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千古一梅 > 第一卷《天降大任》正文
第040章 柳州走访巡察
作者:子蓝之星  |  字数:3056  |  更新时间:2018-05-17 08:17:41 全文阅读

“如果赛昭君果真是被其认识之人强行带走,那问题就严重了!”

李驭贤意识到了此失踪案非同一般,肯定有着不可告人之目的。

李驭龙点头道:

“是啊!要是这一判断确切的话,这个赛昭君很有可能是袁世凯特意派来潜伏在先总舵身边的人,且与李家大宅院的血案脱不了干系。”

“这太可怕了!亏得老爷做事谨慎,没有同意她住进李家大宅院里来,否则的话,咱们家里早就被摸了个一清二楚。”

李忠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庆兴老爷未到引狼入室的地步。

李驭贤瞪大眼珠,不解地问道:

“三弟,你说赛昭君很有可能是袁世凯派来的人,你又是如何想到这一层的?可我想来想去,无论如何都想不出能与袁扯上关系。”

李驭龙以饱含深情的目光看向大哥,告知之于他道:

“赛昭君失踪一案发生在袁世凯猝然而亡的第三日,而在四川岷江流域挖寻张献忠遗留宝藏的一支袁军是于袁世凯死后的第二日突然撤军,再加上我们梅花会组织是管护历朝历代的皇家财宝,先总舵主又不明不白地死于飞镖之毒,把这几件事联系在一起,疑点便自然而然地浮出于水面之上。”

“原来如此!”

李驭贤和李忠终于明白过来。

“若找到了赛昭君,并证实她是袁世凯派来的人,那么,我们在处置方面倒有点为难了,毕竟她与先总舵主有那么一层关系在。”

李忠一边说,一边起身为大家削苹果。

李驭贤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以商量的口吻说道:

“若是没有这层关系,显然按常规办法处置即可,可现在明摆着她是先总舵主的情人,若除之,下不了手,若不除,又恐留下更大隐患。这么多年了,她就算是嗅,肯定也嗅到了梅花会组织的一些味道。眼下,我最担心的是,她已把情报透露给绑架她的人,这将给我们的保密工作带来极大危险。”

李驭龙接过削好皮的苹果第一个吃,李驭贤第二个吃,李忠自己则最后吃。

啃完苹果后,李驭龙总结道:

“对她如何处置,可以晚些时候再说,但目前最要紧的是先把人给找出来。只有找到了她,才能搞清楚她失踪的真正原因。若是我们的分析准确的话,还能从她口中挖出先总舵主之死的动因、黑衣人的身份、飞镖之毒源及其他更多的幕后情况。”

李驭贤和李忠一边点头,一边在继续啃苹果。

李驭龙见此,便吩咐道:

“大哥,赛昭君失踪一事应该没那么简单,只要她没被灭口,就有找到的可能,因此,我们梅花会要有长远打算,此事就有劳你多费心了。日后若是找到了她,到时再向我汇报。”

李驭贤顺手将苹果核扔到烟灰缸里,抹了一把嘴,问道:

“听你口气,好像又要走?”

“是呀!自继任总舵主以来已过去几个月了,咱们组织内部的事总得去了解一下,这样才便于下一步有计划、有目的地开始秘密活动。”

李驭龙要下个决心着实不易,对于他这位梅花会总舵主而言,接下来要巡察的事才是他的真正主业。

“总舵主,这么说部队上的事你暂时不用管了?”

李忠管家眼里露出欣喜的目光,似巴不得总舵主能尽早脱身出来干自己组织里的事。

李驭龙面含笑容地点头道:

“告诉你们,我已从部队里脱身出来,现已有时间专门从事咱们梅花会的事业。鉴于赛昭君失踪一事没那么快有结果,我打算在此只留住一宿,与大家见个面,明日就计划外出前往各分舵巡察去。”

“这么急呀?总舵主单骑闯江湖是存有危险的,身边一定要多带几个保镖随行,不然的话,我们都不放心!”

李忠管家身系主人,这也是他职责范围内的事。

李驭贤也劝道:

“忠叔说得对。三弟,如今你的身份已与往日不同,你的人身安全是第一位的,身边一定要配几个身手强的保镖才行。要不,我帮你挑选,或是花钱去雇江湖人士。”

李驭龙笑着摆摆手道:

“不用不用,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此次去各分舵巡察,我已有安排,到时身边会有两名信得过的贴身保镖追随左右,你们大可放心!”

“如此甚好!不然的话,各分舵知道了都会提心吊胆睡不好觉的。”

李忠一说完,便与李驭龙、李驭贤哈哈大笑起来。

当日,李忠管家带李驭龙视察了李家大宅院,此大院对于李驭龙而言很是陌生,记得只是小时候来过,成年后基本在外从事革命活动,无暇再来此大宅院,因此,对此大宅院已无印象。

来到后院,李忠管家还特意对血案发生之地进行了特别介绍。李驭龙看得很仔细,并叮嘱涉及有关梅花会宝藏之书面材料勿轻易存放于家中,须尽快藏入秘密之处,省得被外人惦记而失窃。

之后,李忠管家带李驭龙走访了李家在武阳县城的多处公司、店铺,还与潘神医进行了个别交谈。

当晚,李驭龙与各分舵恢复了电台常态化联系,并催促各舵反馈总舵主首个指令的落实情况。4个分舵上报名单后,李驭龙进行了梳理汇总,首次掌握了整个梅花会组织机构的人员名单。

对于分舵主继承人的选择上,4个分舵均将原来的最初方案确定为正式方案,泣血追为苍龙舵的少舵主,花半影为朱雀舵的少舵主,红野飞为白虎舵的少舵主,而竹叶青则为玄武舵的少舵主。

为了进一步健全完善梅花会的组织机构,切实发挥各成员的作用,加深对具体工作的了解,总结活动规律,便于强化组织领导,李驭龙决定以“龙爷”为代号,并电告各分舵主,同时将自己计划首站巡察朱雀舵之行程通知给了春雨舵主。

光阴荏苒,日月穿梭,1916年的秋季说来就来。

这天,在通往广西柳州的山区公路上,一辆黑色小轿车摇摇晃晃地在行驶,虽然战乱年间道路年久失修,坐车之人要备受煎熬,但车上的人却仍义无反顾地继续前行。

也许是天公不作美吧,小轿车刚到广西柳州城,天便下起了小雨。这个季节本来是很少下雨的,可柳州偏偏就遇到了。

小轿车驾驶员“光子”对柳州的道路不熟悉,只好一路打听要去的方向。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要找家好旅社还真不易!”

光子由衷地发出感慨。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强子讽刺道:

“真笨!问路也是要有方法的,哪能专问那些过路人?这样吧,你开你的车,我来打听,一准包在我身上!”

“强子”,原名司徒强,原为李驭龙的警卫员,现为龙爷的贴身左护卫,这是梅花会组织内部的真实身份。

小车行驶至城内大道后,强子见前面有一位拉黄包车的车夫,心下一阵窃喜。等车行至其旁边时,强子便让驾驶员停下车,然后从窗口探出头去问:

“这位师傅,我们要找家好的旅社住宿,请你帮忙带个路,到地方后再给你带路钱,你去不去?”

“好嘞,我去,你们跟我来。”

“看到没?问路也得问识路之人。”

轿车里,强子的下巴翘得老高,看去甚是得意。

“哼!不就是问个路嘛,这也值得吹?真是的!”

驾驶员光子仍然不买他的账。

后座上,有人摇头笑笑,并提醒道:

“光子,街道上人多,集中好你的注意力,别跟他顶牛。”

那个被称作光子的驾驶员不再答话,他看着黄包车夫在前面一路小跑,便把好方向盘紧随其后。

转了两条街道后,黄包车夫将小车带到了一个挂着“大行旅社”招牌的大门前。

“怎么样?瞎打听不如花点钱来得实在,这不找到了吗?”

强子又自鸣得意地将了光子一军。

“好好好,算你有办法,高兴了吧?”

光子摇摇头,假意自愧不如地应道。

“就是嘛!”

见光子像斗败的公鸡,强子便高兴得不得了。

小车停稳后,强子从副驾驶位上下来,快速地打开了车后门,从轿车里下来一位着装很气派的先生。

只见他外披一件黑色风衣,内穿一套白色西服,脚踩一双铮亮的黑色皮鞋,下车后还随手戴上一顶西式草帽和一副墨镜,仔细一辨认,此人原来是梅花会新任总舵主李驭龙,代号“龙爷”。

以往,龙爷外出时是经常穿军装或长衫,今天他一反过去的装束,特意一派留洋的打扮,看上去非常精神,也很像是一位有地位又有钱的大人物。实际上,如今的龙爷就是一位有地位又有钱的风云人物。

且说,龙爷下车后抬头看了看旅社的门匾,并没有急于走进去的样子。左护卫强子随手付了黄包车夫的带路钱后,便到轿车的后备箱中取出两只皮箱,并跟随在龙爷身后。

旅社柜台边一位伙计看到有客人从轿车里下来,连忙出来迎客:

“这位老板是住店吗?里边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