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第四剑 > 正文
第四十章 通天峰·无间狱
作者:春风几页余良人  |  字数:3114  |  更新时间:2018-05-25 12:27:46 全文阅读

声音刚刚出现,张扬便认出,这是属于那个少女的声音。这个声音,他大概短时间内是很难遗忘的。当时在那么一个羞耻的动作下,大家都尴尬地沉默不语,只有这个什么也不懂的害羞呆萌少女,一句话把整个气氛都挑破了开来。

如果不是她那一嗓子,大家可能就这么在尴尬中度过了那一段尴尬的场面,谁也不说破,然后把人给救了。可让她这么一喊,张扬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破不说破的道理,这样的小姑娘又怎么会懂呢。

那纸鹤忽然从他的手里飞了起来,晃悠着朝着山峰旁边飞去,那是顶端平台延伸下来的阶梯的另一侧,是山峰的另一个面。之前张扬直接从阶梯飞走,都没来得及绕着山峰转圈查看。

这会儿跟着纸鹤飞过,他才注意到,这山峰的背面居然有着气势恢宏的三个大字,字顶部直达山峰顶,几乎有种要冲上平台的感觉,字的底部则是凌悬在千米的高处,三个字从上到下几乎占满了整个山峰的侧面,使得这一侧的山峰呈现出一个近乎垂直的坡度,像是一面几千米高的玉璧。

玉璧上书“通天峰”,每一个字都似书写在千米长宽的田字格内,异常得工整。

张扬随着晃悠的纸鹤慢慢飞到了那峰字的最下面,在那一竖的底端位置——不知为何,纸鹤只能飞到这个高度。它想要飞到和那三个字同样的高度的时候,总会碰到一层无形的天花板,任凭它怎么挣扎也难以往上飞。

虽然纸鹤难以继续带路,但飞到近前后,张扬已经能看到,在通天峰三个字的旁边,还有稍微小一点的三个字。

“无间狱”

张扬轻声念到,然后直接往上飞,单手将纸鹤捞进自己的手中,直接朝着无间狱三个字飞去。在那三个字的下方,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正对着张扬。毫无疑问,那就是纸鹤想要去的地方。

只是它可能在被抛出洞口求救之后,直接被压落,难以往上飞回这洞口中,才会一直在朝着远处飞,然后尝试着向上突破。

无形的天花板并没有对张扬产生影响,他很顺利地来到了无间狱的门口,那黑漆漆的洞口中央闪着红色的血腥的光,光芒已经非常的黯淡,他只能依稀辨认出,这光芒应该是一件物体的轮廓,像一个手柄。只是现在已经有些模糊,无法识别。

“是这里面吗?”张扬低头看向手里的纸鹤,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就像是一只小鸟忽然变成了一张画,从一只灵动的丹顶鹤变成了一只平凡的纸片鹤。

张扬摇了摇头,他大概能猜到,它应该是受了某种无形力量的影响或者镇压,自己强行带着它突破了天花板,但却并没能真正让它摆脱天花板的束缚。

看来,自己身上的遮天披风也并不是万能的。

这洞口在远处看去非常的小,甚至容易被忽略,但也是因为通天峰太过于高耸的缘故,那三个大字的存在让其他的一切都显得非常渺小。现在越是朝着洞口飞,张扬越是感觉到这叫做无间狱的地方不简单。

从披上了遮天披风开始,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寒冷。而这股阴冷的气息,正是来自于眼前这直径足有十丈开外的洞穴入口。

无间狱,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

尤其是当他直接穿透了那淡淡的红芒,进入到了洞穴里面的时候,那股阴寒的气息越来越重,几乎是瞬间,他感觉有一阵冷风吹拂在自己的脖子上,就像是有人在自己的身后,朝着自己的肩膀呼了一口气。

鬼气森森的......

当遮天披风也无法庇佑自己的时候,张扬失去了最大的安全感,对于这个地方,也有了一丝很难言的恶感——之所以难言,是因为他很讨厌这种灵异阴寒的氛围,但偏偏又对这种气息有一种天然的亲近,这种亲近的感觉,似乎是来自于自己身上这件披风。

也许,你们源自同一个地方,所以才会有些亲近吧。

张扬猜测着,他只希望这里无论有什么鬼怪异物,都能看在遮天披风的面子上,对自己手下留情。在一个仙和修行的世界,失去了遮天,他那点柔弱的身手简直不堪入目。

幸好这一次一切都很顺利,他并没有深入很多,在洞穴外面的光还能微微传到的地方,他听到了一个少女的哭声。

嘤嘤嘤的啜泣声不断传来,张扬认出这声音,不由地加快了脚步,在更深入了百十步后,他看到了这次来寻找的人。

熟悉的少女趴在地上,眼角含着泪水,双手无力地垂在身前黄牛的身上。黄牛此刻奄奄一息,横卧在地上连哼唧的声音也发不出,两颗大大的牛眼里满含着泪水,不舍地看着眼前的主人。

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哭泣的臧微迅速起身,随着她一同转过身来的,还有她身边一方丝巾,粉色的丝巾环绕着她的身躯,微微散发出黯淡的光,将张扬的脸庞给照亮。

“是你!”

臧微的脸上有些惊喜,认出来是那个被他们救下来的女人。她一个人在这里哭了好久,第一次感觉到那么的无助,此刻忽然见到一个较为熟悉的人,不论她能不能搭救自己,臧微都感觉很开心。

张扬点点头,然后裹着披风走近到她的身前,就着丝巾散发出来的微光查看着地上躺倒的黄牛。

他并不是兽医,也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在他看来,这头牛和正常的情况没什么区别——除了它是躺在地上的,但就算他再笨,看到那牛双眼里留恋的目光,也猜到它现在非常的痛苦,甚至自知快要死亡。

“让我试试吧。”张扬开口道,然后蹲下身,凑近了一些。

“什么?”臧微还以为自己没有听清,在她的印象中,这个姐姐应该是比自己还要更为柔弱无助的一个女子。

张扬摊开了自己的手,将纸鹤递给了面前的少女。

臧微的俏脸立马红了起来,这位姐姐居然真的是收到了自己的灵鹤求救,赶来救自己的,亏自己还觉得她和自己一样,都是弱小的存在。

她立刻让到了一旁,让张扬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后两只手捧起黄牛的脑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似呓语:“阿黄,你有救了,姐姐好厉害的,这道封印连我也出不去呢,姐姐却可以带着灵鹤回来,你真的有救了!”

“姐姐,”她眼珠子转了一下,落在了张扬的脸上,“姐姐有办法救阿黄的对不对?刚才灵鹤飞出了洞口之后,怎么也飞不进来,我只好让它往更远处飞,去寻找救兵。这么久了,我都以为它灵气耗尽坠落在哪个地方了,没想到它真的带着姐姐回来了。”

臧微纯洁无瑕、悉尼如同暖玉的脸上滑落了两道热泪。

张扬微微一笑,伸手轻轻地放在黄牛的肚子上,然后控制着双手上的生命能量朝着它的体内缓缓传入。

如果不是由特殊的法门来吸收,生命能量进入到另一个人的身体中,并不会对他们的法力和精血有任何的帮助,只会融入到他们的身体中,修复他们的伤势,仅此而已。

只有像丁献施展的那种玄妙的食魂替死法,或类似的法门,才能将生命能量转化为功力或者身体中的精血,以此来修复身体中,从灵魂意识到身体血肉的所有伤势。

因为生命能量是一种很特殊很奇怪的能量,它在身体中流转甚至都可以不通过经脉,整个身体都可以是它来回的通道。它无所不能,但若是没有专门的方法,它又一无是处,只能用来治疗内外伤。

张扬也是在遮天给自己带来的那些记忆中,看到了一些类似的介绍,和生命能量的等级放在一起。他现在尝试的,就是用生命能量来治疗黄牛。

他在输入生命能量,仔细地观察着黄牛的神态。果然,随着生命能量注入它的体内,它眼神中那种痛苦的神情迅速地减弱。

臧微也察觉到了,还带着泪水的俏脸顿时绽放开一道微笑,那又哭又笑的表情着实让人替她欢喜。

可是很快,她脸上的笑容慢慢转淡,直到被惊慌所代替。

阿黄的神情中虽然已经没有了痛苦,但却依然躺在地上,发不出声音来,更别说站起身来,它依旧连眨眼间的能力都没有,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卧着。

它甚至向着张扬传递了一个感激的眼神,似乎在说,谢谢你让我在临终的时候没有痛苦,能在平静中走完这最后的时刻。

张扬皱着眉。他猜测,这头黄牛致命的伤势恐怕不是在身体上,而是在其他的方面。

“你叫什么名字?”他忽然问道。

“嗯......”臧微转过头来看着张扬,眼眶红彤彤的,一颗豆大的泪水滑落下来,“我叫臧微。”

说着她露出了一丝惨惨的笑:“微笑的微。”

臧,微??

张扬的耳朵里嗡嗡地轰鸣着,他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要失聪了。这个臧微——

他连忙翻开了手里的鸳鸯圣典看了一眼,真的是叫臧微!

一道闪电在脑海划过,卓轻凡曾经称呼她为公主,一个叫做臧微的公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