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白族部落前的石磨盘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099  |  更新时间:2018-06-17 20:17:26 全文阅读

一路北上,共有三队人马追上了陆余的脚步,直到他开始嫌烦,驾马狂奔,才终于摆脱了困扰!

  当他再次出现在一座有人的部落时,已经是三天后,新年已过,各个部落也开始忙碌了起来!

  哞、哞、哞……

  一群拥有着尺许长毛发的牦牛在白雪覆盖的草原上寻找着干枯的野草,所过之处,白雪全部被拱起,破坏了白色世界的整体美感。

  在成百上千头牦牛后,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坐在一头最高大的牦牛背上,小脸被刺骨的寒风吹的通红,却仍然掩盖不住孩童脸上的开心。

  说来陆余与这孩童该是差不多的年纪,但一想到自己现在这副死样,他就没了孩童该有的兴致,只剩垂垂老矣的叹息!

  “老爷爷……”

  孩童很天真,老远看到了陆余便招手示意,却不知道他这个老爷爷的称呼让陆余胸口莫名的一痛,好在他已经习惯了。

  驱马上前,小家伙长的虎头虎脑,一脸的憨厚,肥嘟嘟的脸蛋上长着两个浅浅的酒窝,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了一条月牙状!

  “小朋友,请问这是哪里啊?”陆余笑着问道,他并没有让七斩上前,怕他的判官面具吓着小孩!

  “爷爷,这里是我们白族部落!”孩童天真的答道!

  “白族部落?”

  他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继而问道:“那白族部落归哪个部落管辖啊?”

  “我们白族部落生活在青牛部落的管辖范围内!”孩童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明白管辖的意思!

  “原来我已经走出了蝰蛇部落!”他点了点头,看来他走的方向没有错,过了青牛部落便是紧邻中原的野狼部落,与蝰蛇部落一样,都是中型部落。

  “呼……”

  一阵刺骨的寒风吹来,卷起了地上的积雪,降低了视线的范围。

  “嘶!”

  骑牛的孩童用力的裹了裹身上的兽皮衣服,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下,不仅是小家伙,就连陆余都感觉到了一股冷气直往骨头缝里钻!

  “真冷啊!”

  刺骨的寒意让陆余感觉身体都快被冻僵了,连忙从腰间取下酒葫芦向嘴里灌了一口,同时将酒葫芦递给小家伙:“来,喝一口暖和暖和!”

  这是他仅有的最后一壶灵酒了!

  “好啊!”

  小家伙很开心,小小年纪完全继承了草原人好酒的习惯,来者不拒!

  陆余将酒葫芦递了过去,好家伙“咕咚咕咚”狠狠灌了一大口!

  “咦……这酒好香啊!”孩童舔了舔嘴唇开心的说道,但随即便摇了摇头:“可惜不是烈酒,不过我的身体真的不冷了,好像有很多的暖流在我体内游动!”

  陆余微笑,灵酒用来驱逐寒意可以说是小菜一碟,但这小家伙竟然说酒不烈,他就只能笑笑了,等一会有你受的!

  虽然灵酒经过灵气的中和,已经没有了烈焰酒那般爆裂,但这么大一口,绝对后小家伙喝一壶的!

  果然,他刚刚将酒葫芦接过,小家伙就坐不住了,“砰”的一下从牦牛背上跳了,蹲在雪地上抓起一把雪就往嘴里塞,整个身体都变得赤红!

  “哈哈……”

  看到这一幕,陆余开怀大笑,小家伙真的太有意思了!

  过了足足半柱香的时间,小家伙才“砰”的一下坐在了雪地上,呼出的浊气还带着热腾腾的酒气呢!

  “老爷爷,您这是什么酒啊,怎么像火一样!”小家伙是真的服了,小眼睛又眯成了一条缝,一脸的衰样!

  “这酒啊,你就叫他灵酒吧,是爷爷自己酿的!”陆余一边将酒葫芦挂在腰间,一边解释道!

  “灵酒,好奇怪的名字,不过……真的很好喝呢,而且我现在一点都不觉得冷了!”小家伙笑眯眯的说道!

  “好了小朋友,爷爷要走了,再见……”

  “爷爷等一下!”小家伙拦住了他!

  “还有事么?”

  “爷爷您难道不熟悉草原的天气么?”小家伙从地上站了起来,和他差不多高!

  “不是太熟悉,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太大了,爷爷……刚才吹的那阵刺骨的冷风叫极寒风,每次有这种风吹过,就代表草原将要有一场暴雪降临了,如果在这个时候赶路,不仅会迷失方向,还会有很大的危险。”小家伙认真的解释道!

  “哦,我想起来了!”

  听到孩童的解释,陆余才终于想起了他看过的一本书中,有关于极寒风有过记载,凡极寒风刮过的地方,不出两个时辰便会有大暴雪降临,这是草原人经历数百年传下的铁律,从来没有出过错!

  “要不然爷爷先跟我回部落避一避吧!”小家伙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陆余想了想,也只能这样了,在暴雪中赶路的确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况且他也并不着急这点时间!

  “那就要多谢小朋友的款待了!”陆余笑着点头!

  “爷爷,我在白平遥,部落的人都叫我遥遥,您也可以叫我遥遥!”小家伙一脸的天真,眼睛又眯成了一条缝,很可爱。

  “好,以后不叫你小家伙,叫你遥遥!”陆余笑着摸了摸遥遥的小脑袋!

  “嗯,那爷爷您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将牛群圈回来,我们一起回部落!”遥遥说完便骑上身旁最大的牦牛,冲了出去!

  “好!”

  ……

  当陆余陪着遥遥将牦牛群赶回部落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日头虽正高,但却被铅云所覆盖,连光线都无法穿透。

  厚厚的铅云压的很低,仿佛抬手就能摸得着,整片天地都暗了下来!

  大自然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这种极端压抑的感觉如果是一个人的情况下,绝对可以将人逼疯!

  还未走进部落,便有一大群男女老少早早的在部落外集结,脸上都有着一丝焦急的表情,直到看见牦牛群,他们才终于长出了口气,而后所有人集体动手,帮忙驱赶牦牛,赶进一处巨大的牛圈中!

  ……

  “遥遥,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爸爸都要去找你了!”一名与遥遥有七分相似的壮汉上前将小家伙抱起。

  “父亲!”

  遥遥在大汉的脸上亲了一口,令大汉开怀大笑。

  而后遥遥想起了还有事情没做,连忙从父亲身上挣脱下来,拉着父亲的手便向部落外走去!

  “遥遥,你要带爸爸去哪里啊?”

  “见一个老爷爷,我原本要带他进来的,可是走到部落外他突然停下了,遥遥怕暴雪来临使牦牛受惊,就先将牛群送回来了,老爷爷还在外面站着呢!”遥遥一口气说了很多,不过大汉却听懂了,也没有反驳,便跟了上去。

  白族部落并不大,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小型部落。

  距离部落不远处有一块一人高,直径足有三米开外,就像一扇大号的磨盘,头戴判官面具的聂七斩正一动不动的站在上面。

  其实并不是陆余不想走了,而是他的徒弟聂七斩不走了,连他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怎么回事!

  陆余也有些蒙圈,对于他这个所谓的徒弟聂七斩,他根本一点都不了解,只是对方愿意跟着自己,他恰好又缺一个强大的战力,二人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凑到一起了!

  而就在刚刚快进部落的时候,聂七斩突然就从马背上跳了下去,然后就站在了这块大石头上,一语不发,无论陆余怎么叫,他都没有任何回应!

  没办法,他只能让遥遥先回去,自己和小白留下来陪他,想看看这水猴子到底有什么猫腻!

  聂七斩站在一人多高的大石头上一动不动,直到遥遥归来,他还在保持着最初的姿势,头颅微低,似乎在观察这块石头!

  ……

  “老爷爷,我带着父亲来接你们了!”遥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陆余回头,果然看到一名大汉跟着小家伙赶了过来!

  “你好,我叫白震,是遥遥的父亲,欢迎你们光临我白族部落!”遥遥的父亲虽然长的很凶,但说话瓮声瓮气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老实本分的人!

  “你好,我叫陆余!”

  “原来是陆前辈……”白震笑着回应,而后看向了一动不动站在石磨盘上的聂七斩:“那不知这位是?”

  “他是我的徒弟聂七斩,耳朵天生不好使,性子也掘,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站在这石头上不肯下来!”陆余又编出了一套谎言。

  有的时候,说出了一个谎言,就要编出一百个谎言来圆第一个谎言,虽然陆余不想说谎,但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的这位“弟子”!

  “哦!”

  白震点了点头,继而笑着说道:“您这位徒弟也不是第一个感觉这石头怪异的人!”

  “难道以前也有人像我徒弟这般?一句话不说就这么在石头上站着?”

  “那倒不至于!”白震讪笑了一下,抬头看着天空越来越低也越来越厚重的铅云,说道:“暴雪要来了,我们还是回部落吧,到我家吃点热乎饭菜,我再给你将关于这块石头的故事可好?”

  “嗯!”

  陆余点头,又叫了聂七斩几声,对方还是没反应,不得已之下,他只能亲自上台将徒弟拉了下来。

  幸好这个“徒弟”还认得他,没有出手,仍然带有一丝猩红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跟着他跳下了石头,朝部落内走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