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危机来临前
作者:老憨头  |  字数:2540  |  更新时间:2018-06-10 22:10:32 全文阅读

之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陆余的身体变化上,此时完颜与西蒙的匆忙离开,院中只剩师徒二人时,建邺的目光才终于注意到师父身后背着的东西。。

  被布条包裹着的长行器物,且从中传出的锋锐气息可以判断,这是一件兵器,只是看不到具体形状,也不知是枪还是棍,也有可能是矛!

  “师父,您身后背的是?”

  “出去闲逛看到一件新打造的兵器,感觉还不错就给买了下来!”陆余说道!

  “哦……”

  少年点了点头,大宛武风盛行,就连孩童都会佩戴兵刃,故此他并没有丝毫的意外。

  “建邺,我来取酒了!”

  突然间,门外有人呼唤建邺的名字,声音落下后,一行四人赶着马车停在了院门外,木门已经在陆余手下报废,因此一眼便能看清来人是谁!

  上次来取酒的话唠大汉牛哥大咧咧的便走了进来,嘴里嘟囔着:“小邺你也真够懒的,门坏了也不说修一下,这万一要是招了贼可咋办?”

  “牛哥……”

  建邺一阵无语的看着牛哥,也不知道牛哥平时是不是没人说话,每次来取酒都磨叨个没完没了,这次更好,还没进院内,就被他找到了话茬!

  “小邺子,真不是当哥的说你!”大汉明显没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一脸认真的教训道:“虽说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吧,但这可是老爷子留给你的遗物,你可不要好生照顾,不然牛哥跟你翻脸!”

  “……”

  建邺彻底闭嘴了,至于大汉带来的三个助手,早就眼观鼻鼻观心了,就站在后面看着牛哥磨叨个没完!

  足足过了一柱香的时间……

  “牛哥,牛哥……”建邺脸色苍白的阻止了牛哥继续说下去,他不得不阻止,如果再让牛哥说下去,他都要羞愧的自杀了。

  仅仅是门碎了这点小事,从牛哥嘴里说出来,竟然上升到了忘恩负义的层次。

  陆余自始至终坐在一旁都没有说话,说实话……对这位牛大哥的口才,他真是佩服的不得了,这样的人虽然看着是个话唠,很奇葩,但若将他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绝对能够气死一群人,发出意想不到的作用,比如……朝堂!

  虽然建邺阻止了,不过牛哥明显没听进去,依然在旁边磨叨个没完没了!

  建邺从脸色惨白到铁青,最终变成了愤怒,突然大吼道:“牛哥,你要是再说个没完没了,我就去找大风叔,下次再也不让你来取酒了!”

  “额……”

  听到大风叔的名字,牛哥立刻就闭嘴了,这个名字对他有很强的威慑力!

  “哼……过来搬酒!”

  建邺翻了翻白眼,每次都非得体大风叔才管用。

  “嘿嘿!”

  牛哥嘿嘿一笑,不过从他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并没有感觉到尴尬,搓了搓手,才转身看着自己带来的三个属下:“搬酒搬酒,听牛哥讲故事上瘾啦?别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

  三人面色大变,连忙帮助建邺从酒坑内挖酒,为了让牛哥忘记刚才的说的话,三人干的那叫一个卖力!

  “我进屋了,你们聊!”

  陆余叮嘱了建邺一句,他从空气中弥漫的酒气便能感觉到这批酒的成分如何,虽然酿造的不是他最拿手的烈焰,却也是李叔教给他的第一种酒,比建邺原本酿造的那种酒强了不知多少倍。

  “好嘞,师父您去休息吧。”

陆余叮嘱了一句便回了房间,酒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他担心,建邺自己就能够弄明白。

……

“吱呀!”

房门关闭,陆余迫不及待的从身后取下长枪,他已经等不及想要仔细观察下这杆令他无比中意的长枪了。

“好宝贝!”

仔细触摸着长枪上的粗糙质感,奇石锻造的长枪通体为银色,粗糙之处宛若一块块凸起的龙鳞,丝丝缕缕的寒气不断从长枪中溢散而出,令房间的温度都降低了许多,且总有一道道锋锐的劲风缭绕在长枪之上。

他不敢用左手去触碰长枪,只能用右手摸着。

“希望在我手中,七天后你不要恢复成奇石的样子。”他就像是在和一个老朋友交谈,根本没有将长枪当成一件死物。

长枪始终没有任何的动静,安静的躺在陆余的手中,只是不断的散发着寒气和锋锐之气。

  他就这么平静的看着手中的长枪,很久很久,直至……

“咚、咚、咚……”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敲门声将他惊醒。

“谁?”

陆余抬头,利落的用长布将长枪 包了起来。

“师父,是完颜少爷和西蒙回来了,他们又带回来三个大箱子。”建邺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终于回来了!”陆余的脸上出现一抹喜色,他早就等候多时了,按照他的计算,这两人也应该快回来了。

当他打开房门时,天色已经接近了黄昏,原来不知不觉,他已经在房间内待了一天。

“前辈,我们回来了,您需要的东西我们都带来了!”

房门刚打开,完颜少爷和西门便走了过来,小院内的木桌旁边正摆放着三个大目箱子。

“真的?太好了。”陆余快步走到箱子前,三个箱子,装的都是满满的蕴含灵气之物,此时聚在一起,令箱子上隐约多了一抹氤氲的白雾,看起来有些梦幻。

“前辈,还满意么?”完颜和西蒙二人走了过来。

“自然满意,多谢了,今晚我要好好恢复一下身体,明天就开始酿酒,定会让你们满意。”陆余说道。

“您明天就酿酒?”

完颜和西门脸上都出现一抹喜色,不过很快他们的脸上就换上讪讪的表情,他们这么兴奋,好像是有点不好,连忙解释道:“前辈,我们的意思不是……”

“我了解!”

陆余笑着点了点头,这二人的性格他都了解,自然知道他们没有别的意思,随即又说话:“今天晚上我要好好的恢复下身体,明天我就会开始酿酒。哦对了……还有一点,今天晚上你们三人都离开这里,不要待在这里。”

“为什么?”

“前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是啊,有事您就说,我们……”

陆余抬手,打断了三人的话:“我没什么事,就是恢复身体的时候,害怕从身体溢出的毒素伤害到你们……”

“……,好吧。”

三人沉吟了片刻,终于点头同意。

……

天色终于彻底暗了下来,建邺三人离开了,整个小院只剩陆余一人,将自己关在了屋里,他之所以要将建邺三人撵走,是因为他猜测今晚可能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呼……来吧,希望这次不要让我失望,如果再出现上次的事情,我就疯了。”陆余呢喃了一句,看了眼放在床上的长枪,终于开始了他第二次的恢复之旅。

“唰、唰、唰……”

早已千锤百炼的画符手法行云流水般刻画在面前的白玉石上,他的手法太快了,只能看到一阵残影,眨眼间一张白玉符箓便书写完成,而后没有丝毫迟疑的贴在了胸口。

“嗡!”

熟悉的暖流又一次出现,令他激动的险些落泪。

……

就在陆余在房间内恢复身体的时候,谁也没有发现,就在安阳街的一个角落里,四名黑衣人正在悄悄的密谋着什么事情,谁也听不到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就连旁边偶尔有人经过,也仿佛看不到他们一般。

四人在黑暗中密谋了很久,便如幽灵般消失在了黑暗的角落中,不知去到了何处。

不久之后,四道人影却突然出现在了小陋巷内,慢慢的朝小巷最深处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