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一式枪诀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057  |  更新时间:2018-06-07 22:07:04 全文阅读

陆余入梦了,这个梦做的有些措手不及,尤其是他此时还拥有着清醒的意识。

  一柄血色长枪出现在手中,长度与重量适中,握在手中时,有淡淡的血气从长枪上弥漫出来,缠绕在手上,长枪上刻有一条条纹路凹槽,宛如活物般蠕动着,里面流淌着猩红的鲜血!

  “通过第一轮测试,传授一式枪诀……”当冰冷、机械的声音响起时,长枪宛如活了过来,不受其控制的动了起来!

  血光从枪上绽放,伴随着血海音爆,长枪猛然刺出,且从一化九、九化八十一,眨眼间、不断演化出的血色长枪便铺天盖地,连天穹都被遮掩,而后撕裂。

  太强了,强的令人窒息,这是人可以拥有的力量?还是……仙的力量?

  陆余整个人都傻眼了,这杆握在他手中,却不受他控制的长枪仅仅一个简单的前刺,便有惊天动地之威,而他的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完全的被枪带着走。

  漫天的血色长枪虚影还未散去,以连绵不绝之势不断刺向高天,每一柄长枪虚影都有着令人惊悚的无上伟力,威势惊人。

  这种情况持续了足有一刻钟的时间,漫天虚影才散去,同时散去的还有他手中的长枪、脚下的无边血海,整个梦境空间亦开始支离破碎!

  ……

  “唔……”

  剧烈的痛感将陆余从沉睡中唤醒,当他醒来之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平时居住的房间内,倒在地板上。

  “头好疼!”

  当他坐起来抬手想去揉脑袋的时候,却愣住了,甚至连头上的剧痛都忘了。

  他的手臂竟然又一次变成了之前未恢复时的样子,苍老、充满褶皱,没有丝毫的光泽,干枯的像干尸。

  “这时怎么回事?我的身体不是恢复了嘛,怎么又变成了这个样子?”陆余的眼中带着浓浓的惊骇和不可置信。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清楚的记得在晕过去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他的身体早已恢复到了十岁年龄的程度,可是一觉醒来,外面天还没亮呢,怎么又便会这副人不人鬼不的样子了?

  不对……

  在他回忆的时候,却突然想起了手心出现的长枪符号、剧痛的感觉,还有梦中的无边血海与一式枪诀。

  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被吸成人干时的情况,是他左手接触了长枪,发挥出了常人无法理解的力量所导致。

  而这一次,他在梦中又使用了长枪,同样是左手,尽管不受他本人的控制,但枪却握在他的手中。

  “难道刚才不是梦,而是现实?”这个想法有些骇人听闻,不过他很快便自嘲的笑了笑,不可能……不过,也并不绝对。

  因为他从自己的脑袋中看到了一个令他感到惊悚的东西,枪诀……是梦中那式枪诀。

  脑海中的枪诀很清晰,如同烙印般,仅仅是看上一遍便能够完美的理解到透彻,包括他的威力等等……

  “咕噜……”

  陆余用力的咽了口唾沫,心底说不出是激动还是苦涩!

  激动自然是因为这一式枪诀的强大,他在梦中曾亲眼见到过,这一式看似普通的枪诀所拥有的惊天之力。

  而至于苦涩,自然是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这一次虽然与上次差不多,但却将他完美的打回了原点,多日的努力尽数付之东流,这事放在誰身上也不会好受。

  枪诀,他有把握现在就用出来,但他不敢,哪怕他现在长枪在手也不敢,以他现在的身体强度,若是使用这一式枪诀的话,铁定会被吸成人干。

  “唉……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陆余一脸苦涩的抬起左手,手心上的印记早已消失不见,但他却能够感知它的存在,只不过肉眼无法察觉而已。

  他想了许久也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很神秘……到底与梦中躺在玉棺中的自己有什么联系?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只能让他未来自己去寻找!

  “算了!”

  既然想不明白,索性就不去想了,将思绪再次放到自己的身上,庆幸的是蕴含灵气之物还有两箱半,足够他恢复,这也是他刚才突然发现自己身体被打回原型后,没有太大情绪变化的原因。

  这些蕴含灵气之物,足以让他再次将身体恢复,不过还是有一点令他担忧……如果身体恢复后再出现这种情况,他就真的要崩溃了。

  “不管如何,还是要试下。”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唰”、“唰”、“唰”……

  一块黑色矿石眨眼间便被他画成了符箓,而后没有丝毫迟疑,直接贴在了胸口上!

  熟悉暖流再次出现,流淌全身,他的身体就像干涸龟裂的大地,而暖流则是一缕突然流淌而来的小溪,被干涸的大地贪婪的吸收着!

  这一股暖流在他干涸的体内没有引起丝毫波澜,便被吸收干净。

  “看来这次要比上次严重的多啊!”看着手中化成碎屑的石块,陆余心里充满了担忧,这块黑色的石头内所蕴含的灵气很浓郁,若对比他之前的身体,这么多的灵气足以令其身体年轻一年左右,而这一次,却连一个月都没有恢复。

  不过他并不气馁,开始了漫长的恢复过程。

  ……

  天边已经放出了光明,陆余的恢复过程依旧没有结束。

  建邺和完颜少爷三人已经离开了,学府上午会有课程教授,他们必须要回去,与之前一样,他们并没有打扰陆余,而是安静的离开。

  陆余早已经忘记了时间,甚至不知道此时已经天明,他的心里只有恢复,不断的恢复。

  一道道符箓在他手中成型,然后直接贴在胸口,周而复始,没有一丝的停滞,在他如此快速的使用之下,蕴含灵气之物正以极其恐怖的速度消耗着。

  时间很快便接近了晌午十分……

  ……

  不知何时,陆余的动作已经停下了,他此时的身体已经恢复到了五十岁左右的年纪,而整整四个装有蕴含灵气之物的箱子却已经彻底的空了。

  他双眼通红的站在房间内,手中攥着最后一块紫玉,这是最后一块了,整整两箱半的蕴含灵气至于,却仅仅让他的身体恢复了二十年!

  “怎么会这样?这样下去我的身体要恢复到什么时候?”陆余瞳孔都红了,有些吓人。

  就这样,他在房间内站了很久,才终于将最后一块紫玉符箓吸收,化作普通的石头,在他手上稍微用力下,“砰”的一声碎成了粉末!

  房间内很静,死寂一般的安静,五十多岁的容貌看起来充满了沧桑的男人味道,但当这副容貌配上他现在不足五尺的身高时,却让人有种想笑的冲动。

  如果他是一名七八十岁的老头,因为身体各方面机能的下降的原因身体略显佝偻,配上他现在的身高看起来倒是很慈祥,但若一名大叔拥有这样的身高就有些令人发笑了,明显的发育不良嘛。

  足足过了很久,他才终于从急躁的情绪中缓过来,事到如今,想的再多也没什么用,这种事放在任何人身上也说不清道不明,最后也只能将一切都压在自己身上!

  当他冷静下来后,想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城中打一杆枪,因为脑海中那一式枪诀的原因,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虽然他知道自己无法打出梦中那般强大的攻击,也不敢使用神秘的左手,但他的右手却没有任何问题,既然枪诀已经记在了脑海里,道理又是相通的,他想试试,右手是否也能打出这式枪诀。

  想到的事情便去做,这是陆余的习惯,他的长枪已经断成了两截,虽然还有一部分在自己手中,但已经没有大用,只能去另外打造一把了!

  带上完颜少爷所赠的金铢和白玉铢,陆余便出了已经一个月没有走出的小院,出门便是一条长长的胡同,这条胡同名叫小陋巷,名字很土,但却很应景,这里居住的都是大宛城内以打工为生的平民,以现在这个时间段,小陋巷基本上上已经没有了什么人,很安静,只有他这一行脚步声。

  陆余是自己出来的,并不是他不想带上小白,而是小白睡的正香,他不忍心去打扰。

  说也奇怪,小白已经睡了一个多月了,除了吃东西的时候会醒来外,其他时间都在睡觉,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有时间找个懂马之人帮忙瞧瞧吧!”想了想,他还是决定找人来看一下,万一小白真有什么毛病也要提高发现,反正他现在也不差钱,怀里不仅有几十颗金铢,连玉铢都有十颗。

  走出安静的小陋巷,进入的便是安阳街,走到这里,已经能够看到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影,这是一条住户街道,虽有人却并不多,大多是些赶路之人,或者几名玩耍的儿童。

  穿过安阳街,便是安平街,还没有走到安平街,便能听到一阵鼎沸的喧嚣之声传来,宛若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安平街,为大宛城三条最繁华的街道之一,街道两旁遍布摆摊的小贩,更有一家家商户坐落于两旁,如今的大宛也在学习中原的生意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