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此间英雄皆少年
作者:流年书柬  |  字数:4618  |  更新时间:2018-04-30 10:47:33 全文阅读

西边的太阳即将落山,苍茫大地纵横阡陌,尽皆染上了一层金黄的色彩。晚霞渲染半空,如同泼洒了满天鲜血,这般鲜明的颜色对比,落在某些人的眼底,便平添了无尽的苍凉与豪迈。

洛阳西城门,因为年代久远和几次战争的破坏,已经显得有些破旧。但即便如此,仍旧掩饰不住曾经的巍峨气势和峥嵘内在。

负责守城门的十几个汉军士卒显得有些无精打采。虽然冬去春来,天气渐渐转暖,但在料峭春寒中,守着这个差事,在此喝西北风,却并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

这年月,开心的事本来就是越来越少了!历经四百多年的大汉王朝,虽然余威仍在,但却是已经如同这眼中所见,即将日落西山,归于迟暮!

负责西城门的城门尉却似个少年模样,管理着这十几个人,倒也是尽心尽责。见大家都躲在城楼里躲避风寒,他也并不去斥责,再过一个多时辰,城门就要关闭了,反正也没有什么行人,有他一个人在这外面看着就足够了。

年轻的城门尉双手抱着肩膀,眯起眼睛看西边的晚霞。那些云头之上灿烂色彩的变幻,倒像极了千军万马的厮杀,漫天的晚霞,当然就是慷慨激烈的战士们抛洒的热血!

正在脑补一场大战场面的城门尉眼角忽然一动,因为他看到有一个影子像是从那片云霞之间跳了出来。他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有些不相信的使劲揉了揉,却什么都没有再发现。

可能是自己的眼睛发花了吧?他一面这样想着,一面收回了目光,想要转身去到城楼里时,却心有所感的又回头看去。

有一个人的身影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城西大道上。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似乎背负着万丈光芒,一步步地向城门这边走过来。

“站住!尔是何人?来此做甚?”

城门尉单手握住了腰间的刀,天下饥荒大起,洛阳周围最近很不太平,有人竟然敢孤身赶路,这样的行为极不寻常。

十余丈外,行路之人有些疑惑的停住了脚步。他不停地四处张望一番,然后又看了看对面口气严厉的少年,脸上满是吃惊和迷茫。

“那个……你好!借问一下,这是哪里呀?我想我可能是迷路了。”

虽然见对方装束古怪,而且腰间挎着的那把刀明显不是道具,行人还是露出了和善的微笑,试图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心中吃惊,却不知道,对面城门尉心中的惊骇比他更甚。这时候早已经看清楚了,来的这个人和自己差不多年纪,不仅口音奇怪,而且上下的衣着包裹,简直是从所未见!

腰刀已经慢慢的出鞘,年轻城门尉并不打算惊动别人,对方既然是一个,自己足够应付了。他从来就是这样的性格。

“说!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

“哦……这刀是真家伙啊?慢来,慢来!你这样是犯法的知不知道!我、我身上没带钱……!”

看着对方那古怪少年有些惊慌的样子,城门尉心头稍宽,他反转了刀锋,脸色却依然严肃。经过细细的盘问,这才知道,原来此人是从汉朝疆域以外的地方来的,头脑却有些迷糊,连他自己都忘了出身之地,糊里糊涂就走到这儿来了。

打听明白了一切的城门尉放下心来。既然不是匪类,那就无妨。不过要想进洛阳城嘛……他沉吟片刻,在暗自掂量自己要不要放他过去。

那少年似乎是终于也明白了眼前的境况。在把无人察觉的震惊之色强行压下之后,重新换上人畜无害的笑容。他伸出一只手,从背后背着的那个大包里摸索片刻,然后,有琉璃之色泛着落日的余晖出现在城门尉面前。

“请行个方便吧!这酒……请你喝。”

“什么?这、这是酒?怎么可能……如此精致,世所罕见……!”

即便是城门尉出身于世家大族,从小也是见多识广,却也被这般的精美之物当场镇住了,结结巴巴的不敢用手去碰。

终于掌握主动权的少年淡淡一笑。不过就是半斤装的二锅头而已,真是没见过世面啊!随手起去封盖,先仰头喝了一口,然后再递给他,以目示意喝喝看。

春雪还未曾完全消融,路边的桃树已经悄悄的绽开了花蕾。洛阳西城门外,注定在将来会酒中豪气万丈的城门尉,终于没有忍受住酒香的诱惑,喝到了他波澜壮阔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口美酒!

“……这酒不是人间所有,千金亦难偿!”

万分珍爱抚摸着掌中晶莹剔透之物的城门尉眼中有奇异的光彩闪烁。烈酒入喉,回味片刻之后,豪气陡生。遂拱手请教彼此姓名。

“吾姓曹,字孟德,执守此洛阳西城门者也。愿闻少年大名!”

“呵呵,我叫元祯。很高兴认识你……孟德!?曹……操啊??!”

互相知道对方名姓的两个少年之间的气氛迅速活络起来。虽然小名叫做阿瞒的城门尉感觉到对方听说自己的名字之后表情有些奇怪,但却并不在意。初次相见对方就能慷慨的请他喝这世间罕见的美酒,这样的人物正和他的脾性。

阿瞒嗜酒,且好呼朋。与元祯交谈之间,暗自吃惊于对方的谈吐不凡,早已经起了结交的心思。在听说他并没有亲友相识可以投靠后,遂极力邀请往自己家中暂住。

元祯反正也没有地方可去,自然是满口答应。暮色降临,城门关闭,少年阿瞒把那瓶只舍得喝了一口的酒揣在怀中,在落日余晖中兴奋地领着刚结识的朋友走入了洛阳城。

元祯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方向,无声的叹了口气。既然命运捉弄轮回千年,那么就顺从天意,去好好的认识一下这东汉末年,此间英雄……!

曹家先祖世代在朝廷做高官,声势显赫。在洛阳城中,就有一座广阔的府邸。从此以后,元祯就住在曹府,两个少年朝夕为伴,随着认识的加深,阿瞒越来越发现自己这个朋友的不同寻常,心中时时惊为天人。

闲暇的时候,元祯对阿瞒分享了自己旅行时随身所带的一些物品。水壶、指南针、折叠刀、镜子……每拿在手中一样,曹家少年的眼睛就瞪大了几分。这些稀世珍宝,曹家都深藏了起来,秘而不宣。从此府中所有人都对少爷的尊贵朋友敬畏有加。

彼时虽然天下已经开始出现纷乱的迹象,但洛阳还算稳定。在这段最后的安静时光里,元祯随着阿瞒的不断介绍,认识了许多他在洛阳城内外的不同身份朋友。

而曹阿瞒第一个介绍给元祯的最重要朋友,名字叫做袁绍。袁家四世三公,在朝廷上的地位比曹家显赫的多了。高傲英俊的袁家公子有些目中无人,在他眼里,除了曹阿瞒还可以勉强做他的朋友之外,其余的同龄人都没有这个资格。

来历不明的普通少年元祯,自然也不会入得他的青眼。不过在对方赠送了一个精美的水晶杯后,他惊艳的表情中还是露出了微笑。而元祯看着这位贵胄公子宝贝似的捧着那个他平常喝水的杯子左右端详,也暗自好笑。

风吹草动先惊觉。虽然故旧门生满天下的袁家已经开始阴养死士,以防不测。但少年的心中终究还是单纯。

初春的余寒中,元祯又陆续认识了阿瞒的十几个朋友。曹家子弟中的佼佼者曹洪、曹仁辈,袁家的另一位公子袁术,还有在洛阳城东书院游学的几个才俊之士……其中已经崭露头角的有聪敏的孔融,白马少年公孙瓒,还有长了双大耳朵一脸憨厚相的刘备。

那是公元175年,天下中心的洛阳城内,少年默默地观察着一群新朋友。

袁家兄弟明显是城中贵族子弟们的领袖,他们已经开始有目的的结交江湖游侠积蓄力量。孔融、公孙瓒等人也有自己的门路,他们的理想是入朝为官封侯拜相。而显得有些沉默寡言的刘备游学之余,时常来城里邀请世家子弟去郊外山林间飞鹰走马,在那里应该有他深藏的一股力量。

唯一例外的,只有快乐直爽的曹阿瞒。他忠于职守的看护着洛阳的西城门,好像那就是他全部的责任。

阿瞒对朋友义气深重,好东西总是能够大家一起分享。珍藏着的那瓶酒,他要请大家都品尝。于是,在那年最后一场春雪罢,所有受到邀请的人都来到西山,驰马围猎后,百里桃林之内,围坐谈笑于树下。

“可惜,祯哥儿你不会武艺……以后我一定请一个名师好好的教你!”

见并不太会骑马的少年有些落寞的在树下等待,神彩飞扬收起弓箭的阿瞒安慰的拍着他的肩头,脸上笑容异常灿烂。

半斤酒每个人只品尝了一小口,就已经所剩不多。第一次尝到这种烈酒滋味的人除了赞叹就只剩下遗憾。看到大家的眼神,阿瞒站起身,把落在桃花间的白雪收集起来掺入酒中,再次重新喝罢一轮,在座之人尽皆哈哈大笑,侠气豪迈,都是少年模样。

酒虽然不太够喝,但经过元祯亲手烧烤的猎肉却香气扑鼻,都吃的大快朵颐。袁大公子擦了擦油腻的手,终于还是把那个精致的酒瓶收入了自己的囊中。

“元祯,你如果有办法把这样的美酒再酿造出来一些,我愿意答应你任何条件!”

“酒,当然可以造。不过,要费功夫和粮食。”元祯的神色很平静。

“我们袁家有的是人手!至于粮食……也不是问题。”

敏锐的发现通过这种酒可以带来巨大机遇的袁绍,拍了拍胸脯满不在乎。而坐在他旁边的刘备看了看阿瞒,转而对少年试探着问了一句。

“那么,造酒要耗费多少粮食呢?”

“一盏酒,十斛粮!”

满座皆惊,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天下饥荒大起,许多地方人竟相食,这样的酿酒术,虽然都知道会有巨大的利润,但很少家族能够承担的起。刘备低下了头有些黯然。阿瞒则依旧满脸笑容的看着元祯,他知道这是一个真正大本事的人。

“元公子,如果以后有机会,我想去多多请教!可否?”

听到耳边的低语,元祯微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大喜过望的刘备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只眼中精光一闪,迅速隐没无人得见。

春天终于来了,桃花纷纷绽放。这些在大汉帝国余晖中成长的少年,还并不知道,这样平静美好的时光,从此以后,将不再有!

袁家的财力果然雄厚。万斛粮食轻松的拿出来造酒,也不过是小事一桩。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元祯便时常被接到袁府,负责酿造新酒。袁家有许多产业,令他感到意外的是,竟然还有一处秘密的冶炼作坊,可以打造武器。而这些对他并不设防,明显可以看出少年时的袁绍对认可的朋友还是很信任的。

“阿瞒,这把刀,你看怎么样?”

残阳如血,许多纷乱的烟尘开始若隐若现。站在洛阳城头上西望的年轻城门尉眉头紧锁。不过当他回过头来,看到出现在眼前光华闪烁的宝刀时,脸上充满了惊喜。

“祯哥儿……这是给我的吗?”

“嗯。我试着添加了一点冶炼成份,应该比寻常的刀剑要锋利的多。”

曹阿瞒抽刀在手,见刀柄镌刻“扶正”二字。寒气逼人,顺手一挥,如同朗月之光,吹毛利刃,绝对是宝刀。

“祯哥儿!蒙此后赐,余生岁月,定不负这刀中之意!”

两个少年并肩立在洛阳城头,西北望长安,长安不可见,所见者,唯有天下遍地烟尘初现!

世事多变,不可预见。当袁府的第一批春酿终于造好的时候,纷乱的局势终于蔓延到了洛阳城。

几乎是一夜之间,有几十万流民与盗匪组成的庞大队伍团团包围了洛阳。满城震恐,惶惶不宁。

袁府中,正怀着欣喜的心情想要再次品尝这春酿滋味的一众少年听到这样的消息,面面相觑,同样陷入了混乱。

贼众势大,洛阳兵少,形势危急!如何是好?

“诸位家中父老尽在城中,心不可乱……先把酒喝了吧!贼兵虽多,都是乌合之众。可擒贼先擒王,其余的不攻自破。”

深色平淡的少年依然是来时的装束,酒放在每个人面前,浓郁芳香,是这人间烟火滋味。

手握宝刀的阿瞒第一个喝干了盏中酒,带领着曹家子弟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然后是英俊的袁氏兄弟、公孙瓒……走在最后的刘备看了看斟酒的少年,拱手致意,带领着身后的红脸和黑脸少年,亦去矣!

当日风雷变,黑云压城,洛阳城外群情汹涌之际,有百余少年郎纵马突然杀出,刀光如同匹练直取万军之中贼众首领!杀将破军,席卷近百里如同草芥……。

站在城头上擂鼓助威的寻常少年,拂去飘落眉间的桃花,远望山河,心中有无限感慨,他终于亲眼见证了一个大时代的到来。

黄巾大乱,英雄的锋芒开始崭露。从此刻起,十年之间,大汉四百年孕育出的深厚底蕴集体喷发,天下风起云涌,花开花落,无数英雄慷慨激烈,白骨黄沙!

而再往后三十年,金戈铁马,龙吟虎啸,大江东去流不尽,皆是英雄血……!

某年某月某日,在遥远的光年彼端,有个少年从课堂上醒来,懵懂片刻,爽然若失。曾经无比厌烦的史书被重新翻开时,他用笔在公元175年之下重重的划了一道,写下短短的几个大字。

“欲落桃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春风十里,桃花雨落,笔势如刀,中有泪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