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金钱无罪 > 正文
第28章 寻找蛛丝马迹
作者:三观犹在  |  字数:3047  |  更新时间:2018-08-19 09:00:01 全文阅读

电话声响起,是林天华打来的。

他跟王冲通报了这件事的调查结论,天禽养殖社这批贷款王冲负有管理责任,听证会将于三日后举行,不过他并没有提及王冲“收受贿赂”的事情,估计那一张照片刘建国帮他隐瞒过去了。

“这件事是顾天德搞的鬼!”王冲愤然道。

“证据!我们做事讲究证据!”林天华道,“我虽然相信你,但你要让责追会的所有委员相信才可以。王冲,你还有三天时间,追回贷款可以降低对你的处分,找到别的证据,可以证明你的清白,你能做到嘛?”

王冲强忍着怒火,“我会的,林行长。”

“我虽然很欣赏你,但是如果这次违规行为成立的话,你在东华银行的前途也就完蛋了,别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林天华叮嘱道。

回到城东支行时,顾天德和李清泉正在二科训话,见王冲到来,李清泉忍不住讥讽道:“三天时间到了,王大主任,不知道贷款收回来没有?”

王冲沉着脸,懒得理会他,坐到自己位子上整理文件。

“是谁当着全行面发誓,要在三天内追回贷款来着?”

王冲蹭的站了起来,“那又是谁当面说一套,背后去总行打小报告了?”

李清泉道,“反正不是我。”

王冲冷笑道:“当然不是你。”王冲看了一眼顾天德,“就怕某些跳梁小丑忍不住跳出来啊。”

顾天德沉声道:“够了,王冲!你的调查已经有了初步结果,犯了错误连承担的勇气都没有了嘛?”

他环顾了四周,所有二科的员工都低头望着办公桌,不敢说话。

“自从王冲到来后,我们行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各种问题,这是我管理上的失职,也是能力上的缺失,这股歪风邪气也该压一压了,接下来两天,二科所有业务暂停,进行深刻反省,后天下班前把反省书面报告给我!“

顾天德补充道:“不得少于三千字!”说着,转身而去,李清泉亦步亦趋的跟着离开了二科。

张非凡有些担心道:“师傅,我们该怎么办?听说这次处理挺严重的。不会被暂停从业资格吧?”

王冲深吸一口气,“我会将罗大成和李松源找到的。”

回到小区楼下,王冲发现自己家里灯亮着,心中狐疑,上楼后,发现房门没锁,推开门,却见家里收拾的整整齐齐。

马晓筱从厨房走了出来,“我下班没事,来看看你,谁料你家里的门没有锁,你不会怪我吧?”

王冲心中一暖,笑了笑,“这两天事情多,家里有点乱,你收拾的这么干净,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对。”

马晓筱说,“谁让我是你同学呢,我做饭不好吃,凑合吃吧。”

她双手推着王冲来到座位下,又从冰箱里拿出来两听啤酒,打开后递给王冲,“来,先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今天晚上好好陪我喝一杯。”

王冲忽然记起马晓筱是天蝎座,每年生日好像都是这个时候,于是试探问:“今天是你生日?”

马晓筱莞尔一笑,露出两个酒窝:“正解!”

马晓筱的朋友很多,以前的生日派对,她都是聚集一堆的朋友一起过,王冲也参加过,不过他总是与马晓筱的朋友有些格格不入,今年她没有聚会,而是来到了王冲这里。

王冲说你等一会儿,说罢跑下楼,在小区附近转了一圈儿,二十多分钟后回来了,手中拿着一个迷你奶油蛋糕,略带歉意的说道:“我去了几家店,都已经关门了,在超市找到了这个。马晓筱,祝你生日快乐!”

马晓筱噗嗤一笑,“王冲,你太可爱了。快坐下吃饭,菜都凉了。”

马晓筱厨艺远比她说的要好,王冲这几天没有正儿八经吃饭,风卷残云一般将一桌子菜吃的干干净净。马晓筱安静的看着他,偶尔用筷子夹几口菜,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王冲边吃边问,“晓筱?”

“恩?”

“你今年三十岁了吧?”

“讨厌!你不知道问女孩子年轻是不礼貌的嘛?”

王冲点点头,“也对,不过该找个人嫁了。”

“你有介绍?”

王冲抬头,望着她,笑问:“你觉得我如何?”

马晓筱脸上一红,心中欢喜,这是王冲第一次主动跟她说这种话,不过骄傲的内心让她忍不住回了一句,“你不够帅!”

说完后,马晓筱心中后悔死了。

王冲自嘲道,“看来我得去趟韩国了。”

“去韩国干嘛?”

“当然是去整容咯,弄个什么XO的脸。”

马晓筱说:“没看出来,你还这么贫嘴的。”

王冲吃到一半,忽然停住了筷箸,似乎想起了什么,马晓筱问,“怎么了,饭菜不可口?”

王冲放下了筷子,三步并坐两步,来到沙发前,从公文包中取出了罗大成的那个笔记簿,翻到了其中一页,上面写着:10月15日,房租6000元,李。

王冲喃喃道:“我早就该想到了。”

马晓筱问怎么回事,王冲激动的说道:“10月中旬,罗大成向一个姓李的支付了六千元的房租,他有办公室,还住别墅,还租房子干嘛?那一定是为贷款后跑路做准备,我现在有八成的把握,罗大成和李松源现在还在东华市!”

马晓筱噘着嘴,一脸的不高兴,“原来是为了这个啊。在东华市又如何,东华市这么大,姓李的又多了去了,你又不是警察,去哪里找他们?”

王冲分析道:“咱们东华市租房子一般都是半年付或一年付,稍微像样一点的房子,像我们小区的,一年房租也在三万元左右,他们交了六千多房租,在东华市,能有这么便宜房源的,只有在城东区的棚户区了。”

王冲打开笔记本电脑,从几个租房网站上查找10月15日之前的出租信息,从数百条信息中筛选出了符合条件的十几条信息,记在了便签纸上。“明天一早我就挨个打电话问。”

“我帮你。”

王冲道:“你明天不用上班的嘛?”

马晓筱狡黠道,“我们做记者的,每周只要保证稿件数量就可以了,时间上可以自己安排,而且我们记者鼻子很灵的,在找人和找新闻时,比你专业多了。”

说罢,她开始收拾餐桌,等全部弄完,才松了口气,“好了,今天早点休息!”

王冲说:“打车回去吧,喝了酒就别开车了。”

马晓筱喊道:“王冲你还是不是人啊,我这么辛苦帮你,你连声谢谢都不说也就罢了,还要赶我走?”她抱着被子来到了次卧,“本小姐要睡觉了,明天别太早叫我!”

次日六点,王冲起床,却见马晓筱早已起床,桌子上是豆浆油条,“刚才去楼下散步,买了点早餐。”

王冲感动道:’谢谢你。“

马晓筱摆摆手,“行了,赶紧吃吧,今天有得忙了。”

两人吃完早餐,拿出了昨天记下来的信息,分头打电话询问,遇到还在出租中的,便以价格太高为借口谢绝了,二十分钟后,只有两个地方引起了他们注意。

一个是在城东区机械厂家属院,一个是在供销小区,价格在一万元左右,而且在十月中旬已经出租出去,当在追问租户信息时,对方以保护客户隐私为由拒绝了。

两人驱车来到供销小区,这是九十年代的房子,原先属于供销社家属区分配的房子,如今已经陈旧不堪,住在这里的一般也是都是外来务工人员,流动性较高,在这种地方居住,并不是很起眼,比较适合罗、李藏匿身份。

王冲通过在电信公司工作的朋友反查到那房东的姓名,来到社区物业打听情况,“我是这个小区李胜利的朋友,如今电话联系不上了,能不能帮我查一下他住几号楼?”

“你说是老李啊,他早就不在这个小区住了。房子已经租给别人了。”

“那有没有他电话?”

物业道:“那到没有,不过你可以去他们房客那边打听一下,他们应该有联系方式。”说着,把对方的门牌号告诉了王冲。

从物业出来,马晓筱揶揄道:“行啊,王冲,想不到你撒起谎来面不改色。”王冲苦笑一声,“我也是被逼的,要是直接问,人家肯定不会说的。”

来到门牌前,王冲上去敲门,开门的是一对中年夫妻,并不是他们要找的罗、李二人,两人连忙道歉,以走错门为由,告辞出来。

两人如法炮制,又去机械厂家属院问到了另一户住址,拜访的结果并不如人意。王冲一脸失望的走下了楼,“不应该啊,难道我的判断有问题?”

马晓筱安慰道:“也许他们通过别的渠道租的房子呢?”

眼见已是中午,马晓筱摸了摸肚子,“王冲我饿了。”

王冲看了下手表,道:“走,附近有个牛排店不错,我请你,来报答你的相助之恩。”

王冲很绅士的帮马晓筱打开了车门,就在这时,一辆电动车朝着两人这边冲了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