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十六章 是、也不是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207  |  更新时间:2018-06-04 04:54:58 全文阅读

“老爷爷,这……这是怎么回事……”建邺用力的咽了口唾沫,眼前这一幕太过神奇,让他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如果这是一缸埋藏地下百年的老酒,量少了他不会意外,但重量还是会随着酒的减少的减轻,可这酒是他亲手酿的,仅仅埋在地下一个月,根本不足以沉淀到这种程度!

  “难道……”

  少年的目光在老头身上上下打量着,就是他刚才无论如何也要留下这缸酒,再加上对方手段的神秘,很有可能……这一切就是出自此人之手?

  陆余感觉到了少年打量的目光,有心解释却又不知从哪里开口,况且在他想来,这件事几乎可以确定是自己造成的!

  “难道我们现在不是应该尝尝这酒的味道么?”陆余提醒少年!

  建邺的眼睛瞬间亮了,他本人同样是个好酒之人,经过对方这么一提醒,他的内心忽然火热起来,这缸酒无论从色泽、醇香还是沉淀的程度上看,都是难得一见的上好佳酿,如此好酒怎能不品尝一番?

  “咕噜……”

  少年用力的咽了口唾沫,快速的从旁边拿来两个他平时用来品酒的木勺,以前每次有酒出土,他都要品尝第一口,以保证酒的质量!

  陆余接过木勺,却见少年一脸纠结的站在一边,眼神中充满着迫切,但却强忍着没有立刻动手。

  “怎么不品尝?”老三看着他问道!

  “这是您的酿的酒,当然要您老亲自品尝第一口!”少年说道!

  “没关系的!”

  “不,有关系,这是我们酿酒师的规矩,是好是坏都必须由酿酒之人第一个品尝……”少年的面色瞬间变的郑重起来,似乎酿酒这一门的规矩在他眼里无比的重要。

  陆余不明白少年为何突然变得这么郑重,唯有少年自己清楚,自他被老人收养的那天起,老人便用酿酒这门手艺辛辛苦苦将他拉扯大,即便老人离世,他也是依靠着酿酒的手艺生活,甚至去学府深造,他现在的一切都是靠酿酒支撑起来的!

  “那好吧!”

  陆余点头,他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对酒的尊重。

  陆余手中拿着木勺,他的心里同样激动,少年同样不明白酒中蕴含的符彔波动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缸中的酒十分粘稠,被木勺轻轻舀起,只有半勺的量,呈碧绿之色,清澈见底。

  “呲啦……”

  少年在一旁用力的擦了擦口水,实在太香了,这样的酒香若是被一个嗜酒如命的酒虫闻到,恐怕倾家荡产也要喝上一口!

  陆余没有时间笑话少年,他现在全部的心神都在手中这半勺酒上,从这半勺碧绿色的酒中,他真的可以感觉到符彔的韵味,虽然并不是很明显,但确实存在!

  “呼……”

  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才终于抬起了木勺,将酒轻轻抿入口中。

  酒入口的第一感觉并不辣,反而有些甘甜,就像甘蔗的清香,沁人心脾,但当他将酒从喉咙咽下的时候,甘甜却瞬间消失,转而出现的是一种凉凉的感觉,从喉咙到腹中,一路冰凉,就像吞下了一块冰块,凉酒在入腹的时候,冰凉感亦瞬间消失,继而出现的是燃烧之感,仿佛一团火在腹中燃烧,但却并不暴虐,反而让人通体舒态!

  “爽……”

  陆余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口中吐出了一字之音,这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实在令人回味,唯一遗憾的是酒中蕴含的符彔韵味虽然浓郁,但效果却差强人意,只有很微弱的一丝!

  另一边的少年见老头闭上了眼睛,久久不语,终于忍不住的伸出了木勺,从酒缸内舀起了半勺碧绿色的酒,宛若朝圣般双手持着木勺,将酒倒入口中!

  ……

  院内变得悄无声息,一老一少都闭着眼睛在品味着酒的味道,只有小白在一旁伸着长脖子在院墙上持着绿草,偶尔转头斜睨二人一眼,却又马上转开,在它懵懂的心思中,这两人就是傻子!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

  “唰”、“唰”……

  一老一少同时睁开眼睛,老三的眼中有着一抹失望,酒中蕴含的符彔效果太少了,对他的身体恢复效果微乎其微,而少年的眼中则完全被震惊填满,似乎……难以置信!

  “你那是什么表情?”陆余不知道少年从酒里品出了什么,怎么会这么震惊?

  “老……老老老老……爷爷……”

  “……”老三无语,完了,这孩子傻了,连话都不会说了!

  少年有些着急,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犯这口吃的毛病!

  “啪……”

  建邺突然抬手,在自己的脸上抽了一巴掌,发出很响的声音,少年这一巴掌可没留情,脸上都被抽出了红印,不过少年却丝毫不介意,看着陆余开口说道:“老爷爷,这是什么酒?”

  嘿……巴掌果然管用,真不结巴了!

  少年这句话却把他问住了,虽然这酒算是他自创的,但却是无意中出现的,以后还不一定能不能再酿出,万一起了名字,日后再酿不出来,那岂不尴尬了?

  不过看着少年急迫的眼神,老三还是回答了他:“这酒……叫做冰火两重天!”

  “冰火两重天?好美的名字,而且很贴切!”少年轻声念叨了两句,令陆余一阵无语,真想回问他一句,哪里美了?

  但少年接下来的动作,却险些将他吓住!

  “砰!”

  建邺突然跪在了地上,趁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间,直接磕了三个响头!

  “你在干嘛?”

  陆余吓了一跳,连忙跳开,他可不想无缘无故的就接受别人的跪拜大礼!

  “还请老爷爷收我为徒!”

  “啥?”

  陆余一下子愣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听错了!

  “还请老爷爷收我为徒!”少年又重复了一遍!

  “……”

  陆余傻眼了,大哥……我才十岁好不好,你叫我老爷爷也就算了,现在还要拜我为师,什么情况?

  “晚辈是真心想要拜您为师,哪怕无法学到您这番酿酒神迹,但只要能够学到您的十之一二,也足够晚辈受用终生了!”少年的眼神很认真,一脸的期待!

  “你在开玩笑吗?”

  “没有,从昨夜到现在,老爷爷您的手法足以堪称神迹,请前辈收建邺为徒……”说罢,少年又要磕头!

  “停!”

  陆余连忙开口,阻止了对方的动作,头有点痛、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对方会突然来这么一手,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经陆余的阻止,少年果然果然没有磕下去,但却依然跪在地上,似乎他不答应,就不准备起来!

  “你先起来,我问你点事!”陆余揉了揉有些痛的额头!

  “……”

  少年不为所动,很执着!

  “唉……你先起来,如果我问的事情你能回答上来,我就收你为徒,如何?”为了不让场面太过尴尬,陆余只能选择以退为进,况且他真的有事情要问少年!

  “真的?多谢师父!”

  “……”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师父,让老三哑口无言,嘴巴张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师父,有何事您请发问!”

  少年将令他心服口服的酒缸封上后,恭谨的站在陆余的面前!

  “……”

  建邺的表情太恭敬了,让老三有些不习惯,不过……被人尊敬的感觉还不错!

  “好吧,我问你几个问题,只要你能为我解答出来,我就收你为徒,传授你酿酒之法。”他又说了一遍自己的条件!

  “没问题!”少年答到!

  “好,第一个问题,我在来大宛城之前曾见过一名道士,因为我的身体太过孱弱,那名道士曾送我一道符,我亲眼见到那道士画符没有用笔,而是用手指在一块黄纸上凭空刻画的,当时那名道士的指尖曾出现过一根和白光差不多的丝线,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陆余直接提出了他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

  少年很认真的在听老三说话,他的神色从最开始的认真变得凝重,又从凝重变得释然,似乎长出了口气,最后、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

  建邺的笑容让陆余心里多了一丝期待,也许,他能够从少年这里得到答案也说不定!

  如他所料,少年不愧为大宛城学府的学子,见识自然不少,笑着说道:“如果师父您所叙述之事无误的话,您应该是遇到了仙人,那丝白光应该是灵气!”

  仙人?灵气?

  仙人老三知道,不过灵气他倒是第一次听说,虽然从字面上他隐约能够理解这个词的意思,但具体代表什么他却根本不理解!

  少年看出了他的疑惑,开口解释道:“这么说吧,仙人是对强大到极致之人的一种尊称,据说他们拥有仙根,拥有普通人无法理解的手段,哪怕再强大的普通人,也无法抵挡仙人的随意一击,仙人的寿命也比普通人要长上许多!”

  “这个我知道,那灵气呢?”

  “关于灵气,具体的我也不太懂,只知道灵气是游离于天地间的一种能量,它们向空气一样无处不在,但像我们这种普通人根本感觉不到,唯独拥有仙根的仙人才能够感觉到并吸收进体内,仙人的手段也同样是通过灵气才能施展出来!”

  陆余点头,听懂了少年的解释,看来可以确定他当日遇到的落魄道士便是建邺口中的仙人了!

  就在他沉思的时候,少年看向他的目光突然充满了火热和崇拜,继续说道:“师父,您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要拜您为师么?”

  “不是因为我酿出的酒好喝么?”

  “是,也不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