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十九章 建邺酿制的毒酒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176  |  更新时间:2018-06-05 14:05:53 全文阅读

对于自小便被族人排斥,生活的圈子内只有李叔一人的陆余来说,他的世界很简单,你对我好我便对你好。

  可是自从他走出村子的那一刻起,他的生活似乎起了变化,不再枯燥、不再孤独,至少从性格上来说,他是个很容易随环境而改变的人。

  这样的人,往往可以活的够久,只要活的够久,生活便有了无数的可能!

  直到新收的徒弟离开,他这个当师父的才想起来,自己从早晨起来还没有进食呢,如果不是肚子的抗议声提醒了他,恐怕现在他还没察觉呢!

  “还是要自力更生!”

  自嘲的摇了摇头,也不知是在嘲笑自己的疏忽,还是其他什么,总之他已经转过了身体,走进了最旁边的一间瓦房!

  很快,他便将三个房间逛了个遍,却没有发现任何可以充饥的东西,看来建邺平时并不住在这里,哪怕每月回来一次,也只是匆匆而来,匆匆而走,连最基本的生活用品都没有。

  小白倒是清闲的很,自从来到这里便没起过身,除了偶尔站起来吃些围墙上的草外一直在趴着,墙上的草因为阳光充足的原因,生长的比较旺盛,想来一定十分可口。

  说来也奇怪,马一向都是站着休息的,偶尔趴着也是假寐的状态,小白以前也是站着睡觉,可是自从来了这里,却一直都在趴着,让陆余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在他看来,小白并没有什么问题,也许……它本来就很不同。

  索性无事,他便走进屋内,将酒缸内的冰火两重天灌了一小葫芦,类似于这种装酒的小葫芦,院中还是有不少的!

  之后他便来到了建邺买回来的五谷杂粮前,搬了个木凳过来,便开始鼓捣起来!

  龙鳞果安静的躺在包裹的角落里,火红色,拇指肚大小,拿在手中便有一股灼烧感从手上传来!

  这枚龙鳞果的成色要比他在熊族部落所用的年份久一些,药效自然也浓郁许多。

  将最重要的龙鳞果放在一边,他便开始清洗、拣摘起来,酿酒说来简单,却也复杂!

  首先第一步便是选料,料为五谷,称为酒之肉,大多挑选颗粒均匀、饱满、无虫的谷物,像建邺酿造的劣质酒,选料定然也不是上等。

  建邺买的谷类有多种,但老三却只选了其中的两种作为原料放在一旁。

  第二步便是水,为酒之血,只不过他这个小院里只有一口井,简单的尝了一口,虽不是上等清泉,却也可以将就着用!

  第三步为制曲,曲为酒之骨,制曲为酿酒的最重要环节之一,据李叔所说,制曲有两种方式,不过他只会一种,便教给他一种。

  陆余的动作很麻利,快速将挑选好的谷物放在院内空闲的酒缸内,灌满水,而后密封起来,放在阳光下暴晒,等其发酵。

  制曲看似简单,但在时间的把握上却相当重要,发酵时间的把握对出酒的味道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这一环节最为重要!

  一切都做完后,陆余便坐在一旁休息,一边品着葫芦里的醇香之味,一边练习着画符的手法!

  发酵的过程需要时间,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至少也要两天的时间!

  ……

  慢慢的,陆余又睡了过去,他的手依旧如上次一般,无意识的游动着,不断的虚空画符!

  就在这时,躺在角落里始终没有动静的小白突然睁开的眼睛,露出一抹人性化的光芒,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陆余的面前,正对着他画符的手,一脸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

  时间在缓慢的流逝中,当太阳正值当空,闭目享受的小白耳朵突然动了动,眼睛快速睁开,连忙跑到了原来的墙角位置,又一次趴了下去,开始睡觉!

  又过了片刻,一阵脚步声将陆余惊醒,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正看到建邺小心翼翼的走进小院!

  “师父,打扰您休息了!”见师父醒来,建邺连忙道歉!

  “没事,我已经醒了!”

  “师父,这是徒儿给您从平安酒楼带回来的饭菜,都是现做的!”少年到底还是记得他这个师父,早早的赶回来就为了送饭!

  陆余笑了笑,这个徒弟还真不错,没白收。

  接下来的时间,陆余简单的吃了口饭后,便开始教建邺最基本的酿酒之法!

  当少年看到如此繁琐的程序时,一时间有些发懵,这……这是在酿酒还是在绣花?

  “怎么了?”见徒弟眼中多有疑惑之色,陆余问道!

  “师父,您……您是这么酿酒的?”

  “有什么不对么?”

  “不……不是,徒弟没有怀疑您的意思,只是,和我爷爷交给我的方法有些出入!”建邺解释道!

  “这样啊,那你将你爷爷教你的酿酒之法给我演示一遍我看看!”他倒是有些好奇,难道在这里能看到李叔所说的另外一种酿酒方法?

  不过他很快就失望了,说到底、建邺所用的方法与他的方法道理都是相通的,只不过建邺的方法是把所有步骤都简化了!

  “建邺……”

  看完徒弟的酿酒过程,陆余的面色突然变得郑重起来,极其严肃的开口说道:“如果你没有一颗对酿酒的执着之心,我劝你还是不要跟我学习酿酒之法了。”

  “师父……”建邺大惊失色。

  “听我把话说完,我的酿酒之法是从一个长辈手中学来的,他曾经告诉过我,酿酒之法虽然上不了台面,但既然存在就有它存在的意义,酿酒就和做人是一个道理,做人要讲一个“真”字,酿酒同样如此,酒为粮食精,不仅仅是让人消愁,还用有促进血液循环之功效,说到底是对人体有益,但你这酿酒之法,所酿造出来的酒就是毒酒,害人的毒酒……”

  说道最后,陆余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厉喝。

  建邺面色大变,他虽然知道自己的酿酒之法上不得台面,却也没想到竟然被师父贬低的一文不值,甚至还不如一文不值来的好,他酿的酒怎么可能会是毒酒?他不服……

  “你不服?”

  陆余冷笑,继而指着他刚刚发酵后的一堆五谷说道:“就这些东西,你放在这里三个时辰,看看有什么变化!”

  “……”

  建邺没有说话,他不相信师父说的话,也不想立刻反驳,既然要等三个时辰,那就等结果出现吧,到时谁对谁错便一目了然!

  看着少年一脸的不服气,陆余并没有生气,因为若换作是他,也定然不服,他要看的是、当结果出来后对方的态度!

  ……

  二人都不再说话,都在等着从一堆谷物中得到最终的答案。

  太阳在偏移,仅仅过了两个时辰,建邺发酵的一堆谷物上的水份便被蒸干,而就在水分被蒸干后,一层黑色的物质渐渐浮在谷物上浮现!

  “这是……”

  建邺的眼神变了,多了一丝不安。

  “这就是你的快速发酵法带来的后果,所有有益物质全部被破坏,与杂质交融,便成了有害物质,慢慢看,别着急,这还仅仅是开始!”陆余在一旁开口解说,他并不是想要打击面前的少年,而是想让他知道此事的严重性!

  “……”

  少年沉默了,既没有开口也没有上前,就这么远远的盯着面前这堆变了质的谷物!

  在他的注视下,谷物上的黑色物质颜色越来越重,慢慢的又多了一种灰色,一股极其刺鼻的腥臭味道传开!

  “最严重的就是这后衍生出的灰色物质,他最大的坏处便是麻痹神经,让人的神经渐渐变的迟钝,血脉不通,最终引发让人难以接受的后果,现在你明白你所酿的酒究竟是不是毒酒了?”陆余的面色变得异常严肃。

  “砰!”

  建邺的脸上浮现死灰色,跌坐到了地上,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容不得他不相信。

  突然,建邺从地上踉跄的站了起来,自己酿的酒是毒酒这个事实已经将他全身的力量都抽走了,少年踉跄着身体向门外跑去!

  “你要做什么?”陆余平静的看着他的背影!

  “我要去将今天早晨卖出去的酒买回来,我建邺虽然不是什么大善人,却也不会因为些许利息去害人,哪怕是无心之举也不行。”少年停下了脚步,语气中有着浓浓的悔意!

  “那你可知如果这个消息被他人知道,你要负多大的责任?”陆余目光灼灼的看着少年的背影。

  “呵……哪怕是倾家荡产,我也不要再继续害人!”话音落下,少年抬起脚步便要出去!

  然而后面的陆余却笑了,这就是他想看的态度,甚至比他预期的还要满意,他看着少年踉跄的背影,突然说道:“回来吧!”

  “师父!”

  少年想离去,却又不敢违背让他越发敬重的师父!

  “如果连这点问题都解决不了,还有什么资格做你的师父?”

  “师父您能解决?”建邺眼中出现一抹喜色!

  “很简单,只要断了这毒酒,不再生产,这点小问题便会慢慢消失,如果你还担心的话,那就让为师这酒来帮你解决吧!”他笑着指了指仍然在酒缸内发酵的谷物!

  “那是……”

  “那是为师发酵的谷物,会给你足够惊喜的!”“烈焰”酒的最大功效便是灼烧,小小些许毒素而已,只要一杯酒便可完全消除。

  烈焰酒的好处,除了李叔和他本人以外,还没有人能够体会他的奥妙,陆余有信心,但烈焰出世的那一天,定然能够让许多人爱上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