆虐的灵气风暴席卷向四面八方!

  火红色的长剑在后退,在陆余拼上了一切赌注,甚至是他的生命后,这场枪与剑的争锋终于有了结果!

  长剑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倒退着,连带着岨擎三兄弟也在吐血倒飞,每退一步便咳出一大口鲜血,他们没有长枪印记,无法以生命精华支撑,在灵气枯竭之际,终于无法支撑!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挡下师尊的配剑!”岨擎面目狰狞,原本以为手到擒来的战斗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又何止是他们三兄弟,就连远处的蔺妖姬都面色大变,各种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甚至于,蔺妖姬从溢散的灵气风暴中感受到了一股生死危机!

  而她本人的局面也并不是很好,在聂七斩疯狂的进攻之下,她终于感受到了威胁!

  聂七斩的身上密布着无数的腐蚀掌印,却只能伤到他的衣衫,根本无法打破对方那宛如青金般坚硬的身体!

  蔺妖姬的武器是是一柄阴梭,拥有着强大的洞穿之力,每一击发出,都发出呜呜的风声,给聂七斩造成了强烈的威胁,只能用指甲来抵挡!

  “当……咔……”

  突然,一声断裂的声音陡然响起,阴梭这一次终于立功了,成功的打断了敌人的一根指甲!

  “吼……”

  指甲的断裂,让聂七斩发出一道惊天动地的嘶吼,他的身体周围瞬间卷起了一层龙卷!

  龙卷将聂七斩整个人都包裹在了里面,伴随着他的凄厉嘶吼,有种摄人心魄的感觉!

  渐渐的,风暴开始由内而外的缩小,而聂七斩身上的气势却在极速拔高!

  “不好,他在吸收灵气风暴的力量!”在蔺妖姬的感知下,聂七斩的气息在极速的增强着,眨眼间便破开了第二境的界限,破入了第三境!

  “这……还是人吗?”

  蔺妖姬的心里已经有了退意,她惊恐了,因为灵气风暴到现在才仅仅被吸收了一半的程度,对方的修为就已经进入了第三境,如果全部吸收的话,会不会进军第三境巅峰?她不敢确定,也不想等待结果的出现!

  所以,她毫不犹豫的转身逃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受他的控制了!

  就在蔺妖姬转身逃跑的同时,银枪的力量终于达到了极限,将长剑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境地!

  嘤!

  火红色的长剑突然发出一声类似于恐惧的嗡鸣,它已经到极限了,再也无法气势处于巅峰的长枪!

  “轰!”

  长剑被崩飞了,哪怕是剑身上那股令陆余感到恐惧的气息也无法压制一往无前的长枪!

  在长剑崩飞的瞬间,银枪同样消失了踪迹,当它再次出现时,已经钉在了岨擎的眉心上,另外两人程勇和史文书的力量早已枯竭,但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起身便逃,速度比平日还要快!

  “嗡!”

  长枪震颤,“嗖”的一声从岨擎的眉心拔出,化作一道流光追了下去,仅仅三个呼吸的时间,长枪便自主的飞了回来,落在了已经达到一百五十岁高龄的陆余手中!

  银枪之下,又多了两缕亡魂。

  “呼呼呼……”

  他用右手持着银枪,强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肯倒下,哪怕身体抖如筛糠,他也站得笔直,如一杆标枪!

  陆余斩杀了最大的敌人,聂七斩还身体周围的风暴还没有吸收完毕,他以为战斗结束了,但却忘记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手,一直在旁边观战的四名黑衣人!

  “嗖……啪……”

  一朵信号烟花冲天而起,在天空中炸出一簇灿烂的火焰!

  “找死!”

  被烟花惊醒的陆余陡然转身,虽然他体内的灵气枯竭,但修士的力量也不是普通江湖感受能够抵挡的!

  长枪出手,任由四人如何躲避也无济于事,被他尽数斩落枪下!

  至此,之前院落没的所有敌人,除了蔺妖姬逃走外,尽数身亡!

  ……

  在天空中的烟花绽放的同时,将整个村子都围在其中的五万大军同时拔出了腰间的兵器!

  烟花就是信号,代表里面的人失败了,而他们……将用性命去填,累也要将陆余累死,这是军令!

  锵!

  寒洛穿着盔甲,英姿飒爽的站在大军的最前方,另外三个方向,隋成、王龙和另外一名领军人物,同时抽出了腰间的长剑!

  隋成和王龙其实可以不来的,但他们的家族却身处云南王府,这个时候,哪怕没有命令,为了家族,他们也要来做做样子!

  在四名首领抽出兵器之后,五万大军同时拔出了兵器,浓郁的煞气几乎凝成了实质,将烈阳高照的太阳的遮住了!

  这是势,唯有身经百战的大军才能拥有的势!

  “杀!”

  “杀!”

  “杀!”

  “杀!”

  四名首领同时下令,他们的这一道命令,也不知有多少人会死在这一役中,但是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因为这是国主大人传下的手喻!

  轰隆隆!

  密密麻麻的铁蹄声响彻,震的大地不断颤动,仿佛地震,密密麻麻的五万大军,不顾生死的冲向了只有巴掌大小村庄!

  ……

  大地的震动惊动了所有人!

  已经离开了村子的居民,用心祈祷的小和尚,还有……村子内唯一活着的两人,陆余和聂七斩!

  小和尚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密密麻麻的大军,他的心里充满了哀伤,他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师兄,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吗?”小和尚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讽刺的表情!

  “……”

  不闻没有回话,但却低下了头颅,他有些不敢看师弟那仿佛能够破入人内心的目光!

  “呵呵……”不语讽刺的笑了下,并没有再说什么,平静的坐了下来,看着就在面前的村庄,那里面充满了血腥的味道,让人闻之作呕,但他却在用力的吸着,直到呛的他一阵剧烈的咳嗽才停止,他的眼角、流下了一滴血色的眼泪!

  ……

  地震让小和尚的佛心产生了变化,同样惊醒了突破中的聂七斩,灵气风暴还剩下一丝,但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吸收了!

  “嘿嘿……”

  陆余笑了,充斥着冰冷的杀机,看向了聂七斩:“我不知道将你带出来是对还是错,不过……有你相陪,真的很好!”

  希律律!

  不等聂七斩有什么反应,一阵烈马的嘶鸣便响了起来,小白迈着稳定的步伐,拖着臃肿的身躯走了进来,它进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陆余一个白眼!

  “哈哈……对了,将你给忘了,哈哈哈……”连陆余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这一刻,他的心情变得无比的舒畅,老态龙钟的身体却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半晌后,陆余的笑声停止了,他看着小白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开口说道:“小白,走吧,以你的速度肯定能够安全逃离,去吧……我们不能都死在这里,如果你没有地方去,就去找遥遥吧,他会照顾你的!”

  “……”

  小白没有回应,却人性化的摇了摇头,目光第一次变得坚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