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石磨盘上的字迹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028  |  更新时间:2018-06-18 23:18:45 全文阅读

暴雪后的白族部落外,遍布着一座座巨大的雪堆,高度皆有十米开外,连绵至视线极尽处。

  整个依山而建的白族部落都被坟包状的雪堆包围了起来,异常的神奇!

  “好壮观的场面,难道整个草原都是这样的场景么?”陆余目瞪口呆的问道!

  “不知道,我没有出过白族部落!”

  白震在他旁边摇了摇头,这种场面他已经看过很多次,却仍然感叹大自然的神奇,这等天地奇景,每次出现都让他震惊!

  陆余沉默,他自小生活在熊族部落,按理说如果有这种场面,他就算没见过也应该听李叔提起过才过,可在他的记忆中,却只有关于极寒风后会有暴雪的来临的记忆,而没有这关于无数坟包的记忆。

  这么一算的话,很有可能这种天地奇景只有白族部落才有。

  “难道这里真的有什么秘密不成?”联想到徒弟聂七斩的异常,陆余的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找到七斩,万一真出点什么事,他可就要背锅了!

  暴雪停歇,白族部落所有人都推开了自家的房门,一边清理部落中的积雪,一边观赏着这番奇景!

  “先看看七斩在没在石磨盘处!”陆余快速朝部落外走去,别看他年纪大,走起路来倒是很轻盈,过膝的积雪也不能阻挡他的脚步。

  “前辈,让遥遥陪您去吧,我先清理下积雪,不然一会太阳出来就不好收拾了!”白震在他后面喊到!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陆余回应,不过遥遥还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跟了上来。

  穿过部落外的一层矮栅栏,陆余便按照记忆中石磨盘的位置前进,本能够一眼看到的石磨盘却因为积雪坟包的出现遮挡住了视线,每过百米便会有一座积雪坟包出现,让陆余只能不断的躲避前行。

  好在石磨盘距离部落并不远,绕了一会他便看到了石磨盘,聂七斩果然又出现在了这里,与之前姿势一模一样,安静的站在石磨盘上!

  看到了聂七斩,陆余才长出了口气,总算没出什么意外,不过现在聂七斩本人就算个意外了!

  “你到底发现啥了?”陆余爬上了石磨盘,顺着聂七斩的目光看去,却什么都看不到,石磨盘的高度并不足以超过雪堆,视线被挡的死死的!

  “爷爷,我来了!”

  遥遥的声音从雪堆群中传来,几步就跑到了石磨盘前!

  “能上来么?”陆余回头看着遥遥问道!

  “不能!”

  遥遥摇头,继而一脸好奇的问道:“爷爷你是怎么上去的呀,我们的身高明明一样!”

  “……”

  陆余感觉自己又被戳伤了。

  “来,让爷爷帮你!”

  他跃下石磨盘,一只手抓住遥遥的肩膀,双脚弯曲,而后同时发力,“嗖”的一声就跳了起来,在接近石磨盘时,另外一只手伸出,抓住石磨盘的边缘,稍微一借力,二人便跳上了石磨盘!

  “哇……爷爷好厉害,你是仙人么?”遥遥满眼都是小星星,崇拜的看着陆余!

  “不是,遥遥若是好好锻炼身体,将来也能做到!”陆余笑着说道!

  “嗯!”

  遥遥用力的点头,却有些疑惑的说道:“爷爷,鬼脸叔叔在看什么呀?”

  “我也不知道!”

  陆余摇头,就在他摇头的时候,脑海中却仿佛有一道闪电划过,让他发现了一丝不对劲,而后低头仔细的看着脚下:“这石磨盘上怎么没有雪?”

  是的,石磨盘上没有雪,不仅石磨盘上没有雪,连二人上来时鞋底沾的雪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聂七斩不说话,遥遥也不说话!

  “遥遥,爷爷问你,这个石磨盘上是不是无论下多大的雪,上面都是干干净净的!”陆余的眼中带着惊喜,这石磨盘绝对不一般!

  “是啊,有什么奇怪的吗?”遥遥一脸天真的点头,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在石磨盘上见过雪,在他眼中很正常的事情,为何爷爷却这么惊讶呢?遥遥不解……

  陆余也不说话了,听遥遥的口气,他早就习以为常了。

  陆余又沉默了片刻,突然抬手从聂七斩背后取下了长枪,布条“砰”的一声炸开,露出一杆略显粗糙,但却充斥着锋利杀气的银枪!

  他在拿枪的时候便将遥遥挡在了身后,这杆枪的杀气太大,连他这个主人都无法控制,怕误伤了遥遥!

  遥遥的小脑袋从他身后探出,羡慕的说道:“好漂亮的枪!”

  “遥遥,千万要躲在爷爷背后,让爷爷来试试这石磨盘到底有何怪异之处!”

  “嗯!”

  ……

  “哧!”

  长枪如龙,化出三道残影,以极快的速度冲向脚下的石磨盘!

  “当”、“当”、“当”……

  然而,即便是一式枪诀打出的枪影也无法对石磨盘造成任何伤害,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后,枪影直接破碎,连一丝痕迹都没有在石磨盘上留下!

  “这么硬?”

  陆余惊讶,既然右手打出一式枪诀不行,那就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画符,至于用左手,他根本就没想过!

  将长枪交给聂七斩后,陆余便开始对着石磨盘画符。

  行云流水般的指法面对石磨盘画出,眨眼间,一张符箓便完成,不过石磨盘却没有丝毫动静。

  继续!

  因为陆余无法调动体内的少于灵气,就只能以这种积少成多的笨方法进行,有过灵酒的经历告诉他,他这么凭空画符似乎冥冥中存在着一丝道理。

  也许……能成功也说不定呢!

  就这样,较真的陆余开始了他的画符历程,连遥遥都不管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正中的日头很快便到了残阳如血的十分,遥遥老实的呆在一旁没有说话。

  夕阳落下,陆余还在画符,此时他已经闭上了眼睛,完全沉浸在画符的状态中!

  白震来了,带着遥遥离开,他毕竟是成年人,隐约能猜测到什么,一语不发的带着遥遥离开了,留下师徒二人在石磨盘上没有打扰!

  至于小白和另外两匹战马,则有白震照顾着!

  ……

  三天的时间眨眼而过!

  这三天来,陆余一次都没有醒来过,他似乎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状态中,而聂七斩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整整站了三天。

  部落中的人都知道白震家里接待了两个怪人,整日呆在石磨盘上,不吃饭不喝水,一个一动不动的站了三天,一个手指不断划动了三天!

  遥遥每日都会送来食物,放在石磨盘旁边,不过这三天来师徒二人却谁都没有动过这些食物,每次都是遥遥怎么拿来的就怎么拿回去!

  第四天!

  “爷爷,你怎么还不醒来呀?”遥遥坐在石磨盘旁边,无聊的看着台上的师徒二人,至于附近的坟包雪堆,早就被部落的人推平了,更远处的他们没有动,只要不碍事就行!

  “砰!”

  遥遥的话音刚落,一道震动声突然响起!

  “什么声音?”

  遥遥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刚刚他竟然感觉到了地面的震动!

  “砰!”

  震动声再一次响起,地面又震动了一下,然后……他便看到了让他终生难忘的一幕,远处的坟包雪堆竟然在这次的震动下全部坍塌,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只有轻微的震动声。

  “砰!”

  第三次震动声响起,这一次,遥遥终于知道这震动是从哪里传来的了!

  石磨盘,石磨盘竟然动了,很轻微的颤动,却让不知多少里开外的坟包雪堆全部倒塌!

  遥遥目瞪口呆的看着石磨盘,同时也在看着石磨盘上的师徒二人,他们的姿势自始至终都没有过任何变化!

  石磨盘震动了三下之后便不再继续了,平静的呆在原地,似乎从来都没有动过!

  “唰!”

  就在这时,整整闭目画符三天的陆余终于睁开了眼睛,三天的时间听起来很漫长,但在陆余的眼中,却仅仅过去了一会而已!

  他的眼中充斥着很强喜悦情绪,因为他知道这石磨盘是什么了!

  他最开始画符的时候还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三个时辰后,当他想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控制了,根本无法自主醒来。

  同样被控制的还有他的手,一直保持着画符的状态,一刻不停!

  随着陆余画出的符越来越多,石磨盘上竟然出现了字迹,一种他不需要睁开眼睛便能够看到的字迹!

  他画的符越多,字迹越多,三天的时间,整个石磨盘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当最后一个字出现的时候,他终于再次得到了身体掌控权。

  而就在这时,石磨盘上的字迹竟然飞了起来,钻进他的头颅,烙印进了他的脑海中。

  这些字虽然多,但陆余扫上一眼便明白了具体的意思,他之所以如此激动,就是因为字迹中传达的消息!

  石磨盘不是一般的东西,上面记载的消息也不是一般的消息,就连白族部落的人都有着很大的来头!

  睁开眼睛,石磨盘没有任何变化,仿佛他所经历的一切都是虚幻的,但陆余却清楚,这一切都是真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