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传法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154  |  更新时间:2018-06-14 10:14:36 全文阅读

房间内有些昏暗,陆余平静的坐在床边,与所谓的徒弟聂七斩对视。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既然你潜意识愿意跟着我,我便不会亏待了你,哪怕你没有自主意识!”陆余开口,看着面前没有丝毫情绪表情的地狱判官面具。

  聂七斩依旧不语,就像没有听到他说话!

  “唉,跟你说这些干嘛,你也听不懂!”自嘲的笑了笑,陆余便在床上盘膝闭目,摆出了五心朝天的姿势。

  这种方法是他在一本书上学来的,可以感应到体内气的流动流动,之前他的确用这种方法感应到体内有一股气,且弥漫于四肢百骸间,虽然他不懂如何运用,也不敢胡乱的尝试,但体内的气却是真实存在的!

  然而这一次,在用五心朝天之法感应时,体内本应如涓涓细流般存在的气却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无论他如何寻找,都没法再感应到丝毫。

  “怎么回事,气呢?”陆余大惊失色,这半年来,他几乎是看着体内的气流在一点点的壮大,虽然他不懂,但隐约也能猜到这气流是什么东西,是灵气,可是现在……却一股脑的消失了!

  “难道……”

  突然,他想起了使用长枪前的一幕,当日在林中他握住长枪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体内的气流如百川归海般涌向左手时的场景,当时他的容貌还没有变化,直到体内的气流被吸收干净后,手心印记才开始吸收他肉身中的精华!

  “我知道了!”

  想到问题的关键处,陆余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充斥着难以言喻的激动,有些事情看似很难理解,那是因为没有找到联系整件事情的关键点,只要找到了关键的那个点,所有的问题都将如抽丝剥茧般,迎刃而解!

  就像他所面对的场景,体内的灵气气流便是引子,用左手打出枪诀需要灵气的支撑,原本他的体内没有灵气,印记无处吸收灵气,便只能吸收他体内的肉身精华。

  而之前他的体内又因为有了灵气,所以手心印记便先吸收灵气,直到灵气枯竭,才转为吸收肉身精华,由此可以证明,无论是他手心的印记,还是这杆由奇石打造的长枪,都是仙人使用之物,都需要灵气的支撑!

  这样想来,如果没有当日落魄道士的符箓帮忙,如果他当时没有灵机一动记住画符的手法,他恐怕早就被吸成了干尸,更别说拥有现在的能力!

  一饮一啄,自有其意,这是否代表着凡事有利便有弊呢?陆余暗暗想道!

  眼下,他不可能再用灵物画符了,因为怕长枪没了所用之物,可除了恢复身体,他所能做的事情还真不多,最终、也只有练习画符的手法!

  想到便做,是他的行事风格,这次他是对着麻木的聂七斩画符,因为肯定这符箓有益而无害,便开始了他的虚空画符之旅!

  ……

  这一夜,陆余便在画符中度过,没有休息,哪怕手臂多了一丝麻木感也没能阻止他,不断的对着聂七斩游动手指!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意识慢慢的多了一丝疲惫感,却没有被其本身所察觉,他的意识越来越沉,越来越重,最终、他的头颅终于低了下去,陷入了深层次的沉睡中,但那只画符的右手却依旧在不断的游动着,潜意识中还在继续着清醒时的动作。

  就在他陷入沉睡的时候,游动的指尖突然出现了一丝光线、很淡,但却真实的存在,随着他的手指游动,最终虚空化成一张符箓,轻轻的落在聂七斩的身上。

  自此开始,他每画一张符箓,便会贴在聂七斩身上一张,与前一张重叠,聂七斩胸口越来越亮,而聂七斩本人依然如死人般,一动不动。

  这一夜,恐怕谁都不记得聂七斩的身上究竟重叠了多少张符箓,老三画符的手法太快了,眨眼间便画完一张,然后再继续画一张!

  总之,当天际洒出一抹金色的光晕时,聂七斩身上的符箓已经绽放出了光芒,但却并不刺眼,贴在他的胸口上!

  一抹金色的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照射在陆余的脸上,让他疲惫的脸上稍微舒缓了些,沉睡的意识有了一丝醒来的迹象!

  而就在他面容舒缓的同时,画符的手指突然颤抖了一下,指尖的白光瞬间消失,包括聂七斩胸前的发光符箓,消失在了他的体内,令聂七斩的身体莫名的震动了一下,却很快又平静了下来,与之前没有任何变化!

  “唔……”

  睁开眼睛的陆余感觉身体一阵舒爽,这种神清气爽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自从他的身体变得苍老,就再也没有体会过精力充沛的感觉。

  睁眼看到的一切与他意识沉睡前没有任何变化,用力抻了个懒腰、而后下床,一番简单的收拾后,便走出了房门!

  “师父,您醒啦?”

  建邺早已在外面等候,洗脸水摆在一旁的木架上,恭敬的站在门外等候!

  “你怎么起这么早,他俩呢?”陆余有些诧异,并不知道完颜和西蒙在昨晚就已经离开。

  “师父,完颜和西蒙昨日有事情便早早回去了!”建邺开口解释!

  “是这样啊!”点了点头后,陆余便没有再说什么,平静的洗漱完后,建邺立刻递上了毛巾,然后又麻利的端上早就做好的饭菜!

  “师父,你的身体!”建邺跟在师父身后,担忧的问道,昨天晚上他就发现师父已经恢复的身体又变得苍老了,但却没敢发问。

  “没事,旧伤复发而已!”陆余平静的说道,看不出喜怒哀乐!

  “师父,您是不是还需要灵物,我可以……”

  “好了,吃饭吧,不用担心,师父没事!”他打断了建邺的话!

  “是!”

  ……

  看着眼前可口的饭菜,陆余并没有立刻动筷,反而是沉思了起来!

  “对不起师父,饭菜有些凉了,徒儿去热一下。”建邺以为师父嫌弃饭菜有些凉了,因为他很早就起来做饭了,连忙伸手,想要将饭菜撤下!

  “等一下!”

  陆余也没想到建邺竟然这么敏感,开口阻止了他的动作、道:“建邺,你坐下!”

  “师父,您吃完徒儿在……”

  “坐!”

  陆余的语气加重了一些,建邺连忙恭敬的坐在师父对面。

  看着建邺坐下,陆余并没有直接开口,而是仔细观察着眼前的这个便宜徒儿,说心里话,这个徒弟对他算得上是孝顺,无论什么时候都恭恭敬敬的,所以、他在打算除了酿酒之法以外,是不是再教给他些东西,他除了一式枪诀外,也没有任何拿的出手的东西了,所以、他在迟疑……

  建邺一语不发的坐在师父对面,有些拘谨,看来应该是在思索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让陆余有些想笑,这个徒弟、心里承受能力终究是弱了些!

  半晌后,他终于做出了决定,抬头看向拘谨的徒弟,用罕见的郑重语气说道:“建邺,你也叫了我半年的师父,而身为师父的我,除了上不得台面的酿酒之法外也没什么可教你的东西,今天……师父再教你一样东西,你是否愿意学?”

  听到师父的话,建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面上便出现狂喜之色,连忙点头:“师父肯教,徒儿当然愿意学。”

  “好,现在我要你跪下来起誓,我教你的东西在没有经我本人同意前,不许教给任何人。”说这句话时,陆余的面色极其严肃!

  “砰!”

  建邺没有一丝犹豫,面向师父便跪了下去,伸出三根手指郑重的对天起誓:“我建邺在此发誓,今日幸得师父传法,他日若不得师父首肯而将此法传与他人,必遭天谴,死后不入轮回,永世不得超生!”

  建邺这个誓发的很重,这片土地上生活之人都相信冥冥中自有天道看着一切,所以没人敢轻易发誓,而建邺却因为师父的一句话就发下如此重的毒誓,倒是令陆余有些讶异!

  他这个徒弟心里承受能力不行,但对机会的把握却极准,原本陆余还有些迟疑,但见到建邺发下这么重的誓言后,他就知道这一式枪诀必须要传了!

  最重要的一点,他之所以选择传授一式枪诀,是因为他从建邺体内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流,虽然很弱小,但却是一颗希望的种子。

  “起来吧!”

  陆余起身,将建邺扶起,看着他再次开口说道:“徒儿,你的武器同样是枪,接下来为师会传授你一式枪诀,记住、为师只掩饰一遍,你要看好……”

  机缘这种东西强求不得,陆余能得手心印记和一式枪诀,是他的机缘,枪诀自动烙印在他的脑海中同样是他的机缘,别人想夺也夺不走!

  而建邺能拜陆余为师,又有机会从他手中学习一式枪诀,也是建邺的机缘,而他只演示一遍,若建邺的机缘到了他自会学成,机缘不到,哪怕他演示千百遍,对方也只能学到些皮毛,无法领会到深层次的东西!

  “是!”

  建邺很激动,他从来没见过师父出手,更没听说师父会什么枪诀!

  “七斩、枪……”

  锵!

  话音落下,聂七斩背后的布条“砰”的一声直接炸开,一杆长枪宛若银龙般飞出。

  长枪散发出令建邺无法承受的杀气,“蹬蹬蹬”连退三步,面露骇然的看着面前他几乎认不出的师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