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离去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085  |  更新时间:2018-06-26 13:26:00 全文阅读

感慨完之后,陆余又平静了下来,心里没有任何的波动。

  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他自身的情况!

  陆余的外表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他体内的情况之前相比,变化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天翻地覆。

  他的经脉此时已经彻底变成了赤金色,坚韧的超乎了常理,呼啸的灵气在经脉中运转,根本无法触及经脉的极限。

  脾脏同样变成了赤金色,每次震动都如同擂动神鼓,比心脏跳动的还要有力!

  “应该是突破了一层界膜吧!”陆余暗暗的想到,功法都是分境界的,他之前在运行第十一个周天的时候,难度升级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

  在他的猜测中,破碎的经脉也应该是他的修为突破到了下一个境界,或者功法突破了这一层才恢复的!

  “嗡!”

  他试着运转功法,与遥遥身上的变化差不多,身躯拔高,肌肉隆起,刚劲而有力,唯一略有不同的是遥遥身上的肌肉是平的,防御力极强,而他的肌肉却是棱角分明,很像一个个凸起的枪头,想来应该更偏向于攻击!

  ……

  陆余又闭关了,现在的白族部落已经不再需要他了!

  这一次的闭关时间有些长,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期间他曾醒来数次,偶尔能看到露出疲惫之色的遥遥,甚至还有一次,遥遥是身受重伤归来的。

  他没有问发生了什么,因为他已经隐约猜到了,虽然他猜到了,但却什么都没有说!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虽然陆余从不出屋,但白族部落这一年来发生的变化却丝毫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这一年,白族部落的人数翻了数百倍,都是陌生的人口,他们都是战败后,归顺的部落!

  现在的青牛部落管辖范围内,只有青牛和白族两个部落,所有的小型部落全部归顺白族部落麾下!

  二妮来过几次,陆余没有见,他不想左右别人的想法,既然做了就要承担后果,他不会参与,也不会提建议!

  现在的白族部落兵强马壮,足有三万之数的强大军队,可以与青牛部落分庭抗衡。

  部落的扩张速度很快,正常来说应该是良莠不齐的局面,但二妮的手段却很硬朗,将整个部落管理的井井有条。

  一年的时候,除了遥遥和二妮外,没有人敢靠近石磨盘,以前倒是有过几人想要窥探石磨盘上的木屋内究竟有什么秘密,但却被二妮下令,毫不留情的斩杀!

  自那次之后,二妮便下了她掌管白族部落以来的第一个的重典:“凡私自靠近石磨盘者,一律斩首,任何人都不例外。”

  现在部落中成立了长老堂,在二妮不在的情况下,由各个部落选出的长老举手表决,长老……可以说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有资格与白震等人并肩!

  但就是权利如此大的长老,在无意靠近石磨盘后,依然被二妮下令斩首,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靠近石磨盘,这里成为了部落中唯一的禁地!

  然而就是在今日,石磨盘上的木屋却突然走出了两道人影。

  没有人敢靠近石磨盘并不代表没人敢看,所有后来的人都十分好奇木屋内究竟有什么,所以在木屋的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陆余和聂七斩走出了木屋,他们已经一年没有出过这个屋子了!

  阳光很暖,照在二人身上暖洋洋的,他们就这么平静站在石磨盘上没有动!

  ……

  “木屋的门打开了,有两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个消息如同飓风般席卷了整个白族部落。

  然后,整个白族部落都震动了,一道道身影快速向石磨盘处跑来,其中还有最初的白族之人!

  最后,足有上万人汇聚在此地,将石磨盘围了个水泄不通!

  “砰!”

  所有最初的白族人都汇聚在这里,包括遥遥、二妮在内,他们的身后是十七个戴着面具的身影。

  这一刻,所有最初的白族人都跪了下去,跪向石磨盘上的两人,齐声开口:“恭迎前辈(师父)出关!”

  “……”

  原本因为人多而产生的喧嚣突然变得寂静无声,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有些不敢相信,神秘的遥遥,掌管一族的铁血二妮,掌管所有白族军队的白凌、白震兄弟,还有代表着杀戮的黑云十七杀,他们竟然同时跪拜一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三十多岁男子!

  “唉……”

  陆余有些感慨,仅仅一年的时间,却给了他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不过对于曾经的白族部落来说,这也是好事!

  “起来吧!”

  陆余开口,而后带着聂七斩跃下了石磨盘,看着起身站在自己面前的熟悉面孔,最终将目光落在了遥遥的身上!

  “遥遥跟我来一下,其它人都散了吧!”陆余开口,他打算离开了,却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遥遥可以说是唯一与他有关系的人了,理应让他知道!

  “是,师父!”

  遥遥答应了一声,便跟在师父的身后向远处走去!

  “遥遥,去将小白带来找我,我在前面那座山上等你!”他指着远处的一座小山丘开口!

  “师父,您……”

  遥遥不傻,一听到这句话,他就隐约猜到了师父的打算!

  “去吧,不要让别人知道!”

  “师父……”遥遥的眼睛红了!

  “怎么,现在就不听师父的话了?”陆余笑着说道!

  “徒儿不敢,遥遥一辈子都会听师父的话,师父您等我一下,马上就回来!”遥遥说了一声后,转身快速朝部落倚靠的石山跑去,小白一直在那里!

  现在的白族部落太大了,陆余走了将近一柱香的时间才终于走出了部落,而他的一路行来,沿途所遇之人都一脸好奇的看着师徒二人!

  出了部落,并没有人敢跟上来,最后,他到了山丘处,与遥遥约定的地方!

  又过了片刻,遥遥带着小白从部落中走了出来!

  他已经快两年没见过小白了,现在一看之下,不由的更加无语了,小白已经长大了,但身体却在横向发展,胖的都快走不动路了,一路行来,颤颤巍巍的,从部落走到这里,它竟然在大喘气!

  “你怎么吃成了这样?”

  陆余翻了翻白眼,看着小白这个样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

  小白不会说话,却给了他一个白眼,似乎在埋怨他为什么要大老远的将他叫到这里!

  “你这个二货,还有心情翻白眼,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还是一匹马,分明是一头猪!”

  “希律律!”

  小白眼睛一立,不高兴了,直接尥蹶子向陆余踢了过去,不过因为太胖的缘故,它的蹄子根本就抬不高,陆余轻松的就躲了过去!

  “你看看,你看看,胖成什么样子了,连蹄子都抬不起来了!”

  呼哧、呼哧……

  小白开不了口,但鼻子却在向外喷白眼,被气坏了!

  “行了,看在遥遥在这里的面子上,我就先不说你了,你等一会儿的……”

  “希律律!”

  小白又抬蹄子了,被陆余轻松的避开,而后也不理会它,让它自己在一旁生闷气!

  “师父,您真的要走了吗?”遥遥的眼睛通红,快哭了!

  “嗯,要走了,欠你白族部落的我已经还完,而且现在部落有你和那十七个小家伙守护,我很放心,该走了!”陆余的口气很平静,听不出一丝不舍!

  “可是师父……”

  “遥遥,我记得中原有句话叫做男儿有泪不轻弹,你现在已经不是个孩子了,坚强的人永远不会流泪的!”

  “嗯,师父,遥遥不哭!”遥遥将眼角的湿润擦干!

  “这才是我的好徒弟吗!”陆余拍了拍小家伙的肩膀:“行了,师父走了,日后我们有缘再见!”

  说完最后一句话,陆余直接转身,迈步远去,聂七斩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小白虽然有些不甘心,却也跟了上去!

  “师父,你是要去中原吗?”看着师父的背影,遥遥突然喊到!

  陆余没有回应,以背影的意识挥了挥手,算是最后的告别!

  他的目的地的确是中原,但却没有回应遥遥的呐喊,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

  陆余离开了,整个部落除了遥遥以外还有一人知道,那就是二妮!

  她在陆余带着聂七斩出关时就猜到了,但她却什么都没有说,平静的坐在了石磨盘上看着远处的山丘!

  她的小手拄在下巴上,罕见的又出现了当年的童真表情。

  “爷爷,一路顺风,二妮会一直记得你的教导的!”二妮在心中为陆余送行,强行的控制着不让自己的眼泪落下!

  直到陆余的背影消失在了地平线的尽头,她眼中的那一丝童真才再一次消失,恢复了冷酷的面容!

  半晌后,遥遥回来了,他的情绪有些低落!

  “遥遥哥,前辈只是去做他该做的事情去了,我们无需悲伤,只要我们白族部落变得强大,将来一定有机会再见爷爷的!”二妮开口说道!

  “我知道!”

  遥遥将低落的情绪压下,看向二妮,开口说道:“师父已经走了,现在我们可以去做那件事了吧!”

  “嗯!”

  二妮点头,面色极其凝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