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十五章 酒少了重量没变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230  |  更新时间:2018-06-03 11:41:15 全文阅读

少年建邺哭了,没人明白这十缸酒对他的重要性,哪怕面前这个老爷爷知道些,却也不是全部都明白!

  建邺是个孤儿,从小被一名开酒坊的老人收养,老人一生没有子女,晚年离世后便将这座破败的酒坊交给了他。

  老人一生最骄傲的事情便是收养了建邺,而最大的愿望便是能看到建邺功成名就。

  为了完成老人的心愿,建邺便入了学府,每个月他都会回来酿一批酒水,一个月后卖掉,换来的钱都花费在了学府中。

  他的日子过的很苦,但却没有求过任何人,独自一人承受着所有的苦和累,只为完成老人的心愿!

  学府内的学子大多背后都有部落的支持,像他这样没有背景的贫苦人家的孩子,整个学府都是独一份,不过他依然坚持着不肯放弃!

  就在今日,他原本都已经绝望了,是面前这个老头的出现给了他希望。

  “谢谢,您是我建邺的恩人!”

  建邺向陆余郑重的鞠了一躬,很重,他想躲开,但在看到少年眼中的坚定时,终究没有移动脚步!

  “……”

  陆余突然感觉喉咙有些发苦,直到少年起身,他才终于开口:“这十缸酒算是我送你的见面礼吧,暂时我就住在这里,没问题吧?”

  “没问题,您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少年将多余的情绪压下,脸上终于绽放出了年轻人的朝气!

  “年轻真好……”

  看着少年脸上的朝气,陆余不由的感叹道,但随即就错愕了下,自己不也是少年么?

  ……

  希律律……

  就在这时,夜空中突然传来一阵战马的嘶鸣,夹杂着一阵阵整齐的步伐,由远及近,又渐渐远去!

  “是宵禁的巡逻骑手!”少年知道对面这个老头是第一次来大宛城,开口解说!

  “原来是这样,已经到子时了吗,真快啊……”陆余有些感慨,随即看向少年问道:“我今晚住哪里?”

  “这里只有三间屋子,您随便睡哪间都可以!”

  “你不睡么?”

  “睡不着啊,没有看到结果我还是不放心!”少年开口,而后又怕陆余多想,连忙解释道:“我并不是不相信您,只是……”

  “好了,不用解释,我明白你的想法,既然你睡不着那我就去睡了,有一点你要记住,无论你有多着急,一定要等我开口才可以开封,明白么?”陆余又嘱咐了一句,他的身体太疲惫了,怕明早睡过头,少年莽撞的将酒缸开封,如果时间没到,这十缸酒一样报废!

  “放心,没有您的指示,我绝对不会动的!”少年郑重的点头!

  “那就好,你去睡了,小白……你也好好睡一觉!”陆余向小白打了声招呼!

  “唰……”

  小白的耳朵动了动,连眼睛都没有睁!

  “嘿……”

  看到小白的样子,陆余会心的笑了笑,而后直接选了一个房间走了进去!

  房间内很干净,少年应该收拾过了,也没有什么需要他动手的,直接上床就开睡!

  ……

  一夜无话!

  陆余是被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吵醒的,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柔和的光线透过窗户的缝隙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爽……”

  用力的抻了个懒腰,才慢慢的下了床,自从几日前离开部落,他不是在赶路便是在逃亡,已经很久没有如此踏实的睡过觉了。

  “砰”、“砰”、“砰”……

  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传来,听得出来,外面的人敲的很小心,深怕惊扰了他,想来应该是建邺!

  吱呀!

  门房打开,果然如他所料,敲门之人正是建邺,除了他以外,院内还有四人,院落外停着一辆马车!

  “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了!”少年开口先表达歉意,而后继续说道:“这些人是酒楼派来取酒的,不得已才打扰您……”

  “没关系!”

  他笑着摇了摇头,感觉面前的少年经过一夜似乎有了很大的转变,尤其是对他的态度上,变得异常恭敬!

  四名酒楼取酒之人站在酒坑旁,并不着急取酒,反而都一脸疑惑的看着酒坑周围的伏牛草!

  此时的伏牛草已经不是昨夜的绿色,而是变成了紫色,就连叶子都比昨夜大了一倍有余!

  少年建邺的恭敬也正是因为伏牛草的变化,虽然他对这些不是很懂,但却感觉很神奇,在他看来,能够做出如此神奇事情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我看看!”

  陆余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先是从地上摘下一株伏牛草仔细的闻了闻,又跳进酒坑,在酒缸上敲敲打打,趴在木盖上闻……

  “建邺,这位是……”

  来取酒的大汉每个月都会来一次,与少年早就熟络,自从收养建邺的老人离世后,他还是第一次在少年的家里见到第二人!

  “哦,他是我一个朋友的长辈,因为懂得些酿酒的知识,便来我这里打打杂!”建邺并没有将老头的来历说与他人听,因为他也不知道!

  “是这样,可是他在做什么?”

  “这个我也不知道!”少年摇头!

  “哦!”

  大汉点了点头,不过当他看到周围的紫色伏牛草时,疑问又来了:“你什么时候在院里种草了?我记得上次来还没有啊,而且这是什么草?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呢,有些像伏牛草,但颜色不对……”

  大汉明显是个话唠,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哪怕建邺不理他,他也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个不停!

  至于和他一起来的那三个同伴,早就眼观鼻鼻观心了!

  正好在此时,陆余从酒坑内爬了上来,对他点了点头!

  “啪!”

  见老头点头,建邺直接跳进了酒坑里,快速掀开一口酒缸上的木盖,一时间,浓郁的酒香开始扩散。

  少年酿酒也有一段时间了,凭气味便知道酒没有任何问题了,心里压了一宿的那口气终于吐了出来,而后便将木盖再次封上,跳了上来!

  “好了牛哥,你快点搬酒吧,不然回去晚了,大风叔又要骂你了!”建邺打断大汉的自言自语,一脸的喜色。

  牛哥这个话唠的毛病真是到哪都改不了,庆幸的是牛哥还有个怕的人,一听到大风叔三个字,立马就闭嘴了,然后招呼着三个同伴开始搬酒!

  ……

  另一边,陆余一把拉过建邺,面色有些凝重:“这些酒他们都要拉走么?”

  “嗯!”

  少年点了点头:“大宛城内酒楼本就不多,我这里的酒全部都向一家提供的!”

  “这样啊……”

  陆余沉思了下,而后指着酒坑中最里面的一口酒缸说道:“那缸酒,能不能留下来?”

  “老爷爷您要喝吗?我可以请你喝更好的,这次还真多亏了您!”少年一脸的喜色,一扫昨日的烦恼!

  “我现在没法给你解释,总之、那缸酒一定要留下来,有没有办法?”

  “老爷爷,您……”

  少年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凝重,心里突然一颤:“难道那缸酒有什么问题?”

  陆余看出了对方所想,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酒没有问题,只是……我现在也说不好,总之一定要将那缸酒留下!”

  听到酒没有问题,建邺便放下了心:“没问题,一缸酒而已,和他们说说应该没问题!”

  “嗯!”

  陆余点了点头,便看到少年上前与话唠大汉交涉去了,话唠大汉是带头的,跟他说就行!

  半晌后,少年走了过来!

  “怎么样?”

  “成了!”少年点头:“不过因为现在酒楼的酒太过紧张,作为交换条件,下次要多送他们一缸酒!”

  后面的话陆余没有认真听,他在意的只是少年的一句成了,听到这两个,他便长出了口气!

  很快,四名大汉便将除了他指定外的九口大缸都搬上了马车,在付给少年九十颗银铢后便离开了!

  一缸酒十颗银铢,九缸便是九十银铢!

  直到四人赶着马车离开,在少年一脸疑惑的目光中,陆余直接跳进了酒坑,双手不断的在酒缸上游动,神色渐渐火热了起来!

  “老爷爷,您……”

  “来,帮忙将这口酒缸搬上去!”

  “哦……”

  少年点头,二人没废多大力气,便将半人高的酒缸从酒坑内搬了上来!

  “知道我为什么要留下这缸酒么?”陆余的眼神依旧火热!

  “不知道!”

  “嘿……马上你就会知道了!”陆余舔了舔嘴唇,他之所以要留下这缸酒并不是他想喝,而是因为他在上面感受到了符彔的波动!

  这种波动他太熟悉了,一共感受过两次,一次是落魄道士给他画的符纸上,一次是他自己画的白玉符纸上,这次是第三次。

  开始他还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在酒缸上感受到符彔的波动,不过当他回忆起昨夜坐在这口酒缸前曾虚空画符,才隐约明白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他可以确定,这缸酒绝对不一般!

  “砰!”

  酒缸上的木盖被掀起,因为一个月没有开启的原因,酒缸内的空气已经很少,所以会发出“砰”的声响!

  就在木盖被掀起的瞬间,一股极其轻柔的醇香慢慢的从酒缸中扩散,太柔了,闻上一口让人有种酥麻的感觉,仿佛连骨头都酥了!

  “这是……”

  建邺的眼睛都直了,死死的盯着酒缸,原本满满的一缸酒只剩不足三分之一的量,而最令他震惊的是,缸里的酒竟然变成了碧绿色,且已经有了粘稠的质感!

  按理说酒少了这么多,哪怕算上酒缸也没有太大的重量了,可是刚才二人抬酒缸的时候,却明显没有感觉到重量变轻。

也就是说,缸内的酒虽然少了,但重量却没有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