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星海之无限幻境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血瞳
作者:睡不饱的狐狸  |  字数:2840  |  更新时间:2018-05-06 12:26:11 全文阅读

数百米外,陈默等人听着那恐怖的龙啸,不禁痛苦的捂住了双耳。尤其是陈默,他的等级最低,先前受伤又最是严重,一次龙威承受下来,面色如雪般惨白,双耳甚至都涌出了些许血丝。

  先前在那怪物破土而出,一口吞掉血手的时候,陈默便已经反应了过来,当先拉住仍然愣在原地的二人,向着远方遁逃而去,没敢停留丝毫。现在看来,若是没有这份果决,三人的下场只怕不会比血手好到哪里去。

  一圈乳白色的光晕再次洒下,显然又是凌潇潇发动了时法。伤势逆转,陈默身上的痛苦一轻,忍不住轻轻呼了一口气,感慨着队伍里有一个守护幻想是多么的重要。

  再想到先前那恐怖的威压,陈默微微皱眉,兴许是受到轩辕朗喜欢把所有事情掌握于股掌之间的影响,这种有超出他掌控之外的存在,令少年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血手也好,之后的那个恐怖存在也好,自己还是太弱了啊……当务之急,还是加紧提升自己的实力。

  正想着,一旁的红衣舞娘却是吸引了陈默的注意,只见她满脸的兴奋之色,双手都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着。

  “真的存在……它竟然真的存在!这就好,这就好……”

  陈默好奇问道:“舞娘?什么存在?看你这么兴奋,应该是什么不错的东西吧?”

  红衣舞娘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说道:“就是刚刚咱们看到的那个大家伙!没猜错的话,那就是无限幻境几天前发布的更新产物:君主!”

  闻言,陈默诧异的一挑眉,陷入沉思,倒是凌潇潇接着问道:“君主是什么东西?”

  “是无限幻境在一周前的更新中许诺加入的新型幻兽,据说比之前的所有幻兽都强了不止一个层级,是单个幻想者绝对不可抗衡的存在,所以,称之为君主。”这一次,回答她的是陈默,“在官方发布的背景故事中,由于幻想者之间的战斗日益激烈,溢散于天际世界的无主幻力愈发浓郁以及狂暴,最终导致了些许幻兽乃至普通动物的强烈异变,成长为了一种极为狂躁嗜血的存在,具有极强的领地意识,占据一方,替代幻想者成为了天际的主宰。没错吧,舞娘?”

  红衣舞娘抑制住自己的情绪,点了点头道:“不错,据推测,君主战将会成为继盟会战、九路纷争之后的第三个大型群体活动,因此,现在各大盟会都在极力寻找各个君主的领地所在,我们天林盟也不例外。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呵呵,雷将,圣使,你们可真的是我们的福星啊,这下盟主一定会奖赏你们的。”

  闻言,陈默与凌潇潇对视一眼轻轻笑笑,随即又想起了些什么,皱眉道:“如果是这样,那么血手也一定会想到这幻兽和君主有关,如此一来,他身后的盟会——是叫血棺是吧,应该也会插手此事,天林盟又该如何?”

  红衣舞娘沉思片刻,说道:“你说的有道理。这样,我先带你们回天林盟本部,等盟主他们给你们安排好之后,再细细商讨这件事。总之,这位君主,必定是我们天林盟的囊中之物。”

  ……

  天际,轩辕路,东北一隅,有着一片被称作血原的存在。

  这是一片血红色的世界,天空、残霞、荒草、湖水,都像是覆上了一层粘稠的血水,浓浓的血腥味郁积于此,使得此地的死气显得极为浓郁,自然是一片寸草不生,万物凋敝的颓败景象。能够在此地徘徊的,大都是类似于食尸鬼一类的不死生物。

  然而,就是在这片极为恶劣的环境中,也是有着幻想者的活动足迹。

  轩辕路三大盟会之一的血棺总部,就坐落于此。

  血原中央,罗列着一片类似于次上古时代的哥特式建筑群,高耸而尖细的塔尖及拱门,陡峭的墙体,似乎是想要直接突破天际。然而这些建筑无一例外地使用了暗红色的墙体涂料,便丝毫不能再给人带来原哥特式建筑那种空灵虚幻的感受,反而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压抑与沉闷,似是要将人引入地狱深处。

  在最为高大的那一幢高塔的顶楼,有一道血色身影盘膝席地而坐,微闭双眸,轻轻吞吐着身边空气中那浓郁可见的一缕缕血气。随着他每一次吞吐,空气中的血色都会淡上些许,而其身上那件血色风衣的颜色则会更加浓郁一分,看上去说不出的诡异。

  终于,男人停止了吞吐,重重呼出一口气,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竟是诡异的血红色!

  男人站起身,掸了掸风衣上的尘土,出声说道:“回来了,还不来见我?”

  随着他话语落地,天花板上开始渗出一丝丝粘稠的血水,血液滴落在地面上,竟是慢慢的凝聚起来,渐渐化作了一个男人的模样。

  “属下血手,参见盟主。”血手恭敬地单膝跪地,沉声说道。声音之中,透着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

  面前这人,由不得他不敬重和恐惧,这位不仅是血棺的盟主,更是轩辕路战力排行榜上排名第一,尤以乖戾嗜血著称的S级上阶幻想·血瞳!

  血瞳那血色的眸子盯着在自己身前跪地的血手,突然冷冷一笑。

  血手只觉得呼吸一窒,下一刻,他已是被血瞳扼住咽喉提了起来,惊恐的踢着双腿挣扎着。

  “盟主……盟主息怒!饶命啊!”

  “饶命?”血瞳轻笑一声,说道:“折了十几条人命,却连对方一个A级幻想都没能留下,甚至还浪费了一个中阶空间卷轴……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天际的时间线现在流淌到了九月,位于天际西北的轩辕路此时正是酷暑时节,然而血手此时却莫名的觉得身体奇寒无比,冷汗不停地自额头滚落而下。

  在血瞳眼中,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森然如雪的杀意。

  随着血瞳那扼住他咽喉的右手上的力道不断加重,血手的瞳孔也开始逐渐涣散。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原本已经无神的眼中重新闪现出了光彩,他拼劲全力,挣扎着说道:“盟……盟主,属下、属下想起一件大事,想必您一定……会感兴趣。”

  “嗯?”血瞳闻言,眉尖一挑,手上的力道松了几分,“说。”

  颈间的窒息感骤然消失,血手贪婪的吸了几口对他此时而言极为珍贵的新鲜空气,然后在血衣那冰冷目光的注视下组织了下语言,匆忙说道:“属下当时,使用了血化,原本可以将红衣舞娘那一伙人直接灭队……”

  “我只看结果。”血瞳冷冷说道。

  “属、属下明白……但是,就在属下欲下杀手之时,地下忽然冲出了一只体型巨大无比的幻兽,打乱了属下的节奏,那种强横的气息,属下从来没有感觉到过,迫不得已,才使用了空间卷轴……”现在想起那道气息,血手仍是心有余悸。他曾看到过大开杀戒,全力爆发的血瞳,那属于圆满级别的S级上阶的力量确实很强大,但今天感到的那道气息,甚至还要在血瞳之上!

  “……你的意思是,那幻兽的强大,还要在我之上?”血瞳沉吟一声,问道。

  血手咽了一口口水,艰难地点了点头。

  血瞳沉默。

  片刻后,他淡淡的笑了一声,松开了扼住血手的右手,任由他跌落在地,转身走向了透过狭小窗口进入塔顶的那一点可怜的血红色阳光照射不到的阴影中。

  “你的这条命,暂且先由你自己保管。滚。”

  闻言,血手如获大赦,匆匆道了声“属下告退”,再度化作一滩血水,向着四周散了开去,了无踪迹。

  窗外的阳光忽然暗了下来,一片厚重的血云遮住了那本就显得一片颓势的太阳,失去了那仅有的微弱的光明。这间房间,彻底的阴暗了下来。

  然而黑暗中,却亮起了两点猩红的光芒。

  那是血瞳的眸。

  他坐在一张王座上,双手撑着下颚,静静的思考着。

  “君主……伪SS级……吗?”

  他忽然笑了起来,笑声起先很轻,随后却不受控制似的变得越发痛快与狂妄。

  他脸上涌现一抹病态的兴奋之色,自言自语着:“伪SS级,真想要杀一杀啊……”

  如刀刃般透着凛冽杀机的笑声在房间里悠悠回响,许久后,终于泯灭,再不可闻。

  而那张王座上,早已空无一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