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三章 天罚葬春城
作者:老憨头  |  字数:4511  |  更新时间:2018-05-09 06:13:33 全文阅读

秦皇朝第一大元帅陆北海的一句话,便能够掀起举国的动荡。

  “吼!”

  围绕春城的十万军队整齐的发出虎吼声,战意冲霄汉,他们都是百战之师,沸腾的煞气凝聚在一起,让天都随之暗了下来。

  凡北海军兵锋所向,生灵如草芥!

  这是当年败于陆北海之手的敌人赠予他的一句话,由此可见这位多年不出北海城的老将当年究竟有多大的名气,能让敌人夸赞着,必让人心服口服。

  “北海……”

  秦政厉喝:“真的要闹到这种地步么?”

  “呵呵……”

  陆北海口中发出自嘲的苦笑,却没有回头的意思:“你们知道我家三儿叫什么名字吧?”

  陆余………

  凡秦皇朝有资格站在朝堂上之人都知道这个名字,虽然从来没有人见过陆北海的第三个孙儿,但他的名字却人尽皆知,因为他是屠夫陆北海唯一的孙子!

  “看来你们是知道了,但你们又是否知道陆陆所代表的含义?”

  “……”

  没有人开口,很静!

  “老夫之所以给余儿起名叫陆余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是希望他一生碌碌无为,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就好,可是……天不遂人愿,呵呵……”陆北海虽然没有回头,但誰都能感觉到他的苦涩!

  “北海……”秦政开口!

  “算了!”

  陆北海摇头,并不想听对方的解释,继续说道:“老夫的剑插在了北海城城墙之上,大月氏承诺三年之内不会越过吾之剑一步,也算是给我秦皇朝平民一个交代,至于三年后,一切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

  秦政没有开口,但明显的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陆北海走了后大月氏无人可敌,现在好了,最后一个后顾之忧也去了,他就不相信三年时间秦皇朝培养不出一个堪比陆北海的人物?

  一群大臣们也明显的松了口气,但很快又担忧起来,他们的血脉还在春城内没有脱险呢,而且看那屠夫的意思,似乎想要动手了,一时间,形式变的更加紧张!

  唯有北海军眼中尽是自豪和崇拜,元帅一剑,可阻敌三年,这种霸气唯有他们的元帅陆北海可以办到,其他三大元帅绑在一起都不行!

  “唰!”

  突然,陆北海抬起了手,他的眸子恢复了屠夫二字该有的嗜血,令所有人的精神瞬间绷紧!

  “陆北海,你敢……”

  “我儿若身死,老夫……”

  “陆北海,放过我女儿……”

  ……

  一时间,谩骂、威胁、求饶之声此起彼伏,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一众大臣,却在此时陋相百出,就连国主秦政的面色也很不好看,因为被抓进春城的一众公子中,还有一名皇子,虽然皇家无情,此子亦不受他的待见,但若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杀了,于皇家的颜面上不好看!

  “唰!”

  陆北海的手终于落下。

  “杀!”

  几乎同一时间,三大元帅与禁军统领于禁同时下达了命令!

  “不要……”

  一众大臣满脸惊悚的看着陆北海抬起的手臂落下!

  “哧……”

  一时间,春城内传出一阵阵刀落之声,虽然城外众人不知道城内是什么情况,但凭借着空气中一瞬间浓郁起来的血腥气,他们就知道,春城百万平民与自己的血脉已经人头落地!

  百万颗头颅落地,将整个春城的地面都染红了,隐约间……连空气都有些泛红!

  “陆北海,你这个冷血的屠夫……”

  “老夫跟你拼了,你还我孙儿命来……”

  “老子要诛你九族……”

  ……

  一时间,所有大臣都疯狂了,恨不得冲上城墙与陆北海拼命,但他们没有机会了,因为四面城门已经大军压境!

  “杀”

  于禁率领一千禁军,化作一片银甲洪流冲了上去,如笔直的刀锋,劈开一切阻碍!

  然而,面对千名禁军的冲杀,城门处的众将士却没有丝毫动作,冷目站在那里,看着冲过来的洪流!

  “嗖”、“嗖”、“嗖”……

  始终跟随在陆北海身后四道身影动了,如大鹏般从城墙上跃下,仅仅四人,却冲向了编制完整的禁军!

  禁军,皇朝的最后的一道防线,亦是皇朝最精锐的部队,最辉煌的战绩曾以千人之力硬生生冲破十万大军的封锁,且在其中自由冲杀了两个来回后安然离去!

  眼下,只有四人冲向禁军,看起来没有任何的悬念,结果已经注定,他们会被瞬间斩成肉泥!

  “轰!”

  四人冲下了城墙,时间刚好与禁军洪流撞在了一起,四杆青色刻画着青龙图案的长枪瞬间出现在手中。

  四杆长枪前指,枪尖抵在一起,“轰”的一声冲进了禁军群中,宛若一轮极速旋转的尖刀,直接凿进了禁军群中!

  战阵冲杀最强大的便是冲击力,禁军同样如此,但却被四人联手之下一击凿穿,平时都是禁军凿穿别人的军队,眼下这还是第一次禁军的战阵被人冲杀,而且仅仅是四个人!

  “咚!”

  四杆长枪宛若青龙出海,枪尖分开,瞬间洞穿身旁之人的胸部,坚硬的战甲在长枪面前,宛若败革……没有丝毫的防御力,眨眼间四人毙命!

  这不是结束,而是杀戮的开始……

  “杀……”

  四人同时大喝出声,开始朝四个方向冲杀了过去!

  “吼……”

  于禁嘶吼,眼睛通红着带人冲回,但却无法阻止四人的快速冲杀,眨眼间便有百名禁军死在长枪之下!

  在四人与禁军交手的同时,其他三大城门的战斗同时爆发……

  东城门……

  白虎从城墙上一跃而下,插在袖口中的双手终于取了出来,双手上套着一双青钢虎爪,闪烁着冰冷的光泽,慢慢的抬头看向镇东大元帅,平静的眸子中掠上一抹戾色!

  “杀……”白虎吐气开声!

  “杀……”震动大元帅同时开口,身后两万人马化作铁血洪流朝城门冲了过来!

  “咚”、“咚”、“咚”……

  突然,大地剧烈的震动起来,宛若巨龙在地下翻滚,有什么东西想要破土而出!

  “哧”、“哧”……

  地下真的有东西破土而出,那是一双双青钢虎爪,抓向了快速奔袭的战马马腿上!

  希律律……

  战马嘶鸣,一双双马腿被青钢虎爪抓断,带着马背上的战士直接倒了下去!

  远处看出,万道铁血洪流突然一处处坍塌了下去,足有三千之数的战马与将士倒了下去!

  如果是其他时候,这种情况根本无法对马背上的将士造成伤害,但现在不行、因为战马已经冲了起来,根本无法停下,所有倒下的战马与将士瞬间被铁蹄踩成了肉泥,再也没有站起来,冲杀!

  这一幕,看得远处镇东大元帅面色阴沉!

  然而不等他开口下达命令,下一轮攻击便到来,令其瞳孔瞬间收缩!

  “砰……”

  一道道人影破土而出,每个人的手上都套着锃亮的青钢虎爪,在混乱的人群中纵横厮杀,一时间,一颗颗大好的头颅飞起,浓郁的血腥气蔓延而出!

  足有五千之数持虎爪的将士出现,如切瓜砍菜般屠杀着战马上的将士!

  南城门!

  一只只木制的鹰隼自城墙上飞出,每只鹰隼上都有两人,一人负责掌握飞行方向,令一人手持燃烧着火焰的长枪自天空飞过,他们占据着完全的天空优势,肆意的屠杀着镇南大元帅的嫡系部队!

  西城门!

  壮硕如小山的男子一声令下,城门打开,一名名持庞大盾牌的将士硬顶着盾牌与奔袭而来的大军撞到了一起!

  一时间,无数的马匹与将士被硬生生的撞成了肉泥,这群人的力量太强了,即便以战马的冲锋之力依旧无法破开,一人顶一人,硬是扛住了战阵的冲击!

  四大城门的战斗同一时间爆发,每只队伍都是以少击多,但战况却令人惊悚的一面倒!

  四座城门都在屠杀,人数少的一方屠杀人数多的一方,除了北海军以外,所有人都深深的被震惊了,尤其是北城门,四道人影冲杀在禁军中,没有丝毫压力,仅仅不足一柱香的时间,禁军已经被屠杀了半数以上!

  陆北海平静的站在城墙上,似乎对下方的战斗毫不关心!

  “轰!”

  东城门的战斗最先结束,两万人化作了尸体,永久的失去了生命,五千之数的白虎营却仅仅损失了一百人,这个战绩令人惊讶的同时不由的感到恐惧,这是一只什么样的军队?

  “唰!”

  一杆与身齐高的战旗被白虎插在地面上,已经被血染红的战旗上书写着北海二字,北海二字下画着一头狰狞的白虎!

  南方战斗结束时,同样的一杆北海战旗被插在地上,只不过上面画的却是展翅欲飞的烈火朱雀!

  西方的战斗也结束了,他们的战斗最为暴虐,地面上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尽数被砸成了肉泥,一面刻画着玄武的战旗插在地面上,北海军、玄武营,正式露面!

  至于北方,战斗持续的时间最久,但同样结束了!

  一战之下,以禁军除于禁等百人逃生外,其余人尽数牺牲,而北海军四人也有两人死亡,一重伤一轻伤!

  “唰!”

  一面画着青龙腾飞的战旗从唯一站着的轻伤男子背后拔出,被他用力的插在了地上!

  青龙营!

  这四人就是青龙营的全部,也是陆北海手下最精锐的军队,仅有四人,却杀的秦皇朝战力第一的禁军十不存一,此等战力,令所有人惊悚!

  秦政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他从来都没想过陆北海手下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军队,如果对方想要造反的话……

  他不敢想下去了,但眼中却闪过一丝狠戾!

  既然已经到这种地步了,那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还请上仙替我秦皇朝清除叛逆!”秦政突然转头,竟然朝身后的轿子弯下了腰!

  没人开口,这里很静,除了一众大臣因恐惧而发粗的喘气声!

  “唰!”

  九匹汗血宝马拉乘的轿子上,帘子被拉开,首先走出的是两名唇红齿白的童子,而后,一名慈眉善目的和尚走了出来!

  秦皇朝国师,被称为上仙,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的手段能够令所有人信服!

  “阿弥陀佛!”

  和尚走出轿子,高宣佛号,脚下竟有氤氲的雾气升起,载着他的身体漂浮了起来,朝城墙上的陆北海飘了过去:“施主杀戮太重,还是让贫僧助你早登极乐,于佛前忏悔,洗清施主的杀孽吧!”

  他的双手在结印,再次高宣一声佛号后,一只房屋大小且有雷霆缠绕的手印向陆北海抓了过去!

  所有人的身体都绷紧了,一众大臣的眼中有着报复的快感,而秦政却微微一笑,只要有上仙出马,没有什么事情是摆不平的!

  ……

  陆北海终于转过了身体,看着冲过来的和尚和巨大手印,面上无喜无悲,似乎没有看到即将到来的攻击!

  “轰!”

  房屋大小的手印没有任何阻挡的拍在了陆北海的身上,令北海军一阵骚动。

  秦皇朝国主秦政与一众大臣的脸上顿时浮上喜色,然而下一刻,他们脸上的兴奋表情便僵住了!

  陆北海在大口大口的吐血,但面色却始终如常,他的左手却抓在了和尚的手臂,眼中的神色冷静的有些可怕。

  “哧!”

  一抹黑色的丝线突然在和尚的眼前亮起,很多人都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唯有和尚的瞳孔瞬间收缩。

  他想后退,但却被对方死死的抓住了手臂,如铁钳般有力,此刻他除了自断手臂外,再没有任何方法能够逃开掠过的黑色丝线!

  “哧!”

  终于,黑色的丝线消失了,同时、他感觉被牢牢抓紧的手臂也可以动了。

  他的脚步终于落在了城墙上,哒哒哒连退七步,远离面前这个冷静的有些可怕的老年人。

  “嗬嗬……”

  和尚想要开口说话,却只能发出一阵嗬嗬之声,他的喉咙已经断了,稍微用力便有鲜血从他的喉咙处流淌出来,喉管被彻底的割接!

  在陆北海的右手上,握着一柄黑色的滴血匕首。

  嗬嗬……

  和尚眼中浮现上了恐惧和不甘的神色,他不想死,他还有大好的荣华富贵没有享受,还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利没有体会!

  但一切都晚了,多年来的身居高位,无数人的阿谀奉承,已经让他失去了应有的谨慎,更失去了应对危机的意识!

  “砰……”

  秦皇朝除了秦政外,地位最高的所谓上仙,身死……

  春城……死一般的寂静!

  唯有陆北海苍白的脸上带着一缕不屑:“仙?不过是强大到一定阶段的产物而已……”

  “轰!”

  突然,天空有一道炸雷响彻,很响、震耳欲聋,似乎是在嘲笑陆北海的无知,整座春城都被震动的颤抖了一下。

  所有人的心神都被天空传来的雷声吸引了过去!

  要下雨了吗?

  不、这不是下雨前的征兆,因为在众人抬头的时候,密密麻麻的银色闪电从天空划下,将天幕撕裂出一条条裂缝,如细小的银龙蜿蜒,将整座春城笼罩!

  “轰隆隆!”

  天翻地覆,无尽的闪电沿着春城周围的战场落下,将大地撕裂,整个春城开始极速朝大地下塌陷而去,眨眼间,一座庞大的城池便消失了,彻底的被埋葬,包括所有四大城门前所有死亡和活着的将士,唯一没有被埋葬的只有秦皇朝国主、大臣们这一小撮人和站在远处的三大元帅!

  天罚……这是真正的天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