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出草原、入云南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070  |  更新时间:2018-06-28 07:32:54 全文阅读

“大师兄?”

  两人的口语一模一样,然后两人便大眼瞪小眼的看向了对方!

  “你不会就是二师兄建邺吧?”遥遥率先开口,因为二师兄还不知道他的存在!

  “你是……师父新收的弟子?”建邺惊疑,对方这一声大师兄不会错!

  “嗯,二师兄,我叫白平遥,您叫我遥遥就好!”遥遥散去了身上的灵气,他的双臂很痛,匆忙的动手,让本就有伤的手臂再次撕裂!

  “嘿……原来是三师弟,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建邺笑了,对于遥遥的身份丝毫不怀疑,因为对方是和他同时叫的大师兄!

  建邺拍了拍遥遥的肩膀,灵气瞬间涌入对方的体内,散发出浓浓的生机,快速的修复他受创的身体!

  “二师兄,你……”

  “别说话,我修炼的是木属性功法,对修复伤势有很大的效果!”建邺一边帮遥遥恢复身体,一边说道!

  简单的帮遥遥控制住伤势后,二人同时向聂七斩行礼:“参见大师兄!”

  聂七斩不语,身体却动了,跳上了山壁,抓住银枪便拔了下来,邪仙的身体没有掉下来,一股锋利的气息仍然缭绕在他的眉心处。

  陆余的枪除了聂七斩以外,任何人都不可以触碰,遥遥曾经有一次想摸一下,却险些被锋利的气息伤到。

  “大师兄,师父在哪里,我想见见他老人家!”建邺激动的看着聂七斩!

  遥遥没有开口,因为师父才从他这里离开不久!

  聂七斩不语,转身就走,速度很快,让二人都有些愣神!

  建邺急了,想要追下去,但大师兄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他肯定追不上,只能不甘心的喊到:“大师兄,求您了,您就告诉我师父在哪里吧?”

  不知为何,在听到建邺的话时,聂七斩的身体竟然有那么一瞬间的挺多,但很快就再次控制好身体极速前进!

  不过却有一道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同门……不得……相残……师父……办事……”

  声音断断续续的,但却清晰的在二人的耳边响起!

  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大师兄的开口说话,话音落下,他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这一幕陆余没有看到,如果被他看到的话,恐怕会将他吓个半死!

  “二师兄,大师兄到底有多强你知道么?”遥遥开口,大师兄的传音给他的震撼太大了,这种神奇的传音恐怕只有实力强绝之辈才能做到吧!

  “我也不知道!”

  建邺摇了摇头:“我也从来都没有见过大师兄出手,不过我敢肯定大师兄一定强的可怕……”

  这一对师兄弟的讨论暂且不提,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两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这一年已经过去了一半,最热的夏天已经快结束,准备迎接凉爽的秋天!

  秦皇朝占据中原土地,四方为蛮夷,蛮夷虽好战,但却不敢轻启战端!

  虽然现在四大蛮夷部落都没有什么动静,但秦皇朝却也不得不防。

  云南王府,地处秦皇朝最南端,与大宛草原只有一片森林之隔,一片宽百米,长度不知有多少里的直线森林为大宛与秦皇朝的交界处!

  云南王府便是镇守与防备大宛的第一道防线,由皇朝的四大元帅之一,镇南大元帅亲自坐镇!

  因为与大宛相邻,现在又没有战事,久而久之,双方的贸易往来便越来越紧密,如果在云南境内看到大宛人千万不要意外,所有人都已经习以为常。

  而与云南王府挨着的大宛草原野狼部落内,也经常会出现汉人的身影,在这个和平的年代,双方早已建立起友好的关系!

  这一日,两人一马穿过了交界森林,出现在了云南境内。

  “我的妈呀,竟然走了两个月,累死我了!”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年嘟囔着拍打着身上的灰尘。

  他身后跟着一个戴面具的人,根本就没有搭理他,面具人旁边是一匹白马,也没有搭理他!

  这二人一马正是陆余、聂七斩和小白!

  两个月的时间,陆余通过修炼已经彻底恢复了容貌,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也不知是被太阳晒的还是修炼的功法原因。

  小白也比之前瘦了许多,看来长途的赶路对它减肥也有很大的好处,只不过相比于一般的战马来说,它还是很胖,不过倒也能接受,唯一让陆余仍然有些受不了的就是小白还是不让他骑!

  陆余嘟囔了半天也没人搭理他,不由的感觉有些无聊:“走吧,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尽快找到人闻明白路!”

  二人一马再次出发,不过才有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当他们翻过一座小型的山丘后,就确定目标了,更不需要找人闻路了,因为在前方不远处,便有一座庞大的城池坐落!

  “好大的城池啊,比大宛城大了不知多少倍!”陆余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坐落的庞大城池!

  这一次小白没有鄙视陆余,因为它也被这么庞大的城池给震惊到了!

  又走了一柱香后,他们终于临近了城池!

  城门处有守卫,但却不阻拦任何人,也不需要什么检查,他们的作用只是为了防止骚乱或打斗的情况出现!

  一人一马都是满脸好奇的走进城池,至于聂七斩……他本来就没有什么情绪!

  刚一进城,一阵鼎沸的热气扑面而来,还有类似于大宛第七城的叫卖之声此起彼伏,不过这里要比大宛城繁华热闹的多!

  城中的一切都给他们一种新鲜的感觉,让陆余眼睛都看花了,看什么都感觉很新奇,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而他本人就是那个土包子!

  突然,他闻到了一种极其特殊的香味!

  “什么味道?怎么这么香?有点油腻,又有点香味?”陆余一路抽动着鼻子,顺着香味传来的方向找了过去。

  最后,他在一处小摊前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小贩的所为后,他有些好奇!

  眼前的中原人将一块块拇指大小的肉块穿在一根竹签上,在火上烤着,相比于草原的烤肉,这些肉实在太小了,而且小贩还在不断的往上面洒着什么东西,越来越香了!

  “朋友,这是什么?”陆余一脸的好奇!

  “从草原来的吧?”小贩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来历,却并没有嘲笑他的无知:“这是羊肉串,相比你们草原的豪爽吃法,多了一丝精致和味道,但却少了些自然的风味,怎么样,要不要尝一尝?”

  “嗯,你看我这颗金铢能买几个?”陆余从怀中取出他唯一的一颗金铢,除此之外,他的怀里只有一块三角石头了!

  “兄弟你真是折煞我了,您这一颗金铢能把我这个摊子都买了!”小贩很实在!

  其实中原的货币是一种外圆内方的钱币,更高级一点的便是银锭和金锭,不过草原的金铢是用金子铸造的,与金锭材料相同,价值自然也不菲!

  “没关系,您给我十串这个,啊对……羊肉串就行了!”陆余开口,对于钱财这种东西,他向来不看中!

  “额……一看您就是富家子弟!”小贩笑着开口,从摊位上拿起十根竹签,又连忙从旁边的小碗内抓起一把铜币:“这些您拿着,在城里总会用的上,如果您始终用金铢付账的话,您可就亏大了!”

  陆余笑了笑,并没有拒绝,一路吃着拥有浓浓异域风味的羊肉串走进了穿梭的人流中!

  其实他现在哪怕一年不吃饭也不会感觉但饿,灵气就是修士最好的食物,不过陆余还是很喜欢偶尔吃点东西!

  ……

  “快走啊,云南郡主又摆擂台了!”

  “又有好戏看喽!”

  ……

  周围传来呼叫声,然后陆余便看到所有人的快速朝一个方向跑了过去,就连街边的小贩也在快速收摊,一脸兴奋的顺着人流跑去!

  眨眼间,熙熙攘攘的街道就变得寂静无声,除了稀稀两两因为重要事情无法离开的人外,整条街都空了,而剩下的几人也是一脸的失落,好像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兄弟,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么?那个云南郡主是誰啊?竟然有这么大的号召力?”陆余走到一个满脸失落的男子身边问道,对方的年纪比他的不了几岁!

  “你不知道云南郡主?”对方一脸怪异的看着他!

  “……”

  好吧,是我孤陋寡闻了,在对方怪异的注视下,陆余解释道:“是这样的,在下是第一次出草原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有些事情不知道也没什么吧,您说是不?”

  “原来是这样!”

  听到他这么说,对方才算换成了正常的眼神看着他:“云王府为郡主招驸马,条件就是要在武力上胜过郡主,你可别看郡主年纪小,那战力……啧啧,已经有无数人栽在郡主手中了,而且还有一个硬性的规定,比试者年纪不能超过十八岁,唉……也不知道我们云南第一美女会花落谁家!”

  “呵呵……”

  陆余笑了笑,便转身离开了,初出草原,他也没有什么特定的目标,只是凭着内心的感应走出了草原,也没有什么目的地,既然无事,索性就去凑个热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